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六百七十六章 珍贵的血迹
  • 六百七十六章 珍贵的血迹

    作品:《斩龙

        晚上9点许,行动之后的3小时。.org

        蓝水街,现在正是夜生活即将开始的时候,街道两边密密麻麻的酒吧、KTV、茶吧等都已经开始营业,并且,几乎每个酒吧、KTV的前方都徘徊着一些身着性感的女人,以及一些头发很潮、穿着紧身裤的年轻小受。

        伴随着几声警笛,5辆警车在蓝水街的街头停下。

        我一身崭新警服的走下车,胸前的警徽在旁边一个酒吧的红色灯光下泛着妖冶的光泽,我低头看看警徽,又看看周围,一点头:“下车!”

        身后,一群警员纷纷下车,这些都是守护者小队的成员,在特殊时期,我们拥有警员的身份,有些任务,普通警察是执行不来的。

        ……

        一行一共15人下车,这么大的阵仗,许多人是没有见过的,以至于几个站在街边的女人惊魂一般的后退,一边口中嘟囔骂着:“GRD,怎么来了那么多JC,阿吉那SB不是说最近打好关照了,可以安心做生意的吗?”

        邢烈双手低垂,笑吟吟的看着我:“头儿,我们去哪里?”

        我微微一笑:“1912酒吧。”

        “那是?”

        “游弋名下的酒吧,也是血镰的产业之一,是魏凡交给游弋的。”

        邢烈摸摸鼻子,笑道:“说实话,头儿别说我土鳖,我这辈子还没有进过酒吧,更别提这种杭州顶级的酒吧了。”

        我也一笑:“嗯,我去的也不多。”

        “头儿,为什么会叫1912酒吧?”

        “大约觉得很浪漫吧?”

        “1912这四个数字很浪漫吗?”

        “嗯,泰坦尼克号是1912年撞冰山沉没的,别说了,准备行动!”

        “是!”

        ……

        一群人直接抵达1912酒吧前方,大大的屏幕之上浮现着1912的数字,门前两名身穿防暴服、头戴铁盔的保安,一见我们过来,其中一个就有些慌了:“你们?”

        我亮出警员证,简单道:“带我们去见你们的老板游弋,他的代号叫游弋,真名赵冉。”

        保安愣了愣:“我们老板不在……”

        邢烈走上前,带着怒意:“少给我装,立刻给他电话!”

        “好,好吧……”

        保安打着电话,半分钟后眼睛一亮,说:“老板在2楼上,你们跟我进去吧?”

        邢烈有些狐疑的看向我,他似乎在犹豫,游弋的可怕程度我们见识过,并且他手底下肯定还有殖装人,万一我们被他们埋伏,那可能就全军覆灭了。

        不过我没有犹豫,微微一笑:“好!”

        我宁可自己在2楼跟游弋拼个两败俱伤,也不想伤及无辜,这里夜晚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是大部分年轻人夜晚休闲的聚集地,实在不宜硬来,并且我们一行那么多警察到访,如果没有出来的话,众目睽睽下游弋也没有办法交代,血镰的魏凡虽然胆大包天,但绝对没有公然跟整个中国抗衡的勇气。

        ……

        跟着保安,留了5人在外面把守,我带着10人进入酒吧,上楼。

        楼上是一个灯火通明的大厅,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什么地方能埋伏的样子。

        就在大厅的聚光灯下,游弋一身西装革履的站在那里,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笑吟吟的转身,脸上尽是友好笑容:“没有想到斩龙盟主李逍遥摇身一变成了为人民服务的警察,哈哈,世事如棋,真是好笑,不知道自在盟主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邢烈低喝道:“游弋,少给我们演戏,自己干了什么还不知道?我们奉命过来带你回去问些话,跟我们走一趟吧!”

        游弋一摊手,笑道:“我可是正经生意人,就说你们这些大老粗做事真是让人受不了,想抓我,那得有证据不是,你们能拿出我犯事的证据我就认了,当然,我这些天确实上过不少女人,你知道的,这酒吧里的女人啊,一个个寂寞得不像话,我一个星期上了11个,那又怎么样,你们不能凭这个抓我吧?再说了,我是为她们排解寂寞,做好事不留名啊,你们得给我一个奖章什么的才对,警方做事也该符合国情对吧?”

        邢烈怒道:“我奖章你祖宗十八辈!”

        我一伸手拦住冲动的邢烈,微微一笑道:“游弋,要证据是吗?那么撸起你右手的袖子,把你的手腕给我们看看,来证明你的清白。”

        在之前的激战中,游弋的手腕被我的小黑砍了一剑,伤及筋骨,这足可成为他的罪证之一来指控他了。

        游弋哈哈一笑,将酒杯交给一旁的一个长腿美女,然后将袖子往上拉,并且展现给我们,嘴角一扬笑道:“让你看个够,如何?我的手臂很白净对吧,哈哈,这一点很招女孩子喜欢呢,哪儿像你们这些臭警察,一天到晚训练,到处抓人,晒得跟非洲人似的,活该没有女朋友!”

