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七章 平川的酒局
  • 第三十七章 平川的酒局

    作品:《匹夫的逆袭

        经过交谈,得知被拐小孩的爸爸叫高启文,是平川市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在本市可以称得上呼风唤雨,没啥办不成的事儿。.org

        刘汉东把浣溪准备以社会人员参加高考的事情说了一下,高启文面露失望之色:“就这个事儿,太简单了吧,我给教育局老郑打个招呼就行,不过我建议不以社会人员身份参考,随便找个中学办个学籍,跟着大家一块儿考,也方便,不然啥事都自己跑,太麻烦了。”

        “高主任,这事儿就拜托你了,我还有任务,下午要返回近江。”刘汉东和高启文握手道。

        “下午走啊,那中午必须安排。”高启文拉着他的手不放。

        “我还有同事。”刘汉东婉言谢绝。

        “一起喊上,吃顿饭而已。”高启文豪气万千。

        刘汉东看看手机,已经临近中午了,自己的一上午假期快结束了,如果不按时归队就是违纪,如果再续假期就是心里没数,眼里没水,多少同事连天加夜的奋战,家里事儿一点都照顾不上,自己为了朋友就请一天假,说不过去啊。

        此刻他深深理解了缉毒警察们的辛酸与无奈,家里的事儿一点照顾不上啊。

        可是再看看浣溪期盼的脸,他还是不能忍心撒手不管,高启文看的是自己面子,如果自己不留下吃饭,就是不给他面子,万一再出点纰漏就麻烦了。

        思来想去他还是给耿大队打了个电话,把事情说了一下,没想到耿大队很通情达理:“好啊,中午吃饭是吧,我去。”

        平川人都好面子,官场中人更是如此,高启文得知江东警界有名的耿直大队长要来赴宴,觉得倍儿有面子,工作暂时先放一放,全力以赴安排中午的酒局。

        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也是正科级的干部,任谁都得给点面子,高启文一通电话,联系了不少各方面重量级的朋友来陪客。

        酒场上,陪客人的身份也很重要,级别太高太低都不妥,要和客人对应才行,要在当地有身份,能谈政治,能说段子,最重要一定要能喝,能陪客人喝尽兴才好。

        至于酒宴场所,这个不需要低调,因为是高启文自己私人宴饮,和公务招待两码事,人家找回他被拐的孩子,属于救命恩人,隆重招待那是应该的,任谁也挑不出理来。

        相比起来,浣溪的高考学籍问题,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高启文平时在新市政大楼上班,今天碰巧来老机关大院办事,索性也不回去了,开着朗逸载着恩人和梅姐浣溪,直接来到一家装潢豪华的大酒店,大堂经理迎上来招呼:“高主任来了,有什么安排?”

        “一号大包中午有空么?”

        “必须有啊,订了也能给高主任腾出来。”

        “那行,我们先上去坐坐,泡壶极品龙井。”

        “好嘞。”

        高启文带着大家上楼,包间就在二楼,面积极其宽敞,摆四张桌子都够,里面有自助微型KTV,有洗手间,铺着厚厚的地毯,窗帘桌布都是崭新的,液晶电视足有七十寸,硬件设施在整个平川市都算一流的。

        梅姐见的世面多,倒也无所谓,浣溪从没来过如此高档的场合,有些手足无策,不过高启文没注意她,光忙着招呼刘汉东了。

        服务员泡了一壶茶,又拿了两盒苏烟摆在茶几上,高启文一看就说不行,换九五至尊来,自己先从包里拿出软中华请刘汉东抽,做办公室主任的人都是很有眼色的,高启文察言观色,看出刘汉东对浣溪挺关心的,立刻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打完了才说:“一个朋友,是民办中学的校长,都是自己人,这些小事儿一句话就办了。”

        浣溪和梅姐对视一眼,欣喜万分。

        过了一会儿,陪客们陆续来到,有治安大队的中队长、城管局的大队长、政府机关的一个科长,基本上都是高启文圈子里的人。

        “都是自己人,随便坐。”高启文嘴里说随便坐,大家还是很有眼色的坐了下首。

        又过了一阵子,耿大队和平川当地缉毒的中队长来到了酒店,大家寒暄一阵就坐,在座的政法口的居多,光警察就四个,城管大队长勉强也算国家暴力机关的人,也能说上话,大家有共同话题,谈的就开心,关系也就迅速拉近了。

        十二点左右,一个男子送来四瓶酒,两瓶部队特供茅台,两瓶五粮液,高启文介绍说这是市政府小车班的小王,招呼他坐下一起吃,小王很勤快有眼色,给大家倒酒点烟,忙前跑后的。

        冷盘端上,大家杯中酒满,梅姐和浣溪倒了果汁,正要举杯,刘汉东说:“要不等校长来了再开席?”

