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二章 拐杖枪
  • 第七十二章 拐杖枪

    作品:《匹夫的逆袭

        老邢并不惊慌,若无其事放下枪管,拿起一条木制品开始刷清漆,问陌生人是谁介绍来的。.org

        詹子羽说了个熟人的名字。

        “想买什么?”老邢漫不经心问道,他的客户都是熟人介绍的,相对安全,而且道上的朋友比较尊崇这种有手艺的人,都尊称他一声“枪神”,来找茬闹事的基本没有。

        “不买什么,打听个人,张宗伟来过吧?”詹子羽扫视着屋子,各种机器横七竖八,厚重的木头工作台上摆满了零件和工具,电线乱七八糟,落满灰尘,但是看不到成品枪械,如果有人贸然闯入,只会认为这是一个普通的机加工车间。

        老邢看了詹子羽一眼,道:“没听过这个名字。”

        “是个瘸子,没印象么?”詹子羽道。

        “没来过。”老邢非常确定的说。

        詹子羽恼了,上前一把将老邢从凳子上扯下来,膝盖压在他胸膛上,拔出CZ75,将枪管塞进老邢的嘴里。

        “别挑战我的耐心,我最近脾气不大好。”

        老邢惊恐的看着鼻子底下的枪身铭文,这是一把捷克造的手枪,工艺极佳,烤蓝幽黑,枪管冰冷,机头大张,熟悉的枪油味道飘进鼻子,只要对方手指轻轻一勾,自己的脑袋就会变成烂西瓜。

        “我说~~”老邢口齿不清的说道。

        詹子羽将沾着口水的枪管抽出:“说!”

        “他在我这儿买了一把枪,我自己造的54,还有八发子弹。”

        “他怎么来的,有别人跟着么?”

        “坐车来的,没看到其他人。”

        “坐的什么车?”

        “残疾人三轮摩托,红色的。”

        “车牌号!”

        “这个真没注意,我是做买卖的,不是警察。”

        “你要是敢骗我,哼!”詹子羽恶狠狠的用枪敲了敲老邢的脑袋,抽出钱夹,拿了一叠钞票撒在他身上,“张宗伟再来找你,就打我电话。”

        詹子羽走了,老邢从地上爬起来,拿起桌上的纸片看了看,上面只写了一个手机号码,他恨恨将纸片扔进垃圾篓,还啐了一口。

        ……

        想从茫茫人海中把张宗伟找出来真不容易,他蹲监狱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如何越狱,对逃亡和隐藏研究的非常透彻,出狱后也一直保持着危机感,赚的钱从来不往银行存,而是藏在各处,随时可取,便于跑路。

        现在就算詹子羽站在张宗伟面前都未必认得出他,近江第一狠完全改头换面,穿着劳保工作服,戴着大墨镜,胡子拉碴蓬头垢面,开一辆三轮残疾人摩托车,整天蹲守在520路公交车终点站。

        张宗伟采取了最原始的办法寻找刘汉东,他通过社会上的朋友打听到刘汉东有个女朋友开520路公交车,但不清楚具体姓名,于是弄了一辆三轮摩托伪装成载客的残疾司机,象警察当年抓自己一般蹲坑守候,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被他等到了。

        520路有很多司机,但年轻漂亮的妹子只有一个,人称小马,下班就开一辆绿色的嘉陵600摩托回家,张宗伟驾驶着残的跟踪了好几次才发现她住在黄花小区,但这几天都没和刘汉东联系。

        张宗伟蹲了十几年的监狱,脾气性格都经过磨砺,变的坚韧隐忍,吃苦耐劳,他不用手机,也不租房子,摩托车上带一卷席子,晚上找个涵洞就睡了,吃饭也简单,地摊上拉面馒头胡乱解决,不刮胡子不洗脸,身上都馊了,反而形成更好的掩护。

        他尾随马凌回到黄花小区后,明白今天就白忙活了,于是驾驶着三轮摩托驶向郊外,一番跋涉,终于来到“枪神”老邢家。

        老邢接待了他,从柜子里拿出一副拐杖,上面是木头缠着棉布,下面是钢管涂漆。

        “按照你的要求做的,这儿掰开装子弹,这里是扳机,这里是准星,时间来不及,只能做这种打一发装一发的了。”

        张宗伟接了拐杖,老邢递给他两发7.62mm的步枪子弹,依照说明塞进弹膛,拉栓,支起扳机,院子尽头摆着两个铁罐子,不远处铁道上一列运煤火车经过,况且况且轰响。

        啪啪两声脆响被列车轰鸣掩盖,铁罐子被打穿落地,硝烟袅袅。

        “不错。”张宗伟赞道,这枪最大的优点是伪装性好,结构简单,射程和精度都比手枪强,适合搞暗杀,缺点也很明显,就是射速太慢,打一发装一发,而且抠子弹壳特别麻烦,因为56式步枪弹无底缘,要用螺丝刀往外剔才行。

        “六千块,子弹另外单卖。”老邢道。

        张宗伟很爽快的数了八千块钱递过去。

        “我没那么多子弹。”老邢犹豫了一下说。

        “子弹只两发,多了不要。”

        “那钱你给多了。”

        “没事儿,你再帮我稍微改动一下……”

        “好,我现在就弄。”老邢拿过拐杖当场改造,用螺丝在上面加个了附件,一边忙碌着一边说:“昨天有个人来找你。”

