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章 区队长
  • 第二十章 区队长

    作品:《匹夫的逆袭

        这么一说林连南也醒悟过来,学员队纪律严格,实行连坐制,若是有人违纪,不但所属分队长要受处分,区队长也要受到牵连,得不偿失啊。.org

        “这俩货早点回来,兴许没事,反正张教官晚上从不查夜。”林连南道。

        “不能抱有侥幸心理,张教官不查夜是因为没人偷跑出去,这老头子眼毒着呢,兴许在暗处盯着我们呢。”刘汉东道。

        林连南慌了:“那怎么办,别人犯错惩罚咱们,这不合理啊。”

        刘汉东说:“又不惩罚你,你急个什么劲?”

        林连南道:“你这话说的,咱是哥们啊,处分你,就和处分我一样的。”

        刘汉东脑子里精光一闪,想到张亚森在办公室里和自己的对话,学员队是一个团体,自己就是指挥员,林连南视自己为兄弟,但在教官眼里,自己应该视每一个学员为兄弟姐妹,如果是在战场上,不论常进和隋慕新是擅自行动还是当了逃兵,指挥员都要当机立断做出处理。

        “走,找他们分队长去。”刘汉东起身穿衣服。

        常进和隋慕新属于第二分队,分队长叫王晋水,是个文质彬彬的青年,农牧大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毕业,此时他正躺在寝室床上打呼噜,刘汉东进来用手电照着他的脸:“王晋水,起来。”

        王晋水揉着惺忪睡眼爬起来,声音还带着困意:“区队长,啥事?”

        “常进和隋慕新私自外出,你怎么管理的!”刘汉东压低声音道。

        王晋水一瞬间就醒的彻彻底底,一看下面两个铺位,确实没人了,他们住的是警校宿舍,每间屋八个人,有人私自外出,全体舍友都要连坐受处分,更何况王晋水还是分队长,当即就颤抖起来:“不会开除我吧。”

        刘汉东说:“这俩逼货自己背着处分破罐子破摔,还想把咱们都害了,我建议,立刻出校把他们抓回来。”

        王晋水挠挠头说:“他俩兴许出去玩一会就回来了。”

        刘汉东说:“这俩货是什么德行你还不知道,熬了半个月没喝酒打炮,都快憋出内伤了,好不容易跑出去还不可劲的折腾,喝多了酒早上能不能赶回来可是个未知数,你能把自己的前程押在他俩的品德上么?”

        王晋水摇摇头:“那肯定不行,可是咱们出去抓人,也算擅自出营啊。”

        刘汉东道:“现在有三个选择,一,指望他俩能在起床号之前回来,而且不被张教官发现;二,现在打电话报告教官,自请处分;三,现在跟我出去抓人,学校附近没啥娱乐项目,只有一个酒吧,一个烧烤摊子,他俩很可能就在那里。”

        王晋水还在犹豫不决。

        “带上警械和手铐,不服就铐回来,我是区队长,我负责。”刘汉东看了看外面,“要去趁早,不然张教官出现,就全完了。”

        “好吧,快去快回。”王晋水终于答应了。

        他们宿舍一共八个人,除去常进和隋慕新还有六个,全都穿上作训服,外面套上警用多功能大衣,戴上作训帽,将手铐和橡皮棍塞在腰里,从宿舍楼正门出去,在刘汉东的带领下来到树影下的围墙边。

        “常进和隋慕新就是从这里出去的。”刘汉东说。

        大家练了半个月的体能,攀爬障碍什么的都是小菜一碟,互相协助从墙头翻过去,贴着墙根疾走,直奔附近的酒吧。

        警察学院地处郊区,现在又是年尾,很多娱乐场所还没开,酒吧关门没有营业,倒是烧烤摊上有人,一座彩条布搭的棚子底下,常进和隋慕新正在喝白酒吃烤串,一边吃一边骂刘汉东。

