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九章 打水漂
  • 第十九章 打水漂

    作品:《匹夫的逆袭

        吕建贤心里一紧,他忽然明白为啥自己能当上总裁了,这不是火线提拔,而是丢了个烫手山芋给自己啊,不对,这哪是烫手山芋,分明是个大炸弹,而且是那种滋滋冒烟的大炸弹。.org

        啥也不说了,大老板都跑了,自己还抗什么劲,吕建贤开车回家收拾细软,一进小区就被人堵住了,原来不少客户见公司没人,直接跑到吕总家里来讨债,面对一张张怒目圆睁的面孔,吕建贤唯有屈服,跟着他们回到了汉威公司。

        此时公安局防暴大队已经出动,维持秩序,疏散群众,汉威公司位于市中心繁华地段,本来就是经常堵车的地方,忽然挤了上千人,交通顿时瘫痪,人喊车鸣,乱作一团,大公交都停驶了,现场乱成一锅粥。

        看到这幅局面,吕建贤更加恐惧,两腿发软走不动路,硬是被架到公司来的,幸亏派出所也来了人,客户们不至于活活打死他。

        吕建贤强打精神,开始向客户解释公司面临的境况,“现在确实存在暂时的困难,但只是暂时的,资金完全没有风险,你们先回家,我马上召开董事会研究,争取尽快给大家一个圆满答复。”

        话没说完,几十份合同就摔到他脸上。

        “姓吕的,你少忽悠我们,当初说的天花乱坠,随时可以支取本金,现在我不要利息了,你把一百万本金给我就行。”

        “对,我们不贪你那点利息,把本金还了再说!”

        闹得最凶的一帮人都是出资在百万以上的客户,他们在社会上也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根本不把派出所警察放在眼里,看这架势,吕建贤不还钱,当场就得被他们撕碎。

        “大家听我说!”吕建贤急眼了,奋力挣出来,冲到墙边拉开帷幕,指着北岸生态城的大效果图说,“集团有上万亩地,几百座楼,就算暂时没资金,有地有楼怕什么玩意!欠你一百万,我给你二百平方的电梯房!这总行了吧。”

        “那行,就要房子了。”大家果然上当,不过吕建贤没高兴多久就再次傻眼,客户们现在就要去购房中心换合同,看房子。

        于是,吕建贤又被客户们裹挟着出去,外面围了上千退休老头老太太不愿意了,将他们团团围住不让走,经过一番解释才沟通好,大家拿着合同一起奔赴北岸生态城,拿投资换房子。

        路上,吕建贤给生态城项目负责人杨庆打了个电话,这回有人接。

        “大姑父,我小贤,现在我带人过去看房子方便不?”

        “你添什么乱,这边正忙着呢,再说吧。”杨庆没好气的挂了电话。

        吕建贤心中叫苦不迭,但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几十辆车浩浩荡荡来到北岸生态城工地,发现这里也正在闹事。

        几十支施工队全部罢工,上千民工将售楼处团团围住,各种标语横幅漫天都是,白底黑字,字字泣血,“还我工友!血债血偿!”

        汉威公司的客户们都傻了眼,上前打听,群情激奋的民工告诉他们,生态城项目就是个大骗局,甲方根本没钱,拖欠了几个亿的工程款,材料款,还打死工人,逍遥法外,现在整个工地已经全面停工,大伙儿拧成一股绳和他们斗,不结清款子,别想继续开工。

        一瓢冷水泼在客户们心里,本来还仅存的一点希望之火完全被浇灭,这么大一笔钱就这样打了水漂,连本带利全没了,谁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打他!”不知道谁先起了个头,大家一拥而上,痛打吕建贤。

        吕总很机灵,抱着头满地打滚,瞅个空子钻到了卡车底下,苦苦哀求,说自己砸锅卖铁也要赔给大家,但你们把我打死了,就彻底一分钱没有了。

        大家觉得在理,就暂时放过了他,不过还怕他跑了,推举几个人贴身监视吕建贤,盯着他筹款还账。

        这批人走了之后,那些退休人员才乘坐公共汽车赶到生态城工地,满心期望着能拿到一两套房子抵债,不至于血本无归,可是血淋淋的现实告诉他们,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不少人当场昏厥,现场哭天抢地,乱作一团。

        ……

        王玉兰从早上起来就心绪不宁,右眼皮总是跳,她很担心女儿开车出事,急忙打个电话过去:“凌儿,开车小心点,慢点。”

        “够慢的了,堵在中央大街上两小时没挪一米。”马凌没好气的答道。

        “咋了,出事故了?”王玉兰问道。

        “不是,几千人堵在汉威公司门口讨债,水泄不通,交警来了都没用,连防暴大队都出动了……妈,妈,你怎么了,在听没有?”

