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九章 放松操
  • 第三十九章 放松操

    作品:《匹夫的逆袭

        宋欣欣是穿警服来的,这么漂亮整洁的女警官和脏兮兮的小乞丐肯定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大商场的销售小姐都是察言观色,极其擅长辨别顾客身份高低的人精,她们立刻说可以,但不能试穿只能直接买走,因为脏了就影响二次出售。.org

        宋欣欣在公安局内部有个“冰山”的称谓,但实际上她平时并非冷若冰霜,反而很平易近人,只是别惹到她,不然翻脸跟翻书一样快,可以瞬间从温柔可亲的大姐姐变成冷酷无情的女法医。

        这几个童装柜的销售员就惹到了宋欣欣,话虽然对,但态度实在让人不爽,何况宋法医本来就不是通情达理的人,她也用不着和她们废话,买了衣服直接走人,在回家的出租车上,打了个电话给帝豪商厦的总经理进行投诉,去年春天,帝豪商厦的地下停车场发现一具女销售员的尸体,造成极大恐慌,是宋欣欣凭着蛛丝马迹破了案,只用了一天时间就抓住了凶手,这张钻石贵宾卡就是总经理代表商厦送给她的谢礼。

        “宋警官,我马上处理,把她们辞退掉,不尊重顾客就是不尊重上帝。”总经理当即做出承诺,不管是真是假,这个态度就让人满意。

        宋欣欣说声谢谢挂了电话,毛丫问:“阿姨,去哪儿?”

        “喊妈妈,咱回家。”

        出租车司机狐疑的看着后视镜中的这一对“母女”,怎么看也不像一家人。

        宋欣欣在市区买了一套小户型的酒店式公寓,只有三十平方,厨房洗卫俱全,复合地板,板材家具,收拾的干干净净,窗帘、床单、还有墙上的画,都是黑白色调的,就是衣柜里的衣服,除了牛仔裤,其他的衬衫外套风衣裤子也都是黑白灰三种颜色。

        脏乎乎的毛丫不敢进去,她从没住过这么豪华的房子。

        其实宋欣欣是有些洁癖的,尤其是从事法医之后,容忍不了任何肮脏的存在,她将毛丫的旧衣服全都扔了,把她放在淋浴头下好好的冲了半个钟头,本来以为毛丫会抗拒洗澡的,可事实上毛丫很喜欢洗澡,因为奶奶很少带她洗澡。

        宋欣欣决定,明天就去订购一个浴缸,天天给“女儿”洗澡。

        洗完澡穿上崭新的童装,一个小脏猴变成了可爱的小萝莉,令人眼前一亮。

        现在是中午,不慌忙着回去上班,宋欣欣打开冰箱,拿了一罐斯帕姆午餐肉,打开用油煎了,煮了两个白水鸡蛋,下了两包统一日式豚骨拉面,又开了两罐冰镇可乐,做饭可不是法医的强项,这已经是她能拿出手的最强阵容了。

        可是毛丫吃的狼吞虎咽,小嘴吧唧吧唧响。

        “好吃么?”宋欣欣有些忐忑。

        “嗯!好吃!”毛丫猛点头。

        手机响了,是鉴证中心领导打来的,询问她验尸结果,宋欣欣躲到阳台去打电话,说致死原因是心梗,当然这是猛犬撕咬过度惊吓导致的。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领导叹了口气,“本来说今天开新闻发布会的,看来开不成了。”

        “怎么?”

        “藏獒的主人,背景非常之大,手眼通天,市里已经打过招呼了,要和谐,不能掀起盲目的仇富思潮,总之错综复杂,这个新闻发布会一开,警方里外不是人,很被动啊,算了,等你来了再说吧,挂了。”

        手机里传来忙音,宋欣欣才醒悟过来,社会上的丑恶与黑暗力量竟然如此庞大,简单无比的案情搞得极其复杂,无辜的群众被藏獒咬死,不但正义无法伸张,恶犬的主人竟然反客为主,气焰嚣张,将警方往死角里逼。

        宋欣欣在阳台抽了半支烟,定一定心神,出来说:“毛丫,妈妈要上班去了,你在家待着。”

        “嗯。”毛丫点点头。

        宋欣欣觉得孩子很可怜,想了想从抽屉里拿出iPAD给她:“会玩么?”并且演示了一下。

        毛丫两眼放光,兴奋万分,大概她从没见过这种东西。

        “你慢慢玩吧,尿尿的话这里是洗手间,想喝水自己倒,有事就打电话,会用电话机么?”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宋欣欣才出了家门,打车回市局。

        ……

        淮江波涛荡漾,两岸建筑耸立,江中沙洲郁郁葱葱,绿树掩映中是一座白墙灰瓦的徽派建筑,这是李随风名下的“名流”会所,近江最高档的娱乐会所之一,因为只有乘坐游艇才能登上沙洲,所以高度安全,官场中的朋友都喜欢到这里消费。

