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九章 乌龙
  • 第四十九章 乌龙

    作品:《匹夫的逆袭

        辛晓婉是美剧忠实爱好者,知道参议员之类的政治家都不是好东西,同理,全世界当官的也都不是好东西,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要不然金沐尘一个厅局级官员,怎么可能家财万贯,用膝盖想都知道他以权谋私,腐化堕落。.org

        杀手杀错了人,肯定会再下手,辛晓婉胆战心惊,四处乱看,觉得每个人都似乎不怀好意,暗藏杀机。

        “你是不是伤者家属?”护士拿着病危通知书让辛晓婉签字,吓了她一跳,琪琪的老公在香港,家里倒是有个女儿,不过还没成年还不能承担这种事情,琪琪是为自己受伤的,辛晓婉不能不管不顾一走了之,咬牙签了名字,问护士:“有没有生命危险?”

        “现在还不好说,失血太多,正在抢救,你先去交一下费用吧。”护士说。

        一旁丢着琪琪的LV提包,上面沾满血迹,辛晓婉灵机一动,从包里拿出钱夹,里面插满各种信用卡、会员卡,还塞了几千块现金,掏出一张中行VISA卡刷卡缴了手术费和住院费押金,辛晓婉不敢久留,溜出医院开着菲亚特500回到锦江豪庭家里。

        桌上的饭已经凉了,小玉说我去热一下吧。

        “不用,这里有五百块钱你拿着回家去吧。”辛晓婉将几张钞票递给满脸错愕的小玉,想了想又补充道:“先生不会再来了,我没钱了,开不起你的工资了。”

        小玉慌道:“小姐,那你以后咋办?”

        “总会有办法的,收拾东西快走吧,我也要走了,再晚就来不及了。”辛晓婉走进卧室开始收拾细软,衣服鞋子太多肯定带不了,先把首饰金银填进包里,手忙脚乱的收拾着,忽听小玉怯怯说话:“姐,我走了。”

        小玉已经收拾好了行李,一个塑料编织袋放在脚旁。

        “等等。”辛晓婉想了想,拿了一个普拉达的包递给小玉,“跟了姐一年多,没啥礼物给你,这个包拿着吧。”

        小玉不懂奢侈品,但也知道主人的这些包动辄上万,辛晓婉的举动让她莫名感动,哽咽道:“姐……”

        “回家找个老实人嫁了,别学姐,跟人家当二奶,没出息。”辛晓婉擦擦眼角,和小玉拥抱了一下,送她出了门,依依惜别,回来继续收拾行李。

        一个大号LV旅行箱装满了,可还剩下许多东西没法带,可这回不是去旅游,是逃命,只能舍弃不要了,忽然她想到柜子深处藏着给刘汉东买的欧米茄手表,赶紧拿出来,盒子不要了,手表装进随身的爱马仕提包,拉着行李箱匆匆出门,进电梯下一楼,她怕有人埋伏在地下停车场,把车直接停在楼前了。

        人面临危险的时候总能爆发出无穷的潜力,辛晓婉也不例外,沉重的行李箱她居然举起来了,忽听身后有人说话:“辛小姐您这是去哪儿?”

        辛晓婉一颤,旅行箱落在地上,右手迅速伸进口袋捏住防狼喷雾,回头一看,原来是物业工作人员。

        “我帮你吧。”物业帮她将旅行箱放进车里。

        辛晓婉松了口气说:“我去欧洲旅行,要去三五个月才能回来。”

        “祝您玩得愉快。”物业微笑着目送辛晓婉开车离开,心里却在嘀咕,去欧洲旅行怎么搞的象逃难一样紧张兮兮的。

        ……

        渣土车是詹子羽安排的,制造一起交通意外对他来说小菜一碟,类似的事儿处理过好几回了,撞死人之后安排肇事司机跑路,出事路段的交警摄像头都会很默契的出故障,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办妥之后,詹子羽接到电话,对方只说了两个字:“妥了。”

        詹子羽答道:“好。”挂了,给吴庆宇发了条短信:“处理完毕。”

        市政府大楼,吴庆宇匆匆走进金市长的办公室,低声道:“金市长,已经解决了。”

        金沐尘倒背着手站在窗前,一言不发摆了摆手,吴庆宇知道领导心情不好,默默退了出去。

        四年了,就是养只宠物也有感情,此刻金沐尘黯然神伤,不过这种伤感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林格格发了信息过来,问干爹卡宴啥时候到。

        金沐尘拿起内线电话让吴庆宇过来,吩咐道:“有个小朋友想搞辆卡宴开开,你安排安排。”

        吴庆宇想了一下说:“李随风好像有辆卡宴,可以借来用用,这样比较稳妥,别人也说不出什么闲话。”

