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一章两耳不闻啪啪声
  • 第三十一章两耳不闻啪啪声

    作品:《匹夫的逆袭

        浣溪的单人房间是整个院落最僻静的所在,六平方的小屋,摆着床和书桌,到处都是学习资料和试卷,但是归置的井井有条,干净温馨,那像是洗头房里卧室,倒像是高中女生的闺房。.org

        “哥,你喝酒了?我给你绞个手巾。”浣溪闻到刘汉东身上的酒气,就要出去打水,被他一把拉住。

        “陪哥坐坐。”刘汉东今天酒喝得不少,半斤白的,五瓶啤的,现在头昏脑涨,欲念却更加强烈,如果浣溪再像那天那样,刘汉东不敢保证能把持的住。

        浣溪有些害怕,用蚊子一般的声音说:“哥,疼。”

        两边隔壁的房间都传来熟悉的啪啪声,还有夸张的叫声,让刘汉东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眼神也有些迷乱了。

        “哥,我下月就高考了……”浣溪小声说。

        如同一股清泉淙淙流过,刘汉东忽然变得清醒了,浣溪的身世已经很可怜,境遇已经很可悲,自己还要轻薄于她,还是人么,简直就是禽兽,不行,自己绝不能做禽兽。

        “哦,要高考了,准备的怎么样了?”刘汉东随手拿起桌上的模拟试卷看起来,浣溪是理科生,这是一张物理试卷,后面几道题比较刁钻,但浣溪都解开了,而且用的方法比较巧妙,物理通常是女生的弱项,没想到浣溪在逻辑思维方面还挺强。

        “哥,你考我吧。”浣溪将牛津词典递给刘汉东,颇为骄傲的看着他。

        刘汉东半信半疑,这丫头也太托大了吧,整了本英语词典来说事,他也是高考过来的人,知道背熟一本词典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这可是牛津词典啊。

        词典扉页上写着凌子杰的名字,刘汉东不禁一笑,随便问了几个比较常规的单词,浣溪对答如流,于是刘汉东又问了一些不常用的,浣溪依然能背出对应的单词并且加以拼写。

        “我就不信了。”刘汉东翻了几翻,找出一个极生僻的词儿,这回才难住浣溪,不过对一个高中学生来说,浣溪掌握的单词量已经超出所需,至少达到英语八级的水平。

        浣溪是个聪明的女孩,她刚来近江的时候,只会说普通话,现在已经能用一口地道的近江方言和卖菜小贩讨价还价了。以前在乡下上学,英语口音都是跟老师走的,自然不够标准,现在用电脑自学,听的都是标准英国伦敦音,自然纯正许多。

        桌上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是刘汉东集训之前放在这里的,因为平川乡下极其贫困,中学里没几台电脑,浣溪之前几乎不会操作电脑,对电脑的认识也停留在“打字”“五笔字型”的认知阶段,不知道这几个月学了多少。

        “浣溪,电脑用的怎么样了?”刘汉东掀起盖着笔记本的枕巾。

        “会用了。”浣溪掀开笔记本,开机进入,刘汉东一愣,本来装的是WIN7系统,现在已经重装成WIN8了。

        “瞎鼓捣,弄坏了,我就买盘重装了,人家说这是最新的系统。”浣溪小心翼翼道,还以为自己闯了祸。

        “挺好,都会重装了,还会干啥,给我演示一下。”

        “会打字,用OFFICE,会上网,会下载软件,我还申请了QQ号和邮箱哩。”

        “不错,有出息。”

        “她们以前都去网吧,现在都在我这儿上网,和家里视频聊天。”

        梅姐的洗头房经过去年被抄的事件后,因祸得福,派出所不管,村委会不问,生意也好了起来,现在有四五个小姐加盟,整天门庭若市的,小姐们有很多是生了孩子出来赚钱的,家里买了电脑,没事就和老人孩子视频一下,以解相思之苦,但她们不会用电脑只能去网吧,如今在洗头房里就能操作了。

        两人聊着电脑,聊着学习,两耳不闻啪啪声,一心只问学习事,刘汉东问浣溪打算考什么大学?

        “第一志愿报江东大学。”浣溪兴奋地说,“梅姐能经常去看我。”

        “以你的成绩,我觉得北清大学也能考上。”刘汉东说。

        浣溪摇摇头:“不敢保证,去年就发挥失常了,今年保险点,就江大了。”

        刘汉东暗自苦笑,还保险点就上江大,这可是985,211的名校,虽然不比北清,但在国内排名也是能排进前二十的

        “下个月,也就是六月份就要高考了,你得回老家考吧?学籍什么的安排好了么?”

        刘汉东随口一问,浣溪却惊叫一声:“哎呀,忘了!”

        这丫头,智商虽然高,大事上却犯迷糊,都快高考了连学籍都没有办理。

        “赶紧去办啊,让你梅姐出马把学籍办好,千万不能耽误高考。”刘汉东正色道,“我找她说,这事儿不能耽误。”

        推门出去就找梅姐。

        梅姐正在炮房里和朱小强聊天呢,朱小强虽然饥渴难耐,但是眼光还挺高,平时撸管用的素材都是顶尖级的日本****,苍老师他都看不上眼,何况是徐娘半老的梅姐。

        不过梅姐倒是蛮想尝一口童子鸡的,追着朱小强满屋乱跑,抱着乱摸一通,把个朱小强摸的拳头都硬了,最后急眼了来了一句:“我可没钱啊。”

        “不要紧,姐不要钱,还给你红包哩。”梅姐笑嘻嘻的点燃一支烟,看着朱小强,如同看盘子里的菜。

        朱小强往后缩了缩,问:“那个……那个跟东哥进去的女孩,也是你们这里的?”

