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三章 废楼
  • 第七十三章 废楼

    作品:《匹夫的逆袭

        马凌从洗手间出来,问大家谁骑摩托来的,借来开开,马琦立刻将自己的车钥匙献出来:“开我的。.org”

        “谢了。“马凌接了钥匙匆匆走了,大家面面相觑,凌姐这是闹哪样啊。

        马琦的摩托是一辆圆头圆脑的复古型踏板小车,走私货,保养的也不好,开起来狼烟滚滚,马琦跨上摩托一溜烟跑了,对面巷子里张宗伟正在和父亲通话,期望找到母亲被害的蛛丝马迹,看到马凌骑车走了,赶紧挂了电话,发动摩托紧紧跟随。

        马凌将小摩托开的风驰电掣,完全没注意到有人跟踪,开了半个小时来到欧洲花园烂尾楼附近,这处工地已经荒废多年,围墙多处破损,杂草丛生,靠近马路的墙角臭气熏天,大小便遍地,马凌将车停在草丛中,利索的翻越围墙进去了。

        过了一会儿,张宗伟驾驶着三轮摩托也赶到了,看见烂尾楼心里就明白了,刘汉东找的藏身之所还真不赖,下车拄着双拐过去看看围墙就犯了难,自己两腿都有伤,无法爬过去,沿着围墙走了百十米才找到一个墙洞,大概是拾荒者扒出来的,正好能容一个人钻进钻出,他趴在地上,先将拐杖递过去,然后艰难的爬了进去。

        工地内野草茂盛,一人多高,早已寻不到马凌的身影,张宗伟很有耐心,捡起双拐,从腰后拔出五四手枪上了膛,拄着拐杖慢慢走进了草丛。

        马凌走的很快,穿过杂草丛,眼前豁然开朗,地面平整干净,工棚中亮着电灯,却空无一人。

        刘汉东从工棚后面转了出来,手中提着一把银色的手枪,满脸警惕的问道:“就你自己来的么?”

        马凌没说话,紧走几步一把抱住刘汉东,再也不撒手了。

        ……

        辛晓婉没走,她决定留下,既然金沐尘已经倒台,自己就无需远走他乡,和不和心爱的人一起面对生活的艰难险阻,共创美好未来。

        坐在回城的出租车上,辛晓婉思绪万千,打开爱马仕提包,拿出用手帕包裹的欧米茄潜水表抚摸着,这是她买给刘汉东的礼物,因为是用金沐尘的钱买的,所以觉得不配当作爱情的见证。

        出租车开到欧洲花园附近,辛晓婉让司机停车,拖着行李箱下了车,今晚月亮很圆,郊外的公路上车来车往,她拖着行李在路边慢慢走着,忽然一辆车停在旁边,车窗降下,一个男人探出头来问道:“辛晓婉?”

        辛晓婉吓坏了,扭头就走,哪里来得及,被另一人拦腰抱起,挣扎中她将箱子踢进了路边的干涸水沟。

        一把利刃压在脸上,“再乱动就花了你的脸。”

        辛晓婉不敢再动,被人塞进了汽车,驾车的是詹子羽,坐在后面的是他的死党魏炜浩。

        “是不是来找刘汉东?”詹子羽问道。

        辛晓婉不说话。

        “不说就割了啊。”魏炜浩拿着匕首威胁道。

        “不是。”辛晓婉颤声道,心中追悔莫及,早点坐飞机走了就是,偏要回来添乱,这下可完了,她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凄惨下场。

        魏炜浩狞笑:“金沐尘的妞儿真不赖,这小皮肤摸着都弹手。”

        詹子羽道:“别急,早晚是你的,先把姓刘的抓到再说,这前面是什么地方?”

        “好像是个烂尾楼,刘汉东会不会藏在里面?”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肯定藏在这儿了,不然这妞儿不会在这儿下车。”

        辛晓婉哇的一声哭了:“不在这,不在这。”

        詹子羽冷笑:“唬我,我干多少年公安了,肯定就在这儿。”说着驾车前行,来到工地大门,铁门紧闭,门上拧着生锈的铁丝,貌似人迹罕至的样子,却更坚定了他的判断。

        下车一番寻找,在大门附近找到一个树木遮掩的小门,挂着崭新的铁锁,看起来这才是正门。

        “羽哥,真要去抓他么?”魏炜浩有些犹豫。

        “必须,不然我这口气难平。”詹子羽从汽车后备箱里拿出两件防弹背心,自己穿上一件,丢给魏炜浩一件,“咱俩分开行动,我在明你在暗,争取抓活的。”

        魏炜浩说:“这小子可不好对付。”

        “不行就直接打死。”詹子羽拔出手枪,拉栓开保险,插在腋下快拔枪套内,又拿出一把大锤,将铁锁敲掉,汽车里魏炜浩已经穿上了防弹背心,戴上对讲机的耳麦,也拿出六-四手枪开了保险。