        “我打个电话催一下。”高启文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没人接,只听走廊里传来手机铃声,一个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夹着皮包拿着手机,呵呵笑道:“不好意思,学校里有点事耽误了。”

        高启文说:“这是我哥们,育才中学的肖汉,肖校长,老肖你来晚了,自罚三杯。”

        肖校长找了个位子坐下,自己倒满了白酒就真要罚酒。

        “过会再喝你的罚酒,我给你介绍一下……”高启文又重新介绍了一遍,顺便提了一下浣溪参加高考的事情,肖校长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

        人到齐了,酒宴正式开始,大家一起干了三杯,然后各自展开,平川的规矩多,喝酒也比较猛,一轮下来,一瓶白酒就见底了,大家酒意也上来了,梅姐见状起身说话,端着果汁要替浣溪敬肖校长一杯。

        “换白的,果汁哪行。”高启文说。

        梅姐爽快人,直接换了大杯子,白酒咣咣咣倒满,一仰脖干了,亮出杯底,博得一片叫好声。

        这场酒喝的痛快,四瓶白酒喝光,又拿了四瓶红酒,两箱雪花啤酒,喝的是昏天黑地,起初大家还互相称呼头衔,到最后就勾肩搭背,称兄道弟,好的宛若一母同胞的兄弟,一直到下午三点钟,肖校长喝的出溜到桌底下,其他几个人也好不到哪儿去,唯有高启文、刘汉东和耿大队还比较清醒。

        “没陪好省城来的领导,真是过意不去。”高启文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了。

        “下回去省城,我安排。”别看耿大队平时板着一张臭脸,该说场面话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

        高启文送他们下楼,让没喝酒的小王开车送一下。

        平川之行顺利结束,浣溪的事情圆满解决,下午直接去育才中学办手续即可,高考在即,浣溪也不用再回近江,直接住在育才高中宿舍里和同学们一起复习,等待高考的到来。

        缉毒警们押着疑犯和罪证踏上归途,刘汉东和耿大队一辆车,坐在面包车后排休息。

        “耿大,你酒量不错啊,今天你喝的最多,一点不见醉啊。”刘汉东道。

        耿直说:“大部分都被我吐了,这种场合,都是萍水相逢,犯不上豁出命来喝。”

        刘汉东奇道:“那你为啥还去应酬啊,再说那都是好酒啊。”

        耿直说:“不是正和平川缉毒中队争案子管辖权的么,借花献佛了,酒桌上谈事儿,效率高,这不就解决了么,那两瓶茅台,未必是真的。”

        “假酒啊。”刘汉东笑了,高启文堂堂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居然拿了假茅台来充数。

        “不真,但也未必是假酒,茅台每年出厂就那么个量,哪能供得起全国市场,尤其是这些带特供、军供字样的,其实都是茅台镇周边厂子生产的,质量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可以放心喝。”

        “耿大队懂得真多啊。”刘汉东笑道。

        “你这个马屁拍的没水准,驳回重新拍。”耿直笑笑,调整座椅靠背,躺着睡觉了。

        三小时后,车队抵达近江,刚进院子,一个同事就急匆匆过来报告说,出事了,林小武在押往看守所的路上跑了!

        “怎么办的事儿!有伤亡么?”耿直大怒。

        “一个同事被打成脑震荡,还有一个鼻梁骨断了,汽车也差点报废。”

        耿直松了一口气,没有牺牲就好。

        “全力搜捕。”

        “是!”

        缉毒警察们再次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去,根本没有时间休息,刘汉东作为队里的实习人员,更是忙的连轴转,什么都得向前辈们学习。

        大家正在忙碌,一辆警车驶入大院,车上下来三个警察,蓝色警服衬衫的胸口挂着银色的盾形督查徽章,夹着公文包匆匆上楼,迎面遇到端着茶缸子的耿直。

        “什么事?”耿直一愣。

        “耿大队,我们是来找刘汉东的,他在么?”

        “找他干什么?”

        “涉嫌违规使用警械,现在人家都闹到市局来了,我们要带他回去调查。”督查客客气气的说道。

        “胡闹,不就是打死两头藏獒么,缉毒人手这么紧张,还要抓我的人,不像话,我给你们队长打电话!”耿直拿出手机直接拨到市局督察队,经过一番交涉还是无果。

        刘汉东被叫了出来,耿直拍着他的肩膀说:“早去早回。”

        “知道了。”刘汉东坐进了涂着警务督察的字样的警车,离开了缉毒大队驻地,同事们都停下手头的活儿驻足观望,默默看着曾并肩战斗、生死与共的战友被督察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