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章 无处藏身
  • 第六十章 无处藏身

    作品:《匹夫的逆袭

        这里毗邻江东保税区,一边是滔滔淮江,一边是保税区的铁丝网,道路上时不时有货柜卡车呼啸而过,前有追兵后有堵截,跑都没地方跑。.org

        刘汉东没有呼叫支援,一方面是因为这里距离市区较远,等援兵赶到黄花菜都凉了,另一方面他觉得这种场面他完全可以应付,座下有车,手中有枪,对方不过是一帮小混混,不足为虑。

        辛晓婉被他的自信感染到,更是丝毫无惧,探头探脑非要看热闹。

        对面汽车虎视眈眈,后面追兵也距离五十米停下,五辆车一起轰着油门,杀气腾腾,刘汉东也将富康的油门踩得轰响,转速嗖嗖往上走。

        “撞死他们!”辛晓婉嚷道,她以为对方是金沐尘找来灭口的杀手。

        “闭嘴!”刘汉东喝道,踩油门松离合,富康蹭的窜了出去,径直朝对面车撞去,刘汉东右手同时掌控方向盘和档位,左手将手枪伸了出去,概略瞄准扣动扳机,对面来车的风挡玻璃上被打出弹孔,车里的人吓得魂飞魄散,一打方向盘避开了,富康从两车之间挤过去,车身擦出火星,后视镜撞飞,辛晓婉吓得尖叫不已。

        一声轰响,富康的后车窗被霰弹枪击中,玻璃乱飞,刘汉东低头的同时也将辛晓婉按下来,果然第二发子弹紧跟着打过来,车里叮当乱响,刘汉东觉得腋下火烫,知道自己中弹了,咒骂着踩油门打方向,可是前面一辆货柜卡车横在路上,此路不通。

        他急忙踩刹车拉手刹,焦糊味和刺耳的刹车音同时传来,富康还是撞到了货柜卡车,引擎盖掀了起来,水箱破了,白雾弥漫,机油满地。

        “走!”刘汉东暴喝一声,开门下车,朝后面连发数枪,转过来拉开门将已经吓傻的辛晓婉拽出来,奔向那辆货柜车,跳上去一看,司机跑的太匆忙,居然将车钥匙留在钥匙孔里。

        刘汉东将辛晓婉拉上车,启动发动机,两脚离合二档起步,大马力柴油机的轰鸣声与富康相比,就像是鲸鱼和海豚的差距,坐姿高,视野开阔,顿时有一种天下尽在掌握的豪迈。

        当兵的时候,刘汉东就是开重卡的,搓动巨大的方向盘让他找到了当年的感觉,驾驶着这辆集装箱卡车径直向追兵们撞过去。

        小车无法与大车抗衡,追兵急忙下车落荒而逃,金杯面包和宝马X5都被挤压成了废铁,没等刘汉东得意呢,就见他们拦住路上的卡车,抢了两辆同样巨大的重型货柜卡车撞过来。

        “操***,至于么!”刘汉东终于有些害怕了,这帮混码头的怎么不要命的抓自己,难道说洗劫赌场的事儿曝光了?

        卡车对卡车,自己一点优势也没有,刘汉东一踩油门,卡车撞向码头货场的铁丝网围墙。

        ……

        白娜和丁波仔细梳理了线索之后,觉得保税区内有一座仓库疑似假酒生产窝点,于是趁着国庆长假偷偷潜入,将车停在仓库旁秘密拍摄取证。

        可是他们很快被人发现,仓库里冲出一群拿着棍棒的大汉,拦下汽车,砸了摄像机,将丁波打伤,白娜打了报警电话,保税区派出所的民警迅速赶到,制止了殴打,现场进行调解。

        仓库的打手们气势很足,根本不把警察放在眼里,一口咬定白娜他们是来偷东西的,还说前天他们丢了价值百万的货物,肯定是这俩人干的,建议警察把他们拘起来再说。

        白娜亮出自己的记者证,说是正常采访,对方不依不饶,说你他妈正常采访搞什么偷-拍,涉嫌侵犯我们的商业秘密,不把事情说清楚别想走。

        派出所民警不愿意掺乎这种破事,只能尽力调解,于是双方都打电话叫人,在等待的过程中继续互吵,好在警察在场,没再动手。

        正吵嚷着,忽然听到卡车的轰鸣声和围墙倒塌的声音,大家齐刷刷扭过头去,匪夷所思的一幕出现了,三辆重型集装箱卡车互相撞击着闯过来,径直撞进仓库,墙倒屋塌,工人四散而逃,玻璃碎片飞溅,商标漫天飘舞,红色的液体水漫金山,空气中弥漫着酒精味和果香。

        三辆车擦出无数道火花,齐头并肩风驰电掣而去、,大家还在目瞪口呆。

        白娜最先反应过来:“小丁,快拍!”

        丁波的摄影机已经被砸坏,只能拿出手机来拍摄,打手推搡抢夺手机,怒喝道:“不准拍!”

