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轮盘

作品:《我的贴身校花

    唐宇夏国邦和苏青便坐着一辆车朝目的地而去。三个人心中对夏诗涵的安全都十分的焦虑。说实话,他们最担心的是那帮混蛋对夏诗涵会做出什么身不如死的事情来。这比杀了她还要痛苦一万倍。

    而唐宇一想到那帮混蛋,就恨不得杀了他们。

    “夏叔叔,苏姨,我也不会让你们有事的。”唐宇看着开车的夏国邦和苏姨说道。而李秘书则负责开车。

    “唐老弟,不要管我们,第一要务就是要救出诗涵来。”夏国邦看着唐宇说道。

    “是啊,唐宇,万不得已的时候,别管我们了。”苏青也谨慎的说道。

    唐宇点了点头,现在唯有答应他们才能让他们放心了。但唐宇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受到伤害。又看了看李秘书:“李姐,到仓库门口你就直接开车离开。一小时之内如果我们没有消息,那就证明我们失败了,到时候你再去报警。”

    “我……嗯。”李秘书使劲点了点头。

    很快,车子来到了王府大街号仓库门口。王府大街濒临海边,这一代建设的都是大型仓库,租给商贩存货。

    唐宇用透视扫射了一下,里面很深,很黑。号仓库的门口有两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

    “你们三个,过来!”这时其中一个家伙大叫一声。

    “走,过去。”唐宇走在最前面说道。夏国邦和苏青跟在后面。

    而此时其中一个守卫又拿出了手机打给某人:“后面没有警察跟来吧……那好,辛苦了!”

    “过来搜身!”打完电话,两个守卫叫道。而看到苏青风韵娇媚的时候,两个家伙都露出了十分狼性的坏笑。

    说实话,虽然贵为市长,但夏国邦是第一次到这种恐怖的地方来,心头还是嘀嘀咕咕的,有些害怕。而苏青就更别提了。但她一心想救出夏诗涵,早已豁出去了一切。

    “两手举起来!”其中一个家伙手中拿着铁棍,指着三人说道。唐宇示意了一下夏国邦和苏青,都举起手来。

    两个守卫分别走到唐宇和夏国邦的身边。突然“咔”的一下,举起了手中的铁棍。唐宇早就看出他们的心思,在他打来的时候,快速的闪身,然后还原,那个家伙也感觉到一丝的奇怪,感觉没有打到一样,但看到唐宇昏了过去,心中的疑惑也荡然无存了。

    “啊。你们,你们干什么!”看到唐宇和夏国邦被一棍子夯晕,苏青愤怒的看着守卫问道。

    “干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进去!”一个守卫痞坏无比的打量着苏青保持极好的身材,她并没有因为生了夏诗涵而变得臃肿,反而苗条无比,前凸后翘的。而且又是风韵熟透的年龄,自然惹得这些混蛋脑海中产生不轨的念头来。

    苏青眼泪都流了出来。她知道自己想逃也逃不掉了。而且她也不会逃,不管怎么样,拼了命也要救出女儿来。

    ——

    唐宇将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他和夏国邦被用铁链绑在了两个木头做成的十字架上。

    仓库很大,但里面只堆积着一些少量的油漆。而他们的面前,夏诗涵和苏青也被绑在两个木头制作的十字架上。

    很显然,这个现场是早就布置好的,是早有预谋的绑架!

    夏诗涵痛哭不已,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爸爸妈妈和唐宇都被抓了进来。

    “诗涵,别怕,你不会有事的!”苏青看着夏诗涵流着眼泪说道。让她万幸的是,夏诗涵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但是接下来呢?她没有底,她充满了恐惧!

    “妈,我不怕,他们一定会付出代价的!”夏诗涵愤怒的瞪着面前的几人。

    “代价?呼呼,你们凭什么让我付出代价呀?他,还是你老子?现在他们都是我的阶下囚,生命全都掌握在我的手中。小美人,大美人,你们要看清形势再说嘛。”这时一个穿着黑色风衣,里面是西装领带,带着金丝眼眶的中年男子说道。而他不是别人,正是海阿奴的得力助手阿德。

    “德哥,兄弟们看着两个美人都止不住的流口水了,德哥,你看,是不是让我们解解馋呀?”这时旁边的一个小弟上前问道。

    “解你妹!”“啪”的一巴掌,阿德直接扇在了那小弟的脸上,顿时嘴角流出了一行血来。“我怎么告诉你的,永远不要让别人知道你的想法!”

    “是,是,德哥,我错了,我太心急了!”小弟赶紧道歉到。

    “嗯。放心,他们无论如何都走不出这个仓库,你们有的是时间玩。”阿德冷厉的说道。“把他们弄醒!”

    听到阿德的命令,这时走过来两桶冷水的家伙,分别来到唐宇和夏国邦的面前,直接倾倒在他们的头上。

    “啊……”这种突然的刺激让夏国邦不由的喊了出来。

    “爸爸!”夏诗涵见状,不由的哭叫起来。

    “诗涵。夫人!”夏国邦醒来,见到夏诗涵和苏青被绑在对面,夏国邦惊诧万分。

    “啊……”唐宇也故意叫了一声,这水是加冰的,非常冷。

    “唐宇!”夏诗涵又痛哭的看着唐宇。

    “诗涵,别哭,不会有事的。”唐宇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双手被绑在后面,痛苦不已。唐宇的心无比的痛,看着面前的几个人,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们。刚才他一直在估量着现状。铁链太粗,太紧,肯定无法挣断。但……

    “嗯?”突然唐宇看到阿德手中多了一把左轮枪。

    “啊……你,你别胡来,不管你是谁派来的,目的都是针对我。你说什么条件我都会答应你的,别伤害人!”夏国邦见阿德拿出了左轮枪来,担心的说道。

    “早干嘛去了。现在晚了!呼呼……你们两个先陪我玩一个游戏缓解一下大家紧张的心情。这可是一个非常好玩的游戏,当然了,没有残忍就没有刺激。它的名字叫做:俄罗斯轮盘赌。与其他使用扑克、色子等赌具的赌博不同的是,俄罗斯轮盘赌的赌具是左轮手枪和人的性命。俄罗斯轮盘赌的规则很简单:在左轮手枪的六个弹槽中放入一颗或多颗子弹,任意旋转转轮之后,关上转轮。游戏的参加者轮流把手枪对着自己的头,扣动板机;中枪的当然是自动退出,怯场的也为输,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者。旁观的赌博者,则对参加者的性命压赌注。呼呼……刺激吧!如果你们不赌的话,我现在就命令所有的小弟让她们享受一下生活。”

    “轮盘赌?”唐宇一惊,他从来没听过这么残忍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