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斩龙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孟尝君大杀四方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孟尝君大杀四方

    作品:《斩龙

        整整四个小时,一群人就游弋在荒沙狂风之中,将所有的残骸士兵都砍杀一空,经验值涨了不少,并且包裹里的黄金器、紫霖器装备也越来越多了,我也就只捡取这两种,包裹空间宝贵,不够盛放更多的装备了。.org

        寻找了近半个小时,终于在荒漠中找到一个入口,拨开沙尘,鱼贯钻入了一个青铜浇铸的兽首之中,果然,一个深邃的台阶出现在前方,不出意外这就通向三层的BOSS所在地了,地图上,也显示着下方是一个大殿地图!

        “沙沙……”

        战靴脚底还沾着沙尘,我走在最前方,举起秦王剑,拍拍烈焰神虎的脑门,小老虎呜呜低吼了一声,紧跟在我身边当前哨,剑光氤氲,进入一个昏暗而宽敞的大厅内,我扬起秦王剑,剑光之上的火焰迅速点燃石壁上的火炬,紧接着火炬相互传火,相继点燃,大殿之中也就一片明亮了,却只见大殿之中纵横摆放着过百具石棺,而在石棺的最中心,则是一个提着长枪、策马而立的古代战将,一袭血红色的披风在缓缓摇摆,他的神色不错,面红如玉,一身威严甲胄泛着星光,嘴角这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我们,低声喝道:“我感觉到了,春申君、平原君的力量消失了,他们已经被杀掉了是吗?远来的访者,你们可知道本君等待你们多久了吗?”

        我扬眉看过去,就是他了,孟尝君,一个富有传说色彩的人物,可惜在天命游戏里他被设定为BOSS,那么不管在历史中这个战国公子多么值得尊重,在这里,他只能是我的敌人,一串数据,杀掉爆装备、完成任务而已,不必去计较太多。

        队伍频道里,林婉儿已经迅速共享出了孟尝君的属性数据,92级,圣昀阶BOSS!这次是真的有的杀了,并且还可能终于要开始杀BOSS死人了——

        【孟尝君?田文】(圣昀阶BOSS)

        等级:92

        攻击:4450-5200

        防御:4200

        气血:1030,0000

        技能:【铁骑突进】【烈火镰】【金蝉脱壳】【权倾天下】

        介绍:孟尝君,上古战国时期的一位俊杰王者,热诚好客、礼贤下士,广纳天下豪杰,成为一段美谈,并且成为三大帝国之股肱之臣,为人豪爽,然而功高盖主,终被帝王所怀疑,孟尝君一怒之下率领部众离去,随后伙同另外两大帝国灭旧主之国,可谓睚眦必报,在地下沉沦长眠了数万年,他的野心与愤怒不断的膨胀,终于要打算带着炼狱中训练多年的鬼卒重新降临大地了

        ……

        “这个……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杀掉了……”东城月吐吐舌头,笑道:“圣昀阶BOSS,说实在我是第一次见到,基础攻击力5200,实际攻击力应该在2W左右了吧?不知道我们的逍遥哥哥还能不能顶得住了,这次,一定要谨慎点打了……”

        我点头:“嗯,绝对谨慎!李牧别上了,让我一个人上,婉儿和小狼伺机打断BOSS的技能,一击之后必须退,别奢求输出太多,抹茶,你的主要任务就是在我的气血不足15%的时候,利用正义牵制把仇恨值强行抢过去,帮我争取一点回血的时间,还有,BOSS用大招的时候,抹茶你用勇猛撞击来打断,也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小舞、东城、唐雪,你们三个认真输出就行了,这样,把BOSS的几个技能摸清楚了,说不定我们还是能够打过去的。”

        林婉儿道:“小心那些石棺,或许里面有什么‘东西’,而且,石棺高达2米,或许会成为我们的障碍,李逍遥走位的时候尽量避开。”

        “知道啦,那我去试探一下了!”

        “嗯!”

        我提着秦王剑,带着烈焰神虎就纵身而去了,远远的一张手,洪荒界锁定孟尝君!

        “轰!”

        “2918!”

        MLGBD,好高的防御,我的洪荒界居然都不能大幅度破防御了!

        经受洪荒界一击之后,仇恨值系统开启,孟尝君策马而来,嘎嘎大笑道:“小子,你会成为一万年来第一个龙枪下的祭品,准备好接受你的宿命了吗?”

        那杆枪,叫龙枪?

        我嘴角勾起一笑,哼哼,名字不错,有机会就窃为己有好了!

        孟尝君的坐骑是一头黑色壮硕战马,一身钢铁战铠,接近我10码的时候马上速度加快,果然,铁骑突进技能来了,速度快绝,龙枪直刺落在我的魔恨铠上,顿时浑身猛然一颤,整个人向后跌飞了出去,斗气之壁的韧性猛掉了17%之多!

        “5421!”

        “嘭”一声撞击在一具石棺上,我弹身而起,二话不说的拔出寒铁剑,利刃空旋发动,“刷”一下飞了出去,直接穿透了孟尝君的身体,秦王剑舞动,巽风斩一骑当千一起发动出去,“噼噼啪啪”的劈掉了孟尝君过万气血,同时凫水囡囡、千顷瑶池两个MM的治疗术也到了,迅速让我的气血回复了不少。

        孟尝君嘎嘎大笑,掠至我身前,长枪一送又是4000血的攻击伤害,随后扬起长枪,那龙枪被火焰包裹着,迅速突刺出一枚火焰螺旋枪芒,“嘭”一声穿透我的身体!

