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五章 微型娱乐总汇
  • 第十五章 微型娱乐总汇

    作品:《匹夫的逆袭

        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劲,刘汉东赶紧解释:“我不是幸灾乐祸的意思……”

        祁大哥爽朗大笑:“我明白,能让你舒坦了,就算幸灾乐祸也没啥,咱们再说说你的事儿,丈母娘为啥骂你,不是没有原因的吧?”

        刘汉东说:“因为我没钱,不上进,总之以她的价值观来评判,我就是个废物。.org”

        祁大哥笑道:“不是你丈母娘的价值观出错了,而是整个社会都这个样,你丈母娘这种人没有自己的思想,凡事都随大流,人云亦云,五十年代什么人最吃香?贫下中农,六七十年代就变成工人解放军了,**十年代是个体户,倒爷,外企白领,这几年公务员最吃香,大家就都一窝蜂的去考,找对象也非公务员不嫁,其实风水轮流转,你哪知道过两年什么状况,我说这话的意思是,你不要跟着别人的指挥棒转,你最擅长什么,就去做什么。”

        刘汉东说:“我喜欢玩车,小时候的理想就是造最快的汽车,所以开了个小修理厂,不过生意艰难,就要撑不下去了。”

        祁大哥说:“怎么说你也算有理想的人,有理想不丢人,不过不顾现实一意孤行也不值得推崇,你当下的主要任务是挣钱,先挣到钱,再去实现理想也不迟。”

        “怎么挣钱,资金都砸进去了。”刘汉东一筹莫展。

        祁大哥再度大笑:“你没开动脑筋好好想,你守着这么大场子,还临着街,这是抱着金饭碗要饭哩。”

        一语点醒梦中人,刘汉东豁然开朗。

        “谢谢祁大哥,我懂了!”

        “懂了就好,以后有啥烦心事,就来转转,大哥开导你。”

        刘汉东回来后彻夜未眠,想了很多。

        次日一早,刘汉东起来在院子里来回走着,拉着卷尺测量,等俩徒弟来了,带着他们在地上画了四个车位,开车出去买了两袋子水泥,让人送了半车砖头,又在旧货市场订了三台二手冰柜,再去五金交电大市场买了水泵,胶皮管、刷子等物。

        俩徒弟一头雾水,师父这是要闹哪样啊。

        下午,刘汉东又去杜家兄弟开的铁艺厂,定做了二十个一尺长的小烧烤炉,买了上千个钢条委托他们打磨,这回徒弟们明白了,师父这是要转行做餐饮啊。

        事实上刘汉东并不是转行,而是多路齐头并进,他找了几个民工,在地上挖了纵横几道浅浅的排水沟,尽头都流进一个蓄水池,然后用水泵抽到砖头新砌成的有过滤层的大水箱里,这是刘汉东自己设计的洗车水循环系统,可以重复利用水资源。

        几台冰柜也并不是为了存放啤酒,而是批发冷饮之用,至于那二十个烧烤炉,自然是晚上摆摊用的,这么好的场地,这么旺的客流,不利用起来简直就是浪费。

        刘汉东找了块大木牌,用油漆刷上四个大字:美女洗车!高高挂在汽修厂大门上,又找来火颖和她的同学们,穿着小吊带和热裤,拿着胶皮管子在门口往破富康上喷水,说是洗车,还不如说是嬉水。

        这样一搞,果然大大的吸引了眼球,修车的人不多,来洗车的络绎不绝,南边黄花小区的私家车客源被大量分流,洗车便宜不说,还能欣赏美女,顺带着批发冷饮。

        一帮美女实习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她们本来就是不爱上学的太妹,平日里不是泡网吧就是混迹在台球室、酒吧迪厅之类,倒不是贪玩,主要是和混混们黏在一起,现在火雷他们整天呆在汽修厂,她们自然也腻在这里,轰都轰不走。

        到了晚上,烧烤摊就支上了,卡拉OK唱着,小烧烤吃着,大家不亦乐乎,刘汉东从啤酒厂直接批发几十桶扎啤,从乡下买羊自己杀,价格童叟无欺,生意自然爆棚。

        三天下来,各项收入毛利一千五,再扣掉人工和房租,总算是盈利了,这才只是开始,将来业务肯定还会好,刘汉东松了一口气,转型成功了,终于可以养活自己了。

        慢慢的,其他业务也开始拓展,虽然只是换车标、换轮毂、补车胎这样的小生意,但兆头不错。

        这几天马凌都没来,王玉兰管得很严,到了下班时间就去接女儿回家,关在家里半步都不许出去,还偷偷拿了女儿的身份证去打印了通话清单,狠狠将马凌训了一顿。

        “以后再让我看见你和姓刘的通电话,就没收你的手机!”

        马凌终于忍无可忍:“你这是侵犯**!”

