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二章 省委书记上微博
  • 第六十二章 省委书记上微博

    作品:《匹夫的逆袭

        江副台长名叫江雪晴,说来也是个传奇人物,当年不顾组织严令,带着摄像师奔赴西非战区采访,头顶钢盔,身披防弹背心,亲历枪林弹雨的形象激励了一代新闻工作者,她拍摄的群众将怒放的天堂鸟花朵插在士兵枪筒里的照片,曾获普利策新闻奖,号称中国第一战地女记者。.org

        江雪晴的背景比白娜还要深厚,她的前夫是江东省委的正厅级官员,现在的丈夫是央视的某位大腕,自己又兼任着网络电视联盟的副理事长,在CCTV也是大红人,副台长只是个绰号,意即江编导的权力之大,能顶个副台长。

        “小白啊,这件事我正在关注,有什么资源共享一下吧。”江雪晴是著名的夜猫子,这个点肯定不会睡觉,对社会热点的嗅觉更是灵敏无比。

        “没问题,回头我给你发邮件。”白娜挂上电话,问阮小川:“你家在哪儿,我送你。”

        “不麻烦了,我自己打个车就行。”阮小记者受宠若惊,今天他算是明白了,真正的新闻人的职责并不是挖猛料,出大名,而是将事实真相公诸于众。

        ……

        阮小川、白娜和江雪晴他们在网络上揭露冒名顶替真相的时候,朱小强也在熬夜奋战,他一边开着WORD码字,一边在LK论坛和人骂架,还不忘打开微博浏览着时事新闻,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钟,整座城市已经入眠,朱小强的生物钟却刚开启白昼模式,这是他精神头最足的点儿。

        忽然朱小强发现一则别人转发的微博,原博主叫“又萌又软的双儿”,微博内容是说今年高考状元被人冒名顶替,成绩作废,连户口都被销了等等。

        朱小强差点气笑了,这种离谱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出现,因为太不切合实际了,在资讯发达的今天,任何事情都是公开的,基层政府这么做简直就是掩耳盗铃,除非他们是傻子。

        他立刻到原博主的微博去看了一下,发觉博主似乎是个在校女大学生,于是再生狐疑,女大学生怎么可能关注这些负面新闻,她们该关注的是时尚、偶像、流行元素之类,所以,这个又萌又软的双儿很可能是一个营销帐号,表面上以女大学生示人,其实是一个团队。

        想到这里,朱小强为自己缜密的分析拍案叫绝,他端起中午吃剩下的方便面汤呷了一口,啪啪敲击着键盘键开始辟谣。

        “三岁小孩都能分辨出这是假新闻,博主哗众取宠制造热点,只为增加粉丝,实在令人作呕,冒名顶替上大学这种事情都是十年前的旧闻了,现在基本毫无可能性,而且博主是说是乡长的女儿顶替了农村考生,实在滑天下之大稽,乡长区区科级干部,哪有这么大能量摆平公安局、教育局、学校,改户口,改身份证,改报名表上的照片,再说江大这种重点院校对新生是很严格的,入学之后会有摸底测试,真有猫腻去年就曝出来了,博主还说乡下恶霸追杀该考生,更是可笑,你以为是拍好莱坞大片么,还公路追杀,惊心动魄,笑死哥了。”

        字数太多,只能发长微博,发的时候@了“又萌又软的双儿”,过了一会,朱小强的发言被“又萌又软的双儿”引用回复,还信誓旦旦的说这些都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有很多出租车司机可以作证。

        朱小强嗤之以鼻,叼起一支红梅啪啪打着回复:博主歪曲造谣的本事真是一流,出租车司机组团营救的姐是另一回事,居然被你说成见证者,我真是服了你的智商了。

        刚发出去,就有人在评论里痛骂朱小强,是一个叫“苤蓝丝”的家伙,看头像是位大叔。

        朱小强毫不犹豫的回击,极其鄙夷的告诉对方,你这种脑残粉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你的女神其实是个抠脚大汉。

        苤蓝丝马上回复:“**崽子,你在哪儿住,信不信我过去砍死你。

        朱小强哑然失笑,很优雅的发了个哈哈大笑的表情,然后@了近江平安,说有人恐吓自己,然后又@了平川平安,网上报案称有人制造谣言,抹黑平川。

        又过了一会儿,朱小强发现微博有动静,原来是苤蓝丝在转发白娜的微博时@了自己。

        白娜是早报的记者,颇有些名气,不过朱小强不喜欢她,并且将她纳入“公知”的名单,这种人专门盯着负面新闻,丑恶事件,什么藏獒咬人、环境污染、地沟油、民工子女上学难什么的破事,以朱小强的逻辑来分析,网上发帖关注热点问题的人有三种,一种是拿五毛的正式网评员,一种是拿五美分的公知,还有一种正义的自干五,当然就是自己这样的人了。

        白娜的微博证据充分,逻辑清楚,还提到了宣传部门对记者调查的阻挠,这下朱小强再次鄙夷的笑了,啪啪打下一串字:“这种事情如果是真的,早就曝光了,平川宣传部的官员得有多脑残才会帮一个乡干部压下这种事情,反正我是不信。”

        朱小强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大批人附和他的观点,对白娜的微博内容进行了分析,找出了许多漏洞,大肆抨击,得到火力支援的朱小强洋洋得意,想看白娜怎么回复自己,却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拉黑。

        鏖战了一夜,朱小强沉沉睡去,上午十点被手机短信吵醒,是女神汪红发来的,他顿时激动起来,划拉开短信,内容只有一句话:能借一千块钱么?

