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五章 百姓凶猛
  • 第六十五章 百姓凶猛

    作品:《匹夫的逆袭

        孙继海是周文从南泰带过来的嫡系,年纪轻轻就是公安局指挥中心的副处级主任了,将来仕途不可限量,他接到徐秘书的电话后立刻安排文保支队人手赶到电视台执行警卫任务,同时江北刑警二大队也出动了精干力量,立刻展开调查。.org

        电视台不同于一般单位,平时安保措施就很严密,外人很难进入,而且监控头密布,破案难度很小,在强大的压力下,一名临时工主动投案,说凶手是自己朋友的朋友,想来电视台见世面,自己碍于面子就带他来了,没想到居然害了白编导。

        深夜十点半,江北市博爱路上的煤机厂宿舍楼下来了两辆汽车,前一辆轿车里下来四条大汉,从后一辆面包车里抬下来一个坐着轮椅的男子,一共六个人,浩浩荡荡抬着轮椅上了四楼。

        坐在轮椅上的是张宗伟,他不顾腿上还有伤,亲自带队来江北追债抓人,上了四楼,手下上前砸防盗门,咣咣咣砸的山响,过了一会,里面的木门开了,一个穿跨栏背心的中年男子站在里面,个子不高,半秃顶,一看就是那种在家里说了不算的没本事窝囊老男人。

        “刘汉东他妈住在这里是吧?”一个汉子很不客气的问道,一双眼睛往里面乱瞄,家徒四壁,貌似没啥值钱的东西。”你们是?”贺坚很疑惑的问道,门外这帮人刺龙画虎,面目狰狞,坐在轮椅上那位更是阴鸷无比,绝对是来者不善。

        刘汉东的妈妈叫水芹,此刻她已经睡下了,听到砸门声披衣起来问道:“老贺,啥事啊?”

        “找东东的。”贺坚答道。

        水芹从卧室出来,见到一群大汉站在门口,当即腿就软了:“东东怎么了?”

        “没事,你先进去。”贺坚很镇定,望着外面轮椅上的男子问道:“我叫贺坚,是刘汉东的继父,有什么事和我说就行。”

        张宗伟说:“不请我们进屋坐坐么?”

        贺坚道:“天晚了,不方便,就这样说吧。”

        张宗伟说:“行,那就这么说,你儿子刘汉东在近江抢了我的赌场,拿走一千多万,我也是替人打工的,背不起这么大的数字,找不着刘汉东的人,就只好来麻烦你们了。”

        贺坚说:“抢劫是犯法的,你去报案吧,刘汉东已经是成年人了,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来找我们也没有用。”

        一个手下大怒道:“**的,怎么说话的!”

        张宗伟举起一只手示意手下噤声,继续心平气和道:“我们开的是赌场,能报警么?这事儿咱也搁在一边不说,刘汉东在我两条腿上各打了一枪,我现在坐轮椅,变成瘸子了,我不讲什么法律,我就讲江湖规矩,他犯下那么大的事儿,自己跑了,家里人就得背。”

        水芹在屋里听见他们的对话,吓得哭起来。

        贺坚回头道:”别哭,打110报警。”

        水芹手忙脚乱去拿电话。

        张宗伟恼了,喝道:“给我砸开门!”

        手下们冲上去猛踹防盗门,这扇门是那种简陋的铁栏杆防盗门,用膨胀螺丝固定在砖混的墙壁上,七八十年代的老房子早已年久失修,两下就踹开了,暴徒们一拥而入。

        张宗伟的轮椅被人推了进来,房间狭**仄,几乎没有闪转腾挪的空间,到处堆满纸箱子旧报纸,

        水芹还没打通电话,见到暴徒们进屋,手足无措,竟然给张宗伟跪下了。

        “求求你,放过我儿子吧。”水芹哭道。

        张宗伟弯下腰揪着水芹的头发道:“你给我说这些没用的干什么,赶紧叫你儿子回家,把钱还了,其他的账该怎么算怎么算,一千多万,买十条命都够了,他要是从此消失,就只能给你们俩收尸了。”

        面对杀气腾腾的流氓们,贺坚表现的不像个窝囊中年男人,他依然冷静无比,贴着墙站着,连说话都没有提高声调。

        “坐轮椅的,你松开手。”贺坚说。

        “我松你妈逼!”张宗伟抬手打了水芹一个耳光,很重,水芹当即昏倒在地上,耳朵里流出血来。

        贺坚没有扑上去救护,继续靠墙站着,只是拳头慢慢握紧。

        “哟呵,还想打我们不成?”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大汉走过去,抬手打了贺坚一个耳光,脆响。

        “拿我的家伙来。”张宗伟勾勾手,手下递上一个大号不锈钢勺子。

        “刘汉东打伤我两条腿,我挖他妈两只眼,这生意还算公平吧。”张宗伟摸出一张餐巾纸擦拭着勺子,慢条斯理的说道。

        贺坚脸上出现四道指痕,可他的拳头却松开了,低声下气道:“家里还有十几万块钱,先给你们,千万别伤人。”

        “**的,十几万就想打发人,你当我们要饭的?”一米九大汉推了一把贺坚,他叫范军辉,是练柔道的,相当能打,曾经在酒吧里一个打八个,三分钟内全部KO,带这种打手出来,根本不需要用家伙,一双拳头就搞定。

