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四百九十三章 池阳
  • 四百九十三章 池阳

    作品:《斩龙

        “这地下到底埋着什么?”

        我皱了皱眉头,抬手拔出龙池剑,用力刺入地表层,帮着池羽寒一起挖掘,池羽寒身为一代名震天下的剑圣级强者,想必能让他心系的东西不多,而能让他如此狼狈却又伤心欲绝的东西一定对他来说比什么都更加重要。.org

        碎石在利剑的搅动下纷纷散开,终于“哗啦”一声,一个巨大的洞孔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上方雕刻着四个大字——王陵入口!

        “沙沙……”

        林婉儿走上前,拉住我的左手,轻声道:“是入口……”

        我点头。

        池羽寒却颤巍巍的站在那里,双手之上沾满了自己的鲜血,他的身体被缚魔索的禁锢下无比孱弱,却摇摇晃晃的踏步就走进了入口,池玉清紧随而入,而我身系任务,也马上带着李牧、林婉儿等人迈步进入了王陵入口。

        干枯狭窄的洞窟之中,到处充斥着腐朽的气息,这里就是池阳当初督造王陵的地方。

        池羽寒失魂落魄的一个人扶着墙壁走在前方,在墙壁上留下了一道道惨然的血迹,他看着这里的一幕幕,声音颤抖的说道:“那一年,我只有3岁,但是……但是我永远记得这里,父亲曾经带我在这里走过,这里……这里到处都有父亲的足迹……”

        池玉清轻声道:“哥哥……”

        “他们说,父亲死于战乱,可是……可是我知道,我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就在这里,父亲不是死于战乱,而是……”

        忽然之间,池羽寒静止了,他看向前方的一个巨大魔晶石,伸手轻轻触摸。

        “刷!”

        那是记忆水晶,瞬间周围的景物开始幻化,带着我们进入了这里曾经的一段回忆,37年前的王室陵寝正在督造中,池阳一身甲胄,怀里抱着年幼的池羽寒,嘴角带着慈爱的笑意看着池羽寒,轻声道:“羽寒,你是我池阳的儿子,也必然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快点长大吧,我要教会你我的生平所学,让你成为战无不胜的统帅……”

        池阳身边,一名侍从低声道:“将军,今天下午,陛下发布了最后的王令,选择了罗烈作为军团统领,并且撤换了我们的17名旗将……”

        池阳的身体微微一颤,咬牙切齿,却又看向怀里的池羽寒,道:“陛下已经下了决定了吗?我……我池阳对陛下而言,难道只是一颗棋子……现在已经到了飞鸟尽良弓藏的时候了吗?”

        侍从点头:“将军,我们最好早作打算!”

        池阳还未来得及说话,忽然墓室外面冲过来一名传令兵,单膝跪地道:“大人,就在刚才,王宫四大魔导师一起出现在王陵周围,不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池阳没有说话,脚下却浮现着一道道血红色的魔法触手,他低头一看,眼中涌出了无数愤怒与绝望,抱着池羽寒,仰头怒吼道:“罗雷,我池阳对你来说就算是没有用,难道就不能让我父子安享余生吗!?你对我动用困龙阵,难道这能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吗!?”

        墓室甬道的尽头,一名提着法杖的老者走了出来,嘴角浮现着狞笑:“池阳,你这老东西,你的一生都会结束在这里,难道你觉得你还能活着出去告诉天下人,你池阳是怎么死在自己督造的地下宫殿里吗?”

        池阳怒吼:“雷恪,你这畜生!”

        “哈哈哈……”

        这叫做雷恪的魔导师扬起法杖,顿时一条血色巨龙席卷而去,“轰”的肆虐在池阳的周围,绞碎了池阳的罡气与铠甲,一道道鲜血迸溅出来,而池阳却弯曲着身体,将池羽寒保护在怀里,不断的吐出鲜血,整个人仿佛瞬间就要崩碎了一般。

        “快!”

        池阳将怀里的池羽寒交给了身边的侍卫,厉喝道:“从第二出口逃出去,把这孩子送到大路的最西南方蚩尤部落修炼,不要告诉他他的父亲是谁,也永远不要让他回到八荒城,快走!”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四大魔导师的施压下,王陵内的铁柱纷纷爆裂,二层的巨石滚滚而下,池阳被束缚在原地无法动弹,猛然张开手臂举起了横梁巨岩,就那么以血肉之躯承受着过千万的重量,身体的血管与脉络纷纷爆裂着。

        “将军!”

        侍卫转身,泪水夺眶而出。

        池阳紧咬着钢牙,临死前却留恋的看了一眼小池羽寒,声音颤抖的说道:“告诉羽寒……他的父亲很爱他,很爱他……”

        雷恪哈哈大笑,单手一张,一道道魔法箭轰透了池阳的身躯,血肉如同棉絮般的散落,池阳的腹部几乎已经被轰烂掉,左臂“咔嚓”一声完全断裂,横梁“嘭”一声压在了他的肩膀上,但他却死死支撑着,眼看着侍卫消失在墓室尽头,池阳猛然右手抓住佩剑就投掷了出去!