        已经是午夜时分,烧烤摊里只有他们俩人,忽然来了两辆汽车,下来一群醉醺醺的男女,原来是从KTV出来的,找个地方继续喝,隋慕新瞅了两眼,呵呵笑道:“黑丝美腿不错啊,这要是抗在肩膀上干一夜,给个副科都不换啊。”

        常进更大胆,借着酒劲打了个唿哨,喊道:“美女,冷不冷?哥哥给你暖暖。”

        一句话惹了麻烦,对方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又是喝了点酒,立刻就有几个男的围上来,骂骂咧咧要揍常进。

        常进在集训队里憋了一肚子的火,正想发泄呢,挥拳就上,隋慕新见老大动手了,也将桌上的炭火炉子砸过去。

        俩个家伙出手很重,对方虽然占了人数优势但一时间讨不到便宜,索性回车里拿了棒球棍,常进倒也不是不知好歹,见状大喊一声跑,扭头就要跑,早被人堵住去路,抱着腰放倒,棒球棍狠狠砸下来,幸亏他闪得快,要不然脑袋就得开瓢。

        隋慕新也被打得很惨,在地上不停的打滚。

        忽然一声暴喝,八名穿着警用多功能大衣的汉子加入了战团,用橡皮棍抵住棒球棍,将防暴训练课上学来的棍法用于实战,两人合力对付一个,快速解决战斗,将这群醉鬼打得满地乱爬。

        “走!”刘汉东下令道,众人快速撤离,鼻青脸肿的常进和隋慕新来不及多想,跟着战友们一溜烟的跑了,来到学校后墙,配合着翻了过去,这才惊魂稍定。

        “常进!”刘汉东喊道。

        常进本来恨极刘汉东,但也是个分得清好歹的人,这回在烧烤摊被人揍,要不是刘汉东带人帮忙他肯定要吃大亏,所以此时堆起笑脸说了声:“区队长,多亏你……”

        话没说完,刘汉东一记直拳过去,打得常进倒退好几步,脸色骤变,正要扑过来报仇,被两个同学死死抓住。

        林连南拎起橡皮棍,过来照他肚子捣了一下。

        常进佝偻着身子,刚吃的烧烤全吐了出来。

        “你也来一下。”刘汉东对王晋水道。

        王晋水走过去,常进死死盯着他,嘴角滴下一丝口水,隋慕新在一旁劝:“别打进哥了,小心我报告教官。”

        王晋水猛然回身,一拳勾在隋慕新小腹上,疼得他瞪起两个眼珠子,慢慢蹲了下来。

        “擅自离营,是最严重的违纪行为,打你两拳,是替教官教训你,服不服?”刘汉东居高临下问道。

        “妈逼的……”常进摸摸嘴巴,牙齿都松动了,但他此刻不敢说不服,被抓了个正着,人家只要一报告,明天自己就得滚蛋。

        “服!”常进的声音很憋屈。

        “服了。”隋慕新也立刻屈服。

        “回去。”刘汉东道,一群黑影卷入了宿舍楼,最后才是常进和隋慕新互相扶持着进去。

        办公室内,张亚森正通过红外摄像头看着这一幕,看到他们回了宿舍,这才冷哼一声,关了监视器。

        学员们摸黑进了各自寝室,还没脱衣服上床呢,就听到走廊里传来熟悉的皮鞋铁掌敲击水磨石地面的清脆声音。

        张亚森来了!

        他们连衣服也来不及脱,穿着鞋就跳上了床,用被子捂住身体,闭上眼睛发出若有若无的鼾声。

        门开了,张亚森的手电光在屋里扫来扫去,清点了人数才轻轻关上了门。

        “好险!”晚上出去的学员们都暗自捏了一把汗,尤其是常进和隋慕新,被张亚森抓住就只有一个下场,开除!

