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章 前警察组成的暗访小组
  • 第五十章 前警察组成的暗访小组

    作品:《匹夫的逆袭

        女人大都是路痴,辛晓婉也不例外,除了经常走的路之外,近江市的道路并不熟悉,铁渣街是城市东南角的城乡结合部地带,她从来没去过,手忙脚乱南辕北辙了,瞄一眼后视镜,丰田普拉多距离自己就百十米了。.org

        前面堵车,无数汽车按喇叭催促,车流纹丝不动,辛晓婉看到普拉多上下来两个人朝这边走过来,来不及多想,拎着提包下车就走,菲亚特500和旅行箱也不要了。

        两个汉子见她下车,立刻加速本来,辛晓婉魂飞魄散,撒腿就跑,高跟鞋也丢了,赤着脚跨越道路护栏,跑到对面车道上,差点被疾驰的汽车撞飞,她拼命挥手,拦下一辆出租车,钻进去大喊道:“快快快,往前开。”

        司机一踩油门向前窜去,两个追击者被车流挡在护栏前,眼睁睁看着辛晓婉逃掉。

        虽然只跑了几十米,辛晓婉还是觉得筋疲力尽,瘫软在车里,司机问她:“小姐,去哪儿?”

        “火车站。”辛晓婉说,行李丢了,连换洗衣服也没有,虽然提包里有护照,但现金没多少,买张飞机票的钱都不够,她现在是彻头彻尾的穷光蛋了。

        半小时后,出租车抵达火车站,但辛晓婉并没有买火车票走人,看了多年美剧的经验让她极为警惕,车站机场这种地方肯定遍布金沐尘的耳目,是最危险的所在,她先到火车站是故意混淆视线,因为出租车号牌肯定被杀手记住了,回头一查就能知道载客路线,就能将杀手引到歧途上去。

        辛晓婉在火车站附近打了一辆黑车,说去铁渣街,并没有提到汉东汽修,大难临头之际,这个女人的智慧潜力被发掘出来,她在千方百计隐藏自己的行踪。

        终于来到铁渣街,望着道路上污物脏水,天空中密密麻麻的电线,满街洗头房和铁艺作坊,辛晓婉傻了眼,这就是铁渣街啊,和锦江豪庭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地狱。

        她在小摊上买了双塑料拖鞋穿上,在街上来回走了两趟也没找到汉东汽修,无奈之下找人询问,卖五金杂货的小老板指着两扇紧闭的大铁门说:“那就是汉东汽修,让工商局查封了,牌子也撤了。”

        锈迹斑斑的大铁门上挂着锁头,辛晓婉的心顿时落到谷底,问小老板刘汉东去哪里了。

        “好些天没见他了。”小老板抠着脚丫子说。

        ……

        刘汉东这几天出去跑路了,他把金沐尘的九秒视频曝光于天下,又把杨庆虐了一顿,黑白两道都得找他的麻烦,还傻乎乎留在近江就是等死。

        他和王星一道回了江北,这里不但是家乡,还是大本营,耳目众多消息灵通,可保万无一失。

        过了几天,近江传来消息,杨庆被捕,不雅视频事件已经平息,律师打来电话,说检察院撤诉了,因为有龙开江的证明,盗窃宾利案不成立。

        官司没了一身轻,刘汉东把这个喜讯告诉家里,贺叔和母亲都很高兴,商量着让他别回近江了,还是就近在家里找个工作算了,将来想办法把马凌也调过来,皆大欢喜。

        刘汉东说这不可能,马凌是独生子女,马国庆两口子绝不会同意女儿嫁到外地,再说我的事业在近江,汽修厂我还准备接着干呢,母亲劝不动儿子,也就不再坚持了。

        家里电话响了,贺坚接了,将话筒递给刘汉东:“找你的。”

        刘汉东纳闷,怎么找自己打到家里固定电话上了,接了电话道:“哪位?”

        “我是白娜,你到了江北怎么也不和我打个招呼?手机也不开,我找了好几个人才打听到你家的号码。”

        “白记者啊,我又不知道你也在江北。”

        “呵呵,也是,听说你最近没事干,跟我跑腿吧,先说好,没编制的临时工哦,工作还有风险,钱也不多。”

        “那干个毛?”

        “虽然没编制没钱,但是够刺激啊。”

        “到底干什么?白记者。”

        “摄像师兼司机和打手,我现在是江北电视台暗访栏目的编导。”

        “等等,你不是报社记者么,怎么改行了?”

        “报社把我开了,只好来江北混饭吃,幸亏我在新闻行业小有名气,找个工作不难,给个准信,敢不敢干?”