        “谁?”张宗伟警惕起来。

        老邢想了想,从垃圾篓里拿出纸条递过去:“没报名字,只说发现你就打这个号码,那人拿一把捷克手枪,很横很牛逼,你摊上这样的仇家可要小心。”

        张宗伟认出这个号码是詹子羽的,他确信詹子羽上了刘汉东的当,相信自己是内鬼,被人冤枉的滋味不好受,偏偏这种事儿又没法说清楚,只能抓到刘汉东才能自证清白。

        ……

        金市长被双规的消息是白娜告诉刘汉东的,他又告诉了辛晓婉,但辛晓婉并没有预料中的那么高兴,反而问刘汉东能不能去探视金沐尘。

        “你别多心,我就是想问问他,为什么要杀我。”辛晓婉说。

        刘汉东说:“他是被双规,又不是进监狱,就算是家人也无法探视的,别想那么多了,赶紧离开这座城市吧,你自由了。”

        辛晓婉的护照细软都在那口LV旅行箱里,而旅行箱又是放在琪琪的菲亚特后备箱里,要出国必须拿到箱子才行,联系了琪琪后得知,汽车已经领回,箱子就在她家。

        刘汉东陪辛晓婉去了医院探望琪琪,两个女人说了一阵体己话,掉了一番眼泪,然后辛晓婉去了琪琪家,取回了自己的箱子,没有停留,直奔机场而去。

        近江国际机场大厅,辛晓婉拖着行李站在国际出发口,她的护照上有很多国家的签证,而且都在有效期内,只需买一张机票就能离开这个国家。

        “就送到这里吧,保重。“刘汉东说。

        “你也保重。”辛晓婉顿了顿,“不打算拥抱一下吗?”

        刘汉东上前俯身抱住她,旅客人来人往,时间仿佛停滞,辛晓婉的眼泪一颗颗落在刘汉东背上,打湿了他的衣服。

        她抽了一下鼻子,松开了手。

        “真的不跟我一起走么?”辛晓婉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我还有事。”刘汉东说。

        “好吧,再见。”辛晓婉转身拉着行李箱走远了。

        刘汉东站在原处许久,直到辛晓婉站在国航售票台前才离去。

        ……

        傍晚,詹子羽在酒吧里和朋友喝酒谈事,忽然接到电话,说行李箱动了,此前他曾在辛晓婉的行李箱夹层里装了追踪器,但后来事情太多就把这茬忘了。

        “动了?去哪里了?”詹子羽很在意这个动向,因为辛晓婉是被刘汉东救走的,找到辛晓婉就能找到刘汉东。

        “目前显示在机场,不对,动了,在快速移动,从机场出来了。”

        “给我盯紧了!”詹子羽兴奋起来。

        ……

        马凌下班回家,吃过晚饭百无聊赖,忽然好姐妹马琦打来电话喊她去喝酒唱歌。

        “心情不好,不想去。“马凌说。

        “正是因为心情不好才要散心嘛。”马琦神秘兮兮道,“我有姐夫的最新消息哦。”

        “你哪有姐夫,我和那个混蛋已经分了。”马凌没好气道。

        “凌姐,你可冤枉姐夫了,他被人追杀哪有时间搭理你啊,道上有人出一百万要他的命哩。”

        “什么?怎么回事,他不是故意伤人被通缉跑路的么,你说详细点。”马凌一骨碌爬起来。

        “切,你爸的话你也信啊,东哥他……等你来了再说,人都到齐了就等你了。”

        电话挂了,马凌急忙换了衣服下楼,因为要喝酒就没骑摩托,这会儿出租车也很难打,正好看到一辆拉客的三轮摩托停在路边,便招呼道:“师傅,走不走?”

        张宗伟正端着塑料饭盒吃凉皮,忙不迭的放下饭盒发动摩托:“走,去哪儿?”

        “钱柜。”

        “好嘞。”

        张宗伟将马凌送到了钱柜KTV,目送她上楼,将摩托停在路对面巷口里,拿起饭盒继续吃着,他有的是耐心,等会儿刘汉东和马凌出来的时候,就是他的死期。

        马凌一进包房,大家鼓掌欢迎,说凌姐很久没和我们一起玩了。

        “天天上班那么忙,哪有时间和你们这帮小屁孩一起胡闹。”马凌坐下,拿起啤酒开始喝,胳膊肘捣了捣坐在旁边的马琦:“说吧,到底咋回事。”

        马琦让人将音乐开小,大家七嘴八舌开始讲最近道上的传奇故事,说的有鼻子有眼,刘汉东把近江黑白两道最牛逼的詹子羽给得罪了,把近江第一狠张宗伟的两条腿都给打瘸了,现在道上悬赏一百万要他的命。

        “东哥这回捅大娄子了,不过还关系到李随风的假酒厂,你知道么,咱们平时在酒吧迪厅里喝的那些洋酒,都是假的,东哥把假酒厂给端了,电视台都曝光了。”

        马凌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刘汉东在外面做大事,竟然不喊着自己一起,他还当自己是他女朋友么。

        马琦道:“凌姐,你别生东哥的气,就你爸那个样,谁能保证不监听你的电话……”

        马凌说我上洗手间,进了洗手间拿出手机,调出刘汉东发来信息的那个号码打回去,响了几声有人接了。

        “你在哪?”马凌问。

        “我在安全的地方。”

        “具体在哪儿,我去找你,现在就去。”

        “好吧,你知道欧洲花园烂尾楼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