•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六百七十七章 相拥一夜
  • 六百七十七章 相拥一夜

    作品:《斩龙

        写完任务报告之后,回到学校已经已经深夜11点了,坐在A4里,就算是打开了空调依旧冻得直打哆嗦,身上穿着去时的休闲装,但是跳入江水里搏斗游弋的时候身上全湿了,回到基地也没有来得及换,以至于到现在依旧感觉到湿冷的衣服就紧贴着皮肤,这种感觉非常不舒服,并且,受到了游弋那种怪力的震撼之后,血脉也略有些翻涌,脑袋里仿佛一团火炭在燃烧着,一切迹象都在告诉着我,我好像是要发烧了。.org

        生病,对于我来说好想是一个很遥远的词汇。

        “嘎……”

        刹车声中,我停在了别墅下的停车坪上,脑袋里一片迷糊,便伏在方向盘上,几秒钟后,车门被拉开了,林婉儿一脸惊慌的看着我:“你……你怎么啦?”

        “没事……”

        我抬头一笑:“婉儿,那么晚你还不睡啊?”

        林婉儿皱了皱秀眉:“我一直在担心你,倒是你,居然到现在才回来,快点进来吧,外面太冷了……”

        “嗯。”

        我走下车的时候,却身体微微一晃,连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我可是御气巅峰的身躯啊,居然也会脆弱成这个样子,看来与游弋的一战确实已经伤了元气,虽然没有受伤,但是被那种上吨重的力量连续撼动了数次,毕竟我是血肉之躯,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突然想起游弋手握着防爆盾猛砸我的情形,能把坚固的防爆盾直接打烂,这种冲击力根本不啻于一辆货车以100公里/小时的速度直接撞击上,拉开袖子看了看,我的手臂上已经是一片淤青,战斗时不以为然,现在却开始觉得有些后怕,B级殖装人就强悍成这样,A级会是什么样子,我还能抵挡得住吗?

        “啊?”

        林婉儿看着我的模样,美目之中满是心疼:“笨蛋,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了……”

        说着,她扶着我进入大厅,小心翼翼的把我扶坐在沙发上,然后卷起我的袖子,看着上面近乎于发黑的淤青,心疼不已:“那些到底是什么人?是欧阳川吗?”

        我摇头:“没事,婉儿不用关心这个,你知道得越少越好,我有点饿,弄点吃的吧……下午任务执行得太急,都没有吃晚饭……”

        林婉儿擦拭了一下我的领口,站起身来,却又俯下娇躯,张开手臂抱抱我,柔声说:“厨师已经睡了,我去热一点大骨汤,然后热几个菜给你吃,你身上怎么湿漉漉的,掉江里了?快去洗个热水澡吧,不然真的要生病了,吃完饭我熬姜汤给你喝。”

        我看着她,突然觉得好幸福,不管我在外面面对再多的凶险,但在这里,却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小女友照顾我。

        人生如此,够了。

        ……

        进入浴室,洗了个澡,躺在热水之中,缓缓运气,体表一道道气流缓缓流动,但是流经手臂的部位却受到了一丝阻隔,经脉间的通道略有些堵塞,游弋的几次攻击居然能让我真的受了内伤了,实在可怕,也难怪田凌直接就被游弋废掉了一条手臂,比其他,我已经算是很幸运了,不过也是田凌太过于轻敌,贸然的铺开阵线推上去,而且没有利用火力压制游弋与其同伙,否则何至于失去一臂,如果不是杭州守护者小队驰援及时,恐怕他失去的不止是手臂,连一条命都会搭进去。

        足足洗了近40分钟,终于,运气打通手臂上的经脉阻塞,不过身体依旧有些冷得发颤,这让我忍不住的自嘲一笑,还以为我在达到御气巅峰之后已经算是练就了钢铁之躯了,却没有想到一个通过药剂强化体魄的野兽就能让我那么狼狈。

        穿了一身干爽的衣服,走出门的时候,大厅里传来阵阵饭香,林婉儿捧着大碗,笑道:“快来宵夜了猪头……”

        我微微一笑,坐下,两盘炒菜,一碗香气四溢的大骨汤,林婉儿这集万千宠爱一身的大小姐已经开始学会照顾别人了。

        捧着一碗米饭,我香香的吃着饭,林婉儿则捧着下巴在旁笑吟吟的看着我,说:“姜汤在熬着,慢慢吃,不要急。”

        “嗯。”

        胃口大开,足足吃了三碗饭,这才算是吃饱了,林婉儿身穿一身每件都不低于1W的高档名牌女装,却屁颠屁颠的又去给我倒姜汤,她真的把我当成了一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病人了,一边吹着姜汤,一边笑着说:“有点烫,慢点喝哦……”

        我心里暗笑,就干脆就把自己当成是病人,接过姜汤一口口的喝光,然后说:“好了。”

        “有没有觉得哪儿不舒服?”