        第二天早上,起床号吹过,学员们纷纷爬起来,匆匆洗漱完毕,前往大操场集合。

        张亚森冷着脸走过来,倒背着手扫视着每一个学员的脸。

        常进和隋慕新鼻青脸肿,一看就是打过架的,躲都躲不了,当即被张亚森叫出队列。

        “说,怎么回事。”张亚森声音很轻,却极具威严。

        “教官……我下床不小心,撞栏杆上了。”常进狡辩道。

        “你呢?”张亚森问隋慕新。

        “我撞门上了。”隋慕新嗫嚅道。

        “看来警院的伙食很差啊。”张亚森道。

        大家都不理解,为啥学员撞伤了脸,能怪到警院的伙食上去。

        张亚森冷笑:“我记得警院食堂鸡鱼肉蛋都有啊,少不了维生素A,你们俩怎么就得了夜盲症呢?”

        常进和隋慕新都低下了头,这种拙劣的谎言只能糊弄体校教员,在警院就只有自取其辱的份了。

        张亚森不理他们,走到王晋水跟前:“你是他们的分队长,你说,怎么回事?”

        “我……”王晋水张口结舌,不敢说话,欺骗教官也是大罪,要开除的。

        “说不出所以然来,全部人都要受罚,当事人开除,责任人免职、处分,你们考虑考虑,给三分钟时间。”张亚森看看手表,悠闲的散起步来。

        学员队一百五十人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常进和隋慕新面如死灰,心说这回死球了,不过他俩还存着一丝侥幸心理,抵死不招,兴许还有转机。

        大操场上北风呼啸,每个人似乎都能听到秒针走动的急促声音,三分钟,转瞬即到,如果常进和隋慕新不说实话,就要面临严厉的处罚,连带分队长王晋水、区队长刘汉东,以及他们同寝室的学员,全都要受到从批评到处分、开除的严肃处理,全体学员恐怕也要连坐,依张亚森的脾气,起码一个十公里长跑。

        三分钟到了,张亚森脸色一变:“还没考虑好么?”

        “报告!”刘汉东大声道。

        “出列!”张亚森用手中教鞭指了指刘汉东,“你是区队长,你对全体学员负责,你说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常进和隋慕新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看到了绝望,刘汉东为了撇清关系,果然要卖了他们俩了,不过这也怨不得他,本来就有龃龉,为了自保焉有不报告之理,换了常进,恐怕昨晚上就报告了。

        “报告教官,常进和隋慕新昨晚上和我叫板,要解决一下私人恩怨,他俩脸上的伤,是我打的!”

        集训营内打架,也是很严重的罪行,要记过处分的,但总比开除强一些,不过刘汉东是区队长,本身负有执法的责任,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怕是要被张亚森严办了。

        张亚森脸上闪过一抹厉色:”刘汉东,你一个人打的?你怎么没有伤?别告诉我你是武林高手,能对付常进和隋慕新两个身高一米八五体重一百八十斤的壮汉而毫发无损。”

        刘汉东昂首道:“对,教官说的没错。”

        张亚森气笑了:“你当教官是傻子么?”

        林连南出列了:“报告教官,有我一份!”

        王晋水犹豫了几秒钟,也出列了:“报告教官,我也参与了!”

        同寝室的其余五个人也纷纷出列:“报告教官,我们也有份。”

        打架事小,法不责众,如果擅自离营的事儿暴露,恐怕就真的要开除了。

        张亚森点点头:“行,还挺有团队精神,聚众斗殴,欺负同学,这罪过可不轻啊,你们做好思想准备了?”

        “报告教官!”常进挺起胸膛喊道。

        “说!”

        “没有发生斗殴,是我感觉到自己的深刻错误,要求区队长他们教育我的。”常进说起谎来行云流水一般。

        “这么说,是你主动要求他们把你揍成这副猪头样?”张亚森鄙夷的看着常进。

        “是!不触及皮肉,就不能触及灵魂,这是教官经常说的话,我主动要求他们揍我,越狠越好!”常进豁出去了,谎话说到底。

        “你呢?”张亚森锐利的目光盯住了隋慕新。

        隋慕新被张亚森冷酷深邃的目光看的一个激灵,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连说:“不不不,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