        “6128!”

        我的气血瞬间空了,吓得面无人色,急忙攻击反弹加身,命疗术10级红药水来恢复,凫水囡囡也抬手就是一次悲悯之握恢复了我8000气血,这才缓冲了险情。

        千顷瑶池MM大声说道:“小心烈火镰这个技能啊老大,一直承受伤害的话,一旦BOSS出暴击,你就被直接秒杀了!”

        “嗯,我知道……”

        我一边后退,一边轰出七星碎岳斩,单手一张,缚兽锁破石而出!

        “MISS!”

        不出预料,直接就被MISS掉了,孟尝君追在我身后,大约每1.5秒龙枪攻击一次,至少4000血,对治疗的考验太大了!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否则斗气之壁被打破的瞬间,我肯定会被秒杀!

        心急如焚,看看周围的地形,一具巨大石棺就在身后,我马上提剑后退,带着孟尝君绕着石棺跑动,我是徒步移动,回旋力精巧,他身在战马上,冲击惯性自然不会转弯像我这样灵活。

        玄武池、神兵阵一起落下,马上降低了孟尝君不少移动速度!

        “铿!”

        龙枪崩碎了石棺的一角,孟尝君的攻击实在太猛了,同时我也注意到,每一次我绕过石棺棱角的时候,孟尝君的烈火镰技能就直接取消了,这是个AI特别高的BOSS,明白如何节省技能CD来达到直接击杀掉我的目的。

        ……

        “洪荒界!”

        又一次猛烈袭杀,却发现孟尝君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气血没有任何损失!

        “小心!”林婉儿急忙道。

        下一刻,孟尝君的身体突然幻化消失,紧接着,另一个身影出现在我身后,直接就是一次烈火镰技能,火焰螺旋枪芒一颤,飞泻近40码,不但攻击到了我,就连东城月也一起中招了!

        “啊……”

        东城月连退数步,聚灵盾被打碎了,气血也掉了3000,幸好她的血量比较高,否则就这么直接被秒杀了!

        “小心了!”林婉儿道:“那是金蝉脱壳技能,还有,烈火镰的攻击距离也越来越远了,这个BOSS的气血越少,属性就提升得越多,应该是这样!”

        我扫了一眼,孟尝君还有24%的气血,再这样下去恐怕我们就要抵挡不住了。

        “嘭!”

        一具石棺直接被砸碎掉,孟尝君手中的龙枪飞泻出大约2米的气芒,***,不知不觉中这BOSS已经变成了片杀伤害了,哪怕是普通攻击也有片杀效果。

        ……

        “轰!”

        肩膀上一寒,又掉了7000的气血,我的整个身体几乎都被龙枪给打飞了!

        “嘭!”

        重重撞击在石壁之上,气血只有3000点不到了,经不起BOSS的一击,并且撞击在石壁上脑袋产生了一些延时,无法快速做出回应了!抬头一看,孟尝君扬起龙枪,速度暴增的冲了过来,是铁骑突进技能,完了!

        “我去!”

        抹茶MM拔剑而来,身体猛然加速,挟带着一道血红色的光泽,是四转技能——勇猛撞击!

        “嘭”一下,直接撞掉了铁骑突进技能,并且巨盾横在胸前,凝聚圣盾玄天盾墙正义牵制,逼迫BOSS在7秒钟必须攻击她!

        “找死!”

        孟尝君怒吼一声,龙枪噼噼啪啪的击落在抹茶的巨盾之上,一个个的伤害数字飞起——

        “2172!”

        “3102!”

        “1947!”

        “2114!”

        ……

        抹茶咬着银牙,苦苦支撑住,沐风回血、喝血瓶,释放防御型特技,几乎能够用的方法都用上了,硬生生的挡住了BOSS长达7秒钟的猛攻,这也让我很欣慰,抹茶在不断的历练之后,基本上跟菜鸟两个字没有任何关系了,圣盾盾墙正义牵制,技能三连发非常纯熟,并且也是最科学的格挡方式,这样的美女骑士也正是我们斩龙最需要的成员。

        7秒钟,我的气血也被加满了,提着秦王剑就冲了过去!

        “哗嚓!”

        剑刃突进,猛然穿透了孟尝君的身体,擎出寒铁剑,回身就是疾风迅雷的7次连攻,加上巽风斩、寒冰烈,迅速将仇恨值就给拉过来了。

        孟尝君吃痛连退,却扬起了龙枪,一脸狰狞的看着我,哈哈笑道:“小子,算你还有些本事,但你必须死,来吧,接受末日的审判,我要让你饱尝绝望的滋味——君临天下,沉睡万年的懒虫们,给本君全部从炼狱中苏醒吧!”

        ……

        “啪……”

        一具石棺的棺盖猛然被拍飞,一条青色手臂攀附在棺材边缘。

        “哇哦……”

        林婉儿与东城月相看一眼,小脸蛋都苍白了:“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