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三章 汉东汽修
  • 第十三章 汉东汽修

    作品:《匹夫的逆袭

        半小时后,刘汉东驾驶着富康回到了仓库,熄火却久久不下车,此时心中的感觉恰似驯服了烈马的骑士。.org

        “这车太霸道了。”他赞不绝口。

        “那必须的,这车光改装花了几十万。”马超摩挲着车身,“车也有灵性,今天遇到你,他也兴奋哩,没事常来陪陪他,反正这车每星期至少得溜一圈,车和狗一样,不溜不行。”

        “行,有机会再来开。”刘汉东恋恋不舍下车,随马超回汽修厂,他的富康已经换好了新的启动机,中午两人一起吃了饭,然后刘汉东回家一趟,告别爷爷和母亲、贺叔,驾车返回近江。

        修理厂的厂址,其实刘汉东已经想好了,就在铁渣街上,有一家铁艺工厂生意做大了打算换地方,地方空了下来,但租约还没到期,正好是上回不小心被机器切断手指的杜家兄弟的厂子,两下一拍即合,刘汉东继续租下这块地方开厂,租金不变,还是每月六千元。

        铁艺工厂搬走之后,刘汉东带着马凌进来转悠一圈,指点江山,规划设计,两个人都兴奋的很,大有创业者的豪情壮志。

        里里外外打扫一遍,马凌犯了愁:“人手不够啊,起码得招两个小工。”

        刘汉东说:“我已经想好了,可以让楼下的邻居朱小强帮忙,这小子吃了上顿没下顿,整天坐在屋里上网,人都快废了,不如到咱厂里学点手艺。”

        马凌一撇嘴:“你一片好心别人未必领情。”

        趁着回去吃饭的空儿,刘汉东回了一趟108号,上二楼推门进去,一股浓烈的臭脚丫子、汗酸味、馊掉的方便面汤等等综合起来的怪异味道差点将他熏出来,朱小强回头一看,慌得赶忙将视频窗口最小化。

        “东哥,有事?”

        “你出来说话。”刘汉东扭头就走,实在受不了这股味道,比催泪瓦斯还毒。

        朱小强提上裤子颠颠出来,小心翼翼道:“那四百块钱……”

        “那四百你不要还了,现在有个工作介绍给你,我开了个汽修厂,你不是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么,正好对口,来我厂里打工吧,每月给你一千五。”

        “这个……”朱小强一脸的为难,“东哥,我是学国际贸易的,不对口啊。”

        “不对口可以学,学个技术不比你整天网上瞎混强。”

        朱小强抓耳挠腮,很不自在,吞吞吐吐道:“东哥,我实在抽不出时间,你别看我整天呆在屋里,其实业务很多的,都忙不过来,每月收入也不少……”

        这意思就是委婉的拒绝了,刘汉东也不生气:“随你,愿意干随时过来。”说完匆匆下楼。

        朱小强回到屋里,打开论坛页面,继续灌水骂人,一股强烈的职业荣誉感充盈着胸膛,伸手一摸烟盒,空的,顺手从垃圾篓里捡出一根烟头点上,深深吸了一口,慢慢吐出,淡淡的笑了,汽修厂小工?自己可受不了这份折辱,就算饿着也不受嗟来之食。

        中午吃饭的时候,刘汉东忽然想到山炮请自己帮忙的事情,于是下午去了一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直接找到负责招生的教务处打听消息。

        现在是八月份,学生们还没开学,但学院招生这一块已经运转起来,有人热情接待了刘汉东,向他展示了学院的宣传彩页,眉飞色舞地说:“我们学院有国际贸易、金融财会、物流运输、信息技术、企业管理、计算机开发等多个专业,只要你高考分数不低于200分就可以来上。”

        刘汉东说不是我,是我两个小兄弟,不过没参加高考,能不能上?

        这人面露难色,说请示一下主任。

        不一会儿,主任从里面办公室出来了,很儒雅的一个中年男子,看到刘汉东便是一愣,刘汉东也愣了,随即醒悟过来笑道:“老陈。”

        “快请进,屋里谈。”陈主任将刘汉东请进自己办公室,打发手下去倒水,和刘汉东寒暄起来,原来他就是刘汉东去年第一次进看守所遇到的狱友陈雅达,当时刘汉东对他很照顾,牢里的小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一直想联系你的,手机又丢了。”陈雅达说道,这话一听就很假,不过刘汉东不在意,这种高校白领有他的生活圈子,酒驾被拘只是生活的小插曲,出来之后断不会和狱友们保持密切联系的。

        “是这样的,我有两个小兄弟想上大学……”刘汉东将来意说明,陈雅达当即拍板“好办,没参加高考可以直接上成人教育,先入学后考试,就是学费稍微贵点,看你面子,一年是一万二,包吃包住包推荐工作。”

        “一万二,有点贵啊。”刘汉东道,山炮可是两个小舅子,一人一万二,两人就是两万四,上三年下来加上乱七八糟的,不得七八万啊。

        陈雅达察言观色:“可以打折的,看你面子,九五折,再减免一部分杂费,一万一差不多打住了。”

        刘汉东说我回去考虑,另外有件事,咱们学院有没有汽车维修专业的毕业生,我想招几个人。

        陈雅达眼睛一亮:“你有企业?”

