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一章 二爷包不成
  • 第四十一章 二爷包不成

    作品:《匹夫的逆袭

        发完信息,霞姐的东西也收拾停当了,过来告辞:“小姐,我回家几天,有事给我打电话。.org”

        辛晓婉还是不太放心,把小玉叫过来说:“你送一下霞姐,打个的去长途车站。”说着递过去一百块钱。

        小玉很听话,陪着霞姐下楼去了。

        刘汉东这会儿正在楼下呢,忽然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辛晓婉发来的信息,王星一把抢过去,惊叹道:“爱疯手机,新款哦,冬瓜,下午有空么?肯定有空啊,去恒隆接着购物,必须去啊,我帮你回复了。”

        “不阴阳怪气会死啊?”刘汉东把手机抢回来,发现信息已经恢复成功,就一个字“去!”

        “等等,俩保姆都出门了!调虎离山啊,你还真的必须去,趁她家没人,我好进去装摄像头窃听器,赶紧的。”王星正色道。

        刘汉东沉吟片刻道:“好吧,我就牺牲一次。”

        王星抬脚就踹:“滚,再得瑟我踹死你。”

        刘汉东跳下车,给辛晓婉发条信息:“我就在小区门口,下来吧。”然后整理一下衣服向大门走去,忽听身后王星喊道:“等等。”

        原来王星从花坛里折了一只含苞待放的粉色月季花,递过来说:“不拿点礼物说不过去。”

        “好吧,我服了你啦。”刘汉东拿着月季花走了。

        辛晓婉收到信息,胸中小鹿乱撞,竟然有高中时期初恋的感觉,她慌忙奔到梳妆台前,心慌意乱的不晓得该怎么拾掇自己,又怕冬瓜等得着急,擦了点粉底霜,涂了些浅色唇膏,然后钻进步进式衣帽间,翻箱倒柜找衣服,她的衣服实在太多,挑的眼花缭乱,索性闭着眼睛从夏装里拿了一套淡绿色的连衣裙,又配上颜色搭调的包包和鞋子,对着镜子里含苞待放的自己怒了努嘴,花枝招展的出去了。

        看到她下了电梯,走廊尽头电气井旁装模作样的煤气检修工拎着工具包走了过来……

        出了锦江豪庭大门,转过一个弯,就看到刘汉东坐在花坛护栏上玩手机呢,辛晓婉怦然心动,依稀回到中学时代,男朋友在校门前倚着山地车等自己。

        刘汉东玩手机玩得入神,辛晓婉想悄悄从后面绕过去蒙住他的眼睛,走了两步就被发现。

        “你来了。”刘汉东收起了手机。

        “好美的玫瑰,送给我的么?”辛晓婉作惊喜状。

        “嗯,有人送给你的。”刘汉东将月季花奉上,看了看高耸入云的锦江豪庭大厦,想必王星已经潜入辛晓婉家里了。

        “谢谢。”辛晓婉接了花,很珍惜的拿在手里,正好一辆空驶的出租车迎面过来,她赶忙截停下来,和刘汉东一起上车,吩咐司机:“去恒隆广场。”

        到了恒隆广场,辛晓婉从爱马仕包包里拿出一副硕大的墨镜戴在脸上,这儿是近江名流汇集的场所,保不齐有人认识自己,万一传到金沐尘耳朵里就不好了。

        恒隆广场一楼都是奢侈品专卖,LV,爱马仕这些先不急着逛,辛晓婉认为当务之急是给冬瓜买一只好点的腕表,先进了万国表店,发现皮表带居多,不搭配刘汉东的硬汉气质,于是又拐进了欧米茄表店。

        “这个拿出来试试。”辛晓婉一眼看中海马8500潜水表,橙色陶瓷表圈金属三珠链,绝对够炫够骚,价钱也很适中,四万四而已。

        “谁还戴表啊,看时间有手机就行。”刘汉东道。

        “傻瓜,手表是男人的首饰,不是看时间用的,是彰显身份的。”辛晓婉戳了一下刘汉东的额头,亲昵无比,心思却回到当年第一次跟金沐尘逛恒隆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傻乎乎说看时间有手机就行,结果被金沐尘笑话了很久,如今她已经拥有了十几块名表。

        “太贵重了,我受不起。”刘汉东还是一脸的不情愿,他越是这样,辛晓婉越觉得有趣,这汉子真性情,淳朴厚道。

        “你就试试嘛。”辛晓婉撒着娇,逼着刘汉东试戴了手表,效果还挺好,立刻让营业员截表链,开票刷卡。

        刘汉东很不爽,他不喜欢不劳而获,更不喜欢花女人的钱,尤其这个女人的钱还是来自于包养费用。

        被二奶包养的小白脸……自尊上实在无法接受,他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似乎所有人都盯着自己,洞悉了自己的身份,甚至在背后指指戳戳,窃窃私语。

        辛晓婉感受到刘汉东的不悦,赶忙哄他道:“好了,不逛了,去吃下午茶。”

        这里是高级商业区,出门就有各种饮食店茶餐厅,找了一家装潢很典雅的茶餐厅,辛晓婉叫了一堆吃的,见刘汉东还是兴致不高,便问道:“是不是不喜欢欧米茄?近江的腕表专卖店还是不够多,顶级品牌都没进来。”

