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章 火烧黑森林
  • 第六章 火烧黑森林

    作品:《匹夫的逆袭

        撞门声震耳yu聋,传到了地下一层包房内赌客们的耳朵中,他们不禁侧目,工作人员若无其事的解释:“没事儿,内部装修,一会儿就好。.org”

        赌客们不在乎声音的干扰,继续耍钱,但刘汉东他们就没这么安逸了,每一次撞击仿佛都直接砸在他们心头,门破之时,就是命丧黄泉之际,黑森林这帮人可不是善男信女,他们后台硬,手段狠,被他们抓到,剥皮抽筋都是轻的。

        横竖都是一死,刘汉东也没啥好怕的,他把五连发丢给小刀,让两人在门口守着,谁进来就打谁,自己跑到一辆二战时期威利斯吉普车旁,从车上取下一把十字镐,找了辆车,照油箱位置一镐下去,汽油哗哗流出,手头没容器,又跑进金库拿了个金脸盆出来。

        忽然电话响了,是李思睿打来的,他声音很焦急:“别慌,我在想办法,五分钟后灯灭,你把地库里的应急灯都打掉,然后上升降机,第六分钟我送电,你们上楼冲出去,明白么!”

        “明白!”刘汉东挂了电话,瞥一眼腕子上的欧米伽,时间定在十一点二十分。

        只有六分钟搞定地库里这些东西,时间非常紧迫,刘汉东扫过那些钞票金砖象牙茅台酒,最后落在一个密码箱上。

        此刻李思睿正在忙碌着解救地库中的战友,他的肾上腺素急剧分泌,已经忘记了恐惧,满脑子都是黑森林的地图架构安防系统,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洗手间出来,给火雷打了个电话。

        火雷正在面包车内急不可耐,这么重大的事儿不能亲身参与,比杀了他还难过,可是老大发话,说没适合他的任务,他也只能乖乖等着。

        李思睿电话打来,火雷jing神一振,抄起背包颠颠奔向黑森林。

        地库内,李封等人已经撞破了第一道门,正在砸第二道门,一帮人杀气腾腾,火冒三丈,该死的毛贼不长眼,居然把贼手伸到黑森林来了,不过黑森想的更多,他担心来的不是毛贼,而是有关部门的人,事实上金库内的藏宝并不是黑林的财产,而是刘飞多年的积累,包括那几十辆豪车,也是刘市长的收藏。

        莫非有人在搜集老板的证据?黑森担心起来,对李封附耳嘀咕了一句,李封面露杀机:“放心,绝对弄死,不管是谁的人。”

        楼上,火雷拎着双肩包快步行进,随手掏出包里的发烟罐,打开丢在角落里,前前后后丢了五六个,黑森林夜总会内浓烟四起,消防喷头启动,触发火jing。

        客人们慌作一团,夺路而逃,保安们竭力维持秩序,并用对讲机报告李封,可是此时李封正忙着破门,没时间管这事儿,他对黑森说:“黑子,你去处理一下,我估计有人搞事儿。”

        “行,这边交给你,上边我处理。”黑子摩拳擦掌,飞身上楼。

        楼上场面非常混乱,地下一层的客人们也蜂拥上楼,大门被堵得死死,谁也出不去,李思睿趁乱溜进了赌场,他熟门熟路,直奔配电房,找到配电柜,切断了高压电源。

        整个黑森林顿时陷入黑暗中,无数尖叫响起,混乱中不知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和死伤,幸运的是备用电源迅速介入,柴油发电机组启动,应急灯亮起,走廊里恢复了照明。

        远处消防车的jing报声已经响起。

        随着最后一下撞击,第二道门终于开了,地库中一片漆黑,谁也不敢贸然往里闯。

        地库中的应急灯都被刘汉东砸掉了,他们隐藏在黑暗中,如同等待猎物的饿狼。

        李封打了个响指,对手下做个手势,很快就有人从器材室拿来了头戴式微光夜视仪,这些都是黑子搞来的军用装备,绝对的夜战利器。

        两个手下戴上夜视仪,端着枪进了门,迎接他们的是突然而至的雪亮灯光,一辆车顶加装八展氙气照明大灯的路虎车突然开灯,暗夜中就算不戴夜视仪都会被闪花眼,何况是这种把微弱光线增强几十倍的微光夜视仪,两人顿时变成了瞎子,捂着眼哀号不止,枪声响起,两人腿部中弹,栽倒在地。

        众人急眼了,一阵乱枪打过去,李封气的大喊:“别打了,把车都打坏了!”

