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二章 镇厂之宝
  • 第十二章 镇厂之宝

    作品:《匹夫的逆袭

        事儿谈妥了,酒就喝的痛快,转眼就是凌晨一点,成桶的扎啤也喝完了,从夜总会带出台的几个小妞哈欠不断,闹着要去睡觉,刘汉东拿了二百块钱给自己带出来的小姐,让她回家。.org

        小姐不敢走,她知道这些客人的身份不简单,孟知秋说:“小刘哥你别吓人家,人家不是嫌烦,是想赶紧开房和你鸳鸯戏水哩。”

        刘汉东摇摇头:“算了,让人家赶紧回家睡觉吧。”

        见他如此坚持,孟知秋索性把几个坐台的全都打发走了,又去华清池洗浴中心进行最后一个节目,洗澡。

        孟知秋让经理把值夜班的技师全都叫出来让小刘哥挑,最终刘汉东还是一个都没选。

        “再换,换到小刘哥满意为止。”孟知秋道。

        经理说:“黑哥,值夜班的都在这儿了,你要是**点来,一百多号随你挑,要不你说要啥样的,我给你打电话叫。”

        “小刘哥,喜欢什么口味的,你说,都是自己人,随便安排。”孟知秋嚷道。

        刘汉东摆手:“洗个素澡就行,明天还有事。”

        孟知秋不死心:“大夏天的,泄泄火对身体好,二哥买单,你千万别客气。”

        刘汉东只好说:“真不用了,家里有。”

        大家哈哈大笑,连技师们都笑弯了腰,孟黑子也就不再坚持,说有空一定见见小表婶,怎么管理的这么好。

        于是就在这儿开房住下,华清娱乐总会地下是洗浴中心,上面都是五星级客房,标间668一晚,开了几个房间各自睡下,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刘汉东就醒了,隔壁的马超还在睡,他自己下楼去滨江大道上跑了一圈。

        跑步回来,娱乐总会楼下停车场上依然是一片寂静,忽然刘汉东看到一辆老款黑色捷豹轿车,车牌号段却是最新的,这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二手车交易后是要挂新牌照的。

        刘汉东当巡特警的时候,有一次接到上级指示,协查一辆蓝色捷豹,说是盗抢车辆,当然这种案子不归巡特警管,执勤的时候顺带着留意一下即可,时间已经过去两三个月,但刘汉东依然记得这事儿。

        捷豹属于比较罕见的进口车型,全省保有量也不过十来辆,这车有蹊跷。

        刘汉东上前查看,暂时看不出什么端倪。他立刻打电话给马超,让他下楼来看看,不大工夫马超下来了,睡眼惺忪,趿拉着宾馆的拖鞋,还打着大哈欠。

        “啥事,小刘哥。”

        “帮我看看这车,牌照是不是假的,黑漆是不是重新喷的。”

        马超上前,借着早晨的阳光,找了几个位置左看右看,又轻轻敲了敲,“黑漆绝对是后来喷的,技术不错,不过到底不如进口原厂漆,那真是能当镜子照,对了,这车原来是蓝色的。”

        “你确定?”刘汉东兴奋起来。

        “我能看走眼么,干多少年汽修了。”马超点着一支烟,大模大样抽着。

        楼上下来一个男子,西裤衬衫,拿着车钥匙一按,别克车滴的一声。

        刘汉东问道:“你的车?”

        男子纳闷:“怎么了?”

        “哪儿买的?”

        “关你什么事?”男子伸手拉小皮包的拉链。

        刘汉东一脚飞出,皮包腾空而起,紧跟着锁喉拧胳膊,将男子死死按在地上。

        保安们闻讯赶出来,刘汉东让他们报警,又让马超检查皮包里的东西,可是除了钥匙、烟盒打火机钱包,没武器。

        不大工夫110警车来了,刘汉东上前自我介绍,说是近江警察,这辆车属于盗抢车辆,110警察立刻通知刑警大队。

        十分钟后,刑警二大队的人来了,人车一起带走,刘汉东也陪同协助调查。

        “等我忙完了去你厂里,替我给黑哥打个招呼。”刘汉东嘱咐完马超,上了警车。

        刑警二大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了,干警们刚从外地抓逃回来,忙的两眼都是血丝,连休息的空儿都没有,韩光安排手下去审问司机,自己陪刘汉东聊了几句。

        “听说你不干了,这是打算回老家发展么?”

        “不是,回来谈点业务,今天就得回去了。”

        没聊几句,案情已经问清楚了,原来不是真的盗抢,而是债务纠纷,直接移交给经侦那边了事。

        韩光送刘汉东出门,一再惋惜:“你不当警察太屈才了,以后有什么事儿,打我电话。”

        辞别韩大队,刘汉东打车来到玄超汽修厂,马超开了一辆车带着他去把趴窝的富康拖回来修理,顺便看了看厂里的设备。

        “举升机,气泵,千斤顶,换油机,拆胎机这些你都运走,工具还是自己买吧,回头我给你联系个卡车,随时拉走,运费收你个成本价。”马超一边带着他转悠,一边介绍着。

        有些设备还很新,刘汉东有些不好意思拿,马超说:“别客气,我用不上,厂子主要生意不靠这个。”

        “那主要做什么?”刘汉东很好奇。

        马超也不瞒他:“做贸易,卖二手新车。”

        二手新车……刘汉东明白了,走私汽车啊。

        看完设备,两人进屋抽烟喝茶,马超说:“小刘哥,你这个厂子准备主打什么项目?”

