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章 大夏天穿貂的男子
  • 第三十章 大夏天穿貂的男子

    作品:《匹夫的逆袭

        皮天堂早年也是混社会的,这几年洗白上岸当了政协委员,生意也越做越大,身家上亿,来往的也都是有头有脸的角色,就是厅局级领导见了他都得称呼一声皮总,如今被一个江湖新人当众奚落,岂能咽得下这口气。.org

        可是皮天堂竟然真的咽下了这口气,他一点不动怒,笑眯眯说:“好,我知道了,我会把你的意思转达给卓二哥。”

        段二炮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扬长而去。

        他那七个兄弟也一个比一个嚣张,有的还冲皮天堂比出中指,而皮老板的脸上一直洋溢着微笑。

        段二炮一帮人的脚步声远去了,保镖愤然道:“老大,教训教训这小子吧。”

        “不用。”皮天堂淡然摆摆手,“你没看见么,段二炮一只脚已经踏进阎王殿了。”

        说着拿起手机,拨通了卓力的电话:“老二,话给你递到了,人家一点不给面子,还喷我一脸唾沫星子,呵呵,那好,啥时候你过来咱一起吃个饭,有日子没见面了,好,回见。”

        ……

        段二炮带着一帮手下风风火火下楼,半路上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带人来到近江四环路上一家配货站,站外停了几辆大货车,门口站着两个黑T恤。

        院子里,一条被铁链拴着的草狗汪汪狂吠,段二炮带人进屋,椅子上绑着个人,已经被打得血肉迷糊,奄奄一息。

        “你叫程鸣?那个宾利车是你运走的,运哪儿去了?”段二炮问道。

        程鸣不说话,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

        段二炮打了个响指,手下递过来一把砍刀。

        “不说是吧。”段二炮一刀斩下,程鸣的左手被砍得只剩一点皮肉连着了。

        “再问一句,运哪儿去了!”段二炮举着血淋淋的砍刀厉声喝问。

        “江北玄超汽修!”程鸣带着哭腔喊道。

        “操,不动点真格的你当我逗你玩的啊。”段二炮丢下砍刀,将程鸣的左手拽下来丢到院子里,草狗嗅了嗅,闻出主人的味道,呜咽一声,趴下不敢叫唤了。

        段二炮带人扬长而去,过了一会,110民警接到附近群众报警赶到,将程鸣救出,带着他的左手赶赴医院,兴许还能接得上。

        ……

        江北,马超正在和平饭店的包房里打麻将,忽然接到程鸣家属打来的电话,说了几句后脸色大变,牌也不打了,匆忙离去,到车上就开始打电话喊人。

        半小时后,三十多号人聚集在玄超汽修厂,马超告诉他们说今天可能有近江的混混来闹事,大家就哄堂大笑,说什么人活得不耐烦了,敢到江北来找死。

        马超就说是段二炮,大家更不当回事了,纷纷笑着说哪里来的不知名小痞子,直接打电话让皮老大把他摆平不就得了。

        每个地方的混混都觉得自己才是最牛逼的,一方面强龙不压地头蛇,一方面源于对外界的不熟悉,马超找来的这帮人就是这样,他们准备了钢管、铁尺、棒球棍、开山刀等家伙,在汽修厂里打升级,抽烟聊天,等着对手上门。

        段二炮来的很快,也很出乎意料,他的学习能力很强,找了一辆泥头车直接撞进了玄超汽修厂,紧跟着是三辆豪华SUV,齐刷刷从车上下来十几个人,全都光着脊梁,刺龙画虎剃着秃头,手提雪亮的开山刀。

        马超这边的人反应也很快,呼啦一下全围上去,段二炮从车上下来,赤着上身披着貂皮领子的大斗篷,嘴里叼着烟,单手举着一把猎枪,二话不说连开两枪,霰弹扇面喷洒,一群人都挨了铁砂子。

        “给我砍!”段二炮暴喝一声,手下趁势杀出,他叼着烟折开枪机,掏出滚烫的十二号霰弹壳子,从裤兜里抠出两发实弹填进去,单手一甩合上枪机,继续朝人多的地方开火。

        这种凶残的打法,江北黑道上已经很多年不见了,马超找来的这帮人本来也是二线角色,来打个酱油充个场面而已,见势不妙顿时鸟兽散,跑得比兔子还快。

        马超也溜了,边跑边打110报警。

        段二炮啐了一口:“妈了个逼的,就这水平,真不过瘾。”

        手下们挥舞砍刀,将厂里的桌椅板凳窗户玻璃全砸了,停着修理的几辆车也倒了霉,风挡玻璃被砸的蜘蛛网一样放射性开裂,引擎盖和车门上一道道大口子。

        远处警笛声响起,段二炮这才将烟蒂一扔:“弟兄们,闪!”

