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章 塔吊之巅
  • 第七十章 塔吊之巅

    作品:《匹夫的逆袭

        沈弘毅壮怀激烈的时候,刘汉东正面临难题,他临时组建的小团体有解体的趋势,宋欣欣要回家照顾孩子,还要上班,阮小川要回社里,白娜也有重要的事情要忙,没人能继续和他并肩战斗。.org

        “等我把分析报告做出来,你们直接交给平川警方就行,铁证如山,谁也不敢包庇罪犯的。”宋欣欣说。

        白娜也附和道:“谋杀是公诉案,警方不理,直接找检察院,我就不信平川有人能只手遮天。”

        阮小川更是自信满满:“我相信省领导已经作出批示,那些警察破案的压力比谁都大。”

        既然大家都这么说,刘汉东也只能少数服从多数。

        于是大家互留了电话号码,各奔东西,刘汉东和浣溪无处可去,只好暂回铁渣街,在梅姐洗头房内等候,梅姐和众姐妹对浣溪一番安慰,劝她不要太难过,奇怪的是浣溪竟然一滴泪都没有流。

        到了下午,宋欣欣打来电话,说毛发的DNA检测已经出了结果,让刘汉东来拿。

        刘汉东骑摩托去公安局拿了报告,然后与浣溪一起回平川报警,因为富康还在维修,两人来到长途客运站搭乘城际客车,客运站门口聚集了大量出租车、黑车、三轮载客摩托,以及各种小商贩,小偷小摸,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忽然一辆出租车停在他们面前,留着马尾辫的男司机露出头来:“刘哥去哪儿?上车。”

        “去平川,路远,就不麻烦了。”刘汉东道,他认出这是朱玲玲的男朋友马伟。

        “你救小玲的时候咋不嫌麻烦,上车。”马伟打开了后门。

        刘汉东也不矫情,带浣溪上了出租车,马伟驾驶着汽车如同游鱼一般从车河中钻出去,径直上了高速公路,直奔平川而去。

        大家都没心情聊天,一路沉默,两个小时后抵达平川,马伟把他们送到地方,去汽车站捡客人去了,刘汉东和浣溪上楼,拿钥匙开门,屋里坐满了人,除了蓝老师夫妇,还有居委会的几个老娘们,她们是组织派来做思想工作的。

        桌上放着一个红布包裹的木头盒子,雕龙画凤还是精美,小镜框里镶嵌着一张照片,是浣沙学生证上的照片,这盒子里装的是弟弟的骨灰。

        “弟弟是被人害死的。”浣溪平静地说。

        蓝老师说:“妮儿,别折腾了,爸爸已经答应人家了。”

        浣溪看了父亲一眼,眼神中有怜悯有哀怨,她不怪父亲,但也不能再听他的话,自己已经十八岁了,可以做决定了。

        刘汉东推门出去,浣溪也跟着出去了,两人去平川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果然不出所料,警方不予立案,因为这案子已经结了。

        “我们有新的证据。”刘汉东拿出鉴定报告。

        警察还是推三托四,一会说领导不在,一会说程序不合规定,一会又说要研究研究。

        刘汉东急了:“你们还有没有人性!明知道是他杀却昧良心说谎话,你们对得起头上的警徽么!”

        警察们哑口无言,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民警将刘汉东拉到外面,语重心长道:“小伙子,我们比谁都明白,比谁都理解,可我们也有难处啊,警察也有上级,也有人管着,这碗饭吃的不容易,别难为我们了。”

        轮到刘汉东哑口无言了,他知道闹下去也不会有结果,拉着浣溪默默离去,又找到检察院和法院,却连大门都没进去,衙门口本来就难进,加上是这种敏感案子,他们连门卫这一关都过不去,就算想办法混进去,也不会有什么收获。

        忙乎了半天,一无所获,心力交瘁的刘汉东在夜色下的街头坐了一会儿,抽了半包烟。

        “哥,算了。”浣溪幽幽道。

        “他们不能查,我自己查。”刘汉东依然不死心,他拿出手机,开机,顿时几十个信息跳出来,有马凌发的两条,其余的都是中队长发的,各种勒令通牒最后警告,看时间是昨天发的。

        刘汉东一笑,删除了这些信息,打了个电话回去。

        “姬中队长,我是刘汉东,我想请几天假。”刘汉东道。

        “你不用请假了,你已经被解聘了。”姬扬没好气的说道。

        刘汉东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自己本来就只是聘用制警员,辞退就是领导一句话的事儿,昨天干出那么令领导塌台的事情,不辞退才叫奇怪,事实上昨天抱着浣沙上奇骏的时候已经有这种心理准备了,但亲耳听到,还是有些怅然,就和当初被部队勒令提前退伍一样。

