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四章 抗少结婚
  • 第五十四章 抗少结婚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当然只是开玩笑而已,刀口舔血弄来的钱,他可不会捐出去给人买包。.org

        这一千多万怎么个分法,要好好盘算一下。

        王星问道:“小谭,你说该怎么分?”

        谭家兴道:“你们决定吧,我就是跟着打个酱油而已,没出多大力,你们吃肉我喝汤就行。”

        王星说:“那就一千万四四二分配,多出来的给白娜和丁波。”

        谭家兴表示没意见,刘汉东想了想觉得这个分配方案还算合理,虽然整个行动是白娜策划,谭家兴先前的工作也将目标明确化,但整体来说是奔着假酒作坊去的,抢劫赌场只是临时起意,而且风险极大,这么分很公平。

        “但是这笔钱现在不能分,外币和黄金太多,急着变现必定会被查到,要蛰伏一段时间,起码一年以上才能动,不然大家都没命花了。”刘汉东说。

        王星和谭家兴深以为然,戳了马蜂窝,对方肯定疯狂追查,詹子羽可以调动刑侦力量和黑道人马,稍有蛛丝马迹就会被他咬上,绝对大意不得。

        这是这笔钱由谁来藏,怎么藏,又成了新的问题,刘汉东是本乡本土的人,他的路子最多,王星无条件信任他,毕竟是过命的交情,谭家兴也毫不犹豫选择了信任。

        他说:“话敞开了说吧,两位哥哥分我二百万,我已经很感激了,我绝对放心你们的安排,其实这二百万我都不大想要的。”

        王星问:“那你想要啥?”

        “我要张宗伟的命。”谭家兴很平静的说,但是眼神中的仇恨却很清晰,少年丧父,这个仇恨刻骨铭心。

        王星和刘汉东都没说话,分别过来拍拍谭家兴的肩膀表示安慰与理解。

        “把枪处理一下吧。”刘汉东将包里的枪倒了出来,四把手枪有两把枪身已经出现裂纹,仔细一看并不是真的军用手枪,而是用仿真枪改造的山寨货,只能打十几发子弹就得进垃圾堆。

        其余两把也不是美造M9,看套筒上的铭文应该是巴西陶鲁斯公司生产的PT92,膛线磨损严重,估计年头够久,也在报废边缘。

        唯有那把国产的五连发霰弹枪状态还算不错,只不过子弹都打光了,找不到十二号鹿弹,就跟烧火棍差不多。

        两把山寨枪拆成零件丢进淮江,五连发拆成零件用黄油封好藏起来,两把PT92连同剩余子弹随身携带,毕竟随时会遭遇追杀,身上没有硬家伙不行。

        钱财分成三部分,人民币一包,外币一包,金条一包,分别藏在三个隐秘的位置。

        办完这些,三人精神终于松弛下来,休息一晚,次日返回近江,高速公路上车流拥堵,原来已经是国庆节了,高速公路免费通行,小长假来临了。

        ……

        近江,蕴山脚下的富贵山庄大门两侧门柱最上方,贴了两个巨大无比的双喜字,国庆长假,山庄里起码五对新人结婚,近江的风俗讲究零点时候放炮仗,贴喜字,昨晚上富贵山庄放了两个钟头的焰火,扰的方圆几里地的人都没睡好。

        马路上,小区道路上,到处都停着豪华汽车,跑车轿车SUV,宝马奔驰奥迪这种根本排不上号,保时捷这种层次的都不起眼。

        早上七点四十,一辆悍马从富贵山庄里开出来,直接横在小区门前的主干道上,把道路完全封死,除了电动车摩托车和行人可以钻过去之外,汽车根本无法通行,悍马车上跳下来一个染着黄头发,穿鹦哥绿紧身裤和大红鞋的男子,把车门一关,直接就走了。

        马路上顿时堵了十几辆车,司机们不耐烦的按着喇叭,可没人敢去动那辆悍马。

        富贵山庄88号别墅内,李随风穿着黑色夜礼服,对着镜子整理着领结,今天是儿子李抗结婚的大日子,近江全市有身份的人都收到了请柬,想必中午要大醉一场了。

        吴兴发推门进来了,也是一身笔挺的西装,他笑呵呵道:“老大,这礼服绝对有派,英伦风格。”

        李随风弹了弹领子:“那必须的,香港有名裁缝量身定做,刘德华梁朝伟都在他那做衣服,对了,接新娘的车队准备好了么?”

        “齐了,都是李抗的那帮小兄弟在操办,我们这些叔叔大爷跟着看就行,今天不要你出马,我是大总管,子羽是总协调,绝对把这个婚礼办成全市,不,全江东第一豪华婚礼。气派,场面,牛逼。”

        李随风看看手表:“毕老爷飞机啥时候到?”

