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一章 蓝凤凰
  • 第五十一章 蓝凤凰

    作品:《匹夫的逆袭

        浣溪成为本届高考状元的喜事迅速传开,铁渣街上的熟人朋友们都为之骄傲,屠洪刚表示赞助八桌酒席,阚万林说回家需要用车招呼一声,只收汽油钱就行,街上的洗头房、按摩店的小姐妹们都凑了份子送过来,浣溪的学费是不用愁了。.org

        “走,喝酒去。”梅姐招呼大家,一起来到屠记牛肉村,山炮早已预备好了酒菜,客人们也陆续来到,当然是以街上的外来务工人员为主,花火村的人倒不爱凑这个热闹,火联合例外,他是有酒场必到的,并且还要担任主持人,端着酒杯讲两句,还别说,长期唱红歌养成的干部气质,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位领导呢。

        酒过三巡之后,阚万林醉眼朦胧,说浣溪你该回家报喜,让爹娘也高兴高兴。浣溪说已经给村里打过电话了。

        “那不行,这么大的事儿得亲自回去说,再说了,你马上就要进北京,上大学了,以后回家的机会就少了,赶紧回去吧,爹娘眼巴巴的等着你哩。”阚万林虽然喝高了,道理却是摆的清楚,山炮和梅姐都深以为然。

        “收拾收拾东西这就走。”梅姐当机立断,这就坐长途汽车回家乡。

        “那不行,必须开车回家,咱妹子是高考状元,哪能坐长途汽车,掉价!我开车送你们,汽油钱过费费我包了!”阚万林很豪迈的一挥手。

        “你都喝成这样了,还开车送人家?还是我来吧。”刘汉东捧着一束鲜花走进来,他下班晚,赶过来的时候酒宴已经进行到一半了,不过正好,没喝酒可以开车送浣溪回家。

        浣溪接过汉东哥送的鲜花,今天她容光焕发,配上娇艳欲滴的鲜花,简直称得上绝代芳华。

        阚万林痴痴的看着,忽然抹一把口水叹息道:“唉,早没下手,这么好的媳妇飞了。”

        坐在旁边的山炮用胳膊肘捣了他一下:“拉鸡-巴倒吧,怎么也轮不到你啊。”

        阚万林抗议道:“咋就轮不到我?我有房有车哪点不好,哦,你的意思,就能轮到大东?”

        山炮正色道:“这话以前说还对,现在大东也赶不上趟了,这丫头出息大了,这条街上没人能配得上她。”

        阚万林深以为然,点头道:“浣溪是咱这儿飞出去的金凤凰啊。”

        梅姐插嘴道:“怎么能是金凤凰呢,妮儿姓蓝不姓金,是蓝凤凰。”

        大伙儿又喝了一轮,山炮忽然端着酒杯站起来说:“我决定了,让两个内弟都去上大学,跟着我打工没出息,只有读书才能出头。”

        大伙儿哄然叫好。

        酒足饭饱之后,梅姐当即拄着拐杖回去收拾行装,带着小燕儿和浣溪回老家,刘汉东打电话到队里请假,虽然防暴大队工作很忙,但刘汉东身份不一般,同事们都佩服他,领导也看重他,别人请不下来的假,他一句话就成。

        事不宜迟,刘汉东驾驶着富康载着梅姐浣溪小燕儿踏上归途,与上次回乡之路不同的是,现在是夏季,道路畅通天气适宜,刘汉东保持在一百二十公里的时速,吃晚饭的点儿就赶到了平川市区。

        浣溪要去感谢二中门口小超市的老板娘,如果没有她的无私帮助,浣溪就不可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老板娘正拿着蝇拍子在店里百无聊赖的坐着,学校就要放暑假,小超市的生意一落千丈,没什么人来,忽然一辆白色富康停在门口,车上下来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孩,与高考那天落魄窘迫的形象相比,今天的浣溪简直像换了一个人。

        “阿姨,我来了。”浣溪腼腆的笑着。

        “快进来,分出来了么,考得咋样?”老板娘急忙丢下苍蝇拍起身相迎。

        梅姐从车里艰难的爬出来,大嗓门嚷道:“姊妹!全托你的福,妮儿考了全省第一,七百二十一分!”

        老板娘差点傻了:“我的乖乖!状元啊,状元在我店里吃过饭,还住过,不得了,我也沾了灵气了,二宝!快出来,别打游戏了,来见见你状元姐!”