        梅姐笑了:“怎么?相中了?学生娃娃眼光不赖哦,妮儿才十八,嫩着哩,不过你是别想了,妮儿只接东哥的业务。”

        朱小强痛心疾首,如此出水芙蓉冰清玉洁的女孩,竟然是只鸡,是鸡也就罢了,可是还不接其他人的业务,这不活生生急死个人嘛。

        “不过聊聊天,交个朋友也是可以的,常来玩就是。”梅姐抛了个媚眼过去。

        “她叫什么名字?”

        “浣溪,姓蓝,名字好听吧?”

        “蓝浣溪。”朱小强默默念着这个名字,记在了心底,他连路边五十块钱的民工鸡都耍不起,更别说进这种“高档”洗头房了,只能把蓝浣溪的名字写在自己的书里,尽情的意淫一下。

        “砰砰”有人敲门,是刘汉东来了,梅姐上前开门,弹着烟灰,“啥事,这么快就完了?肾虚啊东子?”

        “别瞎扯,我问你,浣溪学籍在哪里?高考在哪儿考?”

        “哎呀**!忘了个干净!”梅姐一拍大腿,“赶紧收拾行李,我带浣溪回家弄学籍去,这事儿不能耽误,下午就走。”

        朱小强纳闷的看着他们,什么学籍,什么高考,不是鸡么?鸡高考个什么劲?

        事不宜迟,梅姐带着浣溪当即回老家办理高考的事情,乡下学校不比城里,很多事情都宽松的很,只要礼到位,什么都能办妥。

        胡乱收拾了几件衣服,梅姐带着浣溪匆匆出了洗头房,刘汉东也跟着出来,拿起车钥匙按了一下,富康迪的一声打开了。

        “哥你喝酒了,不能开车。”浣溪道。

        “没事,我送你们去长途车站。”刘汉东满不在乎道。

        “大东,你现在是警察,要注意影响,俺们打个车就好。”梅姐也劝道,三人在路边拉拉扯扯。

        这个时间很少有出租车路过,即便有也是载着客人的,眼瞅着梅姐就要妥协,忽然一辆拉着客人的出租车驶来,司机停下来道:“小刘,上哪去?”

        原来是和刘汉东有过一面之缘的老司机张爱民。

        “送我妹妹去长途车站。”刘汉东说。

        “上车。”张爱民回身打开了车门,副驾驶位子上的乘客抗议了两声,不过看到浣溪这么个水灵灵的妹子后,又缄口不言了。

        “路上小心。”刘汉东拍拍车顶,目送出租车远去,心中略有怅然。

        忽然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接了一听,是耿大队。

        “刘汉东,马上到缉毒大队来。”

        “现在么?”刘汉东问道,那边却已经挂断了,耿大队的办事方式可见一斑。

        下午喝了不少酒,算得上醉驾级别了,刘汉东不敢开汽车,驾着摩托前往缉毒大队,大院内停了不少汽车,人来人往,都是生面孔,刘汉东推开一扇门,里面的警察都在忙碌。

        “请问耿大队在么?”刘汉东问道。

        “楼上右手第一间。”一人头也不抬的说道。

        刘汉东上楼,耿大队正在屋里和几个便衣缉毒警开会,见刘汉东进来微微点头道:“找地方坐。”

        投影屏幕上,是一处居民小区,耿直指着其中一座楼道:“毒贩就藏在楼上,情况比较复杂,我们采取查水表的伪装方式进入户内,控制所有人员,一定要注意安全,毒贩很可能有武器。”

        刘汉东想笑又不敢,还查水表,一听就是假的,不过耿大队既然要装查水表的,肯定有他的道理。

        耿直部署了人员配置,没有刘汉东的份儿。

        “耿大队,我干什么?”刘汉东举手问道。

        “你负责后勤支援,我查过你的档案,你车开的不错,就跟着当司机吧。”耿直说。

        刘汉东满心不高兴,凭自己的能耐,当第一突击手还差不多,怎么就当个后勤。

        耿直看看手表:“出发!”

        队员们鱼贯而出,耿直走过来鼻子耸耸:“你喝酒了?”

        “喝了一点。”刘汉东老老实实答道。

        “你不要开车了,跟着看吧。”耿直面色一寒。

        大队人马下楼,分别上了两辆民用牌照的汽车,刘汉东坐在其中一辆面包车里,缉毒大队的便衣们有说有笑,没人搭理他,大家在车里检查着防弹衣和枪械,刘汉东更加失落,向一个面熟的年轻警察道:“给我把枪用用。”

        那警察正是上回借给他56C的小方,他看看刘汉东:“编制里没有你的枪。”

        刘汉东说:“你们很多人都带两把枪,匀给我一把不行么?”

        小方笑了,大家也都笑了。

        “老大,老大,新人要配枪,给他不?”小方拿起对讲机呼叫前车。

        “给他个球。”耿大队立刻回复。

        大家笑得更欢乐了。

        小方拿出一把电击器递给他:“你拿着这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