        “呵呵,激将法啊,好吧,我义务帮你,不收钱。”

        “那多不好意思啊,薪水必须给,咱不差钱,你赶紧收拾收拾跟我回近江采访去,对了,你那个姓王的伙计有时间也一起去吧,我正缺人呢。”

        刘汉东立刻联系了王星,问他有没有兴趣参加,王星说只要给钱啥都干。

        于是乎,三人在江北一家茶馆碰了头,白娜开门见山道:“先说好,跟我干挣不到大钱,而且很危险。”

        王星拍拍屁股作势要走,刘汉东一把拉住他。

        “不来钱还干个毛。”王星说。

        “不来钱,但是来劲啊,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调查三件事,第一,假酒案,我怀疑江东市场上的法国红酒都是假的,而造假者很可能是李随风;第二,公安局长詹树森的儿子詹子羽殴打收费员,醉驾被抓反而开除交警的案子;第三,官匪勾结,詹子羽是李随风的保护伞。这三个案子是**的,但又能结合在一起,李随风代表近江黑社会势力,詹子羽背后站着的是几乎整个公安系统,把他们勾结的内幕曝光了,你想得有多大轰动效果啊。”

        白娜说的眉飞色舞,王星和刘汉东面面相觑,这个女人疯了吧。

        “白记者,我想请问,你怎么保证节目能顺利播出?”王星问道。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咱们的暗访目标虽然很可怕,但是手伸不到江北来,我说能播出,就能播出,不但能播,还能上中央台。”白娜自信满满道。

        “干了。”王星爽快无比道。

        “谢谢,明天出发,我先回台里准备一下。”白娜匆匆走了。

        刘汉东问王星:“你觉得她能干成这个事儿?”

        “成不成的不知道,但是去揭李随风和詹子羽的老底,这事儿确实刺激,人家一个女的都敢去,我为什么不敢?再不疯狂一把就老了。”

        ……

        第二天,王星驾着哈弗,刘汉东来着富康,来到高速公路入口处,白娜已经等在这里,她乘坐的是一辆奔驰凌特轻型客车,开车的是个斯斯文文戴眼镜的男子,身板有些单薄。

        白娜向他们引见:“介绍一下,我们台技术大拿,丁波,他以前是公安局搞计算机的,你们也算是同行了。”

        丁波和两人握手:“幸会,二位大名早有耳闻。”

        王星做思索状:“市局丁波,这名字挺熟,你认识胡蓉不?”

        “谁不认识她啊,当年一起办过案子,就是那个国际巨骗霍英杰,我也参与抓捕了。”丁波不无自豪的说道。

        “我说嘛,都是自己人,我和胡蓉、韩光他们都是哥们,你怎么调电视台去了?”王星奇道。

        “我媳妇也在市局,两口子都干公安对家庭不利,再说我本来也是聘用制,每月那点死工资,还不如电视台外快多呢。”

        白娜笑道:“合着我的队伍全部是退役警察啊,这下安全了,看谁敢砸我的摄影机。”

        刘汉东说:“谁敢砸咱的摄影机,我就砸谁的脑袋。”

        大家哈哈大笑,三辆车打开双闪开向省城。

        抵达省城后,白娜宣布了纪律,不许脱队,集中住宿在酒店式公寓,突击学习专业级摄影机的使用,好在这是暗访,对画面质量要求不高,除了专业级设备之外,还装备了几台家用级别中质量最好的微型摄影机,以及长焦相机,针孔摄像头、对讲机、电子追踪器等,光这些设备就价值不菲。

        暗访组一共四辆车,除了载满设备的奔驰凌特,还有王星的哈弗,刘汉东的富康,还有白娜的吉姆尼,全都装上定位装置,车载对讲机,人手一台摩托罗拉对讲机。

        行动开始,先从詹子羽入手,刘汉东和王星两辆车时刻盯着他,查他酒后驾车的证据。

        傍晚,香樟酒家对面道路上,刘汉东端着长焦相机守株待兔,空气耳筒里传来王星的声音:“发现一条大鱼,金沐尘的秘书出现了。”

        刘汉东端起相机,用镜头捕捉到詹子羽和一个男子握手的画面,啪啪啪连拍几张,拍完之后,下意识的四下喵喵,忽然发现酒店停车场上有一辆不起眼的桑塔纳,窗内亮光一闪,似乎是镜头的反光。

        “咱们成黄雀了。”刘汉东说道。

        “前面有螳螂么?”王星问。

        “有一只,我正好能拍到他。”刘汉东端着相机调整着焦距,道路上车流滚滚,很不容易捕捉镜头,那辆神秘的桑塔纳开了出来,驶入道路的一瞬间,刘汉东看见了驾驶者,不禁惊讶:“竟然是他!”

        桑塔纳驶离香樟酒家,停在江边树荫下,司机拿出鸡蛋烙馍和纯净水瓶狼吞虎咽吃起来,忽然有人敲敲车窗说:“这里不能停车,驾驶证出示一下。”

        司机愕然抬头,原来站在车旁的不是交警,而是刘汉东。

        “谭警官,你这是闹哪样啊?”刘汉东指着副驾驶位子上扔着的单反相机说。

        谭家兴苦笑一下:“我已经不是警察了,来江边拍拍风景,散散心。”

        刘汉东说:“你拍的不是风景,是詹子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