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三章 白吃黑
  • 第五十三章 白吃黑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两个胆战心惊的女荷官拿起大提包,开始装钱,赌桌上琳琅满目,不光有成捆的人民币,还有美元、欧元,港币、都是大面值的票子,此外还有许多豪客使用金条作为赌资,最小也是100克的,黄灿灿亮瞎人的眼。.org

        王星注意到大厅一侧有包房,示意刘汉东过去查看。

        刘汉东持枪上前,踢开一扇门进去,里面果然有人战战兢兢趴在赌桌下面,可惜的是桌上没有现金只有筹码,贵宾级的赌客都不用现钞,而是电脑转账交割。

        虽然不清楚他们的身份,但是可以猜出,包房里的人肯定是企业高管、政府高官之流,刘汉东喝令他们一个个爬出来,手抱头蹲在地上。

        两大包钞票已经装好,王星抛了个飞吻过去:“谢谢老妹儿,帮我们抬上去。”

        俩女荷官拖着沉甸甸的大包往外走,刘汉东最后压阵,总觉得意犹未尽,单手举枪将天花板上剩下几个水晶吊灯全部打爆,吓得满屋人尖叫哭号,这才满意离去。

        对讲机里传来谭家兴的声音:“什么情况!外面有人拿枪过来了,我挡不住!”

        “你策应一下就行,我们马上出来了。”刘汉东说。

        王星拿着枪逼着两个女荷官去开最外面的舱门,门一打开子弹就过来了,打在钢制舱门上火花四溅,外面白茫茫一片,雾气浓厚啥也看不见,谭家兴也从后面开枪了,不过他拿的是二氧化碳驱动的狼狗,四点五毫米的钢珠杀伤力无法与真枪相提并论,但足以吸引火力,趁着压力骤减,王星一个鱼跃跳出去,双手同时开火。

        刘汉东拖着两个大口袋也冲了出去,就觉得胸口一疼,似乎被人用大锤敲了一下似的,幸亏穿了防弹背心,不然这回就得挂。

        两人冲了出去,各持双枪猛烈射击,雾太大看不清人影,只能朝膛口焰闪处开火,一番猛射顿时将对方火力压制,冲到橡皮艇停泊位置,谭家兴顺着绳索先下,王星将两个大口袋丢下去,自己也顺着绳索溜下去,刘汉东在上面掩护,左右开弓交替射击,打得四下火星四溅,子弹壳飞速溅出,在甲板上叮当乱响。

        下面马达轰鸣起来,王星喊道:“撤!”刘汉东将空枪往腰带上一别,绳索抛下,纵身跳进江里,很快浮出水面,双手撑着橡皮艇边缘,被王星一把拽了上去。

        等赌场保安冲到这边船舷的时候,只听见浓雾中的引擎声渐渐远去,连个影子都看不到。

        一个大汉拿出手机打电话:“羽哥,不好了,场子让人抢了,没堵住人。”

        ……

        飞驰的橡皮艇上,刘汉东解开防弹衣,胸口中弹位置一块淤青,没啥大碍,王星操控马达没回出发地点,而是奔着上游而去,寻到一块平坦的沙滩,直接冲上岸,拆马达,给橡皮艇放气。

        “包里是什么?”谭家兴问。

        “打开看看。”刘汉东说。

        谭家兴拉开拉链,吓了一跳,包里满满当当都是钞票!

        刘汉东说:“那根本就不是造假酒的窝点,是个黑赌场,我们把他抄了,这钱咱们三个分了,不,小白和小丁也有份。”

        谭家兴的手都在发抖:“天啊,这得多少钱,好几百万吧。”

        “别管多少,都是咱的了,赶紧刨个坑埋了,白娜和丁波先别告诉他们,不管赌场是谁开的,咱这回都把近江的天捅了个大窟窿,多一个人知道,多一分危险!”王星说道。

        刘汉东想了想表示赞同。

        沙滩前面是树林,三人在树林里挖了个坑,将两个大包丢进去,枪也丢坑里埋上,附近做了记号,江面上依然浓雾一片,能听到汽船的马达声,大概是赌场的人在追踪他们。

        三人扛着马达,背着折叠好的橡皮艇爬过防波提,穿越一片防护林,终于来到马路上,打电话让白娜和丁波过来接应。

        等待的过程中,刘汉东问王星:“那个叫张宗伟的是混哪儿的,以前没听过啊,感觉老牛逼了。”

        王星说:“我也没听过这名字,大概是以前的老混子吧。”

        谭家兴忽然说:“这个张宗伟长什么样?”