        “不是不喜欢,而是你的礼物太重了,我受不起。”刘汉东道。

        “可是你救了我的命哎,再贵重的礼物也不足以表达我的感谢。”辛晓婉愈发感觉到刘汉东的可贵之处,若是换了那些鸭子,早就粘上来了。

        “萍水相逢罢了,我不是想救你,而是和段二炮有仇。”刘汉东估摸着王星也该装好监控设备了,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该把话说清楚了。

        “可是……”辛晓婉有些没招了,但仍不死心“你不是做汽车修理的么,要不我投资帮你开个厂吧?”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刘汉东反问了一句。

        辛晓婉一时语塞:“我……我家里的钱……我老公的钱,他是做生意的,常年在外。”

        “你老公做什么生意的?挺赚钱啊。”刘汉东摆出闲谈的架势。

        “做房地产的,近江好多楼盘都是他们公司开发的。”辛晓婉信口开河,她只晓得房地产是最赚钱的生意,所以就往这上面扯。

        “哦,哪家公司?那是大亨级别的人物,啥时候介绍给我认识一下。”

        “我老公不是总裁,是股东,近江几家大开发商他都有参股,等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不过……你确定想见他?他很有势力哦,你不怕他找人砍你?”辛晓婉笑眯眯看着刘汉东,等待他的反应。

        一般的血性汉子肯定要拍胸脯表示自己很男人,天不怕地不怕,但刘汉东却不以为然:“他为什么砍我?”

        “因为咱们……共度了一夜哦。”辛晓婉摇晃着吸管,大胆而暧昧的盯着刘汉东,脚尖在桌下拨弄着刘汉东的鞋子。

        刘汉东冷笑:“给你钱花的男人,未必是你老公,我也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不好意思,我有事先走了。”说完将新买的苹果手机放在桌上,扬长而去。

        辛晓婉羞怒交加,想起身去追,但双腿一点力气都没有,她终于明白,刘汉东根本就没看得起自己,他完全猜出自己的二奶身份,这会儿只是虚以委蛇罢了。

        自尊心大受打击的辛晓婉呆坐了许久才缓过劲来,暗骂自己太贱,没事养什么小白脸啊,还是赶紧回家做美容学菜谱,把老公伺候好吧。

        “买单。”辛晓婉扬起一只手。

        服务员过来说刚才那位先生已经买过了。

        “他还算绅士。”辛晓婉失落的心稍微平衡了一些,叹口气将苹果手机收进包里,出门打车回去了。

        ……

        辛晓婉和刘汉东逛街的时候,金市长正在另一处藏娇金屋与十九岁的音乐系女生林格格颠鸾倒凤,现在的年轻人真是疯狂,林格格到底是比辛晓婉小了近十岁,在床上的表现堪称狂野。

        仁恒临江的房子也是高层,卧室的一面玻璃墙正对着淮江,景色比锦江豪庭还要略胜一筹,这种玻璃墙是进口材料,从外面看不到里面,**性很好,柔软的大床上,林格格一丝不挂,娇喘吁吁。

        金市长长驱直入,霸气无边,有句话说权力是男人的春-药,一点不假,如果不出什么差错的话,金沐尘就要升任近江市委书记了,想到这个他就意气风发,神勇无比。

        “爸爸,快!”林格格忽然尖叫起来,金市长颤抖两下,一泻如注,他最受不了这个,有次林格格开玩笑说老公和我爸爸一样大,以后也喊你爸爸算了,这种称呼让金市长感到另类的刺激,每次一喊这个就缴械。

        完事之后,金市长四仰八叉躺着,任由林格格帮自己清理干净,这小女生到底是学音乐的,吹箫的本事一流,忽听咔嚓一响,分明是相机快门的声音,惊得金沐尘一个激灵做起来,抢过手机说:“可不敢乱拍,多少人栽在这上面。”

        林格格撅起嘴:“人家知道咯,下次不敢了。”将刚拍的照片当着金沐尘的面删除了。

        金沐尘这才放心,起身冲了个澡,穿上衣服,依然道貌岸然。

        “干爹,晚上来我这儿吃饭吧。“林格格穿了件宽大的T恤凑过去撒娇。

        “饶了干爹吧,你的黑暗料理我实在降不住,牛排都煎成焦炭了。”金沐尘苦笑道,拍了一下林格格的小脑袋“一会老公,一会爸爸,一会又是干爹,到底是什么啊?”

        “随我心情啦。”林格格蹭着金沐尘,如同慵懒的小猫。

        “乖,过两天再来看你。”金沐尘恋恋不舍的下楼去了。

        坐到车里,金沐尘拿出手机,有几个未接电话,大部分不重要,有一个是詹树森打得,他立刻拨了回去。

        “树森,什么事?刚才在做理疗没听见。”

        “金市长,您交代的案子查清了,您那亲戚真不简单,一点亏没吃,还把几个家伙打成重伤住进了医院。”

        金沐尘立刻坐直了身子,这是怎么回事?他没说话,继续听詹树森汇报。

        “我已经压下去了,对方不敢闹事,毕竟他们也有过错,在闹市区打架斗殴,不过迪吧那种地方女孩子还是尽量少去,鱼龙混杂社会人员特别多……金市长,金市长?”

        “哦,知道了,谢谢你了树森。”金沐尘不动声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