        朱小强盘算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钱已经不够了,犹豫再三还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父亲的声音很苍老,但很兴奋:“强儿,工作还顺利吧?”

        “还好,最近公司要定制工作服,要六百块钱,我手头不太够……”

        “知道了,中午就打给你,六百够不?”

        “够了。”朱小强的脸有些发烫。

        肚子很饿,方便面还有三桶,舍不得吃,只好下楼把嘴伸到水龙头下面,咣咣咣灌了个水饱,走路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肚子在荡漾。

        ……

        白娜也在睡懒觉,手机铃声将她从梦中吵醒,迷迷糊糊拿起来看了看号码,陌生来电,直接挂断接着睡,过了几秒钟,手机又响了,对方锲而不舍的劲头让白娜很生气,还以为是推销保险之类的,接了骂道:“有完没完了!”

        “我是白铭!”手机里传出威严的声音。

        白娜吓得一哆嗦,竟然是伯父亲自打来电话,难道自己微博上的爆料惊动了宣传部?

        “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伯父道。

        “什么?”白娜还有些迷糊。

        “现在就过来!”伯父挂了电话。

        白娜一骨碌爬起来,先抽了支烟苦苦思索,觉得这事儿实在躲不过去,索性带上资料,穿上衣服略微梳妆打扮一下,开着小越野车直奔省委大院,将车停在门外,登记之后进入大楼,直上宣传部。

        省委宣传部长白铭还是郑杰夫在任时候的旧臣,按说也该推到政协人大养老去了,可新来的徐书记没有急着组建自己的班子,所以他还担任着目前的职务。

        白部长在开会,秘书接待了白娜,将她请到会客室,里面还坐着一个人,竟然是阮小川。

        阮小川忐忑不安,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身为媒体小记者,忽然被省委宣传部叫去问话,神经再大条的人也得哆嗦一下。

        “白首席你也来了。”阮小川起身打招呼。

        白娜只是微微点头,坐下来掏出手机上网,看微博,网络舆论现在已经一边倒的倾向于自己这一边,还有许多人列举了证据,证明蓝浣溪确有其人。

        过了一会,秘书打开门,进来一位中年人,白衬衣黑裤子,虽然身材不是很高,但长期身居高位形成的气场让人不由自主的不敢直视他。

        “大伯好。”白娜站起来坦然打了个招呼。

        阮小川却有些腿软,硬撑着站起来说:“白部长好。”

        宣传部长白铭看看他“你就是晚报社的阮小川?”

        “是我。”

        “挺有出息的啊,专挖负面新闻,敏感事件,哼哼。”

        白部长的冷笑让阮小川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后背全湿了。

        “你们两个,跟我走吧。”白铭转身就走,白娜紧随其后,阮小川吓得迈不动步子。

        “怕什么,你又没犯法,就算开除公职,也不是找不到工作。”白娜低声道,拽着步履踉跄的阮小川出了会客室。

        有白娜这句话,阮小川立刻变得坦然了,事情已经发生,就算求饶也没用了,还不如据理力争,说不定能挽回点什么。

        白部长带着他们进了电梯,上十楼,这个楼层办公的是省委书记、副书记、秘书长以及他们的秘书们,一出电梯,就有秘书等候着了,领着他们进了一间宽敞的大办公室,公务员来给泡了茶。

        过了一会儿,进来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身量很魁梧,两鬓略有白发,国字脸,神采奕奕,一身正气,这张面孔大家都很熟悉,正是电视上经常露面的新任省委书记徐新和。

        “徐书记,这两个人我给你带来了,任你处置。”白部长笑呵呵的说道,刚才他还是冷若冰霜的家长,现在却变成笑容可掬的弥勒佛了。

        徐新和微笑着伸出手,先和白娜握了握,又和阮小川握手,笑着说:“不要紧张,我看你们在微博上和人争论都很有气势的,怎么到了我这里就变成草鸡了?”

        白娜眼睛一亮:“徐书记,您也上微博?”

        徐新和笑道:“难道不可以么,我早几年就注册了帐号,不过很少发言,粉丝也少,就我的秘书和白铭同志两个,不像你那么厉害,有两百万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