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一章 小刘哥
  • 第十一章 小刘哥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苦笑了一下,这段时间的种种遭遇,尽在不言中。.org

        “没事儿,回来也好,跟哥混,保你一天三顿小烧烤。”孟知秋拍一拍刘汉东的膀子,揽着他的肩膀往前走:“喝酒去。”

        八月流火的季节,汗流浃背,衣服如同黏在身上的第二层皮肤一般,酷热难当,孟知秋将对襟褂子脱了搭在肩头,露出一身横肉和纹身,戴着大墨镜,迈着螃蟹步大咧咧的往前走,弟兄们也都有样学样,扒了衣服,刘汉东不想当另类,也把T恤给脱了,不过露出来的不是刺龙画虎的纹身,而是一身的伤疤。

        孟知秋领着大伙儿来到一家烧烤店,点了一堆肉,一桶扎啤,先弄几个凉菜坐下喝酒,现在才下午五点多,店里没人,烟雾也不大,电扇吹着,冰凉的扎啤喝着,赤膊大汉们吹起了牛逼。

        “现在都不去地地道道了,换了几岔老板,味道早就不正宗了,就是个名头。”孟知秋拈了个花生吃了,沉浸在往事中,“想当年高土坡四大天王,那都是我的哥们。”

        忽然他看到刘汉东手腕上的伤疤,忍不住问道:“这怎么回事?看起来像手铐磨得啊?”

        “就是手铐磨得,前段时间出了点事儿,被平川公安局抓了……”刘汉东轻描淡写,将事情原委简单叙述一遍,惊得孟知秋等人目瞪口呆。

        “**,这事儿我知道,原来是老弟你干的啊,啥也别喝了,都端起来,敬咱小刘哥一杯。”孟知秋率先举起杯子,带着大家敬了刘汉东一个。

        “黑哥,你怎么喊我哥啊,不能乱了江湖辈份。”刘汉东道。

        孟黑子一抹嘴道:“不能这么算,江湖是不讲究年岁的,你干的这些事儿,还当不起一声哥么,我这辈子最佩服的就是好汉,纯爷们,以前认识一个刘哥,那个比你还猛点,干的都是大事,我提名字你可能知道,就是咱江北的大名人刘子光。”

        刘汉东笑了:“其实刘子光和我还有点亲戚关系。”

        “哦,还有这一出?怎么个亲戚法,是不是一个刘?”孟知秋颇感兴趣。

        “算起来刘子光应该是我姑奶奶那边的一支,应该是我姑表哥,不过亲戚很多年不走动了,我也是小时候见过几次表哥,长大以后上学参军,一直没回家。”

        孟知秋震惊了:“我就说嘛,铁定是一家人,也就是你们老刘家的人,做事才这么猛!我靠,大刘哥小刘哥,一个比一个猛。”

        后边有人嘀咕:“你啥时候说了。”

        孟知秋一瞪眼:“扯什么犊子,还不赶紧都单独敬小刘哥一个。”

        大家又都单独走了一个,羊肉串还正串着,炭炉子也在生火,孟知秋喊道:“老板,结账。”

        老板颠颠过来:“孟哥,稍等,这不刚出摊子么,肉马上就串好。”

        孟知秋摸出钱包抽出几张红票子:“先结账,把肉留着我们夜里再过来。”

        “好嘞,孟哥走好。”老板点头哈腰。

        一帮赤膊大汉从烧烤店出来,打了两辆出租车,直奔淮江大桥下的和平饭店,在车上孟知秋就打起了电话,安排酒席,招呼朋友。

        刘汉东有些汗颜:“黑哥,这样不好吧,场面有点大。”

        孟知秋哈哈大笑:“越大越好,我还嫌不够大呢,留在江北的老人不多了,老弟兄都出国发展了,回头给你介绍几个伙计,都混的还不错,你回江北发展,肯定能帮上忙。”

        不大工夫来到和平饭店,经理疤子亲自迎接,领着他们上楼上最大的包间,先上普洱茶,拿两盒极品淮江,现在江东省内不流行中华和苏烟了,这种八十八一盒的极品淮江才是主流。

        和平饭店重新装修过,富丽堂皇,俯瞰淮江,大包间及其宽敞,大圆桌足够坐二十个人,颇有国宴的感觉。

        疤子问孟知秋都有谁来,确定了人数让服务员换了一个常规的圆桌,陆续有客人前来,每来一个,孟知秋都会给刘汉东介绍。

        “这位是咱江北建筑行业的大拿,二建的副总,木三水。”

        “这是市政府办公室的林浩,林主任。”

        “这是咱江北修车界的大拿,马超马老板。”

        刘汉东笑了:“这个认识,我的七星战车就是他给拾掇的。”

        大家落座寒暄,等着最后的大牛。

        过了十五分钟,一辆悍马车开到楼下,一位大佬下车上楼,众人就听见走廊里服务员们齐刷刷的喊声:“二哥好!”