        刘汉东信心满满道:“我都想好了,主修老三样新三样,桑塔纳捷达富康,伊兰特爱丽舍凯越,这都是保有量很大的车,其中好几款都是出租车的主打车型,正好有朋友是开出租的,能联系到不少客源。”

        马超连连摇头:“不行,没啥意思,这些车型确实满大街都是,可能修的小厂也多,光江北来说,这样的小汽修厂就有上百家,再说给出租车做保养挣不着钱,这帮人根本不注重保养,能省则省,机油三滤都用最便宜的,就算一天几十个客户,你又能挣几个钱?”

        刘汉东拍拍脑袋:“我没考虑这么详细,看来哪一行都不好干啊,那你说应该怎么办?”

        马超说:“要干,就干别人干不来的,人无我有,人有我精,打个比方说,你专修进口小众车,或者专修疑难杂症,这样才能闯出路子来,私人小厂就得有特色,不然只能喝西北风。”

        刘汉东叹道:“隔行如隔山,虽然我在部队修过车,但距离开厂还差得远啊。”

        马超说:“你刚开始进入这个行业还不熟悉,慢慢就好了,走,我带你参观一下我的库存。”

        说完出门上车,带着刘汉东来到郊区一处仓库,大铁门紧闭,院子里养着狼狗,大棚下停着一排汽车,全都是豪华进口车,宝马奔驰奥迪自不用说,还有几辆保时捷、法拉利。

        刘汉东惊呆了,别看马超年轻,打扮的土鳖,就凭这些车,那身价就得过千万啊。

        马超笑笑:“这都是我替别人销的货,不是我的。”

        刘汉东一辆接一辆的欣赏着,目不暇接,赞叹不已,不起眼的小院子里居然藏着这么多豪车,比车展还精彩。

        停在最后的一辆车蒙着车衣,看不出型号,马超说:“这是我的镇厂之宝,你猜猜是个什么车?”

        刘汉东前前后后看了一圈,确定这辆车肯定不是阿斯顿马丁、玛莎拉蒂之类超跑,看轮廓倒是和一款赛场老将有些类似。

        “是AE86。”刘汉东很确定的说道。

        马超哈哈大笑:“差不离了,不过还是看走了眼。”说着掀开了车衣,露出镇厂之宝的庐山真面目。

        刘汉东目瞪口呆,马超得意洋洋展示给自己的,居然是一辆早已停产许久的武汉东风雪铁龙出产的富康1.6家用两箱轿车。

        “没想到吧,这可是飙死过保时捷的神车,大刘哥曾经的座驾,这车能改的地方都改过了,不敢说赛过兰博基尼,玩死宝马小跑之类的跟喝凉水一样。”马超拿出一块麂皮,爱惜的擦拭着车身。

        刘汉东无言以对,愣了半晌挑起大拇指:“服了,牛逼。”

        “必须牛逼,走,溜一圈去。”马超拿了车钥匙开门,先散了散车里的热气,然后坐上了副驾驶位子。

        刘汉东当仁不让,坐上驾驶席,发动汽车,随着钥匙拧动到位的一霎那,发动机狂野的躁动穿透毫无隔音设施的引擎盖,顺着简朴到落后于时代的中控,传递到方向盘上,挡把上,蓬勃的颤抖让刘汉东的肾上腺素急速分泌,一股强烈的驾驭**油然而生。

        油门猛轰,转速表如同打了鸡血般猛跳,刘汉东脚下一踩一松,蓄势待发的富康如同离弦之箭般射了出去,马超不由自主的握住了门上的扶手。

        仓库外就是平坦笔直的开发区大路,暂时还没安装监控探头,刘汉东加档到四档,速度已经上到了一百八,车身竟然没有丝毫抖动,看来车体已经进行了加固。

        路上有一辆奥迪TT小跑车,改装过的重低音放着凤凰传奇的拿手曲目《最炫民族风》,一个墨镜青年摇头晃脑的开着车,旁边坐着美艳的黑丝妹子,俩人正沉浸在幸福的二人世界中,忽然一道白色魅影从旁掠过,仔细一看,貌似是辆富康。

        “我勒个去!”墨镜青年猛踩油门,冲黑丝妹子挤挤眼睛:“看哥灭了它。”

        一分钟后,奥迪TT已经看不到富康的影子了,墨镜青年为了掩饰尴尬,皱起眉头煞有介事道:“看尾灯好像是最新款的阿斯顿马丁,我在上海车展上见过,这车老牛逼了,比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