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七章 吊丝不哭
  • 第十七章 吊丝不哭

    作品:《匹夫的逆袭

        回去的路很远,朱小强没舍得打车,一步步走回铁渣街,路上他想了很多,下定决心再不当冤大头,为了防止汪红打电话来,他毅然关上了手机,擦一把心酸的泪,踏上漫漫归途。.org

        一小时后终于走回了铁渣街,朱小强进了院子,趴在水龙头下喝了个饱,上楼一看,自己的屋门竟然敞着,奇怪啊,临走的时候锁门了,难道进贼了?想到自己电脑里几百个G的东瀛动作片,他不由得紧张起来。

        进屋一看,垃圾一扫而空,桌子床铺收拾的井井有条,连电脑屏幕上的浮灰都扫掉了,堆积如山的脏衣服臭袜子裤衩子全不见了,墙角还放着一个大西瓜。

        谁干的?难道有美女投怀送抱免费干家务?或许是房东家那个身材火辣的妹子看上哥了?一瞬间朱小强心里闪过许多念头,可是背后一声喊却打破了他的幻想。

        “强强,你干啥去了,手机也关了。”是父亲的声音。

        朱小强很纳闷:“爹,你咋找到这儿的?”

        泥瓦匠朱大有将手中的空盆放下,“鼻子底下长着嘴,爹不会问啊,我儿在这条街上挺有名的,我一问人家都知道,说你是作家,你写啥了,给爹看看。”

        朱小强看看空盆,岔开话题:“你把我衣服都给洗了?”

        “你也真够邋遢的,比俺干活的人还不讲卫生,都洗了,晒在楼顶,明天就干了。”朱大有的形象比儿子好不到哪去,破汗衫,一条看不出颜色的的化纤西裤,裤腿卷的老高,系着腰包,脚上一双磨损严重的塑料拖鞋。

        “我裤兜里还有钱呢。”朱小强责怪着,坐到了电脑前,开机上网。

        “就几张一块钱的票子,都拿出来了。”朱大有笑呵呵的坐在床沿,拿出烟来点着,翘着二郎腿看儿子上网。

        朱小强被他盯得毛骨悚然,回头道:“爹,你能不能不看我做事。”

        “行,爹不看,爹睡觉了。”朱大有拿了几张报纸往地上一放,拖鞋垫在脑袋下面当枕头,居然就在屋里打个地铺睡下了。

        朱小强无奈,继续打字写小说,写了几百个字,父亲已经睡着了,鼾声如雷,严重扰乱他的思路。

        “爹,醒醒,你这样我没法工作了。”朱小强将父亲摇醒,怒容满面。

        朱大有揉揉眼睛,看到亮着的电脑屏幕,顿时明白过来,儿子夜里要爬格子工作哩,自己打呼噜声音这么响,人家还怎么动脑筋。

        “我去找工友去,明天再过来。”朱大有爬起来,从腰包里拿出一卷钞票,点了五百块钱给儿子,“买点营养品补补,动脑子的人就得吃好的,地上有个西瓜,别忘了吃。”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朱小强将父亲轰了出去,屋子终于安静下来,可以静心创作了。

        朱大有出了门来到街上,找了个花坛躺下睡觉,天蒙蒙亮的时候爬起来,搭公交车找工友去了。

        ……

        早上五点,朱小强沉沉睡去,一觉睡到下午四点,出来吃了碗牛肉汤,买了一包烟,两盒泡面,打道回府,开电脑浏览时事新闻。

        微博上一则消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今天上午,近江市北岸生态城工地发生劳资纠纷,部分工人与园区保安发生冲突,当地派出所迅速出警,警方击毙一名持械歹徒。

        朱小强不假思索的转发,啪啪的打上一段话:“公知们又该号丧了,仿佛死的是他们亲爹,持械袭警,搁在你们爸爸国早就开枪打成马蜂窝了。”

        果不其然,此事引发舆论轰动,网上的左派右派又开始借机互相攻击,各种谣言,各种真相满天飞,近江市公安局官方微博进行辟谣,采访当事民警,在网上发布了一段视频。

        开枪者是北岸生态城所在区域派出所的副所长,他躺在病床上对记者说,当时几十个人围攻自己,都拿着斧头、钢管等凶器,其中一个人特别凶,拿着瓦刀上前要抢夺枪支。

        “我鸣枪示警后无效,当机立断向他开枪,啪啪啪啪一共打了四枪才放倒他,差一点瓦刀就劈到我头上了。”副所长眯起一只眼睛,右手伸出模拟开枪姿势,回忆着当时的惊险场面。

        朱小强看完,抑制不住兴奋,点了一支烟,转发并评论:“一个字,帅!两个字,潇洒!三个字,酷毙了!四个字,英明神武!”

        下面各种跟帖,都在幸灾乐祸,说暴徒傻逼,拿把破瓦刀就跟警方叫板,坚决支持开枪!