        “一米七二左右身高,四五十岁,偏瘦,花白头发,棱角分明,长的挺硬汉的,重要的是他身上的气质,一看就是那种老江湖,手上有人命的。”刘汉东回想着,自豪无比,“在我跟前还摆谱,被我一枪托放倒,门牙都给他砸掉了。”

        “我认识这个张宗伟。”谭家兴淡淡地说,“十八年前,他是近江最牛逼的黑社会老大,专门帮人讨债,那时候全国清理三角债,张宗伟绑了个欠钱的企业家,用勺子把人两个眼都挖了,后来不了了之,有个警察看不惯,开始调查他,张宗伟找了把猎枪,在警察家门口等了一夜,早上六点钟警察出门上班的时候,被他一枪轰倒,受了重伤,在医院躺了半年还是死了。”

        王星和刘汉东面面相觑,原来这个张宗伟果然是猛人啊,连警察都敢杀。

        “那个警察,是我爸爸。”谭家兴眼中似乎有亮晶晶的东西,但声音依然平缓,“张宗伟开枪之后就逃去了南方,近江警察追捕他两年都没结果,后来还是深圳公安把他抓了,一审才知道是内地的逃犯,听说他判的是死缓,没想到已经出来了。”

        刘汉东拍拍他肩膀:“张宗伟的命,先寄存起来,随时去取。”

        谭家兴还想说些什么,远处雾灯闪现,两辆车慢腾腾驶来,大家急忙将东西搬上车,踏上归途。

        白娜急不可耐的问道:“你们没事吧,我听到枪声了。”

        刘汉东说“那不是造假洋酒的窝点,而是一家赌场,警卫非常严密,我们被发现了,差点没回来,我还挨了一枪。”说着还解开衣服给白娜看。

        “打草惊蛇,我们太草率了。”白娜痛心疾首,“这几天修整一下,我要反思。”

        刘汉东冲谭家兴得意的眨眨眼,两人心照不宣。

        ……

        货轮,詹子羽一脸铁青,气急败坏,这艘报废货轮确实是李随风购买的,但早已被詹子羽盘下,还花了三百万进行内部改造与装潢,打造近江第一豪华与安全的赌场,每天光抽头就有几十万,是他最重要的事业之一。

        江上赌场非常安全,首先是闲杂人等无法登船,水上分局也都打点好了,都是自己哥们,赌客只招待熟人,以及熟人介绍的朋友,詹子羽还特地请了刚出浴不久的前江湖大哥张宗伟镇场子,光保安就有二十个,长枪短炮好几把,真干起来,就是武警来了都得头疼。

        没想到这么严密的赌场居然被人端了,打伤七个保安,其中一个严重脑震荡,一个膝盖中枪,一月三万块特聘来镇场子的张宗伟的门牙都让人砸掉了,桌上赌资被劫匪一扫而空,粗略估计起码上千万,幸亏赌客们的钱并不是全堆在桌上,要不然损失更惨重。

        赌客们意见很大,其中不乏社会上重量级的人物,指着詹子羽的鼻子训他:“小羽你怎么搞的,安全都不能保证,以后让我们怎么给你捧场?”

        詹子羽只能好声好气的劝,承诺三天之内破案,把丢失赌资还给大家。

        问题来了,为了赌客的**,赌场内是没有摄像头的,只能靠大家的记忆来获取线索,据说这帮黑吃黑的劫匪起码有三个人到四个人,进场抢劫的是两个一米八以上的大汉,一个是东北人,一个是河南人,都戴面罩,看不清嘴脸,不过有保安记得,劫匪身上穿的防弹背心,隐约能看到被涂黑的POLICE字母。

        詹子羽心中一凛,这不是黑吃黑,是白吃黑,自己开赌场的事情是公开的秘密,系统内不止一个人知道,都是干公安的,真想铤而走险干一把大的,肯定一切都计划好了的,不会留下任何线索,就算刑警大队来了都未必能破案。

        张宗伟一脸愧疚走了过来,用冷毛巾敷着脸,他的脸上被劫匪捣了一枪托,门牙都崩了半颗,伤得不轻。

        “伟叔你没事吧。”詹子羽很关切的问道,虽然心里有火,礼贤下士的姿态不能丢。

        “小羽,给我十个人,我保证一星期之内把这俩小子抓出来。”张宗伟信誓旦旦。

        “我找二十个人,五辆车供你差遣。”詹子羽说。

        ……

        次日清晨,刘汉东他们三个开车来到昨晚埋宝藏之处,将两大包钱财和枪械挖出,直接驱车前往江北市。

        一路上胆战心惊,带着这么多现款和枪械,万一遇到警察查车就完了,好在路途无惊无险,顺利到达,在郊区找了一处落脚点,进屋关门拉窗帘,清点钱物。

        两大包钞票金条,经清点共有人民币一百二十万,美元五十五万,欧元四十三万,各种规格的金条五千八百克。

        以上折合人民币,粗略估算共计一千零七十余万。

        三个人都不说话了,盯着这堆花花绿绿的票子和金光闪闪的条子发呆,烟一根接一根的抽。

        “这么多钱拿着烫手,要不捐给红十字会吧。”刘汉东故作惊惶状。

        王星和谭家兴异口同声道:“你那份不要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