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章 藏宝库
  • 第五章 藏宝库

    作品:《匹夫的逆袭

        李思睿是个标准宅男,从没去过夜场,更别说黑森林这种土豪们的销金窟,走到大门口,看到穿黑sè立领的服务生鞠躬招呼客人,以及腰里别着电击器的眼神犀利保安,心里就开始打鼓,两腿也不由自主的战栗起来。.org

        他站定喘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壮着胆子硬着头皮走过去,来到门口,迎宾小姐娇声道:”欢迎光临。”甜美的笑容让他心头稍定,松了口气,大步走了进去,忽然一个人高马大的保安冲他喊了一嗓子:“站住!”

        李思睿差点坐在地上,心说完了完了,他不敢回头,心跳加速,汗也刷刷的下来了。

        保安走过来问道:“李工,这么晚还来要账啊?”

        李思睿恍然大悟,对方认识自己,也知道黑森林欠自己的安装费,并不是事发了。

        “是啊,李总在不?”李思睿道。

        “不巧,李总出去了。”保安打马虎眼,都是社会上混的人,自然明白上面想赖掉这笔钱,对付这种讨账的人很简单,一个字,拖。

        “那我等他一会。”李思睿说,既然走到这一步,断然没有回头的可能。

        “那你等吧。”保安笑笑,继续门口站岗去了。

        李思睿心虚,还真上楼转悠了一圈,不过很快就下来了,溜进了一楼的洗手间装着大便,一直在等人走光,可是左等右等,洗手间里总是人来人往。

        时间过得如此缓慢,李思睿觉得简直过了两个小时,一看手机,其实才三分钟,洗手间没人,他迅速踩着马桶水箱上去,将小坦克放进了通风管道。

        小坦克上面用胶带绑着乙炔喷罐,开足马力沿着黑漆漆的通风管道前行,李思睿用大屏幕手机进行遥控,他是技术宅男,平时又爱玩游戏,cāo控水平很高,小坦克迅速开进,从一个九十度的弯道栽进了地下一层,因为设计巧妙,履带重心偏低,落地后依然可以正常行驶。

        小坦克历经万难,终于来到了小刀身后,此时小刀所处的管道是矩形的主管道,对他的体型来说还算宽敞,要命的是那种幽闭感,小坦克的到来让小刀信心大增,用对讲机告诉刘汉东,东西到手了。

        刘汉东用固定电话拨打李思睿的手机,告诉他小刀拿到了乙炔罐,李思睿紧绷的神经松弛了一些,暗暗祈祷这事儿赶紧结束,回家吃顿好的压压惊。

        小刀开始切割铁栅栏,他用的这种乙炔喷罐并不是专业设备,而是淘宝上买的业余玩意儿,火苗子看起来很毒,其实温度不算高,想把手指头粗细的铁栅栏烧断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强劲的风机将外面的新鲜空气抽进来,供应给地下一层营业空间,所以通风管道中氧气供应还算充足,小刀快把乙炔气用完了,铁栅栏纹丝不动,急的他满头大汗,忽然身边一只老鼠窜过,还停下用小黑豆般的眼睛瞅着他,似乎在嘲笑。

        小刀火冒三丈,调转身子,用双脚猛踹,一下,两下,三下,铁栅栏终于松动了。

        “妥了。”小刀报告说。

        刘汉东如释重负,电告李思睿。

        “嘢!”洗手间里的李思睿狠狠挥动着拳头。

        小刀继续前行,终于抵达金库通风支路的入口,这儿忽然变窄,是一段埋在墙体里的dn50无缝钢管,用法兰连接,这可比矩形铁皮管路更加恐怖,黑洞洞的入口宛如宇宙黑洞,前方不知道有什么艰难险阻。

        小刀咬牙往前爬,他手脚并用,一寸寸的前行,耳机里也没有了信号,管道中的空气越来越少,温度似乎越来越高,汗水迷了眼睛,流进嘴里,又咸又苦,正常人在这种密闭的环境中,jing神会高度焦虑紧张,小刀也不例外,他急着想脱离这里,可是越急越没用,反而加深了恐惧。

        忽然耳畔传来有节奏的敲击着,小刀他停了下来,闭上眼睛,妹妹的身影浮现在脑海中,他知道,妹妹的灵魂此刻正陪伴在左右。

        “小敏,哥没事,哥不怕。”小刀的心静了下来。

        外面的人也焦急万分,刘汉东不断通过对讲机安慰小刀,却没有收到回音,而小崔却神经大条,自顾自跑去欣赏那些豪华汽车了。

        地库里存放了几十辆豪车,锃亮崭新,看来每天都有专人打理,如同李思睿说的那样,这儿的汽车要么是古董老爷车,要么是顶级的豪华品牌,你要是开一奥迪a6进来,估计自尊心会受到严重的伤害。

        小刀终于平静下来,顺着无缝钢管爬行了大约三米,已经可以看到金库的入口了,这里还有一道关口,细密的金属网状防护罩,大概是防老鼠的,这难不倒小刀,他带着螺丝刀呢。

        卸下防护网后,小刀又傻眼了,金库的通风口极其狭窄,被处理成方形,面积比a4纸还小。

        小刀深吸一口气,拿出了润滑油。

        ……

        一楼洗手间,李思睿还在焦急的等待,忽然隔间门被人敲响,一个男声说道:“有人么?”