        “噗嗤!”

        雷恪直接被穿心而过,呆呆的站在那里,仰面倒地而亡。

        “嘭……”

        池阳被压得单膝跪倒在地,却依旧不愿意放弃,他的眼睛满是血红,泪水混杂着鲜血一起流淌在坚毅的脸庞上,眼前变得黑暗起来,他耗尽了最后的力气,喃喃道:“羽寒,我的儿子,我多想亲眼看着你长大成人,可是对不起,我做不到了……”

        紧握右拳,池阳的脉络暴涨,身体周围斗气回旋,渐渐的,就化为一尊半跪在地的石头了,哪怕耗尽最后的力量,他依然选择了让自己石化来保护池羽寒。

        ……

        “父亲,父亲……”

        池羽寒跪倒在地,泪水夺眶而出,一步步的跪行前进,直到抵达墓室塌陷处,赫然可见池阳化作的那一块巨岩就那么跪在那里,左手崩碎,右臂之上一片破残,伤口见骨。

        池羽寒轻轻抚摸着父亲的手臂战痕,泪水不可遏制的流淌下来:“父亲……你说过要教会我骑术,要教会我利刃劈斩的轨迹,要教会我凝聚斗气,要教会我骑兵战要义……父亲,你的话我都还记得,都还记得,你睁开眼看看我,羽寒长大了……”

        池玉清一样跪在池羽寒身边,道:“父亲,父亲……”

        正在这时,忽然“轰”一声崩碎,池阳的石化身躯再度崩碎了一截,整个墓室开始再次塌陷崩溃起来,池羽寒不顾一切的护住父亲的尸体,啊啊啊的怒吼着:“放开我,该死的缚魔索,放开我,我……我本可以保护父亲,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冲上前,猛然以肩膀顶住塌陷中的横向,李牧、王翦也纷纷上前以身躯顶住,三大重甲系玩家堪堪的支撑着横梁不再继续塌陷下来。

        却在这时,池阳化身的石头猛然幻化为一道光芒凝聚在数米外,赫然是池阳的身躯,依旧一脸慈祥的看着池羽寒,温和道:“羽寒,能够看到你和玉清长大成人,我很欣慰……”

        “父亲,是你吗?”池羽寒惊喜道。

        池阳淡淡道:“可以说是我,也可以说不是我,这是我死前留下的一息灵念,现在我有话要告诉你。”

        池羽寒:“父亲,你说……”

        池阳仰头看看望不见的天空,悠悠道:“我池阳生活在这里,我深爱着八荒城这座美丽的家园,所以,就算我知道君主将会杀我,我也没有率部叛乱,我见过太多的鲜血与杀戮,发动战争只会让无辜的平民经受苦难,你也一样,我们为将者,守土安邦,为的就是一个天下安定,哪怕是受到屈辱,我们也只能默默承受,切记,不要骑兵叛乱,这是父亲对你最后的话,好好活着……”

        “刷!”

        池阳的身影消失掉了,池羽寒拼命的抓捞也没有留住父亲。

        ……

        “这里要塌了,快走!”林婉儿低声道。

        我急忙道:“带池羽寒、池玉清先走!”

        林婉儿、月倾浅一人一个拉着两个NPC跑出了墓穴,而我则和李牧、王翦商量了一下,同时脱身冲了出去!

        “轰轰轰……”

        爆鸣声阵阵,整个王陵瞬间完全成了一片废墟。

        池羽寒沉默的站在那里,过了好半晌,忽然看向我,道:“小子,我愿意跟你回八荒城接受裁决,谢谢你,让我见到了父亲最后一面……”

        我点点头:“那就走吧,回八荒城,我想安吉拉公主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嗯!”

        ……

        于是,这放眼大陆都强得屈指可数的圣域级高手就那么跟着我们前往八荒城,穿过八荒森林,直抵八荒城下。

        进入城中,直奔王宫大殿,似乎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王宫前的守卫增派了不少,其中一个侍卫长横剑道:“什么人,不得擅闯八荒城大殿!”

        我说:“我带来了安吉拉公主需要的人。”

        “什么人?”

        我闪身让出身后的池羽寒、池玉清兄妹,顿时侍卫长猛然一惊:“那……那么你们跟我来吧!”

        拾级而上,一步步的走上了八荒城的王宫大殿,一群侍卫严阵以待,远处的演武场中更是密密麻麻的剑士、弓箭手在守护着。

        “哒哒哒……”

        月灵公主安吉拉踩着小碎步提剑而出,惊喜的看着我:“你们果然完成了任务!”

        我点头一笑:“不辱使命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