        大包的门被推开了,一个粗壮的车轴汉子出现在众人面前,打扮的很接地气,大裤衩子加拖鞋,汗衫起码有十年以上历史,胸口印着一行红字:晨光机械厂第五届篮球赛冠军纪念。

        刘汉东当即就烦了迷糊,这位哥哥的身材,是打篮球的料?

        就听孟知秋隆重介绍道:“这位就是江北市政协副主席,著名企业家,纳税大户,少数民族同胞的优秀代表,华清文化娱乐产业园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卓力格图先生。”

        大家哗然:“二哥怎么改名了?”

        卓力落座,笑道:“本来就是半个蒙古人,这是我蒙古名字,那啥,这位小兄弟就是刘汉东?”

        孟知秋忙道:“就是他,刘哥的表弟。”

        卓力和刘汉东握了握手,刘汉东就觉得对方的手很绵软白嫩,和印象中拿着马刀砍人的手截然不同。

        “没听子光提过啊。”卓力笑笑,对手下道:“拿我手机来。”

        手下奉上一部奇形怪状天线很粗的卫星电话,卓力拨了一串号码,爽朗笑道:“刘总理,没打扰你的清梦吧,什么,在迪拜呢,哦,是这样,有个小兄弟叫刘汉东的,是不是你的表弟?”

        大家都屏息凝神,这年头冒认官亲,拉大旗作虎皮的人可不少,难不成这位小刘哥也是如此?卓二哥立刻打电话验证,摆明了就是不信人家嘛。

        聊了几句话,卓力将卫星电话递给了手下,对刘汉东说:“刘子光说没有你这号表弟。”

        空气死一般凝滞,大家的表情都有些尴尬,尤其孟知秋,极其的不自然。

        刘汉东倒无所谓,真的就是真的,无论如何假不了,再说他也不是靠这层关系混饭吃。

        卓力笑了笑:“老刘说,按照他们家那边的关系算,该喊你一声小表叔。”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继续谈笑风生,孟知秋哈哈大笑道:“是光哥的小表叔,那比咱们都高了一辈啊。”

        刘汉东赶紧推辞:“各亲各叫,你要非喊我一声叔,我也没辙。”

        这场酒喝的是酣畅淋漓,都是江北豪杰人物,喝起酒来尽显英雄本色,喝到一半卓力起身告辞:“对不住,我得回去一趟,处理点事儿,你们替我陪好咱小表叔,喝完到我那儿去,唱歌洗澡一条龙。”

        卓二哥要走,谁也不敢强留他,纷纷起身。

        “都别起来,慢慢喝,以后常联系。”卓力和刘汉东握了握手,带着手下走了。

        “二哥最近谈了个上亿的大项目,确实挺忙的。”木三水煞有介事道。

        疤子哈哈大笑:“拉倒吧,他回家看孩子去了,没办法,家属管得严。”

        大家就都轰笑起来,继续喝酒,喝到八点钟左右结束,继续下一场,去华清夜总会唱歌。

        众人来到楼下各自取车,基本上都是宝马奔驰级别的豪车,夜总会距离不远,就在滨江大道上,装潢的很上档次,二哥已经打过招呼,订了一个最大的包房,服务员全都黑衬衫打扮,耳朵上挂着对讲机空气耳筒,妈咪带了一群小姐进来,一水的学生装水手服,环肥燕瘦任君挑选。

        “让小刘哥先挑。”孟知秋叼着烟道。

        刘汉东也不矫情,点了一个身材小巧,看起来乖乖的女孩,眉眼依稀有点浣溪的影子。

        众人也都点了小姐,陪坐旁边,然后点酒水,最近流行喝洋酒,江北这边也不能免俗,上了五瓶人头马VSOP,五箱百威啤酒。

        “上回在顶点,喝的都是XO。”孟知秋道。

        疤子将香烟按在水晶烟灰缸里,随口道:“那些都是假酒,老二这边的洋酒是直接进口,货柜发来的,绝对真货,不能比。”

        孟知秋反正也喝不出真假来,他以玩儿为主,搂着身旁的小妞上下其手,对刘汉东点的那个女孩说:“妹妹,照顾我我们小刘哥,他是贵宾。”

        那个扮相很清纯的小妹子顺手摸在刘汉东裤裆里,嘻笑道:“怎么叫小刘哥呢,一点都不小。”

        包房里响彻粗俗的笑声。

        唱歌一直唱到十二点,木三水、疤子等人先走一步,孟知秋又提议去吃烧烤,于是带着出台的小姐转战夜市,正好接着吃下午点好的肉串,成桶的扎啤可劲的造。

        刘汉东喝了不少酒,但头脑很清晰,他问马超:“我想在近江开个修理厂,能联系到二手的维修设备么?”

        马超道:“你算问对人了,我厂里的设备正打算更新换代,你想要就拉走,自己负担运费就行。”

        刘汉东道:“价钱怎么说?”

        马超道:“自己弟兄,谈什么钱,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