        贺坚想了想说:“家里值钱的只有这套房子了,我把房证给你们,千万别伤人。”

        “谁他妈稀罕你这破房子,给我把他按住!”张宗伟喝道。

        范军辉上前扭贺坚的胳膊,可这个矮胖的男人却像泥鳅一样滑溜,从范军辉一双铁掌下溜了出来,连滚带爬进了卧室。

        张宗伟没当回事,摆摆手让范军辉去处理。

        “看我怎么弄死他。”范军辉狞笑着走进了卧室。

        其他手下开始砸屋里的东西,电视先砸了,然后是冰箱,厨房里的油盐酱醋瓶子,家里太穷了,实在没什么好砸的。

        两个手下将水芹抬起来,张宗伟拿起勺子准备挖她的眼睛,忽然听到卧室里噗嗤一声,这音儿听着耳熟啊。

        然后他们就看到范军辉跌跌撞撞出来了,一米九大个子,二百斤的体重,如同醉鬼一般轰然倒下,胸前飙起一股血箭。

        贺坚出来了,右手正握一把修长的三棱刺刀,左手握着一枚六七式木柄手榴弹,没说话,径直冲过来,挥动刺刀的时候都带着嗖嗖的风声,须臾之间,按着水芹的家伙一个咽喉中刀,血溅了满墙,贺坚入刀,拔刀,极其干净利落,冷静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动作,简直冷静到冷酷。

        另一个攥着水芹胳膊的小子还没反应过来,脑袋上就挨了一手榴弹,晃了晃栽倒在地,血慢慢渗出来。

        其他人全吓傻了,他们也都是混江湖多年的老痞子了,拆迁讨债抓上访的,刀光剑影见得多了,万没想到一个小老百姓居然如此凶猛,顷刻之间,血溅五步,连杀三人!

        他们慌不择路的逃走,把张宗伟也给丢下了。

        贺坚没去追他们,而是紧盯着张宗伟。

        号称近江头号猛人的张宗伟也愣了,行走江湖多年,没见过这样的啊,完全不讲江湖规矩,真他妈和刘汉东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贺坚高高举起刺刀,插进张宗伟的腿上,将他钉在轮椅座位上,这才抱起水芹进屋,疼的呲牙咧嘴的张宗伟这才看到贺坚这件满是破洞的跨栏背心背后的红字。

        “1984,全军徒手格斗第二名。”

        贺坚将昏迷的水芹摆在床上,拿起电话打110报警,此刻他依然冷静,说自己正当防卫,杀了几个人,地址在煤机厂宿舍四楼。

        五分钟后,辖区派出所的警察来到现场,两个民警拎着警棍上楼,吓了一跳,屋里的血迹能淹没鞋子,三个人躺在血泊中,一个瘸子被钉在轮椅上,脸色惨白,估计也快不行了。

        警察急忙呼叫护援,救护车和警车相继来到现场,急救医生检查了脉搏,摇了摇头,其中两人已经停止呼吸,这种三棱刺刀杀伤力太大,伤口也是三角形的,根本无法缝合,而且都刺在咽喉和心脏部位,一刀毙命,当时就死翘翘了。

        张宗伟和伤者被送上救护车,贺坚夫妇被警察带走。

        煤机厂宿舍恢复了平静。

        ……

        二大队的刑警按图索骥,在夜市大排档上逮捕了电视台泼醋案件嫌疑人,几这家伙正在大喝啤酒和朋友吹牛逼,就被警察按住带上了手铐。

        警方连夜审讯,得知此人是顶点夜总会林枫的小弟,因为在电视台有熟人,自告奋勇帮老大办事,带了瓶醋精进去泼了白娜一脸,也没当回事,因为毕竟不是硫酸,所以没想到警方行动这么迅猛。

        警察们立刻赶往顶点夜总会,请林枫协助调查的时候还出了点小麻烦,夜总会的几十个打手妄图阻拦警方办案,市局指挥中心立刻调遣特警大队和治安大队百余名干警前往支援,封了顶点,抓了林枫。

        林枫被带到二大队,才知道事情大发了,他倒也爽快,立刻招供说是帮朋友的忙,原来林枫是本市红酒代理商,和总包詹子羽很熟,和李随风也认识,詹子羽派了一个叫张宗伟的瘸子到江北来办事,林枫尽了地主之谊招待一番,又夸下海口说在江北没有办不成的事儿,这才有了这么一出。

        警方正要追查张宗伟的下落,指挥中心打来电话,说博爱路煤机厂宿舍发生一起凶案,死了两个人,请二大队马上派人过去。

        一次性死两个人,属于重大刑事案件,韩光当即驱车前往,勘察现场的时候吓了他一跳,满墙满地都是血,一屋狼藉,防盗门斜歪,地上躺着两具尸体,都是要害处一刀毙命,死者身上携带甩棍、弹簧刀等凶器。

        韩光赶往派出所,先看了凶器,一把63式自动步枪上的三棱刺刀,这种刺刀比56半自动上的三棱刺刀更长更锋利,极其凶狠,还有一枚教练弹,铁头木柄,上面沾了不少血迹。

        立刻提审凶手,贺坚很平静的承认自己杀了那俩人。

        “是我杀的,我是正当防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