        “中午婚礼前一定赶到,小沈阳也来,双江老师本来说来的,突然生病了,唉,摊上个败家的儿子……那啥,本山大叔档期有点紧,早上打电话和他助理联系了,说尽量赶过来,估计有点悬。”

        “差不多就行,请太多名人也不好,有一句成语咋说的,喧宾夺主。”

        “对对对,老大现在学问牛了,出口都是成语。”

        李随风笑呵呵:“走,出去会会老朋友们。”

        李家大客厅内,已经聚满了客人,李随风的出场立刻引起轰动,几个江湖大哥上前和他拥抱握手,笑逐颜开,有小弟拿出整条软中华拆了,成盒的发给男宾们。

        角落里是近江电视台的摄像机,李家特地请来的专业级别摄影师,三台机器同时开拍,摄影师傅见李随风大早上穿一套夜礼服人模狗样的游走于宾朋之间,不由偷笑。

        “对了,小抗呢?”李随风忽然想起。

        一个男孩子过来说:“叔叔,李抗不愿意出屋子。”

        “小兔崽子怎么回事,我去看看。”李随风大怒,上二楼推门进了儿子卧室,只见李抗穿着睡衣坐在电脑前,正打怪打得起劲呢。

        李随风上去就把电源给关了,气得李抗蹦起来:“你干什么!耽误我大事!”

        一记耳光就甩过去,啪的一声脆响,李抗急眼了:“**的,老子不结婚了,要结你去!”

        李随风抬脚就踹,被一帮小青年死死拉住,吴兴发打圆场:“今天是大喜的日子,都不许生气,小抗你的游戏找个朋友替你先打着,你赶紧换衣服准备出发,那么多人等着呢,耽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楼下,詹子羽正和一帮朋友吹牛聊天,忽然听见远处汽车鸣笛声不断,皱眉道:“怎么回事?”

        “小彬开辆悍马把路封了,没大事。”一个小青年解释道。

        “出去看看吧,别闹出什么事儿来。”詹子羽带着几个人出去了。

        马路上,穿鹦哥绿裤子的小彬正在殴打一个戴眼镜的男子。

        “**的,悍马让你刮花了,赔钱!十万!”小彬气势汹汹道。原来眼镜男驾驶着奇瑞轿车想从悍马旁边绕过去,不幸擦碰一下。

        后面一帮车主气愤填膺,纷纷指责小彬缺乏社会公德,堵路影响公共交通,有几个人还打电话报警了。

        小彬指着这帮人骂道:“今天是我兄弟结婚,你们敢找不自在,我奉陪到底!”

        骑摩托的交警赶到了现场,进行交涉说能不能把悍马先移动一下让大家过去。

        “对不起,不行。”小彬根本没拿正眼看交警,拿出对讲机喊道:“来几个人支援,我就不信了。”

        话音刚落,詹子羽带着一帮人赶到了,其中不乏交警支队的领导。

        “小彬,你干啥呢。”詹子羽上前将小彬拉开,“今天大喜,不宜见血。”

        可那个戴眼镜的司机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了。

        “擦碰的悍马也不让你赔了,以后注意点。”詹子羽示意手下拿一千块钱丢过去,“这是给你看病的钱。”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走了过来,问詹子羽:“能不能把车先挪一下,我有急事。”

        詹子羽见他气宇轩昂不像一般老百姓,再看他的车牌,是一辆挂省直机关务牌照的GL8商务车,便递上一支烟说:“不好意思,今天朋友小孩结婚,耽误大家时间了,再等十分钟,十分钟就好。”

        交警协调都没用,群众们也只能忍气吞声,此时车流已经堵了五百米以上。

        小彬点起一支烟,得意洋洋的对小伙伴说:“马了个比的,省委书记出来都没咱抗哥排场。”

        “那绝对的。”小伙伴们旁若无人的大笑着。

        八点零八分,李抗终于被强行套上礼服,捧着一大束粉色玫瑰上了花车,车队在鞭炮声中出发,最前面是一辆黑色奥迪A6,上面一排警灯,虽然牌照被遮挡,但懂行的人都能看出这是省委警卫局的开道车。

        紧跟着开道车的是摄像车,然后才是新郎官的白色加长悍马,后面跟着十辆悍马,然后是十辆红色保时捷,全都打着双闪,车身装饰着各种鲜花、彩条、气球,再往后是朋友们自驾的车辆,型号颜色各不相同,从阿斯顿马丁到玛莎拉蒂,从宝马760到奥迪A8,谁要是开个宝马3系列,简直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车队浩浩荡荡走了半个钟头,直到八点四十才出完,小彬这才跳上他的悍马追赶大部队去了。

        社会车辆这才放行,道路恢复正常秩序。

        中年人驾驶的GL8开的飞快,直奔近江国际机场,将车停在候机大厅外的马路上,拿出手机开始联系,过了一会儿,一男一女拉着箱子出来了,女的三十岁左右,身材窈窕,气质颇佳,男的人高马大,但是一脸稚气,估计也就十六七岁。

        男子急忙上前迎接,接过行李往回走。

        “张叔,怎么来的这么晚?”女子并无不悦之色,相反对中年男子亲切而随意。

        “堵车,有人结婚把路给封了,进退不得,生生耽误了一个多小时。”张叔一脸的无奈。

        “交警干什么吃的?怎么不管。”男孩说话了,一口地道的京腔。

        “人家把警卫局的开道车都借来了,基层交警又能说什么?”张叔苦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