        “唉,你这个事儿干的实在太莽撞了,都没法给你说情,支队长气得茶杯都摔了,我看是很难挽回了……”姬扬在那边叹息着。

        “知道了。”刘汉东挂了电话。

        “哥,怎么了?”浣溪瞪大眼睛问道。

        “没事儿,我早就不想干了,七天二十四小时的上班,一点自由时间都没有,不适合我的脾气。”刘汉东轻快的说道。

        浣溪紧咬嘴唇,她知道一份体面工作的重要性,刘汉东为了自己,为了弟弟,牺牲太大了。

        “哥,是我害了你,我早该听你的。”浣溪道。

        “我不是为你,也不是为了浣沙。”刘汉东指了指自己的心窝,“我是为自己,我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浣溪明白了,深深点点头。

        “好了,现在有什么打算?”刘汉东轻松无比。

        “法律途径已经很难解决问题,我现在只想知道,是谁害死了浣沙,将来我好找他们报仇。”浣溪的头脑很清晰,这个想法也与刘汉东不谋而合。

        “查案不是我的特长,不过咱们可以雇佣一个侦探来调查,我知道一个人,专干这事儿。”刘汉东拿出手机,调出王星的号码打过去。

        王星正在给婴儿喂奶,一对龙凤胎让他焦头烂额,每月光保姆工钱就五千,加上房贷,吃喝穿用,钱哗哗的往外流,因为照顾孩子没时间工作,经济上只出不进,就快撑不住了。

        手机响了十几声,王星才抽身去接,竟然是刘汉东打来的,而且是委托自己查案,一桩并不算很离奇,但很敏感的命案。

        刘汉东简单叙述了案情后说:“你开个价吧。”。

        “拉鸡-巴倒吧,你这是害我知道不?另请高明吧。”王星挂了电话,继续哄孩子。

        “喂喂喂。”刘汉东听了听手机,确定已经挂了,骂一声**,站起来焦躁的走来走去。

        路灯下,刘汉东的背影瘦长而孤单。

        ……

        最终他们还是妥协了,浣溪留在平川照顾饱受丧子之痛折磨的父母,刘汉东返回近江,他的处理决定已经正式通过,公然违抗命令在纪律部队是不可宽恕的罪行,支队班子一致通过,解聘刘汉东的劳动合同。

        刘汉东收拾了宿舍里的私人物品,将警服帽子徽章上交,临走的时候,几个女战友的眼圈都红了,林连南、常进、隋慕新等人的表情也很严肃。

        姬扬也来送行,战友们告诉刘汉东,为了保住他,姬扬在支队长面前都拍了桌子的,可是事情实在闹得太大,谁也无力回天了。

        “刘汉东,或许警队并不适合你,希望你能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姬扬用力和他握手,真诚的祝福道。

        “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只管开口。”一贯和他不对付的常进也有些黯然了。

        “刘汉东,我们女生都挺你,你是真男人!”赵良璇代表女警们发言。

        “哥们,开除了也没啥大不了的,等你混大发了,咱弟兄们都辞职跟你混去。”林连南笑呵呵的说道。

        “一言为定!”刘汉东和每个战友握手话别,仿佛不是被开除,而是即将出征的英雄。

        刘汉东提着自己的一包东西,走出了巡特警支队的驻地,回头望去,战友们依然在挥手告别,两扇大铁门缓缓关上,从此以后,自己和警界一刀两断,两不相欠!

        回到铁渣街,四楼的出租屋依然为自己留着,刘汉东把私人物品整理好,坐在床头呆呆想了一阵,下楼买了一包烟,一瓶烈酒,用塑料袋提着漫无目的的走着。

        铁渣街往东南方向,是一片废弃的建筑工地,大概是由于资金链断裂,工地成了烂尾楼,高高的塔吊锈迹斑斑,满地都是碎砖头和水泥袋子,茅草疯长,野猫出没。

        刘汉东鬼使神差的爬上了高高的塔吊,塔吊的长臂伸向天空,他慢慢的走过去,一步步的挪着,脚下是钢筋林立的烂尾楼,稍有不慎就会掉下去摔个稀巴烂。

        终于走到了塔吊的尽头,起风了,夏日的南风温热扑面,夹杂着农村焚烧麦秸的烟雾与粉尘,呛得他流泪。

        刘汉东用牙咬开酒瓶盖,又点了一支红梅,高空风大,点了半天才点着,就这样迎着风,一边喝酒抽烟,一边流泪。

        酒喝完了,刘汉东用尽力气将空瓶子扔出去,酒瓶在夕阳下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落在远处楼板上,摔成了无数碎片。

        “刘汉东,你是个傻逼!”嘶哑愤怒的咆哮声回荡在塔吊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