        邢烈怒道:“你TMD再多说一句,我可以告你侮辱警察。”

        游弋哈哈的一摊手,笑道:“那我在此道歉,对不起,我刚才不小心说真话了……”

        邢烈咬牙切齿,低声对我说:“头儿,为什么他的手腕上没有伤痕,一点都没有,这也太不可思议,难道说……游弋还有一个替身不成?”

        我摇头:“不,这就是游弋,只不过……B级殖装人的恢复能力太强了,短短不到2小时,已经恢复了伤势,我们……我们应该在行动结束1小时内就来取证的!”

        “那现在怎么办?”

        我伸手去握住军刀的把柄,身后的一群守护者小队成员也齐刷刷的准备掏枪。

        游弋一怔,眼中掠过一丝惊色,却又非常快的恢复平静,笑道:“怎么,想硬来吗?那好啊,我跟你们去警局,不过要是查不出什么来,我一定会投诉你们,香港的律师可是很厉害的,别忘了,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想胡来就来吧,如果你们不想吃这碗饭的话。”

        我默默走上前,猛然横起手臂,手肘“嘭”一声轰在了游弋的脖颈之上,将其按在了中心白色的石柱之上,顿时石柱上的岩层崩碎,而游弋身后的那长腿美女更是吓得花容失色惊呼了一声,手中的酒瓶和酒杯也吓得落地摔碎了。

        看着游弋的眼睛,我低声喝道:“你等着,你等着……人在做,天在看,你杀我的两个人,我迟早会算回这笔账,你以为你钻法政的空子就能胡作非为?你以为有钱就能摆平一切?等着瞧吧,我会让你知道,恶有恶报,时候未到!”

        游弋咬牙切齿:“李逍遥,你敢乱来?告诉你,这大厅里到处都撞着摄像头,你再敢动手,我立刻就能用这些数据来指控你!”

        我撤回手,轻蔑一笑:“想指控我?那就指控吧,我李逍遥连这种小小的民事指控都摆不平,我就不用在杭州警局混了。”

        “你!”

        游弋似乎也知道我的身份与地位不同于普通警察,这种小小的打架斗殴自然奈何不了我。

        ……

        回转身,却猛然心底一颤,一股强大的气息出现在楼梯处,紧接着,一名老者身穿唐装走了上来,步伐轻盈,不是欧阳川还会是谁?

        欧阳川手里握着两枚铁球,笑吟吟的看着我:“李逍遥,好久不见了,如今越来越威风了嘛!”

        说着,手掌心里烈焰涌动,转眼就把两个铁球烧熔成了铁浆,一滴滴的滴溅在大理石上,我周围的警员一个个都惊呆了。

        我没有说话,伸手拔出军刀,微微一笑:“欧阳川!”

        “找死!”

        欧阳川眼看就要上了,但身后我的游弋忽然扶着脖颈,大声道:“欧阳老先生!这位李逍遥是我的朋友,不用跟他一般计较,这里……已经没事了……”

        “哼!”

        欧阳川拂袖而去,而游弋似乎也很懂事,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是警察,欧阳川公然对我动手,这事情就严重了,就算是血镰也未必能摆得平。

        ……

        飞速出了大厅,进入酒吧,然后出酒吧。

        邢烈悻悻道:“头儿,这就算是结束了?我们这次……又无功而返了吗?”

        “谁说的?”

        我抬起手臂,手肘部位的衣服上沾着一丝游弋的鲜血,我这一肘击非常狠,已经把他打得吐血了,这些血迹就是他的,看着血迹,我低声道:“快点取容器!”

        “好!”

        邢烈熟练的拿出取证的袋子,将游弋的鲜血小心翼翼的收入袋子里,虽然只有一点点,但是已经够了。

        我握拳道:“走吧,回基地,立刻化验这些鲜血,只要知道游弋身体发生的变化,再确认他的DNA,就差不多可以给他定罪了!”

        邢烈微微一笑:“头儿,真有你的,我还以为你被那个传说中的欧阳川吓尿了……”

        我:“你以为没有吗?”

        “哈哈……”

        ……

        回到基地,将血样交给了技术科,沈冰看到我安全归来,这才放下心来,而我也给林婉儿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婉儿,我没事,任务已经完成了!”

        林婉儿的声音有些颤抖:“阿猪,杭州16号桥那里,有直升机在天上飞,还有人拍摄到直升机开火了,你不会是……在那里行动的吧?”

        “呃……差不多吧……”

        “那你都已经上杭州新闻频道了……快点回来,我想你了!”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