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六章 奶奶没了
  • 第四十六章 奶奶没了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到底是混迹江湖多年的社会大哥,李随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问道:“小妞,你怎么能确定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李抗的种?”

        吴兴发不动声色接过化验单审视着,当然看不出什么名堂来。.org

        女孩很镇定的回答道:“是不是李家的种,等生出来做个DNA测试就行,叔叔什么身份,社会上没人不知道,给我一万个胆子也不敢骗您。”

        李随风哈哈大笑:“这倒是实话,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大学毕业的?”

        女孩说:“我叫叶婉儿,是近江艺术学院舞蹈系的,大四了,马上毕业,工作还没联系好。”

        李随风说:“工作的事情不忙,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兴发,给她拿点钱。”

        吴兴发拉开公事包,开了一张两万元的现金支票拿过来。

        李随风接了支票递过去,叶婉儿刚要接,李随风的手往后一缩,晃了晃支票说:“敢哄我的后果,相当严重哦。”

        叶婉儿怯生生的点头:“知道的,叔叔,我和李抗是真心相爱的,如果不是他出事联系不到,我也不会来找您。”

        李随风说:“以后需要用钱,直接来找我,怀了孩子就不要整天乱跑了。”

        “嗯。”叶婉儿点头如捣蒜。

        李随风这才将支票递过去,女孩接了,说声谢谢就要走。

        “兴发,安排车送一下。”李随风道。

        吴兴发陪叶婉儿出门,让司机开李老板的劳斯莱斯送女孩回学校。

        “谢谢叔叔,不用了,太奢侈了,让学校同学看见不好,我自己打个车就好。”叶婉儿很乖巧,吴兴发眼中闪过一抹欣赏之色,“好,那你自己打个车吧。”

        返回客厅,李随风已经从酒柜里拿出珍藏的拉菲红酒,正在往两个高脚水晶酒杯里倒,吴兴发赶紧打开冰柜,拿了一罐冰镇雪碧,兑入红酒杯,这是十几年前的老土喝法,现在已经不流行了,但架不住李老板就是喜欢这个味儿。

        “老吴,这个女的你见过么?”李随风问。

        “见过的,确实是李抗最近泡的马子。”吴兴发端起酒杯。

        “查查她的底子,我刚才想了一下,不如让李抗结个婚,给他个猴牵着,以后说不定能老实点。”李随风也拿起酒杯,和吴兴发碰了一下杯。

        “恭喜大哥抱孙子啊。”吴兴发笑眯眯说道,“这个办法不错,人不结婚就不能长大,李抗也二十多了,也该收心了。”

        “干杯。”两人碰了杯,一饮而尽。

        ……

        宋欣欣在情况说明会上拆了领导的台,很多人替她担心,但人家根本不在乎,法医学硕士的学历,市局法医鉴证中心副主任的资历,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成功协助刑警破获几十起案件,这个辉煌的光环顶在头上,谁也不敢给她小鞋穿。

        王凤霞被藏獒咬死这件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只赔了十万块钱,刑拘了饲养员,环卫处方面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也给了五万块,这些钱都被王凤霞的儿子媳妇拿走了,毛丫一分钱也没有,宋欣欣很气愤,但无能为力。

        这几天宋欣欣一直在忙毛丫的领养手续和落户问题,即便她是警察身份,办齐这些琐碎的事情依然无比的麻烦,尤其户口很难解决,毛丫是弃婴,从小就没上户口,从法律意义上来讲就是黑户,无国籍的人,省城的户口很难上,不上户口就不能入托,不能入学。

        毛丫已经六岁半,正是该上小学的年纪,宋欣欣工作很忙,不可能天天照顾她,可是没有户口就无法入学,找了几家幼儿园人家也不收,最后还是联系了小区内的一家新加坡人办的双语早教幼儿园,收费相当昂贵,优点是不需要本地户口,宋欣欣花了六千块钱把毛丫送了进去,希望老师能教毛丫一些知识,因为她色基础实在太差,只认识10以内的数字,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今天单位开会,政委不点名的批评了个别人不顾全大局,给公安脸上抹黑,宋欣欣知道指的是自己,冷哼一声,起身走人,将孤傲的背影留给了领导和同事们,大家面面相觑,有人替她担忧,有人幸灾乐祸。

        宋欣欣心情不好,将几份检测报告带回家去分析,走到小区门口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女儿”放在幼儿园,赶紧过去接人,园长接待了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里面是六千元学费。

        “这是什么意思?”宋欣欣已经猜出来了,对方变卦了,不愿意收毛丫。

        “真不好意思,这个孩子不太合群,一下午就打了三个小朋友,还把其中一个小朋友的衣服撕破了,玩具也被她破坏了不少,家长们很有意见,我们也没有办法……”园长满脸歉意,但很坚决的说道。

