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五百四十章 绝望出世
  • 五百四十章 绝望出世

    作品:《斩龙

        “你!”

        罗林一声怒吼,手中长剑继续贯注着浩然力量,咬牙切齿的低喝道:“凌寒,你这恶魔,我一定要杀掉你,杀掉你!”

        凌寒却轻描淡写的一扬手,烈焰氤氲在手中,笑道:“死的只会是你!”

        “洪!”

        烈焰暴涨,非常猛烈的攻击前奏!

        “大人!”

        流霜提剑飞向空中,大声道:“小心啊,这一击的力量好强好强!”

        ……

        罗林来不及说什么,直接转攻为守,剑刃横在胸前,单手推住剑柄,凝聚成一面金色光盾的防御效果,几乎将全身的斗气都已经贯注了进去。.org

        “去死吧!”凌寒凛然一挥手臂,就像是拍苍蝇一样。

        “嘭!”

        空中传来巨响,罗林已经消失无踪,下一刻,大约千米外的一座山脉轰然巨响,一座山头直接被罗林的身体砸成了两半,山石呼啸而下,谁也不知道罗林的情况如何了!

        凌寒没有多说什么,提着镰刀就飞了过去,看起来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对罗林杀之而后快了。

        “大人!”

        流霜惊呼一声,急忙提剑冲了过去!

        “刷”的一声风劲凛冽,凌寒猛然出现在流霜前方,镰刀扬起,冷笑道:“你也是人类中的强者,我能感受到你脉搏中的斗气强度,一起去死吧!”

        “铿!”

        镰刀居高临下的一击,流霜惨哼一声,斩华剑脱手而飞,整个人炮弹一般的落向了大地,直接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深坑,能量冲击波肆虐四周荒野。

        ……

        我心里一痛,不顾一切的提剑冲了过去,在深坑之中,流霜双腿之上血迹斑斑,手臂的脉搏更像是被震裂了一般,鲜血横流,漂亮脸蛋上带着血迹,无力、绝望的看着我,喃喃道:“我们……我们到底在面对着一个什么样的敌人?”

        我一言不发,一手抓住斩华剑,一手扶着她走出了深坑。

        地面之上,苏克、达林等人统率着一群龙城甲士冲向了远处山脉,达林挥舞铁链,怒吼道:“畜生,休想伤害我们的罗林王!”

        “刷!”

        铁链直接飞天而去,却不想凌寒一声不吭的低头看看,单掌一张,气劲发动,隔空震碎了铁链,掌心一挥,“嘭”一道气流压迫下去,顿时连同达林在内的数十名龙城甲士纷纷中招,大地猛然沉下数米,一群龙城甲士尽数化为血肉,而达林则修为高了不少,在乱石间闷哼一声,看起来还没有死掉。

        ……

        凌寒哈哈大笑着看着裂开的山脉,大声喝道:“罗林,你看到没有,你的部下因为你的无能正在被屠杀啊,你看到没有?你这种废物、垃圾也能被称为人类英雄吗?少做梦了,你不过是一只蝼蚁而已,你什么也阻止不了,你这个废物,你听到没有啊?哈哈哈,今天,本君王的心情真不错,跟你们好好玩玩吧!”

        “沙沙……”

        一堆乱石废墟之中,罗林缓缓站起身,手中长剑已经被崩断了一截,颤巍巍的站在那里,脸上全是鲜血,嘴角一扬,道:“凌寒,你这畜生,我……我绝不会让你继续屠杀无辜生灵,我……我以我的生命起誓,绝不会……”

        凌寒一声冷笑,骤然消失在空中,下一刻,镰刀厄运的把柄猛然撞击在罗林的腹部!

        “嘭!”

        又是一次击飞,罗林惨嚎着撞击进入山脉体内,这大山仿佛已经经不住这样的撞击,已经在摇摇欲坠了。

        流霜一瘸一拐的走上前,斩华剑拄着地面,鲜血流入眼眶之中,却多出了一份决然,低喝道:“进攻……龙城的勇士们,给我进攻!!”

        苏克提着战斧一声怒吼,带着数百龙城甲士继续冲向了远方,一群骑士直接投掷出长戟,可惜,长戟在凌寒周围“铿铿铿”的弹飞,甚至连对方的护体气劲都突破不了,流霜嘴角流着鲜血,依旧走上前,手臂气旋舞动,斩华剑猛然投出,利刃空旋!

        “嘭!”

        凌寒身躯一颤,斩华剑在他的脖颈间留下了一道血痕,流霜还是可以破防的。

        “找死!”

        转身暴喝一声,凌寒一扬镰刀,隔空一道气旋攻击!

        摇摇欲坠的流霜怎么可能抵挡得住,我急忙飞扑上前,斗气之壁加持成功,龙变效果发动,防御力与抗性暴增,提起双剑挡在了流霜前方!

        “嘭!”

        气旋肆虐而下,防御撕裂了身躯一般,我整个人几乎失去了知觉,直接被轰得后退数十米,撞击在一座山岩之上,直接撞碎,大大的伤害数字从头顶上飞起——

        “27346!”

        ……

        燕赵无双看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李逍遥,你小子别冲动啊!这BOSS岂是你能对付得了的?!”

        我惨哼一声倒在碎石之中,远远看去,凌寒在屠杀苏克率领的龙城甲士,这就放下心来了,只要流霜不死,其他的对我来说并不重要,倒是流霜转身看向我,美目中泛着幽幽的光芒:“傻瓜……”

        ……

        大地之上,苏克扬起手臂,一道血色飞镖在萦绕着,他低声喝道:“龙城甲士听令,摆御龙阵,给我困住这个异魔君王!”