        手机被他们抢去,打手们骂骂咧咧走了,警察就在现场也无能为力,丁波愤愤然骂了几声,却朝白娜狡黠的眨眨眼。

        白娜心里踏实了,车上肯定还有暗藏的摄影机开着呢,她在附近捡了一些空瓶子和商标,在地上舀了一些酒液,和丁波一同驾车离去,争取尽快把节目做出来公诸于众。

        那三辆大卡车为什么恰到好处的出现,白娜怎么都想不明白。

        ……

        刘汉东也不知道无意中会帮白娜破获造假窝点,实际上他是慌不择路才闯进了假酒车间,三辆车过后,洋酒生产线一片狼藉,卡车头上沾满了液体,红色的是红酒,琥珀色的是白兰地,还有几张假芝华士商标飘进了驾驶楼。

        “你把酿酒厂给撞塌了。”辛晓婉开心无比。

        “是假酒厂,你在酒吧喝的玩意都是这儿出产的。”刘汉东答道。

        “小心!又撞过来了!”辛晓婉捂着嘴指着侧后方尖叫。

        刘汉东猛搓方向盘,将后车逼住,并肩前行,前面有一堵坚固的混凝土墙,后车撞上之后侧翻,货柜横在路上,把再后面一辆车也挡住了。

        刘汉东又向前开了一段,停在一堵坚固的围墙前,自己先跳下来,大卡车太高,辛晓婉不敢往下跳,非要让刘汉东抱。

        “自己下,不然就待在上面。”刘汉东才不怜香惜玉,一声怒吼,辛晓婉抖了一下,乖乖自己爬了下来。

        这堵墙有两米多高,刘汉东蹲下来,示意辛晓婉踩着自己的肩膀上去。

        辛晓婉不敢爬,也不敢说话,怯生生看着他。

        刘汉东无奈,只好上前叉住辛晓婉的腋窝,将她托上去。

        “还差一点。”辛晓婉伸出手也够不到墙头。

        于是刘汉东双手用力向上一送,继而捏住了她的双腿,辛晓婉的大腿光洁如玉,肌肤上几乎没有毛孔,差点打滑没捏住,这一刻刘汉东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滑不留手。

        在刘汉东的托举下,辛晓婉终于爬上了墙头,骑在上面东张西望。

        刘汉东退后几步,蹭蹭两步助跑就上了墙头,先翻了出去,伸出手道:“跳下来!”

        “我不敢~~”辛晓婉都快哭出来了。

        “跳!我接着怕什么。”刘汉东吼道。

        辛晓婉眼瞅后面有人追来,两眼一闭就扑了下来,感觉落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坚实可靠,宽厚无边。

        她正体验着这种美妙感觉呢,却被刘汉东丢了下来,走到路边拦了一辆过路的出租车,招呼辛晓婉上车。

        司机看了一烟,道:“这不东哥么?”

        刘汉东握住后腰上的枪柄:“你认识我?”

        “近江开出租的谁不认识你?我网名叫苤蓝丝,有空关注一下我的微博啊,对了,今天江湖传出追杀令,悬赏一百万要你的命哩。”司机大哥乐呵呵的说道。

        “谁出的钱?”刘汉东问道,心里有了底,肯定是洗劫赌船的事发了。

        “那就不清楚了,你放心,我们近江两万的哥都站在你这边,决不出卖兄弟。”苤蓝丝拍着胸脯做义薄云天状。

        辛晓婉一撇嘴,斜着眼神气无比道:“就算出卖了,也得有命花不是?”

        苤蓝丝大叔道:“大妹子你这话说得对,东哥什么身手,江湖上谁不知道,砍手党厉害不?被他一个人灭了,李随风牛逼不?儿子不照样让东哥送进戒毒所,再往早了说,世峰集团实力够大吧,照样没脾气,不说了不说了,说多了泄密。”

        刘汉东哭笑不得,这开出租的都是包打听啊,什么都知道。

        “对了东哥,去哪儿?”苤蓝丝这才想起来问。

        “往前开就行。”刘汉东说。

        出租车向东驶去,背后是无限夕阳。

        ……

        黄花小区,马凌下班回来,马国庆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见女儿进家便道:”最近小刘在做什么?”

        “不太清楚,好像跟电视台栏目组帮忙什么的。”马凌满不在乎的答道。

        “胡扯!”马国庆将报纸用力往茶几上一放,“他又上追逃名单了,寻衅滋事,把人打成重伤,这回又得进监狱,你有他电话么,马上给他打,让他投案自首,不要在犯罪道路上越滑越深。”

        马凌心头一沉,拿出手机打过去,可是对方已经关机,最近刘汉东变动手机号码很频繁,几天就换一个,连马凌都没他最新的号码。

        马凌焦躁万分,心头火起,刘汉东真不争气,三天两头犯事儿,这样下去怎么行,忽然想到还有微信可用,尝试着发了条语音过去。

        手机立刻响了。

        “刘汉东,你干什么去了,好几天不见你人影!”马凌急道。

        “出了点事,最近不能和你联系了。”刘汉东声音低沉。

        “你这算什么?当警察天天惹是生非,不当警察,还是天天让我提心吊胆,要不是我爸告诉我,我都不知道你又闯祸了,你还有没有当我是你女朋友?这样下去有意思么?不如分手算了!”

        马凌越说越生气,挂断了电话。

        荒郊野外,斜阳夕照,刘汉东拿着手机喂喂几声,才明白对方已经挂了。

        “怎么,女朋友把你甩了?”辛晓婉似乎有些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