        母女俩吵起来,正好马国庆下班回来,费尽口舌将她们拉开,马凌气鼓鼓的回屋睡觉,王玉兰抹起了眼泪:“你说我是图啥啊,还不是为了女儿将来好,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我就是嫁错了人,后悔一辈子,绝不能让女儿再走弯路。”

        这话说的马国庆心里不是滋味,岔开话题道:“玉兰,最近市里发生几起放贷公司老板卷款潜逃的案子,不少人血本无归,你赶紧把家里投出去的钱收回来吧,毕竟不是银行,放在外面心里不踏实。”

        王玉兰鄙夷道:“你不懂就别瞎说,汉威公司不比那些私人放贷公司,他们自己有项目,投资房地产,包赚不赔的,再说理财经理是自己人,小钱认了我当干娘的。”

        夜里睡觉的时候,王玉兰的右眼皮总是跳,心里隐约有些不安,第二天早早爬起来,约上李大姐一起去了汉威公司,这儿依然门庭若市,丝毫没有崩盘的迹象。

        钱眉已经升为理财经理,而吕建贤则高升副总,座驾也从宝马320换成了保时捷卡宴。

        吕副总亲自接待了两位阿姨,吩咐钱眉倒咖啡,亲自拉开墙上的幕布,露出一幅巨大的效果图来。

        “这是我们公司开发的北岸生态城项目,占地一万五千亩,总投资五百亿,建成后能容纳三十万人口,阿姨,现在做什么最赚钱?房地产啊!钱在贬值,什么都涨价,最能保值甚至增值的就是房地产,我们龙总和市里关系好,早年拿下的地块,现在才进行开发,当年地价多便宜啊,一亩地才几万块,现在楼面价一平方都要上五千了,阿姨,你们自己算算,光这个价差就能赚多少倍,我们汉威的实力是不容置疑的。”

        王玉兰和李大姐相视一眼,都觉得小吕说的在理。

        “你们要是想退也行,我马上安排小钱去办理,利息一分不少,怎么样?”吕建贤笑容可掬的看这两位长辈。

        “都是自己人,还能信不过你么,不用退了。”王玉兰摆摆手,很为自己的小肚鸡肠而汗颜。

        吕建贤说:“最近我们公司又推出一个短期理财产品,不限时间,浮动利率,一年期封顶,最高收益是50%。”

        王玉兰立刻动了心,但是家里实在没有余钱了,只能扼腕叹息。

        吕建贤看在眼里,呵呵一笑:“没钱也无所谓,我们有的是办法,可以用家里的房证从汉威抵押贷款,然后再投入这个项目,等于空手套白狼,阿姨你家的房子我去过,起码能贷出来三十万,买这款短期产品的话,一年之后就是连本带利四十五万,扣除贷款的利息,起码净落十万。”

        王玉兰心里痒痒的,但兹事体大她不敢擅自做主:“我回去考虑一下。”

        “阿姨,这个产品卖的很好,供不应求,都是内部人在买,今天就是截止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那……现在还来得及?”王玉兰心动了。

        “来得及,只要你把房产证土地证拿来,再办理一个公证书就行,我让小钱开车带你去办,公证处在我们公司常年驻有工作人员的,很方便。”

        王玉兰心一横:“好,那我就投一把!”

        吕建贤说:“阿姨,我见过的人里,您是最有魄力,最有超前思维的,和那些退休的大叔大妈完全不在一个位面上,甩他们十条街。”

        “这小伙子,嘴真甜。”王玉兰飘飘然了,“小吕,对象找好了么?”

        “哦,还没,事业正在上升期,没时间啊。”吕建贤苦笑道,招呼钱眉,“小钱,开车陪阿姨去办一下业务。”

        来到楼下,钱眉取了车,她的车也换成了进口甲壳虫,圆滚滚的车身很是可爱。

        “这车多少钱?”王玉兰问道。

        “也就二十来万,我们公司都换进口车,我这算最便宜的了。”钱眉不无骄傲的说道。

        王玉兰心中感慨,小钱和自己女儿差不多的年纪,已经开上二十来万的进口车,女儿还在起早贪黑的开大公交,每月就那三四千的死工资,还有丈夫马国庆,从警二十多年,别的没捞到,就弄一身病,想到这个,她更加坚定了信念,这个家,还是要靠自己撑着啊。

        有钱眉协助,事情办的相当顺利,全程贵宾通道一条龙服务,不需要王玉兰排队,坐在旁边吹冷气喝饮料即可,需要签字按手印什么的,自有人送到面前。

        房证抵押出去,贷款三十万,紧接着这笔钱就走账进入汉威公司另一个账户,买成理财产品,吕建贤信誓旦旦的保证,绝无风险,哪怕明天想取呢,只要提前一个电话就行。

        “我坑谁也不能坑你啊,阿姨,咱什么关系啊。”吕建贤亲自将办理完业务的王玉兰送出了大门,帮她叫了一辆出租车,塞了一张五十元的钞票给司机,“师傅,把我阿姨安全送到家。”

        出租车开动了,王玉兰赶紧将五十元要过来,说开到前面公交站台停下就行。

        全部存款都投到汉威公司了,现在连房子都砸进去了,家里只留了三千救急的钱,王玉兰身为一家之主,不得不紧缩财政,节衣缩食,打车钱能省则省,积少成多,再买成理财产品,大钱生小钱,想想心里都美。

        王玉兰转乘公交车,坐在最后一排打盹,恍惚间梦到自家换了一百五十平米的大房子,女儿嫁给了公务员,迎亲车队一水的白色宝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