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三章 难为人
  • 第五十三章 难为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十一点半,酒宴齐备,客人到齐,赵默志宣布开席,他一站起来,下面乱哄哄的场面立刻变得鸦雀无声,大墩乡的头面人物们纷纷安静下来,听老赵哥说事。.org

        赵默志干咳一声道:“今天呢,把伙计们喊来主要是这么几个事,第一,咱村煤矿日产量过百吨,可喜可贺。”

        下面一阵掌声,今天来的尽是乡里有身份的人,穿的都体面,短袖衬衫或者T恤,上衣扎在西裤里,腰带上大串的钥匙,裤腿提的老高,露出尼龙袜子和皮凉鞋,当然也有一些肉瘤脑袋挂金链的汉子,身上有纹身,他们是矿上的打手,干这一行,没有自己的武力可不中。

        赵默志伸手四下压了压:“同志们,这第二件事呢,是祝贺咱们平川的市委书记,也就是我本家兄弟,赵默成赵书记,当选市十大优秀干部,大家鼓掌!”

        在赵村长的带动下,大伙儿热烈鼓掌,比刚才更持久了一些。

        “这第三件事呢,是咱蓝田村的自家事儿,我这个兄弟,蓝老师的闺女,这回高考考的不孬,给咱村争光了,大家说该不该庆祝一下?”

        “该!”下面一个留着寸头挂着金牌的小伙子站起来带头鼓掌,眉眼和赵默志有些相似,他一起头,下面人又热烈鼓掌起来,蓝老师站了起来,四下鞠躬,身子微微颤抖,脸上是病态的红晕,村长这么给自己面子,实在激动。

        三件事讲完,赵默志宣布:“开喝!”

        各个桌子分别进行,刚才那个寸头小伙子也坐在第一桌,他拿起淮江纯酿给大家倒酒,这是三星纯酿,一瓶售价五十八元,在乡下算好酒了。

        蓝老师和刘汉东都坐第一桌,他们是主宾,陪客的有乡上的派出所长刘忠文、矿上的工头、乡完全中学的副校长,赵默志的儿子赵二虎,就是倒酒的这个小子。

        赵默志酒量很好,连干三杯,又单独进行,蓝老师有病,不胜酒力,喝了一杯就不行了,可赵村长很执着:“二虎,给你叔满上,妮儿考了状元,这是喜酒,不能不喝。”

        蓝老师痛苦的摆着手:“不行了,真喝不动。”

        “叔,我爹敬酒,乡里没人敢不喝的,就你特殊是不?”赵二虎瞪着眼,凶巴巴的,真有些虎劲。

        “我替他喝。”刘汉东拿过蓝老师的酒杯倒在自己面前玻璃杯里,一饮而尽。

        刚才派出所长刘忠文和刘汉东聊了一下,得知他在缉毒大队干过,现在特警队,穷乡僻壤的没听过刘汉东的光辉事迹,但省城来的公安身份在这儿摆着,不能不给面子,所以赵二虎虽然不太高兴,但没说什么。

        “二虎,怎么和你叔说话的,你叔有病,意思意思就行。”赵默志训斥儿子道。

        蓝老师说:“我还行,就是喝的太猛了。”

        赵默志招呼他:“叨菜,叨菜,压一压。”同时使了个眼色,桌上其他人等就端着酒杯去串桌了。

        见时机成熟,赵默志开始说正事:“蓝老师,妮儿这回考的挺好,有啥打算么?”

        蓝老师刚想说让女儿上北清大学什么的,忽然觉得这种场合应该听听村长的意见,便道:“还没想好,村长给出个主意。”

        赵默志笑了笑,端起酒杯干了,说:“要我说,妮儿这个大学,还是别上了。”

        蓝老师如遭雷击,顿时僵住,筷子悬在半空中。

        刘汉东不动声色,手伸进裤袋里,打开手机录音键。

        赵默志道:“都是本乡本土的,我也就不瞒你说了,我也有苦衷,为啥妮儿不能上这个学呢,因为妮儿的身份已经被人占了,去年妮儿考的就不错,但是呢,咱乡有个领导的孩子没考好,孩子寻死觅活,没办法,就用妮儿的名义顶上了,这个事儿呢,是他们做的不对,我呢,一直也想找个机会给你赔礼道歉……”

        蓝老师呆若木鸡,半晌才喃喃道:“怎么会这样,浣溪去年就考上了,白耽误一年,白耽误一年啊。”

        赵默志说:“妮儿的户籍已经转出去了,这个名字已经有人顶了,所以,今年考的再好也不能上了,我这个当大爷的也很遗憾啊,总之一句话,很抱歉,我会适当补偿的。”

        蓝老师的眼泪涌了出来:“怎么补偿!我闺女明明考上了,被你们冒名顶替,我没法子只好让人带她进城打工,打得什么工我这个当爹的心里明白啊,我没脸见祖宗啊,我闺女学习那么好,她争气,今年又考上了,还是省状元,你们还不让她去上,没天理啊。”

        赵默志叹口气:“我理解,那不是没办法的事儿么,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得坦然面对不是,听老大哥一句劝,女大不中留,妮儿学习再好,将来也要嫁人不是,还得指望儿子,这样吧,我出个方案,让妮儿也别打工了,到我矿上当会计,给她安排个好对象,吃公家饭的,你家二小子的学费我包了,将来上大学找工作,我也全包,另外给你也安排到乡里上班,每月少不了七八百的收入,你看咋样?”