        “是啊,开了家修理厂,正打算招工。”

        “那好啊,咱们可以结成战略合作伙伴,我们学校提供生源,你提供实习场地,实习费用让学生出,咱们五五开,你看怎么样?”

        “那贵校到底有没有汽修专业的学生?”

        “有,不过是最后一期了,现在的学生都好高骛远,汽修不吃香,学院前年就停了这个专业,现在还有一个班,正愁找不到工作呢。”

        刘汉东很高兴,和陈雅达互相留了号码,笑言这回不会弄丢了吧,陈雅达也呵呵笑,陪他出门,握手告别。

        回去把学费的事儿一说,山炮果然暴跳如雷:“**,学校都想钱想疯了,上个学一年一万多,这不宰人么,这学不能上,上了也白上,都学成朱小强那样不就废了,我看干脆跟你学修车去吧,不要工资,不用管饭,能学到技术就行。”

        刘汉东也觉得合适,“行,下午就跟我干活去。”

        山炮说:“别急,不能坏了规矩,先拜师。”

        孙佳涛、孙纪凯两个小伙子一直在姐夫的饭店里帮忙,每天剁骨头切肉打扫卫生端盘子刷碗,早就憋屈坏了,听说能去学汽修都兴奋坏了,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就去。

        山炮打电话把阚万林喊来,又从牌桌上将火联合拉来,作为拜师的见证人,搬了一把太师椅放在店堂当中,请刘汉东上座,两个徒弟过来磕头拜师,奉茶,程序走完,俩小舅子就算刘汉东的弟子了。

        “你师父可是部队里出来的技术能手,得过军功章的,跟着师父好好学手艺,等将来学成了,姐夫给你俩出钱,回老家开个修车铺,咱凭手艺吃饭,要不了几年就能娶媳妇盖房子。”屠洪斌

        两个小舅子一脸的严肃,姐夫的话他们从来都是当耳旁风的,但这回确是深信不疑。

        马超那边打来电话,设备已经拆除完毕,运输卡车也准备好了,刘汉东立刻带着两个学徒赶回江北,连夜将设备运回来,碰巧卡车司机程鸣是老熟人,去年刘汉东走投无路打算跑车的时候,就是打算跟他干的。

        这趟业务,程鸣只收了汽油钱和过路费,比马超谈妥的成本价还低一些。

        第二天,刘汉东和两个徒弟在厂里挥汗如雨,运来的设备需要安装,买来的防冻液、制动液、润滑油、玻璃水、原子灰、各种扳手、螺丝批、组套,都得归置到位,厂里的老化的电源线路也需要重新布线,换大功率的电表,新电缆。

        第三天,定做的不锈钢牌子到了,用大红绸子包着,刘汉东亲自挂在厂门口,鞭炮齐鸣,鼓乐喧天,汉东汽修厂正式开业了,少不得在牛肉村摆了几桌酒席,把马伟、朱玲玲两口子也请来了,大家欢聚一堂,共庆开业大喜。

        开业第一天,生意还算红火,阚万林带了几辆黑出租来保养,换机油三滤,给轮胎充气,如同马超预言的那样,就是瞎忙乎,根本赚不到钱。

        过了两天,连来保养的车都没了,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在厂里坐了一整天。

        淮江出租车有规定,必须在内部指定的厂家维护保养,所以这一块也指望不上。

        无奈,刘汉东只好将自己的富康当作教具,教两个徒弟拆轮胎,换三滤和全车油水,清洗气门,检查电路,把个破富康折腾的更破了。

        大毒日头下,师徒三人百无聊赖,昏昏欲睡,忽然外面进来一群莺莺燕燕,牛仔短裤大白腿小拖鞋,晃得人眼晕,为首的竟然是火颖。

        “刘经理,我们是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实习生,这是我们的介绍信。”火颖嬉皮笑脸的递上一张盖着公章的信笺。

        刘汉东更头疼了,后悔答应陈雅达接纳这批实习学生。

        孙佳涛、孙纪凯兄弟却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兴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