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二章 我在黑暗中
  • 第七十二章 我在黑暗中

    作品:《匹夫的逆袭

        六步亭jing神卫生康复中心的贵宾级别老客户詹子羽健步如飞,向住院部走去,门卫见了他都点头打招呼:“老赵回来了。.org”

        “忙着呢。”詹子羽掏出烟来甩了一根过去,jing神病院也不是化外之地,和一般单位没啥区别,詹子羽这样的社会人在哪儿都混得好,进出jing神病院如同自家的后院。

        进电梯,上楼,来到503病房,推门进屋,电脑包放下,外套裤子脱了,往床上一躺,詹子羽全身无比放松,无论是五星级酒店还是江边别墅,都没这么能让人心情彻底静下来,六步亭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这也是詹子羽常住这里的原因。

        很快詹子羽进入了梦乡,昨夜他去和朋友喝酒了,脑袋中枪之后他就过着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糜烂生活,不但酗酒,还溜冰,身体素质已经大不如当年了,吸毒之后人会特别亢奋,jing力旺盛,但这是透支的体现,亢奋期过后就是极度的疲惫,詹子羽就进入了这种状态,他沉沉睡去,打起了呼噜。

        摄像头在工作着,楼下403的人通过手机注视着詹子羽的一举一动,确认他睡熟之后,刘汉东出动了,走防火梯上五楼,来到503,一拧门把手,反锁了,不过这种门锁难不倒他,只需一张信用卡就别开了。

        詹子羽躺在床上,忽然鼾声如雷,忽而平静如死,鼻孔中流出清澈的鼻涕,看起来极其的诡异,刘汉东按捺住一刀捅死他的冲动,蹑手蹑脚将他的笔记本拿起,想了想又在詹子羽的衣服里摸了摸,果然摸出了三个一模一样的优盘,以及一部安卓系统智能手机。

        刘汉东将这些东西都拿到了楼下,403室内,舒帆正帮他盯着詹子羽,这家伙太信任jing神病院的安全xing,丝毫没有防范,有人入室盗窃都没发觉。

        打开笔记本电脑,需要开机密码,这个难不倒刘汉东,虽然他的技术不如李思睿那么高端,好歹也是江大计算机系出身,一般的黑客技术熟稔无比,只见他双手在键盘上跳动着,屏幕进入了dos状态,各种字符快速流淌,安馨和舒帆都看傻了。

        那个能置自己于死地的视频文件找到了,刘汉东并没有简单地一删了之,而是进行了技术处理,优盘里的备份文件也处理了一下,甚至连詹子羽上传到云存储的备份也被他发现,这个有点难度,回头找李思睿寻求技术援助去。

        詹子羽的手机里,也被刘汉东装了病毒,可以远程遥控开机,可以监控任何电话短信微信qq记录,可以进行gps定位,总之詹子羽的一切行动,都在监视之中。

        处理完毕,又在笔记本里种下各种黑客软件,刘汉东才将电脑还了回去,詹子羽还在酣睡,梦中大概遇到什么好事,咂咂嘴,吸吸鼻涕,嘴角翘起。

        刘汉东冲他比出中指,轻轻关门下楼。

        最重要的任务已经完成,但舒帆还不能离开六步亭,她肩负着监视詹子羽的任务,但她一个人住在这里安馨不放心,于是让护理人员加了床陪住。

        这样一来,就不得不向安馨说出真相。

        安馨听了刘汉东的解说,沉思片刻道:“太危险了,我不能让舒帆置身险地。”

        刘汉东说:“放心,这回我们智取,不会打打杀杀,不和敌人面对面接触。”

        安馨似乎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事情:“智取?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违和感太强了,似乎简单粗暴才是你的作风吧。”

        刘汉东正sè道:“我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要靠这儿。”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用智慧对付敌人,才是战无不胜的大杀器。”

        安馨摇摇头,正要说话,舒帆突然道:“安阿姨,你觉得我们还有其他选择么?”

