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3没有王法

作品:《我的贴身校花

    这一下比刚才振聋发聩的喊声更加刺激,更加震撼,看着五个人先后从他们头顶飞过,并且全部都撞在同一根路灯上,掉在地上,全部吐血,全场死寂!

    没有一个人能够想到,在对方有错的时候,居然会将来讨理的人打成重伤!天理何在?

    “打人了,打人了!”这时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就连柳馨任叮当还有马苏也都震惊,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是大美人公司理亏,唐宇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五个来讨要赔偿的受害者家属给打成重伤,飞出吐血,这不是雪上加霜吗?唐宇到底是在想什么?

    “兄弟,虽然你很厉害,但是你别忘记,这是在现场直播,你们的一切行为都会向全燕京,甚至全国公开,现在你们大美人公司已经彻底臭了,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这时一个拿着话筒,穿着西装,看起来跟nba解说员似的秃头说道。而他身边则是三个负责拍摄的,架着高大的摄像机,全副武装,很明显是在直播。

    他的话筒上写着燕京电视台。而周围还有其他电视台,比如说静海卫视,旅游卫视等都有媒体在举着摄像头还有拿着话筒播报的。不过他们应该不是直播,而是录播。

    唐宇直接走过去,“轰”的一下直接将燕京卫视的组合摄像机给一脚踢碎,然后一拎将记者给拎的扔了出去。

    先打了受害者,又打了记者。唐宇这一下是彻底激怒了大众。

    “恶毒的公司,明明是自己错了,还打人!没天理了,上,就算死也要讨个说法!”说话的是一个老妇人。

    “玛德,没有王法了吗?冲上去!打死他!”又有无数的声音开始愤怒起来。

    柳馨也很焦急,不知道唐宇到底在干什么,怎么会突然之间搞成了这样!这一下残局更加难以收场。

    “大家都静下来,我跟你们说几句话,保证让你们无话可说!”唐宇挥挥手,依然用震耳欲聋的声音说道。这一下,大家的耳朵被震的,又是不再说话了,因为他一说话,别人都说不了话。

    唐宇走到人群里,并没有人敢动唐宇,反而是给唐宇让出了一条路来。而唐宇直接走向的是胡须男。

    “咳咳……你,你想干什么?”胡须男看着唐宇愤怒的说道。刚才他被唐宇甩了过来,撞在路灯上,感觉肋骨断了几根,浑身剧痛,跟散了架似的。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歹毒,但没想到他又过来了。他还想打吗?他的身子骨可不禁折腾了。

    但是唐宇却是一伸手直接将他从地上给提了起来,单手提着一个人从人群中走了过来,这一下又让众人冒冷汗,这个家伙的力气也太大了吧!

    “轰!”唐宇将胡须男给扔在地上,又是走过去,将燕京卫视的那个记者给扔了过来。

    “啊!”燕京记者顿时惨叫一声。“你,你想干嘛?你这是违法的行为我告诉你,你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啪!”唐宇一巴掌甩在了他的脸上,顿时他牙齿掉了几颗。“呜呜。你……你……”

    这时台下的人义愤填膺,都声讨起来!有的已经气不过要冲上来了。但是他似乎忌惮唐宇的实力,也没敢主动过来。

    “大家都听好了,我现在给你们一个交代!我保证你们的亲人不仅不会毁容,而且会比以前更加的漂亮!并且除此之外你们每人还能得到五百万的赔偿!”唐宇看着众人说道。

    众人听到唐宇的话又是激烈起来,能有这么好的事情?现在都毁容了,他却能让不毁容并且比以前更加漂亮,而且还能得到每人五百万,这跟中彩票有什么两样?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我女儿被认定为重度毁容,医生已经说了,不可能治好?”“你放屁吧!哪有这么好的事情!”……此时众人又对唐宇开始怀疑起来。

    “大家放心,我稍后就会去做这些事,说到做到!现在我要查出陷害大美人的凶手!”唐宇笑着看着众人,然后看向了胡须男和燕京卫视的记者。

    而在花家。

    “怎么突然没信号了!”花成弼正在看电视直播呢,没想到电视突然没了信号,让他蛋疼无比。

    “设备估计给那个小子给踢坏了!”须武忙是说道。

    “玛德,这个小子,就是他把我手差点握断的,没想到他直接跑到燕京来坏事,须叔,去干掉他!”这时花满月看着须武说道。

    “放心吧,既然他来了,那我就没打算他回去。”须武冷厉的说道。

    “这样,我先打电话给何塞厚,让他先去抓人,至于后面的事情,那就好办。”这时花成弼冷笑道。他也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那些人的确是他安排去捣乱的。花成弼就是拿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老何吗?”

    何塞厚此时正和一个情人在他的局长办公室中互咬呢,他的手直接放在高挑女郎的美腿上揉动,正要继续深入的时候,突然之间手机响了起来。这个情人可是他新找来的,脸蛋一般般,但是身材好呀,全凸后翘的,前面能够达到6f,让他很有满足感。

    “玛德,谁呀!”何塞厚无语的拿起了手机。

    “局长,谁呀真是的,人家正在兴头上呢,你快点来玩人家呀!”这时女郎发出嗲嗲的声音,让何塞厚恨不得现在就压上他使劲的打她后摆,不过一看是花成弼的。花成弼可是他的衣食父母,每年给他足足几百万的灰色收入,可以说他就是花成弼的锦衣卫。二人是互相利用,谁也不敢不给谁面子。

    何塞厚使劲拍了一下女人丰翘的肥摆:“乖呀,别说话,我接个电话。”

    “嗯,我听话。”女郎很是乖巧的说道。在男人的面前就需要乖巧才能得到你想要的。

    “嘿,真懂事。我喜欢。”何塞厚又是掐了一下她的丰摆,手感极佳呀,又拿在鼻尖闻一闻,真香。便是接通:“哈哈,是花老弟呀,怎么了,有事呀?”

    “老何呀,你肯定在玩女人对不对。是这样的……”花成弼便是将事情给说了一遍。

    “没问题,我一定帮你,我现在就派人过去把他们全都抓来!”何塞厚说道。挂了电话,突然想到叫谁去呢,以前有事都是交给副局长习华强去办的。但是习华强去静海考察了,到现在也没个消息,打电话居然没人接。凭空消失了。那这件事只能他来吩咐了。便是拨通了一个电话:“喂,小风,我交代你一个任务……”

    汪小风是燕京警局的队长,也是年轻警官之中最为杰出的人。接到任务便是赶紧调派人手朝目的地出发。

    而在燕京大美人总部门前。

    “啊!啊!啊!”此时胡须男和燕京卫视的记者同时嚎叫着,唐宇在他们身上随便点了几下,他们就痛苦嚎叫,跟杀猪一样!

    给读者的话:

    三更,要四更吗,再来月票,嘎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