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章 匹夫之怒
  • 第二章 匹夫之怒

    作品:《匹夫的逆袭

        原来如此!高傲是平川市长高先显的儿子,怪不得案子查不下去,刘汉东决定立刻去找这位“傲少”一问究竟,临走前他问王老师:“你不会报警吧?”

        “不会不会,你就是警察,我报什么警。.org”王老师诚惶诚恐道。

        “报警也可以,别怪我没提醒你,我认识你家门。”刘汉东隔空虚指王老师的面门,出言威胁,从桌上抓起虎牙军刀扬长而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王老师心乱如麻,拿起手机按下110三个数字,颤抖着手怎么也拨不出去,他只是一个教书匠,没背景没势力,谁也得罪不起,断不想掺乎进这种事情。,思想斗争了半天,还是放下了手机。

        刘汉东直奔普罗旺斯玫瑰花,他打了一辆县城常见的三蹦子,告诉司机去西城,在距离玫瑰园一条街外下车,步行走过去,先绕着别墅区转一圈。

        这里是平川最高档的别墅住宅区,规模不大,二三十座别墅,园区外墙上拉着电子围栏,园内大树参天,从门口路过瞥一眼,能看到里面灌木很多,绿化极好,郁郁葱葱、姹紫嫣红,宛如一个大花园,一座座造型别致的小洋楼错落有致,小河环绕,风景优美,与县城肮脏混乱的景象截然不同。

        绕了一圈果然有收获,一处电子围栏被风雨刮倒的树枝切断,还没来得及修复,刘汉东决定从这里爬进去。

        天还没黑透,他先到附近小饭馆吃了一碗牛杂面,喝了一瓶啤酒,磨蹭到天全黑才出了门,今天本来就是阴天,夜里天上黯淡无光,路灯很多是坏的,道路上尘土飞扬,农用车和拖拉机轰隆隆路过,刘汉东走到玫瑰园墙外,助跑两步一跃而上,抓住墙头一翻,人就落在了园内。

        园内和外界宛如两个世界,道路一尘不染,草坪碧绿,池水清澈见底,花园内暗藏的音箱放着蓝色多瑙河的背景音乐,优美的旋律令人心静如水。

        玫瑰园的繁茂树木为刘汉东提供了极好的隐蔽,他根据楼宇的编号判断分析,很快找到了高家所在的十六号别墅,这是一栋北美风情的两层带阁楼的别墅,车库的门开着,有一辆黑色路虎揽胜,另一个车位空着,大概是高市长的奥迪A6的位置。

        刘汉东发现自己来早了,现在才九点多钟,别墅里应该有佣人、厨子、园丁、保镖等人,自己无法全部解决他们,必须等夜深才好下手。

        他选择等待,趴在十六号别墅对面的灌木丛中,观察着别墅内的灯火明灭情况和园区保安的巡逻规律。

        别墅内只有一个房间亮着灯,看位置处于半地下室,这应该是保姆的房间,难道高傲不在家?

        刘汉东继续等,二十分钟后五名保安列队通过,例行巡逻,半小时后从另一个方向走回来,几个人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没个正形,附近的路灯杆子上有摄像头,但不能做到全方位覆盖。

        玫瑰园的安保貌似强大,其实外强中干,大概从没出过事,所以才如此懈怠,这正帮了刘汉东的忙,他等到十一点左右,确定别墅内只有保姆一个人,便开始行动,他大摇大摆走到别墅边,从敞开的窗户直接钻了进去,玫瑰园的安保如此强大,以至于让业主们都不屑于安装防盗网。

        刘汉东把球鞋脱了塞在腰里,穿着袜子悄无声息的走在铺着光洁实木地板的走廊里,墙角的夜灯发出柔和的光芒,房子内没有任何声音,他下了楼梯,走到那间亮着灯的佣人房门口。

        门虚掩着,里面有一张床,床上半躺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穿着小吊带和白裙子,两条光腿翘在床头,正聚精会神的玩着手机。

        刘汉东推门进去,女孩子察觉动静一抬头,刚要尖叫嘴巴便被刘汉东捂住,徒劳的挣扎了几下,就吓得不敢再动,一双眼睛饱含泪水。

        “你保证不叫唤,我就松开手,同意就眨眼。”刘汉东说道。

        女孩忙不迭的眨眼。

        刘汉东松开了手。

        女孩果然没敢出声,只是大口喘着气,她吓坏了。

        “你叫什么名字?”刘汉东问。

        “我叫高小蝶。”

        “你和高家什么关系?”

        “是亲戚,我喊高市长叔,现在他家当保姆。”

        刘汉东明白,高小蝶应该算是高市长的同宗远亲,这样的人用起来放心。

        他继续问:“家里都有谁?”

        “俺爹俺娘俺弟弟……”

        “没问你家,我问的是高市长家。”刘汉东打断她。

        “就俺叔和少爷,大太太去大家拿了,二太太和小姐不住这边。”

        “什么大家拿?”

        “就是美国旁边的一个国家。”

        “那叫加拿大,家里有司机和保镖什么的么?”

        “没有,俺叔就一个司机,开奥迪的,还没回来,家里没保镖,有事找保安就行。”

        “高傲呢?”

        “少爷还没回来。”

        “什么时候回?”