        这句话打动了安馨,现在大家是同舟共济的状态,万一刘汉东出事,难道复国大计指望一群女人么,所以这件事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好吧,需要我做什么。”安馨说。

        ……

        敌我形势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刘汉东从明转暗,詹子羽却从yin暗的角落被扔到了聚光灯下,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刘汉东的掌控之中,连汽车上也被安装了跟踪仪,本来刘汉东还想在詹子羽的鞋子、衣服、皮包上加点电子设备,只是买不到间谍专用设备,民用的玩意毕竟不入流,抓jiān什么的还凑合,干大事差点意思。

        詹子羽睡了足足十二个小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他打个哈欠,起身洗脸刷牙擦鼻涕,收拾东西出门办事,最近业务挺忙,西北来的货物已经装船发运,这边是包运输的,货到付款,再过几天船到目的地,香港人就会带着现款来交割。

        毒品走私,数额巨大,银行转账只存在于电影中,毒贩子们只爱真金白银,香港人付账用的是大额的欧元,五百面值,一张能换人民币将近五千块,体积小便于携带,上千万人民币的交易一个密码箱就够了。

        詹子羽驾驶着英菲尼迪来到了江边,乘船去了江心岛,这儿最早只是水文观测站,后来被李随风包下建了会所,李随风倒了之后,世峰集团接盘,王家兄弟也被打了黑,江心岛就成了黑森林控股集团的产业,而詹子羽正是黑林的合作伙伴,风水轮流转,詹子羽依然是江心岛的贵宾。

        黑森林手下有个船运公司,十几条千吨级的散装货轮跑ri韩港台航线,海运赚的是个辛苦钱,最来钱的还是走私,黑林发家靠的就是从韩国走私汽车、服装和手机,如今升级了,改成贩运一本万利的冰毒。

        负责贩毒生意的是黑林手下大将,名叫李封,三十多岁,瘦削干练,这项业务他单独负责,连黑森都无权过问,黑森林有船,詹子羽有关系,有货源,双方曾经有过误会,有过摩擦,但最终还是不打不相识,从竞争对手变成了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

        詹子羽乘坐的汽艇靠上了码头,李封亲自来迎接,打趣道:“铁柱兄,电脑随身带,你也不嫌重么。”

        “这里面有好东西。”詹子羽拍了拍电脑包,“要人命的玩意。”

        李封并不追问,他知道詹子羽这人神神叨叨的。

        “来吧,给你预备了好酒。”两人勾结搭背向绿荫深处的会所走去,这里绝对安全,没有闲杂人等,没有窃听监视的危险。

        只不过他们都没料到,詹子羽身上就带着窃听器。

        岸边停车场,刘汉东打开了电脑,遥控詹子羽的手机进行录音工作,安卓系统的手机就这点好,功能强大而齐全,跟一台小电脑差不多了,会所里有光纤无线路由器,詹子羽的手机自动连线,将他和李封的每一句话都通过网络传了出去。

        他们的对话音质清晰无比,但是内容很隐晦,绝不会提到具体的地点和人名,更不会提到冰毒两个字,外人就算站在旁边,也听不出他们聊什么,不过刘汉东看过马宏正的密语情报,结合现实情况也能猜到七八分。

        詹子羽和李封是中间人,从西北客人手中低价拿货,转手加价卖给香港人,通过黑森林的巴拿马籍货轮运往目的地,交货后香港人带现款来结算,然后他们再支付给西北卖家,一来一往,做一次能赚上千万。

        西北毒贩的首脑,外号叫六叔,根据詹子羽的口气判断,是个狡猾诡诈的老家伙,刘汉东立刻联想到那晚仓库里的老者。

        香港下家,被称为黄老板,李封和詹子羽言辞间多有不屑,但又很担心六叔和黄老板接上头,撇开他们自己联系。

        这是本次会面的主题,最终两人都确定,就算六叔和黄老板搭上线也撇不开中间环节,毒品买卖最重要的就是运输,生产和销售反而在其次。

        其间詹子羽还多次提到金库的安全问题,建议李封把金库挪个地方,李封说没关系,黑森林安全的很,这么多钱放别人家心里不舒坦,搁在自家最放心。

        对于禁毒jing察,詹子羽和李封都没当一回事,耿直停职了,换上一个纸上谈兵的家伙,还担心个鸟。

        刘汉东听的很激动,贩毒案件居然和黑森林有极深的联系,这回连黑家兄弟一块儿收拾了,砍掉刘飞的另一条胳膊,一举两得,还有一则重要的信息,现金毒资存放在黑森林的金库里,这就更好办了,从金库窃取比在交易中硬抢安全多了,要知道毒贩子交易都是大队人马,带着冲锋枪手榴弹的,仅凭刘汉东手下这七八个人,两三把刀,根本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还是那句话,必须智取!

        盘算一下自己的班底,小崔是打手,小刀负责开锁进门,再把他师父老鬼拉上,安馨舒帆佘小青担任后勤团队,好像还差一两个人,对了,李思睿,行动需要电子方面的技术支援,把他拉上。

        刘汉东正在冥思苦想,忽然车窗被人敲了两下,一张丑陋而凶恶的面孔贴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