        地库里存放的都是刘老大的藏品豪车,哪一辆不得几十万上百万的价值,打个枪眼上去,上面责罚下来谁能担得起。

        刘汉东计算着时间,停电后一分钟就会重新供电,地库里的东西实在拿不走了,必须销毁,他举起五连发向装着特工陈年茅台酒的箱子shè击,酒水四下流淌,香气四溢,然后他又端起金脸盆将汽油泼向那堆钞票。

        突然,整个黑森林再度亮起,地库里也恢复了照明,李封夺过一把霰弹枪,率先冲了进去,边走边推拉着套筒进行shè击,霰弹扇面覆盖,声势夺人。

        金库内烈火熊熊,映红了李封的脸,除了两具自己人的尸体,哪有“毛贼”的身影。

        李封快要疯了,他知道金库里有多少好东西,光那个鬼脸海黄材质的龙椅就价值连城,更别说那些金砖、象牙、现钞了,这都是刘市长保存在黑森林的啊,被人一把火烧了,这笔账到底算在谁的头上?

        更让他崩溃的还在后面,车库内一辆宾利燃烧,紧接着是挨着的迈巴赫,要知道这些车油箱里都是有油的,烧起来根本无法控制。

        “快拿灭火器!”李封声嘶力竭的喊道。

        小弟们手忙脚乱,有的去拿灭火器,有的去取消防水龙,烈火加上浓烟,地下室内本来就空气不畅,燃烧损耗了大量氧气,专业的消防队员面对这种局面都束手无策,何况是这帮以打架斗殴为专长的打手。

        地库第二层被火焰吞没,升降机缓缓升起,刘汉东、老鬼,崔正浩,小刀,坐在路虎车里,小刀怀里抱着密码箱,箱子里是一百五十万欧元,小崔怀里揣着金砖,裤兜里也是金砖。

        升降机停在地面一层,铁门缓缓打开,刘汉东和崔正浩手中的五连发指向前方,可是前方却空无一人,远处jing灯闪烁,消防队,武jing全来了。

        武jing是刘飞派来的,黑子及时报告,刘飞当机立断,这事儿绝对不能让公安参与进来,否则后患无穷,近江武jing支队是在刘飞掌控下的可靠力量,他当即安排武jing快速反应中队出击,封锁黑森林附近道路。

        黑森林的工作人员临危不乱,很快就找到了发烟罐并将其毁掉,并且关闭了大门,将所有人都锁在了院子里,谁也出不去。

        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却遭遇重重包围,刘汉东心头一沉。

        黑森林夜总会占地颇广,停车场可以容纳上百辆车,从大楼里逃出来的客人聚集在大门口,叫嚷着要出去,但是保安们不为所动,谁嚷得凶就把谁拉到一边揍一顿,李封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许放走一个人。

        数十名穿黑t恤的汉子一字排开站在大门口,手中拎着橡皮棍,客人们中虽然不乏显贵之人,但此时也不敢叫嚷了,好汉不吃眼前亏,黑森林后台硬着呢,真把自己揍一顿也不过是赔钱了事。

        大门打开,消防车进入院子,消防队员们戴着防毒面具进入建筑物,水龙开始喷洒,紧接着几辆jing车也来了,当地派出所都是黑林养熟了的关系户,所长拿着电喇叭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慌,不要着急,我们在执行任务,追捕逃犯,请大家配合,不会占用太长时间。”

        jing察到场,大家心情渐渐平静,事到如今大伙儿也明白过来,有人在黑森林搞事儿,中国人向来最爱看热闹,能近距离看黑森林倒霉,想想也是件可以吹牛逼的资本,于是客人们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录像,当场发微博,虽然保安们严厉喝止不许拍照,但根本管不住。

        消防队员拖着水龙下地下二层,一通狂喷,水不够就连接附近的消防栓,大量水灌入地库,火势迅速得以缓解,李封终于松了口气。

        手下飞奔来报,说是升降机停在一楼,路虎车里没人。

        李封脸sè一变,迅速奔过去查看,果然是从车库逃出来的那辆路虎卫士,车里空空荡荡,再看周围,高墙上是电子围栏,外面有武jing巡逻。

        “一个一个查,他们肯定没出去!”李封厉声道。

        jing灯闪烁,又是十几辆jing车驶来,市局一哥沈弘毅亲自到了现场,他得知黑森林发生火灾后迅速调集jing力赶到现场处置,不过眼前的一幕让他很是疑惑,这是怎么回事。

        院子里聚集着大量人员,身上都**的,黑森林的保安虎视眈眈,严禁他们离开,外围还有武jing巡逻,每个路口都设置了岗哨,很有点解放前国民党军jing搜索我地下党的意思了。

        “胡闹!马上疏散人员。”沈弘毅下了命令。

        又是一辆民牌汽车疾驰而来,车上跳下来的是已经被停职的禁毒副支队长耿直,还有他的几名干练手下。

        “老耿,你怎么也来凑热闹? ”沈弘毅冲他招招手,此时沈局长已经隐隐明白,今晚这事儿不简单。

        耿直快步走来:“沈局,我接到可靠线报,香港毒枭在黑森林进行交易。”

        沈弘毅眉头拧了起来:“你确定?”

        “我确定!”耿直目光锐利坚定。

        “撤回上一个命令,谁也不许走,严查每个人。”沈弘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