        蓝老师缓慢的摇着头:“我已经对不起女儿一回了,不能再对不起她,这个大学,一定要上。”

        赵默志气笑了:“你咋这么倔呢,不说了么,妮儿已经没有户籍了,换句话说,蓝浣溪另有其人,已经在江东大学上大二了,你家这个蓝浣溪怎么可能再上一次大学?”

        蓝老师瞳孔收缩了一下:“你们伤天害理啊,毁人家一辈子!这是要遭天谴的啊!”说着痛哭失声。

        院子里喝酒的众人听到哭声都扭头观看,赵默志忙道:“没事,我兄弟喝多了,高兴的,今天实在太高兴了。”

        大伙儿就都继续喝酒,他们心知肚明,赵村长在处理事儿,不该看的就别看。

        赵二虎拎着酒瓶子过来了:“咋的了,蓝叔,我爹就求你这点事都不行,难为你了是不?”

        蓝老师哭道:“伤天害理啊,你们还有点良心么?”

        赵二虎道:“**的,别给脸不要脸,我爹是仁义,讲究,才请场和你说事儿,这是给你脸知道不?要让我做主,一把火点了你家房子,烧死你们全家,谁他妈知道有你们这一户人,实话告诉你,大墩乡我们老赵家说了算,让你死你就得死,让你活,你才能活!”

        刘汉东看看差不多了,起身说话:“小子,说话别闪了舌头,大墩乡是**的,轮不到你姓赵的。”

        赵二虎眼睛一瞪:“别以为你省城公安就了不起,到我大墩乡来,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煤矿底下不缺你一具尸体!”

        “二虎!”赵默志厉声喝止,“蓝老师,刘公安,你们别生气,情况就是这么一个情况,具体赔偿条件可以再谈,实在不行的话,我给妮儿再安排一个身份证,明年再考,这总行了吧,学费我照样出。”

        蓝老师还是摇头:“浣溪熬得太苦了,这话我没法对她开口。”

        赵二虎大怒:“**!你还得理不让人了是吧!”过来揪蓝老师的领子,被刘汉东一把捏住手腕,反关节折过去,疼的赵二虎嗷的一嗓子,整个院子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投过来。

        登时几个打手就横眉怒目过来了,只见刘汉东回身从案板上抄起一把剁骨头的大菜刀,刷的一下劈下来,擦着赵二虎的鼻尖剁在桌子上。

        赵二虎被按在桌子上,脸贴着桌面,菜刀近在咫尺,他又怒又惊。

        赵默志挥手让打手们退下,变色道:“蓝老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孩子上学的事儿终归是小事,怎么谈都行,我已经拿出我的最大诚意,你不接受也就罢了,动刀动枪的算什么?”

        赵二虎嚷道:“爹,别和他们啰嗦,关门放狗,谁也别想走!”

        刘汉东手上一用力,赵二虎的胳膊咔吧一声断了,疼得他惨叫一声,头上豆大的汗珠滚了下来。

        赵默志腾的跳了起来:“上,都给我上!”

        早已按捺不住的打手们冲了上来,这些人别看五大三粗,都是乡下野路子出身的粗笨汉子,岂是刘汉东的对手,只见他动作快如闪电,一击必中,打得都是腋下、胸口、喉头等神经丛位置,一拳放倒一个人,毫不拖泥带水。

        院子里虽然有几十口子,但都是乡里的场面人,不是地痞流氓,仗势欺人他们在行,真打起来就都怂了。

        五个打手都被放翻在地,赵默志傻眼了,见到人群中的刘忠文,急忙喊道:“刘所,抓他!”

        刘忠文喝的醉醺醺的,掀开蓝色警服上衣,露出腰带上别的六-四小砸炮,刚拔出手枪来,刘汉东已经欺身上前,一把夺过手枪,两手一挫弹匣套筒就下来了,手枪成了零件,子弹撒落地上,撞针也被弄断。

        刘汉东将残缺不全的手枪丢给刘忠文:“下次喝酒别带枪。”

        刚才这一举动,把刘忠文吓得酒劲都醒了,丢枪可是大过,搞不好要扒衣服的。

        刘汉东的身手震慑了全场人,没人敢拦阻他。

        “蓝老师,咱们走。”刘汉东搀起蓝老师向村委会大门走去。

        忽然两头猛犬窜了出来,白森森的獠牙闪着寒光。

        刘汉东腾空而起,一个回旋踢,穿着警用皮鞋的脚重重踢在狗头上,猛犬横着飞出去,倒在地上呜咽不止,另一只扑了个空,夹着尾巴灰溜溜的窜了。

        刘汉东整整衣服,呸了一口:“狗仗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