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一章 鼻涕虫
  • 第七十一章 鼻涕虫

    作品:《匹夫的逆袭

        一切疑问都得到了解答,幕后黑手正是脑袋中了刘汉东一枪,在重症监护室躺了半年以上,据说大脑受损导致痴呆从而逃避了法律制裁的jing察败类詹子羽!

        照片上的詹子羽和以前不大相同,不知道是脑袋中枪的结果,还是经过了整容,但那副尊荣万变不离其宗,化成灰刘汉东都认识。.org

        詹子羽当过jing察,有勇有谋,智力过人,更重要的是他和刘汉东之间有刻骨深仇,如果不是刘汉东,金沐尘市长也不至于下台那么早,他父亲詹树森也不会被双规,他本人更不会人不人鬼不鬼的冒名赵铁柱躲在jing神病院。

        这家伙yin狠毒辣,手上掌握着刘汉东强杀马宏正的证据,既然都来到家门口了,不进去和老熟人打个招呼未免太不礼貌,刘汉东做个手势让小刀开门,顺手将匕首拔了出来。

        这是一柄冷钢猎刀,吹毛可断,锋利异常,用来杀人再好不过,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如果詹子羽,哦不,是jing神病人赵铁柱顽抗的话,刘汉东毫不介意送他归西,反正小刀是自己人,当着他的面宰人也无所谓。

        小刀见刘汉东拔刀,心中自然明白怎么回事,这种病房门锁形同虚设,轻轻一投就能打开,不过当他握住门把手的时候,神sè一变,门根本没锁。

        吱呀一声轻响,门开了,刘汉东闪身进去,只见床上被子叠得整整齐齐,根本没人。

        洗手间也没人,橱子里更不可能藏人,唯一的可能xing是,詹子羽根本没住在这里,可是看床头柜上的杂物,分明病房是有人住的。

        刘汉东打开热水瓶盖,试了试温度,水是热的,詹子羽应该是晚上去别的地方过夜了。

        房间里有一台电脑,老掉牙的联想台式机,虽然判断詹子羽不可能将重要证据放在这台电脑里,但刘汉东还是开机检查了一下,老电脑的硬盘嘎啦啦一阵乱响,深夜里尤其刺耳,幸亏楼层管理员睡熟了,没人过来检查。

        电脑里果然没有任何东西,键盘上落满灰尘,白忙了。

        刘汉东沉吟片刻,起身离去,动过的东西一律恢复原状。

        ……

        刘汉东在六步亭jing神病院探险的时候,法医鉴证中心主任宋欣欣正在解剖马宏正的遗体。

        青海省厅禁毒侦察员马宏正jing官的遗体躺在不锈钢池子里,面sè苍白,身上的水泥已经清理干净,丧心病狂的毒贩子不仅杀害了他,还将他放在汽油桶中,灌进水泥丢进江里,好在他们干这个不专业,使用的水泥标号低,而且被江水倒灌进去,始终没有凝固,不然就要用凿子一点点往下凿了。

        前夜,耿直率领的禁毒战士们一直没有停止对刘汉东的搜寻,虽然手机讯号失踪,但还有路面摄像头的监控,他们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到毒贩子的去向,但赶到的时候还是迟了一步,只打捞出了战友的遗体。

        马宏正牺牲前遭受了残酷的殴打,胳膊骨折,肋骨断了八根,一条腿也被打断,但最致命的还是心脏部位的一颗7.62毫米51式手枪弹。

        西北来的同志就在外面,他们想见战友最后一面,虽然宋欣欣只是法医,但她还是尽了自己所能,为马宏正修饰了受伤的面孔,擦去了血迹,缝合了胸腔,轻轻盖上一层白布。

        几名jing察走了进来,风尘仆仆的样子,摘下jing帽托在手中,瞻仰烈士仪容,其中有一名带队的三级jing监和宋欣欣握手,表示了感谢。

        宋欣欣将法医鉴证报告递给他,冷冰冰说道:“如果你们稍微用点心,他也不会死。”

        “这位同志,你怎么和我们局长说话的。”同行jing察怒道。

        “小李!”局长制止了手下人,翻看着法医鉴证报告,脸上流露出沉痛的表情来。

        “瞻仰完遗容就出去吧,要送冷库了。”宋欣欣说,依然冷冰冰的宛如冰山。

        几个外地jing察用西北方言和马宏正说了几句话,发誓一定为你报仇之类,然后退了出去,就听他们嘀嘀咕咕,说宋欣欣太冷了,这样的女人怎么嫁的出去,宋欣欣听见了,眼皮都不眨一下,推着不锈钢运尸车走了。

        深夜,耿直同样没有睡着,他被隔离审查了,虽然没上手铐,但谁都知道,这回神勇无敌的耿大队不死也得褪层皮,因为他的工作疏忽,导致一名公安同行牺牲不说,还牵扯到严重的违纪情况,把枪支私自借给社会人员,未经上级批准动用百万毒资,更有人怀疑,耿直借着职业便利,给毒品泛滥的金樽夜总会充当保护伞。