        “这几天俺叔管得严,可能过了十二点就能回来。”

        刘汉东得到了想要的情报,打算守株待兔,可是怎么处置这个高小蝶成了问题,是绑起来塞住嘴,还是直接打晕了事?

        高小蝶已经不再发抖,她偷眼观看刘汉东,反问道:“你是小偷么?”

        “你看我像小偷么?”刘汉东道。

        “不像,你像江洋大盗,我知道高家的财宝在哪儿?楼上大卧室墙上有幅油画,打开后面就是保险柜,床底下有个皮箱,里面大把的外国票子,各种宝贝,煤气灶抽油烟机上面,有一盒子金条,我带你去拿,拿好你带我走,中不?”

        刘汉东认真看着高小蝶,这丫头气质虽然很土,但长的不算差,双眼皮白皮肤,浑圆的肩膀,笔直的双腿,充满活力与青春气息,就像一枚刚从树上摘下的鲜桃,家里有这么一个保姆,难保高市长父子俩不染指。

        仿佛猜出刘汉东所想,高小蝶带着哭腔说:“高家爷俩不是人!是畜生!”

        虽然没明说,但刘汉东已经知道自己猜对了。

        “大侠,你带我走吧,这里的钱足够咱们过一辈子的了,出国买房子都够。”高小蝶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

        “我是来找高傲办事的,办完事再谈其他。”刘汉东挡住了高小蝶扑过来的温热躯体。

        忽然外面车灯耀眼,发动机轰鸣,刘汉东辨别出这是一辆小排量跑车,从半地下室的窗口看出去,果然是一辆宝马Z4,从车上下来一个男子,个头很高。

        “是不是高傲回来了?”刘汉东低声问。

        “是他,我得去开门。”高小蝶忙不迭的穿鞋。

        “别乱说乱动,我就在你后面。”刘汉东警告一声,紧跟在她背后,此时砸门声已经传来,“小蝶,你睡死了么!快开门!”

        “来了来了。”高小蝶趿拉着拖鞋到了门口,打开大门,一身酒气的高傲走了进来,劈脸就是一个耳光:“妈的,这么迟!”

        小蝶捂着脸不敢说话。

        刘汉东躲在玄关,他从高傲的影子可以判断这家伙身高在一米八五左右,虽然只是高二学生,但十七八岁的男孩子体力是最旺盛的阶段,不可轻敌,务必一招制敌。

        高傲踢掉鞋子,骂骂咧咧走过来,忽然冒出一个黑影,对着他的喉结就是一记重拳,紧接着在后颈上一记手刀,傲少还没看清楚对方是谁就被打晕了。

        刘汉东将高傲拖进了地下室,豪宅别墅的地下室里有健身房、台球室,还有家庭影院系统,隔音效果极好。

        高傲四仰八叉躺在地上,这小子果然人高马大,体重估计在一百八十斤左右,看起来根本不像高中生,看打扮和相貌倒像是社会小混混。

        高小蝶战战兢兢站在一旁。

        “把音乐打开,再打一盆水来。”刘汉东道。

        家庭影院打开,低音炮震人心魄,凉水打来,一盆浇下去,傲少醒了过来,,还没睁眼就被人提起来,按在墙边一通猛捶,打得眼皮肿了,嘴角流血,门牙也松了。

        紧跟着一把利刃横在脖子上,冷森森的声音道:“我现在问你话,稍微让我不满意,就切你一根手指。”

        高傲吓傻了,竟然不敢说话。

        “蓝浣沙是你杀的吧?”

        “不是!”

        “啪”高傲的右手小拇指断了,还好不是切断的,而是掰断,但疼痛程度没什么区别,疼的他嚎叫一声,若在居民楼里肯定四邻皆知了,但在地下室隔音房间内,外界根本无从听到。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刘汉东打开手机录影,调低了音响音量。

        “我们带他去玩了,溜冰嗑药,见大世面了。”

        “都有谁一起的?”

        高傲说了几个名字,刘汉东记在心中,和王老师提供的名单上的名字对应起来,应该是对的,这几个男女学生的住址都是豪宅级别。

        “逼他吸毒是吧,还逼他干什么了?”

        “就喝点啤酒,别的没什么?”

        “啪”又是一根手指断了。

        “说重点,怎么欺负他的。”

        “没欺负……我说我说,我让他跪舔了!”

        “为什么!”

        “这小子太狂了,仗着他姐姐考个什么状元,还买了爱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我就是想小小教训他一下,不想弄出人命啊!”高傲开始嚎啕大哭。

        “所以你们就把他扔下楼了!”

        “没有没有,是他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真是他自己下去的!”

        “嘴硬,我让你嘴硬!”刘汉东将高傲拽到隔壁洗手间,洗手台是大理石质地的,非常坚硬。

        “咬住台子。”刘汉东道。

        高傲不咬。

        “别破坏我的心情,惹怒了我,在你头上割一刀,整个头皮剥下来。”刘汉东道。

        高傲乖乖咬住了大理石洗手台。

        刘汉东猛力一脚踹过去,高傲满嘴牙崩的到处都是,牙神经连心,登时昏厥过去。

        人昏迷不醒,不好继续审问,刘汉东想让小蝶再去打盆水,却发现小保姆已经不知所踪。

        从半地下室的窗户看出去,外面警灯闪烁,大批警察、协勤、保安已经来到现场,将这里团团包围,水泄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