        儿子一脸不情愿的从屋里出来,看到浣溪,眼前就是一亮,他也是刚参加完中考的学生,对于考试状元这类人有着天然的敬畏心理,况且浣溪如此光彩照人,简直让少年不敢直视。

        “一中门口挂了横幅哩,说庆祝本校考生考取全省第一。”少年道。

        梅姐脸色大变:“这些不要脸的,妮儿想挂个学籍都不愿意,这会儿又跳出来把荣誉往自己头上揽。”

        少年挠挠头说:“不是的,一中的状元考了六百八十五分,好像是应届生状元。”

        梅姐说:“还是不要脸,真正的状元是浣溪,是育才中学出来的,哎,不对啊,育才中学也不是好东西,把门锁上不让妮儿参加考试,这笔帐还没和他们算哩。”

        浣溪轻轻一拉梅姐的衣服:“姐,别说了,过去了。”

        刘汉东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梅姐将当日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大家都很动容,为浣溪的坚韧和毅力,也为某些人的无耻。

        “这事儿要查清楚,我马上去找那个姓肖的。”刘汉东怒容满面道。

        老板娘劝他:“别急,他们又跑不掉,吃了饭再走,我请客。”

        梅姐也劝:“大东别发火,你一出手就要人命,冷静冷静,兴许不是肖校长干的呢,可能是下面人干的好事。”

        刘汉东点点头:“好吧,咱先吃饭。”

        老板娘说啥都要请这个客,盛情难却大家只好答应,在附近找了一家颇上档次的酒店,点了一桌六百八十八的“谢师宴”,刘汉东要开车不能喝酒,梅姐和老板娘开了一瓶自己超市带来的红酒,浣溪也喝了几杯,脸色绯红更加,娇艳不可方物,老板娘的儿子时不时偷窥两眼,情窦初开的少年心中小鹿乱撞。

        刘汉东喝饮料,一瓶可乐下肚,出去上厕所,走廊两侧都是包间,忽见一个粗壮的身影拿着电话走出房间,铃声很熟悉:“今天好运气,老狼请吃鸡……”

        是育才中学的肖校长,这厮喝的面红耳赤,正出来接电话,站在厕所里大声嚷着:“行,我知道了,明天中午醉仙居,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一回头看见刘汉东,吓了他一跳。

        刘汉东一把揪住肖校长的白衬衣领子,将他推到墙角提起来,手上用力,肖校长脸憋成了猪肝色,说话都艰难:“别……别动手,有话慢慢说。”

        “说!谁让你对浣溪下绊子的!”刘汉东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

        “大哥,你搞错了吧,我不清楚啥事啊。”肖校长辩白道。

        “***不老实,不见棺材不落泪!”刘汉东推开厕所隔间的门,将肖校长的头按近了马桶里,同时扳动把手放水,可怜堂堂一位校长,被人折辱成这样,衬衣前襟全湿了,眼镜也掉了,一绺头发耷拉下来,说不出的狼狈。

        “再来一回!”刘汉东等他喘了一口气,又将其按在马桶里。

        肖校长手舞足蹈,嘴里吐出一串气泡。

        刘汉东又将他提了出来:“想起来了么?”

        “想起来了,这事儿不赖我,是下面人干的,有人想让蓝浣溪考不成。”

        “谁!”

        “我也不知道,关系托关系,是学校教导主任老张联系的事儿,也是他派人锁的门。”

        “姓张的在哪儿?”

        “在……不清楚。”

        刘汉东薅住肖校长的头发道:“哄我是吧,你不知道我干什么的么,姓张的就和你坐一块喝酒对吧?”

        肖校长点点头。

        “打电话叫他到厕所来。”刘汉东喝道。

        肖校长不敢不从,拿起手机打过去:“老张,到洗手间来一下,有点事和你说。”

        过了一会,一个戴眼镜的白胖子走进了洗手间,还没搞清楚什么事儿,就被人放倒,揪着脖子按进了出酒桶。

        酒店洗手间里通常都会备有一个大桶,学名叫出酒桶,其实就是供人喝多了呕吐用的,今天酒店生意不错,不少客人都喝高了,出酒桶里内容不少,气味刺鼻,张主任被按进去之后就觉得被熏得喘不过来去,脑袋上沾了不少污物,恶心的吐了出来。

        刘汉东将他提出来,推到窗口,这里是四楼,摔下去就是一个死。

        “我就问一遍,答的不能让我满意,我就送你下去。”刘汉东道。

        “大哥你说。”张主任的眼睛被污物糊住,带着哭腔喊道。

        肖校长想悄悄溜走,刘汉东回头一声厉喝:“你***还想走,给我站住!”

        “我不走,不走。”肖校长吓得一激灵,他是文化人,哪见过这样的恶人。

        刘汉东继续逼问张主任:“说,谁让你害蓝浣溪的,锁上门不让她参加高考,还在她饭里加料。”

        张主任哭道:“真的不干我的事儿。”

        刘汉东将他半个身子都推出窗外,张主任屁滚尿流:“我说,是朋友的朋友托的关系,也没想害人,就是想让蓝浣溪迟到,没给她饭里下料,就是两片安眠药。”

        “说重点,到底是谁!”

        “是蓝田村的村主任赵默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