        詹子羽将辛晓婉揪了出来,两条胳膊拧在身后戴上手铐,嘴上贴了胶带,推着她在前面当挡箭牌,跌跌撞撞进了工地。

        魏炜浩悄悄潜进了草丛,心里又紧张又兴奋,肾上腺素急剧分泌,他们小圈子里的朋友经常聚在一起玩实战性质的彩弹射击游戏,但那毕竟是游戏,比起狩猎真人还是差点意思。

        詹子羽也是有恃无恐,他可不是那种花天酒地的花花公子,平时很注意锻炼,身体素质极佳,散打拳击泰拳都玩过,还是正儿八经的跆拳道黑道,射击更是长练,公安局射击场的常客了,每周都要去两三次,打上百十发子弹过瘾。

        工地里漆黑一团,只有远处工棚里亮着灯,詹子羽摸出微型望远镜看了看,工棚里没人。

        在草丛里他感到不安全,于是押着辛晓婉走进了烂尾楼的第一层,钢筋混凝土的灰色墙壁让人有一种身临末世的感觉,不过詹子羽经常在类似的地方玩CQB游戏,厚实的墙壁能让他有一种奇特的安全感。

        “刘汉东在哪儿?”他低声喝问,撕开了辛晓婉嘴上的胶带。

        “你快跑……”辛晓婉猛然喊道,詹子羽气得一巴掌抽过去,重新将她的嘴巴贴上。

        此刻刘汉东正在楼上和马凌说话,忽然听见凄厉的一声喊,登时警觉起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然后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喊声:“刘汉东,你的女人在我手上,快出来,我和你说点事。”

        这声音就在楼下,很陌生,不是张宗伟,也不是认识的其他人。

        马凌瞪大了眼睛,对方说抓到了刘汉东的女人,可自己明明在这儿啊,她不由得看向刘汉东。

        刘汉东没言语,站在水泥柱子后面扫视着下面,试图找到喊话的人。

        詹子羽见没人应声,再次喊道:“刘汉东,你不是挺硬汉的么,怎么怂了?我知道你在这,我数到三你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的女人先奸后杀,我说到做到!”

        说着将辛晓婉一脚踢翻在地,用枪指着她的天灵盖。

        楼上传来平静的回答:“我在这,你上来。”

        “你下来!不然我一枪打死她。”詹子羽道,他才不傻,贸然上楼就是自寻死路。

        刘汉东拿出另一把手枪递给马凌:“掩护我。”

        马凌接了枪,点点头。

        詹子羽背靠墙壁,将辛晓婉拉起来当成挡箭牌,手枪顶着她的太阳穴,正对着楼梯。

        今晚满月,无云,空旷的烂尾楼里,说句话都有回声。

        詹子羽舔了舔嘴唇,手心在流汗,心脏在咚咚的跳,他喜欢这种刺激的感觉,比喝酒嗑药赌钱都要爽多了。

        忽然从楼顶上垂下一条绳索,刘汉东顺着绳索降落,出现在詹子羽的侧后方,手举银色陶鲁斯手枪,击锤大张。

        “别动,不然一枪打死你!”刘汉东低声喝道。

        詹子羽一愣,大意了,没考虑到这是对方的地盘,更加熟悉地形,不过他还有后手,轻轻笑道:“刘汉东,可以啊,果然名不虚传。”

        “把枪慢慢放下,别不相信我的枪法。”刘汉东改成双手握枪的姿势,这样打得更准。

        黑影一闪,魏炜浩出现了,右手握着手枪,左手扶着右手腕,枪口微微颤动,距离不过五六米,瞄准了刘汉东。

        “把枪放下!”魏炜浩厉声喝道。

        刘汉东纹丝不动。

        “老子一枪崩了你。”魏炜浩向前走了两步,他枪法不好,六-四手枪的威力又小,不走近点怕打不中。

        忽然魏炜浩听到自己脑后轻轻的咔吧一声,是手枪击锤板起的声音,眼睛余光扫过去,一个女人平端着手枪站在自己身后。

        “把枪放下。”马凌低声道。

        一时间形成了僵持局面,詹子羽瞄准辛晓婉,刘汉东瞄准詹子羽,魏炜浩瞄准刘汉东,马凌又瞄准了魏炜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黄雀身后还有猎人,四把枪全都子弹上膛,一触即发,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刘汉东不是百步穿杨的神枪手,距离詹子羽十步,他没百分百的把握一枪击中对方的要害,而詹子羽的枪口正对着辛晓婉的太阳穴,只要手指一动就能打死他。

        同样,魏炜浩也没把握一枪打死刘汉东,六-四式手枪威力太小,就算打中他两三发都不能保证丧失行动能力,更何况自己身后还有枪口指着,他满头臭汗,汗水滴进眼睛里,火辣辣的疼,又不敢去擦拭。

        马凌握枪的手汗津津的,虽然没人拿枪指着她,但她的压力也不小,万一对方开枪,自家男人可就没命了。

        鞋子踩在沙石碎屑上的细碎声音传来,荒郊野外的废弃工地,深更半夜会有什么人来?来人是敌是友,有没有武器,都会瞬间改变僵持状态。

        月光照进废楼,一个拄着双拐的男人慢腾腾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把五四手枪。

        是张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