        “头有点晕,身上有点冷,睡一觉就好了……”

        “嗯。”

        林婉儿站起身,扶着我的手臂,将我送回房间,而我的脑袋确实是越来越沉重了,恍若一块火炭在脑袋里发着热量,身上却觉得一片冰凉,真的是要生病了,吃了药之后,便躺在床上,林婉儿很不放心我,坐在床边说:“真的没事吗?”

        我裹了裹被子,笑道:“没事,裹着被子睡一觉就好了,婉儿也回去睡吧,不早了……”

        “嗯。”

        林婉儿有点担心的看看我,然后依依不舍的转身出门。

        ……

        我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脑海里却一直在想着游弋变身的瞬间,那一片片的青色鳞片,还有那类似于龙角一般突出他身躯的坚硬角质层,耳边回荡着守护者小队成员被杀时绝望的惨叫,鲜血洒满了满是锈迹斑斑的甲板,防爆盾一枚枚的被击碎,重火力子弹的覆盖射击却被那些怪物的表层鳞甲一次次的弹射开去,然后,便看到了浑身氤氲在烈焰中的欧阳川,就像是一个诅咒一样盘旋不去。

        昏沉沉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忽觉一片柔软滚烫的身躯投入了怀里,我紧紧的抱着她,仿佛抱住了最后的希望,浑身冰冷,她没有嫌弃我,紧紧的抱着我,两朵含苞待放的蓓蕾压在我身上,温热的呼吸传来,与我吻在一起,像是在梦里,却又那么真实。

        窗外,下起一场冬雨,雨点滴滴答答的落在窗外的冬青树树叶上,漫漫寒夜,远处的灯光在雨幕中轻轻摇曳。

        ……

        一梦醒来,已经是上午了,阳光透过窗帘投射在房间里,我悠悠的动了动手臂,发现力量基本上已经全部恢复了,脑袋沉重的灼烧感也已经消失,嗯,生病对于我来说也不过是说走就走嘛……

        却正在这时,忽然感觉右臂上压着什么,转身一看,顿时整个人快要石化了,不知何时林婉儿就睡在我怀里,并且只穿着一件白色睡衣,半个娇躯趴在我怀里,内衣顺着肩膀滑落大半,饱满挺拔的峰峦就隔着薄薄一层压在我胸口上。

        一时间,我呼吸急促,感觉要挂了,手臂都不敢动了。

        原来昨晚的梦境里发生的事并不是梦,那是真的!

        一想到这里,脑袋一热,我是不是跟她发生了什么了?

        正在这时,似乎也感觉到我醒了,林婉儿娇憨的一声嘤咛,左臂更用力的抱抱我,漂亮脸蛋紧贴在我脖颈间,忽然睁开眼,抬头就看到正在看着她的我,顿时,美女大小姐的脸蛋腾一下一片通红:“我……我……你……”

        我努力镇定下来,说:“咳咳,这是你主动睡到我床上的,不是我偷偷把你抱过来的,回头你老爸要是追究起来,一定要帮我解释啊亲爱的……”

        林婉儿嘴角一扬,笑了:“猪头,我也没有说要你负责啊,再说了……我们又没有发生什么……”

        “是吗?”

        我伸手抱住她的纤腰,伸手一摸,下身的内衣还在,心里居然有点失望:“看来真的没有发生什么……”

        林婉儿瞪着一双美目:“看你这样子是想发生点什么啦?我是担心你生病,夜里没有办法照顾好自己,所以我才……”

        我微微笑:“解释那么多干什么……趁着还没起床,亲一个吧……”

        林婉儿却像是个美人鱼一般的滑出了被窝,一抬手抓起床边的一件白色妮子大衣裹在身上,笑道:“想得美,我回去啦……”

        “干嘛那么急?”

        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外面:“不然,要被表姐和东城发现了,走啦……等你吃早饭,快点起床!”

        “嗯,好吧。”

        ……

        起身,穿好衣服洗漱完毕,看看时间,已经是上午9点多,上午的课肯定是翘了,林婉儿、东城月也没有想去上课的意思,据说这几天老师要划重点,马上就要期末考了,我表示很担忧的时候,林婉儿表示上面有人,不用为考试的事情担忧,不过我觉得我还是要考虑一下,考试这个难题怎么过去,王信也说过,要是寒假之前给他挂几门学科的话,他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早餐时间,一群人围着餐桌,唐琦也在。

        “最近游戏里没有发生什么事吧?”我问。

        东城月说:“其实是有的……就在昨天深夜里……”

        “哦,什么事?”

        东城月笑笑:“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千人冢的未必平凡似乎想要有什么大动作了,号称投入5000W进天命,不求收回成本,只求将千人冢打造成天翎城一等一的公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