        这边,王玉兰撂下电话,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她缓了口气,拿起电话:“知道了,你小心点。”挂了电话,颤抖着手从大衣柜抽屉里拿出融资合同,匆匆出门,打了一辆出租车,对司机说:“师傅,去中央大街汉威公司,快点。”

        司机冷笑:“大姐,是去讨债的吧?那地方交通堵塞,车过不去,我只能送你到附近,你自己走过去。”

        “行,师傅麻烦你快点。”王玉兰心绪不宁,惦记着自己二十万能不能讨回来,还有房证,也得赶紧要回来,她拿出手机,先打给钱眉,一直占线,再打给吕建贤,关机!

        好不容易赶到中央大街附近,王玉兰下车步行过去,汉威门口的交通已经疏通,但公司里面却人满为患,不少老头老太太带着凉席和马扎子,在这里安营扎寨,不讨到钱绝不收兵。

        王玉兰不用找人打听情况,满大厅的人都在议论汉威公司资金链断裂的事情,她听了一会,心里凉了半截,这钱怕是难要回来了。

        “同志们,咱们去市政府要说法去!”一个退休老汉义愤填膺指着大厅最显眼位置处的巨幅合影嚷道,“金市长和龙开江是穿一条裤子的,找他去!”

        巨幅合影上,金沐尘笑眯眯的捏着红绸子和剪刀,俯瞰着这些愤怒的群众。

        大镜框被人摘下来,扛着直奔市政府,汉威公司的最大客户群体就是这些退休人员,他们老胳膊老腿,为革命奉献了一生,现在退休了也没啥顾忌了,别说市政府了,就是省委大院也是说去就去。

        几百人的先头部队赶往市政府,打头的几个人抬着大镜框,到了市府大楼门前,席地一坐,堵住汽车通道。

        不到一分钟,武警就从市府大楼里冲出,和保安一起组成人墙,防止他们冲击大楼,防暴大队接到通报后也迅速赶来处置。

        面对这样一群老弱病残,警察也没法下手,别说动用警棍盾牌催泪瓦斯了,就是徒手将他们架走都会发生意外,都是六七十岁的退休人员,还有不少坐轮椅,吸氧气的,真出了事,又是新的麻烦。

        过了半天,终于出来一位副秘书长,倾听了大家的诉求之后作出保证,市政府度一定在最短时间内组成专案组,处理汉威公司拖欠款项的事件。

        “大家都回去吧,要相信党,相信政府,一定给你们一个圆满答复。”副秘书长伸手四下安抚着,笑容可掬。

        老头老太太们大都是国企退休的,对党和政府一贯信任,既然领导发了话,他们也就慢慢散了,金市长参加剪彩仪式的大合影就这样丢在市政府门口。

        大镜框被保安抬进了院子,很快接到指示:立即销毁。

        楼上,金市长勃然大怒,来回踱步:“这个龙开江,到底怎么搞的!打电话也不接,这是想把烂摊子丢给政府啊!”

        秘书道:“生态城那边也闹得不可开交,所有施工队都联合起来了,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估计背后有高人支招。”

        金市长略一沉吟:“责成工商、税务、土地、公安等部门,由市政府牵头组成专案组,清理龙氏财团的资产!”

        龙开江自以为高明,一走了之,让政府给他擦屁股,可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这点伎俩在金市长面前完全不够看。

        “我让你跑,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猪养肥了就得杀!”金沐尘恶狠狠道。

        秘书道:“要不要向市委那边通个气?”

        “不用,这点小事就不要惊扰曹书记了。”金沐尘摆摆手。

        ……

        王玉兰惶惶然回到家里,呆坐半天才想起做饭,心神不宁把饭做好摆上,打开电视看新闻,可是把近江新闻从头看到尾,只有书记和市长在各处调研、考察的重要新闻,汉威公司欠款的事儿只字没有。

        马凌下班回来了,她很是纳闷,今天妈妈竟然没去监视自己,换了拖鞋,随手拈起菜尝尝,顿时苦脸:“妈,怎么这么咸?”

        王玉兰没理她,拿着遥控器换台,可是每个台都没报道这件事。

        马凌走进厨房盛饭,惊呼道:“妈,煤气你都没关!”

        王玉兰依旧不说话。

        马凌走过来,疑惑道:“妈,你怎么了?”

        “凌,你上网查查,汉威公司到底怎么了?”

        “好,我马上查。”马凌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忙打开电脑查找相关信息。

        有客户成立了汉威客户的贴吧,里面海量信息令人目不暇接,越看越惊心,汉威根本就是个非法融资的空壳子,空手套白狼玩的是击鼓传花,谁接最后一棒谁死。

        王玉兰冷汗直流,她意识到,自己的全部家产二十万怕是打了水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