        黑暗中,烟头一明一灭,烟灰缸里已经积满了烟头,耿直考虑的不是自己的前途,而是案情的进展,蔡沪生接管案件指挥权,这种好大喜功的家伙只会把事情办砸,刘汉东xing情激烈,未必买他的账,怎么才能说服刘汉东配合jing方完成任务,捣毁这个特大型毒品中转基地,这是一件极其棘手的事情。

        ……

        天亮了,刘汉东也做好了决定,他准备把舒帆送进六步亭jing神病院,此举遭到了安馨和佘小青的一致反对,而且是强烈反对。

        “你疯了么,到底在搞什么名堂!”佘小青拍着桌子嚷道。

        “我知道你一定有理由,但是那种地方真的不适合小帆待。”安馨也皱着眉头说。

        可是舒帆却兴奋地很,行李都收拾好了,随时进驻六步亭,以抑郁症患者的身份。

        刘汉东说:“具体的你们不要问,过一段时间,我给你们八百万还不行么。”

        提到八百万,佘小青眼睛冒出了金光:“这样啊,要不我替舒帆去,我装神经病可专业了。”

        刘汉东打量着佘小青,煞有介事点点头道:“也不是不能考虑。”

        “得了吧,还是我去比较合适,反正用不了几天。”舒帆一锤定音。

        刘汉东说:“我先去办点事,你们决定到底谁出马吧。”

        他要去电子大市场找李思睿,买几样电子设备,讨要几个黑客软件,这些玩意对李思睿来说稀松平常,平时接触的尽是这些东西。

        中午时分,一切准备停当,还是舒帆出马扮演抑郁症患者,安馨和刘汉东陪她办理入院手续,交了一万元住院押金,当然使用的是假身份,院方对这种财大气粗家里人愿意照管的病人最上心,按照要求安排舒帆住进了四楼的康复科病房,一样是单人间,有卫生间和电视机。

        房号403,楼上就是詹子羽。

        刘汉东抽空去了五楼一趟,这里是康复病房,住的大都是病情比较轻微的病人,没有铁网栏杆,进出zi you,503的门依然没有上锁,詹子羽还没回来,刘汉东进去之后,迅速打开电脑主机箱,将一个微型摄像头装在机箱内,镜头隐藏在面板上的耳机插口内,很难发现。

        窃听器自然也是少不了的,病房年久失修,墙皮剥落,白sè的吸附式窃听器藏在角落里,楼下就能收听到屋里的对话。

        刘汉东正忙着,忽然瞥见前院停车场上来了一辆车,英菲尼迪suv,jing神病人开豪车的可不多,他立刻闪身躲在窗帘后面观察,果不其然,驾车的是詹子羽,掏出望远镜来仔细看看,詹子羽比以前憔悴许多,头发斑秃,身子佝偻,鼻涕不断,怪不得马宏正说他是鼻涕虫。

        正主儿来了,刘汉东按捺住杀机,下楼回到403,对舒帆说:“鼻涕虫来了。”

        詹子羽昨夜在外边过的,他最近挺忙,生意越做越大,动辄上亿的资金往来,熬得头发都掉了,尿尿都焦黄,没办法,卖冰毒的人就不能和卖冰淇淋一样轻松悠闲,幸亏他还有一片宁静的港湾可以停泊,那就是六步亭jing神病院。

        欧洲花园一场枪战,彻底葬送了詹子羽的前途,子弹击中了他的脑部,受伤很严重,在病床上躺了半年,医生都放弃了,可是他的家人并没有放弃,外国教授,退休老军医,乡下巫婆神汉,全都请了一遍,终于奇迹出现,詹子羽恢复了神智,不但没变成傻子,智商反而比以前上了一个台阶。

        唯一遗憾的是,枪伤留下的后遗症,詹子羽总是流清水鼻涕,其实那不是真的鼻涕,而是他的脑脊液。

        詹家老头子虽然双规了,但人脉还在,所以詹子羽逃脱了法律的惩处,消失在公共视线之外,隐身于六步亭,做起了幕后毒枭,去年底他还弄了个假身份,户籍上的詹子羽已经没了,死亡注销,现在活着的是赵铁柱,一个四十五岁的,没有家人问津的jing神病人。

        他手上提着一台笔记本电脑,没带枪,高智商罪犯从来不用枪,用枪杀人是最低级的,用脑子杀人才是高大上。

        詹子羽这辈子最恨的就是刘汉东,他计划了一百种办法杀死刘汉东,但思来想去,每一种都不过瘾,不解恨,最后他决定,给刘汉东挖个坑,让他以毒贩的身份入狱,判决,死刑或者死缓都可以接受,总之让他要么冤死,要么生不如死。

        他手中的电脑里,就存着刘汉东强杀西北jing察卧底的视频,这是他的杀手锏,不但复制了好几份,还上传到了云存储,想到这个,他就有些小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