        “你处理一下吧。”金沐尘的心思不在这些细枝末节上,他现在想的是怎么挽回败局,继续向市委书记的宝座努力。

        不雅视频事件基本被压了下来,没有任何一家正规媒体进行报道,网络上的视频也都删除了,在詹树森的亲自指挥下,警方逮捕了两名传播不雅视频的网民,起码劳教半年以上,以儆效尤。

        最可喜的是,外地发生了性质更恶劣的**,正好把金沐尘的丑事遮掩住了,网民都是三分钟热度,过了这个新鲜劲也就不再关注了。

        下午,金市长主持了反腐倡廉动员大会,晚上又接待了外商,一直忙到深夜才得闲,宴会上喝了点酒,金沐尘有些微醺,,让司机开车来到江边,遥望锦江豪庭大楼,灯火阑珊之处,藏着多少美好回忆。

        这套房子现在价值近千万,比买的时候增值不少,回头安排人收拾一下,卖掉算了。

        ……

        次日,詹子羽忽然想起落实一下雇凶杀人的事情,然后就可以支付余款了,他给交警大队打了个电话,询问昨天渣土车撞路虎的案子进展的怎么样了,肇事者抓到没有。

        “肇事者逃逸,不大好找,好在路虎的司机抢救过来了……”

        詹子羽心一沉,暗骂开渣土车那小子做事不利索,撞个人都撞不死,真他妈废物。

        交警后面的话让他的心再次一沉:“伤者已经苏醒,家属都来了,她女儿才七岁……老公据说是香港人,正赶过来。”

        詹子羽心说不对啊,辛晓婉没有孩子,更没老公啊,是不是搞错了。

        “伤者叫什么名字?”他打断对方问道。

        “叫安琪。”

        “哦,谢了,回头请你吃饭。“詹子羽挂了电话,忽然大骂一声**,在墙上锤了一拳,干这点小事都能摆个乌龙,自己的面子都丢尽了。

        他马上找人调查辛晓婉的下落,刑警想找个人还是很容易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手机定位,可是调查结果却显示辛晓婉已经不再使用原来的手机号码。

        “查她的信用卡消费记录,查机场火车站酒店的身份证登记记录,我就不信找不到人!”詹子羽真急了,办事不力,以后让金市长怎么信任自己。

        很快得到反馈,辛晓婉的身份证昨晚登记入住一家快捷酒店,不过早上已经退房走了。

        詹子羽心中有了底,看来这个娘们还没离开近江,她有几个可能出现的地点,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医院。

        辛晓婉确实没离开近江,她记挂着琪琪的伤情不忍心一走了之,在医院附近转了几个圈之后还是没胆子进去,最终来到经常做瑜伽的健身俱乐部,找了一个膀大腰圆的健美男教练陪自己去了医院,她想大庭广众之下,自己又带着强壮的男伴,杀手总会有些顾虑的。

        美少妇相邀,健身教练受宠若惊,忙前跑后,帮着推门,拎包,辛晓婉坦然受之,来到病房,琪琪已经从麻醉中醒来,身上缠满绷带,面色苍白,说话有气无力。

        辛晓婉让健身教练在外面等自己,坐在病床前垂泪:“琪琪,都是我害了你。”

        “还好我大难不死,你得请我吃三个月的饭。“琪琪这回很幸运,内脏受伤外加骨折,但不会留下残疾。

        “你没大事我就放心了,我得走了,再不走就危险了。”辛晓婉坐立不安,满脸焦虑。

        “有件事还没说,刘汉东住在铁渣街,汉东汽修就是他开的。”琪琪也不卖关子了,直接告诉了辛晓婉。

        “谢谢,你好好养伤。”辛晓婉起身欲走,忽听门外有人吵架。

        “你不能进去,这里没你要找的人。”是健身教练的声音。

        “滚开!没你的事。”

        “叫板是吧,我今天就不让你进了。”

        四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正堵在门口,慌得辛晓婉急忙跳窗逃走,好在病房是在一楼,轻松就爬了出去,此时健身教练已经被一拳放倒,汉子们涌进屋里,四下乱翻,一人指着远处停车场道:“那里!”

        辛晓婉慌里慌张去开车,不时回头张望,四个戴墨镜的汉子远远跟过来,吓得她向停车场保安求救,说有人要绑架我,趁着保安拦住那几个人的时候,倒车出来一溜烟跑了。

        墨镜汉子一把推开保安,上了丰田普拉多追出去,出了医院大门正好遇到红灯,只能眼睁睁看着菲亚特500远去。

        辛晓婉再次逃过一劫,心乱如麻,不知往何处去,忽然琪琪的话回响在耳边,铁渣街,汉东汽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