        忽然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朱小强心里一跳,难道是汪红打电话向自己赔礼道歉?颤抖着手接了,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你是朱小强么,我北岸新区公安分局,你父亲是不是叫朱大有?”

        “是的,怎么了?”

        “你父亲出事了,你来处理一下吧。”

        “啥事?”

        “朱大有死亡了,你现在就过来,抓紧。”电话挂了。

        朱小强愣了半天,没回过神来,这肯定是恶作剧,父亲才不到五十岁,身体好的很,没病没灾的,昨晚上还来找自己,怎么可能过了十几个小时就没了。

        他决定不理会,继续上网,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此时网上爆出了被击毙男子的照片,虽经技术处理模糊了面目和枪伤位置,但是那双磨损严重的蓝色塑料拖鞋却如同雷击一般让朱小强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是爹的拖鞋!

        朱小强呆呆坐了很久,终于想到给父亲打个电话,响了很久有人接了。

        “爹!”朱小强喊道,心怦怦直跳。

        “这里是北岸分局,你是死者的家属么?”冷冰冰的声音让朱小强最后的侥幸也破灭了。

        手机什么时候挂断的他已经不知道了,热泪滚滚而下,墙角的西瓜还在,父亲的声音犹在耳边,可人却再也看不到了。

        努力镇定了情绪,朱小强换了件衣服出门,正遇到刘汉东上楼拿东西,看见他脸上的泪痕忙问发生了什么事。

        “我爸爸出意外了,我去料理后事。”朱小强低声回答。

        刘汉东大惊:“昨晚上还见大叔了,是我把他领过来的,怎么今天就出事了?”

        “不清楚,我现在去北岸分局处理。”

        “我开车送你去。”刘汉东也不上楼了,开着富康带朱小强去北岸新区,一路上朱小强望着车外一言不发,如同霜打得茄子。

        到了公安分局,一切事务都是刘汉东来交涉的,朱小强只是呆呆傻傻坐在长椅上,过了半天,刘汉东过来说:“走吧,去看看朱大叔的遗容。”

        刑警支队和督察大队的人都到了,法医鉴证中心也派了人来,正巧是宋欣欣,刘汉东走了宋法医的关系,带朱小强去看朱大有的尸体。

        父亲静静躺在水泥台子上,衣服被血浸透,面孔晒的漆黑,指甲缝里都是黑泥,朱小强再也抑制不住,扑上去嚎啕大哭。

        刘汉东问宋欣欣:“有什么结论?”

        宋欣欣摇摇头:“中了四枪,都不是要害,死因是救治不及时失血过多,开枪是否符合规定,还要进一步调查,怎么,是你朋友?”

        “邻居。”

        “节哀吧。”

        忽然朱小强抬起头来:“我爹是冤枉的,他脾气好从不发火,怎么可能袭警,他又不是在这个工地上干活的,劳资纠纷没他的事儿!”

        刘汉东上去劝他:“别激动,从长计议。”

        朱小强一把将他推开,声嘶力竭道:“平白无故早管(不是错别字)人命,还有没有天理了,我要曝光,我要告状!我要为爹伸冤报仇!”

        喊了一会儿他才平静下来,继续哭。

        停尸房不是久留之地,刘汉东好说歹说,将朱小强拉了出来,要带他回去休息。

        “我想去工地,调查真相。”朱小强咬牙切齿道。

        刘汉东答应了,驱车带着他来到北岸生态城工地,可是在大门口被保安拦下,说所有车辆严禁入内。

        被拦下的不止他们一辆车,旁边停着一辆吉姆尼,原来白娜也来采访,刘汉东上前聊了几句,决定去找朱大有的工友了解情况。

        上午参与冲突的工人大多被逮捕了,经过一番奔波询问,终于在园区附近工棚找到了几个当事人,起先他们吞吞吐吐不愿意说,当知道朱小强的身份后终于吐露了真相。

        原来北岸生态城这个大项目是由施工队垫资建设的,甲方没有按照合同付款,双方起了冲突,正巧朱大有来这儿找老乡,不知道怎么就卷入了冲突,被警察当场打死。

        “北岸生态城是龙开江开发的项目,他号称近江首富,会没钱支付工程款?”白娜很疑惑。

        “几十个施工队的款子都没付,听说欠了几千万哩,好歹发点让俺们吃饭啊,不但不给钱,还找了一帮混混打我们,我们工人也是被欺负狠了才动手的,没想到闹出了人命,老朱哥时运不济啊。“工人眼里噙着泪水叹道。

        白娜皱起眉头:“这案子要好好查查。”

        朱小强是认识白娜的,前几天他还在网上匿名痛骂白娜是母公知,是妓者,是汉奸走狗卖国贼,现在却看白娜如同救世主一般。

        “白记者,求求你为我爸伸冤,他死的不明不白啊。”朱小强抽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