        泥头车是偷来的,直接丢下不要,一行人上了SUV快速离去,大伙儿坐在车里叼着烟畅谈刚才老大的英姿,意犹未尽。

        “二哥绝对是黑道第一人!”一个瘦排骨青年赞道。

        “必,必须的,放放放,放眼全全全,全省,二哥绝对是最牛逼的!”一个结巴青年帮腔道,他们的年纪都不会超过二十岁,但眼神凶狂,不可一世,对段二炮死心塌地,疯狂崇拜。

        又一人说:“听说江北也有一个叫二哥的,还他妈挺狂,上午还找人给二哥带话,他以为他老几啊,给咱二哥提鞋都不配。”

        “对,他也配称二哥,只有段二哥才是真二哥!”

        弟兄们聒噪起来,段二炮心里很受用,想到卓老二摆谱让皮天堂带话,心里就有些不爽,问道:“这个**在江北哪儿,弄他去!”

        “华清池,就在滨江大道上。”有小弟答道。

        “速度赶过去,草***,我就不信了,卓老二三头六臂!”段二炮道。

        三辆奥迪Q7径直赶往华清池,虽然是酷热的秋老虎季节,但他们却把所有车窗降下,将纹着龙虎的胳膊伸出车外,拍打着车身,戴着墨镜的光脑袋也伸出来,冲车道上其他车辆比划着中指,车载音箱更是轰鸣着凤凰传奇的《最炫民族风》。

        很快开到华清池娱乐总会,停车场保安打手势让他们进场,可是三辆Q7直奔大门,不过这回没有破门而入,段二炮一马当先,手持猎枪进了大厅,一枪打碎玉石帆船屏风,第二枪将天花板上的巨大水晶吊灯给打了下来。

        所有人都惊呆了,傻傻看着这个大夏天披着貂皮领斗篷的酷拽男子。

        “操!还带话给我,带你妈逼!”段二炮不是蠢货,他知道华清池肯定养了不少保安,自己这点人来砸场子还是不够,放了两枪之后转身就走。

        小弟们兴奋无比,吹着贼哨,轰着音箱,驾车扬长而去。

        等楼上健身室里的保安们赶下楼,段二炮等人已经没了踪影,上车追了一阵也追不到人。

        这个时间卓力正在家里带孩子,听说场子让人砸了,立刻赶到现场,让人将屏风和吊灯抬走,今天暂时停业。

        监控室的屏幕上,卓力看到了段二炮嚣张无比的身影,问道:“他说的什么?”

        “他说,还带话给我,带你妈逼。”大堂经理是个苗条泼辣的小娘们,愤愤答道。

        卓力很震惊,段二炮来砸自己场子,居然是因为带话这件事,这货到底狂到什么地步啊,简直智商成问题。

        “老板,办他去,召集弟兄们,杀到近江去!”一个弟兄嚷道,胸膛因为愤怒而起伏不定。

        卓力的手机响了,是马超打来的:“二哥,我厂让人砸了,段二炮带枪干的。”

        “知道了。”卓力挂了电话,吩咐大堂经理:“报警,打电话给韩光,说有涉枪案。”

        ……

        段二炮并没有直接回省城,他虽然嚣张,但不是弱智,此时回去肯定会遭到报复,他带着兄弟们来到了平川,此时天已经黑透,众人找了一家烧烤摊坐下,拼了一张超级大的桌子,开始喝酒吃肉。

        酒酣耳热之际,大家再度谈起今天的壮举,一致认为二哥才是江东黑道之王。

        “老大,咱们已经统一了近江黑道,今天又把江北黑道摆平了,下一步就是全省了,可咱们还没有正式的名字啊。”一个手下说道。

        段二炮也觉得这是一个比较迫切的问题,但他实在想不出什么威风霸气的名字,于是让大家提建议。

        手下中有一个经常玩网游的家伙建议道:“老大,叫血魂堂咋样,绝对高端大气上档次哦。”

        “不错,就叫血魂堂了!”段二炮一锤定音。

        他端起酒杯站起来环顾四周:“弟兄们!”

        大家静了下来,一道道热血沸腾的目光注视着老大。

        “我段二炮不是江湖新人,十年前我就杀过人见过血,能在近江混起来,靠的是够狠,够义气,够钱多,可是最主要不是这些,而是有你们这些弟兄!”

        弟兄们激动起来,继续听老大演说。

        “从今天起,咱们就不再小打小闹了,咱们已经将皮天堂、卓老二这些人都踩在了脚底下,咱们必须有自己的堂口了,我宣布,血魂堂正式成立!干杯!”

        啤酒杯撞在一起,大家齐呼万岁,引来邻桌人的侧目,小弟们当场就恼了,抽出砍刀要剁人家的手,吓得那桌人赶紧赔礼道歉然后落荒而逃。

        段二炮意气风发,大手笔犒赏部下:“回头带你们包夜去,全部豪华单间,买游戏点卡,买Q币都算我的!”

        部下们欢呼雀跃。

        随后段二炮又分封了两个副堂主,四个护法,以及负责情报的暗影,负责保护自己的血卫,分工明确,组织严密。

        建立了组织之后,大伙儿斗志更加高昂,酒足饭饱,段二炮带副帮主和血卫找个五星级宾馆开房***睡觉去,弟兄们则在附近找了一家网吧包夜打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