        数百名龙城甲士纷纷散开,形成了9块方阵,每个人都从背部行囊里取出了长长的铁索与飞镖,就如同我的龙须钩一般,下一刻,无数飞镖直飞上天,形成了一道密集的网状攻击。

        “嗯?”

        凌寒一声冷笑,手中镰刀一挥,低喝道:“给我滚开,你们这些爬虫的雕虫小技!”

        “铿铿铿……”

        一道道铁索被切断,但是更多的飞镖“铿铿铿”的撞击在凌寒的护体气劲上,这位异魔君王丝毫无惧的身体回旋,用力拉扯着漫天的铁索,双臂涌动着死亡力量,猛然一拳击向大地,直接就是一个巨大拳坑,一群龙城甲士纷纷被杀!

        地面上,所有人的玩家都看得目瞪口呆,每个人都感觉到无能为力,我们上次遇到这么强的BOSS,应该就是九黎城的魔龙火犁吧,可是眼前的这个凌寒看起来甚至比火犁要更加可怕,毕竟流霜这个级别还能抵挡火犁的数次攻击,可是在凌寒的锋芒下,流霜甚至连一招都接不住!

        “刷刷……”

        空中凌乱的飞镖、铁索在挥散着,但是交错却并不混乱,猛然间地面上苏克等人低吼一声齐齐的收网,空中数百道铁索“铿铿铿”的汇聚,这次真的成为了一张网,而凌寒就在巨网的中间,苏克大吼一声:“雷电!”

        一群甲士纷纷取出了背部行囊里的一个炼金小瓶,“嘭”的砸碎在铁索上,顿时一道道紫色雷电能量顺着铁索汇聚上空,“吱吱”的肆虐在凌寒周围,这位异魔君王也忍不住的一声声惨嚎,铠甲被烧得通红,但是只痛不伤,脸上杀意更盛,怒喝道:“这是你们自己要找死!”

        单臂猛然一抬,劲道十足,数十名龙城甲士顿时被凌寒拖拽着飞向了空中,只见这位君王将五指一张,嘿嘿笑道:“死亡幻灭!”

        “啪啪啪……”

        一个个龙战甲士的身体在空中受到死亡力量的挤压,纷纷爆炸成了一堆堆血肉,死状惨不忍睹,地面上的苏克更是提着战斧浑身颤抖:“畜生……你这……你这魔鬼!”

        凌寒镰刀一扬,将御龙阵的铁索纷纷切碎的时候,龙城的甲士们也终于意识到,无论自己多么的努力,对无法杀死眼前的这位君王级强者,双方的实力悬殊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凌寒铁拳一扬,从天空俯冲而下,嘎嘎大笑:“受死吧!”

        苏克急忙擎出身后的长弓,大喝道:“所有人,破血弓!”

        一群龙战甲士纷纷取出背后长弓,一道道血色箭矢凌空飞梭,却“铿铿铿”的击落在凌寒的护体气劲上,根本不破防。

        “喝!”

        伴随着暴喝声,凌寒的一记重拳形成了一道死亡气浪,瞬间十数名龙战甲士连人带铠甲被打得稀烂,鲜血洒落在荒野之中,眼前的一切已经变成了一片狼藉了。

        ……

        “铿!”

        我猛然拔出了身后的镇月剑,道:“我们还要继续看戏吗?”

        剑锋寒的声音有些颤抖:“可是李逍遥你也看到了,这个凌寒,我们能奈何得了他吗?!”

        我决然而去:“那又如何,死了也不过是掉一级!”

        在我的带动下,斩龙的一群人纷纷向前突进,箭矢、魔法锁定,众人四面八方的分散开来,对凌寒进行远程射击,而我则和林婉儿、李牧、王翦等人试图近战,不论如何都不能放弃,并且不能让寒荒龙城的战将们全部死去,否则八荒城就真的危险了。

        ……

        “洪!”

        手掌烈焰涌动,凌寒愤怒的一击,又是数十名玩家和龙城甲士一起化为了灰烬,完全单方面的杀戮而已。

        “沙沙……”

        山脉废墟中,一个人颤巍巍的站起身来,罗林一身伤痕,却眼中满是愤怒:“凌寒!你这个懦夫,有什么冲我来,不要杀那些弱者……”

        凌寒转身看向罗林,禁不住笑了:“懦夫?好,既然你如此求死……”

        骤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凌寒重重一拳下压下来,“咔嚓”一声,罗林的肩甲碎裂,骨骼大约也是断了,猛然跪倒在地,凌寒抬起战膝又是一击,随后将战靴踩踏在了罗林满是鲜血的脸庞上,缓缓的碾压,嘴角满是不屑:“八荒城的优秀将领吗?哈哈哈,罗林,你在我的眼里甚至连一只蚂蚁都不如,你不是英雄,以你这样的能耐,在异魔领地不过是一件玩物而已,你可知晓这个事实?”

        罗林愤怒的挥舞铁拳轰砸,但是对方却无动于衷。

        似乎是失去了耐心,凌寒猛然抬脚,“嘭”一声爆鸣,罗林的身体撞碎了十多跟石柱,再度撞击在荒山之中。

        “嘭!”

        一整片的山石崩碎,但是却一道血色光芒冲天而起,山脉废墟中出现了一个简陋的祭坛,祭坛的中心,一柄血红色的长剑悬空而立,缓缓转动,周围氤氲着雄浑惊人的力量。

        ……

        “嗯?”

        凌寒目光一扫,身躯微微一颤:“阿尔硫斯那恶魔的兵刃——绝望……出世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