        “有。”李思睿说,他看看手表,不知不觉,在隔间里已经蹲了快一个小时了。

        忽然一股奇怪的烧焦味道飘进鼻子里,李思睿身躯一震,不好,要坏事!

        与此同时,地下一层贵宾室里的詹子羽和李封也闻到了这股焦糊味,黑森林的改造设计用了很多易燃品,最担心引发火灾,地下室里烧起来,后果相当可怕。

        李封拿起内线电话打给监控室:“怎么回事,一股糊味,赶紧给我查查。”

        监控室报告说一切正常,李封不信,亲自去监控室看,走进门之后,发现几个值班员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怎么了,老子脸上有花么?”李封道。

        “封哥,监控被人动了,你刚才进门的时候,监控根本没看到。”一个值班员战战兢兢道。

        李封的眼睛瞪的溜圆,头发都快竖起来了:“我cāo,快去查!”

        值班室里待命的保安全体出动,首先要保护的就是地下二层的金库,可是对讲机和内线电话都联系不上了,李封敏锐的察觉,有人要对金库下手。

        “去车库!”李封脸sè严峻无比,带着一帮人匆匆下楼,可是刷卡已经进不了地下二层的大门了。

        李封从手下那儿抢了一把五连发,朝门锁开枪,特制的门锁连子弹都打不坏,破损严重反而更难打开。

        里面的刘汉东和小崔听到了枪声,知道事情暴露了,两人对视,都握紧了枪,眼下只有鱼死网破了

        门禁打不开,李封带着七八个人奔到一楼后院,这儿有个大型升降机,可以直下车库,可是电钮按下去之后,升降机纹丝不动。

        李封知道了,对方肯定黑进了安防系统。

        “cāo他妈的,不让我进,我还不让他们出来呢!”李封狠狠将烟头甩在地上,一脚踩灭,“报jing!”

        ……

        刘汉东握枪的手汗津津的,这行动搞砸了,弄不好小命都得丢进去,他把小崔叫过来,把电话塞在他手里说:“报jing!”

        忽然,金库大门缓缓打开,两人回头看去,厚重的圆形钢制大门后面,站着一个浑身漆黑的人,正是小刀。

        小刀终于不负众望的爬进了金库,从里面打开了大门,如同他们猜想的那样,从内部开门,不需要任何技术手段,只要转动手轮就可以了。

        刘汉东和崔正浩走到金库门前,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

        金库天花板上装着无数展shè灯,灯光璀璨,库房地面是光洁的大理石,到处堆积着值钱的玩意,大大小小十几尊闪闪发光的纯金**像,纯金打造的十二生肖,纯金质的各种工艺品,还有大量的金砖,不是那种小型的金条,而是一千克一根的梯形金砖,搭在一起形成一座小山,在灯下耀眼无比。

        金砖旁边,是散放的十几根非洲象牙,犀牛角,墙上挂着五张老虎皮,其中两张是白虎皮,还有一座玳瑁屏风。

        墙壁的另一侧,堆积着大量的现钞,全是红彤彤的毛爷爷,十万一扎,整整齐齐,外面塑封,堆积如山,也看不出具体数额,估计一两个亿总有。

        金库居中位置摆着一个大件物品,上面覆盖着金丝绒布,小刀走过去一把扯开,露出真容,原来是把大椅子,看着特眼熟,和故宫太和殿里皇上坐的一模一样,雕刻jing美,盘着无数条张牙舞爪的龙。

        刘汉东和崔正浩呆呆看着这一切,半晌没说一句话。

        “大哥,我能拿多少?”崔正浩喃喃道。

        “紧你拿,能拿多少都是你的。”刘汉东用力揉了揉眼睛,这一幕太震惊了,超乎了他贫乏的想象力。

        崔正浩一个饿虎扑食上去,抓了一扎钞票往怀里放,看到金砖又去抓,胡乱往裤兜里塞,金砖太重,裤子都坠下去了。

        撞门的声音传来,李封带着一群保安,正用破门槌疯狂的撞击着地下二层的铁门。

        “小崔别拿了!”刘汉东断喝一声,“找汽油去,cāo他姥姥的,老子拿不走,他们也别想要!一把火给他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