        “好吧,真是过意不去。”宋欣欣表示了歉意,园长让老师把毛丫领过来,可是老师去教室看了一眼,惊慌失措说孩子不见了。

        这下大家都着急了,丢孩子可是重大事故,一群人到处找,将幼儿园的每个角落都翻遍了依然不见踪影。

        询问门卫,也说没见到,好在门口有监控设备,调取视频一看,毛丫竟然从门卫室的窗户下面爬走了。

        宋欣欣拿出手机打算报警,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回家去看看,因为自己给过毛丫家里的钥匙,急匆匆来到楼下就看到一大群人围着,物业公司的工作人员正在维持秩序,宋欣欣心中隐约感觉不妙,迅速上楼,果然是自家出事,楼道里都是没散尽的烟雾,原来是厨房着火,好在邻居发现的及时,报告了物业,这才将火灾掐灭在萌芽状态。

        屋门大开,毛丫一脸茫然的坐在地上,小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厨房烧的一塌糊涂,瓶瓶罐罐都打碎了,抽油烟机报废,地板上尽是水。

        物业人员严肃批评了宋欣欣,说她不该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这要是把整栋楼烧了,后果不堪设想。

        宋欣欣的脸火烫,又是一番赔礼道歉,把物业送走,冷下脸来训斥毛丫:“你为什么要打小朋友!你为什么要偷跑!你为什么要玩火!”

        毛丫小嘴一扁要哭,宋欣欣厉声喝道:“不许哭,深刻反省!”

        忽然手机响了,是鉴证中心打来的,宋欣欣接了到阳台去说话,原来有一个鉴定报告下面人不敢确定,打电话来请教她,费了一番口舌解释清楚,幼儿园老师又打电话来询问毛丫到家了没有,打完这两个电话,宋欣欣的怒火也消散了一些,回头想去哄哄毛丫,却看见房门开着,人已经不见了。

        “毛丫,毛丫。”宋欣欣喊了几声,走廊里空荡荡的,没有人。

        她慌忙冲出去,先看楼梯里有没有人,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坐在楼梯道里抽烟,下意识的觉得毛丫也会这样做。

        可是防火通道里没有人,宋欣欣心中一凉,这孩子不会生气跑了吧,急忙回屋拿提包和手机,出门前瞥了一眼厨房,不锈钢操作台上放着青菜、大葱、还有一碗打好的鸡蛋,她心里一疼,毛丫是打算做晚饭呢,因为没用过煤气才引起事故。

        来不及多想,急匆匆出门下楼,奔到小区门口询问门岗保安,保安说确实有个小女孩哭着走了,身高衣服什么的都和毛丫一致。

        以毛丫的速度,肯定跑不远,宋欣欣央求保安和自己一起寻找,保安二话不说答应了,分头寻找,可是找了一圈下来依然没有踪迹,宋欣欣在街上边走边喊,嗓子都哑了,心中更是急得一团火在燃烧。

        毛丫会到哪里去了?她最亲的人是奶奶,应该是去医院找奶奶了!宋欣欣打了一辆车直奔医院,找到王凤霞曾住过的外科病房,询问值班护士,护士说确实有个小女孩来找奶奶,不过已经是半小时以前的事情了。

        “女孩哪去了?”宋欣欣心中燃起希望的火花,有踪迹可寻就能找到。

        “不知道,她奶奶不是那个被狗咬死的,已经火化了么?”护士狐疑的看着她。

        “谢谢。”宋欣欣转身就走,她知道毛丫这会儿去哪了,铁渣街,一定在那里!

        晚上近江市区大堵车,宋欣欣赶到铁渣街的时候已经是九点钟了,来到王凤霞曾经居住过的出租屋,这里已经换了新的住客,王凤霞的所有遗物都扔掉了,据房客说,没看见小女孩来过。

        宋欣欣心中一阵失落,偌大的城市上哪里去找毛丫。

        她落寞的走在寂静的街头,深深自责,毛丫是跟着扫大街的奶奶长大的,没享受过父母的温暖,王凤霞是农村人,没文化,没有教育孩子的能力,毛丫拥有的东西很少很少,仅有的亲人也不在了,自己收养毛丫是一时冲动,事后也后悔过,小孩子总是敏感的,想必已经伤到毛丫的心了。

        走着走着,天下起了雨,宋欣欣跑到路边公交站台下避雨,不经意间瞥到树下有一辆垃圾车,车厢后面蜷缩着一个小女孩,正是毛丫。

        宋欣欣急忙上前抱起毛丫,急切道:“毛丫,你怎么跑了,急死妈妈了!”

        毛丫抗拒的伸手低着她说:“你骗我,奶奶没有了,你也不是我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