        水榭亭台中,瑶琴轻弹,陈设古色古香,黄花梨的圆桌上摆着各色佳肴,一瓶极品花雕已经喝掉了一半,来赴宴的都是近江黑白两道的顶尖人物,娱乐大亨李随风做东,黑道天王龙开江作陪,请的是市局一把手的公子詹子羽和金市长的大秘周暨。

        菜品都是无污染的绿色蔬菜和特供肉食做的,所有的辅料也都是精挑细选的,厨师更是高价聘请来的顶尖人才,这样的一桌酒宴在市面上花钱都办不来,不过酒桌旁的四人并没有大快朵颐,他们是来谈事情的,不是来饱口福的。

        “老五的事儿,就拜托子雨老弟了。”龙开江点燃一支哈瓦那雪茄,慢条斯理的说道,李随风是他的拜把子兄弟,今天请他出马帮着说话,自然要尽力。

        詹子羽不过三十岁左右,论辈分比龙开江和李随风都低,但是人家尊称他一声老弟,给足了面子,心中得意,拍着胸脯说:“市局这边没什么压力,我能罩得住,就是社会舆论方面,得周秘书出马了。”

        周暨说:“好办,我给宣传部打个招呼,封帖子查论坛,不过只能局限在近江内部,微博上咱们没有力量,鞭长莫及啊。”

        李随风道:“那怎么办,最近微博上的消息对我很不利,这帮穷逼,就知道仇富,***我也是受害者啊,两头藏獒上千万损失,我找谁说理去,我一年贡献国家多少税款,她一个扫大街的还吃社会救济呢,咬死她那是为国家清理负担,子羽老弟,周秘书,你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詹子羽笑道:“李老板逻辑分析能力很强嘛,对,就是这个道理。”

        周暨笑了笑:“道理是道理,但是这话只能咱们私下里说一说,决不能公开,毕竟公众习惯同情弱势群体,这件事在社会上影响很大,李老板要变被动为主动才好,不然的话,后果会很严重。”

        李随风说:“对,我听说已经有人在人肉我了,还想查我的税务帐什么的,简直就是找死,等我找出来是谁干的,我弄不死他!”

        周暨说:“稍安勿躁,不宜站在群众的对立面,我有一个办法,能扭转乾坤。”

        “周秘书请赐教。”李随风拽了句文绉绉的词儿。

        “其实很简单,找专业的水军公关公司,在微博上发帖支持你,将火力引到警方身上,矛头对准乱开枪的事情,当然你也要做出一些表率,比如慰问一下死者家属,随便打发几万块钱,这样主动权就到手了,微博上都是些智商为负数的盲从分子,谁声音大,理直气壮,他们就信谁的。”

        李随风挠着头:“行么?”

        “怎么不行,***那样的都有人信,何况李老板还占着理,也是受害者呢。”周暨狡黠的笑了笑。

        “那行,我这就找水军公司!来,咱们走一个。”李随风举起酒杯。

        大家喝了一个,詹子羽道:“老李,堵门的事儿得继续啊,不能虎头蛇尾,这回坚决把石国平给扳倒。”

        李随风说:“必须的!石国平仗着省厅的关系不服詹局长,就是和我过不去,办他!”

        酒足饭饱,李随风拍拍巴掌,来了三个貌美如花的旗袍女子。

        “陪老板们放松放松。”李随风说。

        “我就免了。”龙开江道。

        “是老了肾虚了还是觉得小弟我这里不安全,放心,绝对没有针孔摄像头,放松,放松操,哈哈哈。”李随风肆意的大笑起来。

        龙开江不好这一口,周秘书行事谨慎,借口下午还有重要会议,于是李随风派游艇送他们上岸,这下便宜了詹子羽,来了个一拖三,三飞!

        ……

        巡特警支队打死两头天价藏獒的事情也传到了宋剑锋的耳朵里,沈秘书将相关资料都送到了他的案头,开枪责任人居然又是刘汉东,这小子简直就是一个惹祸精,不过能惹祸也能立功,说明精力旺盛,这是好事。

        “宋厅,要不要下个指示?”沈秘书道。

        宋剑锋摇摇头,省厅一把手不能事无巨细全都插手,这件事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李随风不是傻瓜,不会为了两头藏獒和警方叫板,他背后一定有人,所图的目的也不是赔款,而是要扳倒某人。

        “省里的形势对我们很不利,弘毅,你跟了我这么久的秘书,也该放出去锻炼一下了,趁我还有一些能力,我想把你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上,你看平川的市委副书记怎么样?”

        平川是省管县级市,市委副书记也是副处级,但属于地方官,在个人发展方向上,秘书外放是必经之路,从警界进入政界,向上的路子更宽了,沈弘毅没什么不满的。

        “宋厅,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沈秘书一如既往的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