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七十章 单干
  • 第七十章 单干

    作品:《匹夫的逆袭

        大宗毒品买卖,动辄上千万现钞来往,如果把这笔钱黑了,不就什么都有了想到堆积如山的钞票,刘汉东不禁眼神迷离起来。.org

        有了钱,就能投资生意,做电池总代理,有了钱,就能给马凌整容,有了钱,想干啥干啥,买大房子买好车,国外旅游,甚至移民游出去,不在这儿呆了,总而言之,有钱就是好,想干啥就干啥。

        “哥哥,给。”舒帆递过来一张纸巾。

        “干什么?”

        “擦擦口水。”舒帆说。

        “哦。”刘汉东接过纸巾擦了擦嘴角的涎水,干咳一声说:“太难了,我可干不了。”

        舒帆说:“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拉起团队就是,各司其责,互相配合,我觉得不难。”

        刘汉东怦然心动,不过嘴上却说:“小丫头懂什么,和毒贩打交道是好玩的么,平头老百姓只要有口饭吃,谁愿意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玩命啊。”

        舒帆狡黠一笑:“谁让你玩命了,要用这里。”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刘汉东彻底晕菜了,这还是十七岁的小女孩么,简直是个少女外形的魔鬼,做生意狡诈yin险,干起刀口舔血的勾当也是眼睛都不眨,比自己还狠。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舒帆打小经历的都是什么事,亲伯父买凶绑架,差点命丧黄泉,林海雪原遭遇追杀,美国遇车祸,母亲早亡,父亲也英年早逝,自家的产业被人霸占,她不是生活在童话世界里,而是一直生活在恐惧和仇恨中,形成这样的xing格也无可厚非。

        “这事儿对谁都别说,保密。”刘汉东说。

        “嗯!”舒帆重重点了点头,她知道刘汉东已经做出了决定。

        刘汉东是决定干他一票,而且是智取,具体计划还要彻底侦察后作出,他现在急着回去调取吴兴发的通话,看看老吴背后究竟是什么人。

        李思睿的笔记本电脑就放在车里,刘汉东把电脑拿进屋,插上电源和耳机,连上无线网,进入软件,吴兴发果然有一条通话,而且是和赵铁柱的号码进行的。

        打开音频文件,吴兴发的声音传来:“刘汉东这小子有问题,明明拿到了货,却迟迟不放,我怀疑他是卧底,他和耿直好的穿一条裤子,这个可能xing相当大。”

        yin郁的嗓音狞笑着回答:“那又怎么,我手上有他杀jing察的视频,就算他是特勤,也没人保得了他,何况耿直已经被停职审查了,刘汉东这回不但要死,还得死的特别冤枉,特别憋屈。”

        吴兴发笑道:“杀人诛心,高,实在是高。”

        刘汉东毛骨悚然,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掌控之中,甚至杀死马宏正也是yin谋中的一环,贩毒,杀jing,哪一条都是死罪,特勤本来就是游走于边缘地带的职业,jing神压力巨大,沉沦甚至变节都是有可能的,即便是体制内有正式身份的侦察员都要受到审查,何况是自己这种没编制的社会闲散人员。

        再加上耿直被审查,刘飞恨自己入骨,只要神秘人亮出证据,自己肯定会被钉死在审判台上,妥妥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就算郑佳一倾力帮忙也绝不可能挽回。

        到底谁,对自己有如此深仇大恨,设计如此复杂的机关来陷害自己,不但要杀人,还要诛心,刘汉东怎么也想不出此人是何方神圣。

        线索就在吴兴发这里,但绝不可打草惊蛇,反而跟着对方的yin谋往下走,将计就计,反咬一口。

        这个“赵铁柱”住在六步亭jing神病院,马宏正的情报里也提到了六步亭的鼻涕虫,鼻涕虫大概就是赵铁柱的绰号或者某种特征,当前首要任务就是找到鼻涕虫。

        他决定立刻前往六步亭jing神疾病卫生康复中心,为了不惊动对方,他准备以患者的身份去探听一番。

        刘汉东一回头,就看到舒帆站在自己身后,吓了一跳:“这孩子,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有声音啊,我又不是鬼,站好一会儿了,什么时候去六步亭啊?”舒帆笑眯眯地说。

        “你怎么知……”刘汉东话没说完就醒悟过来,马宏正的密文里明明写到,六步亭有个鼻涕虫,是个大毒枭,当然要去六步亭侦察一番。

        六步亭是个乡镇的名字,就在近江东郊,三面环山,风景优美,八十年代的时候,近江传染病医院设在这里,后来传染病院搬走了,改成了jing神病院,还发生过疯子从医院跑出来伤人的事故,所以六步亭在近江人民心中,就成了jing神病院的代称。

        舒帆说:“我都替你想好了,咱们以病人的身份去,见机行事。”

        刘汉东说:“那么谁演病人?”

        舒帆咯咯笑道:“别怕,当然是我了,我以前得过抑郁症,去看过心理医生,演的可像了,不过为了更像一点,我建议安阿姨也一起去,她扮演后妈,你扮演司机。”

        刘汉东哭笑不得,这孩子真是想起一出是一出。

        “安馨会答应么?她不会刨根问底吧?”

        “不会,我来和她说。”

        十分钟后,舒帆也不知道用什么办法说服了安馨,事不宜迟,这就前往六步亭,谨慎起见,刘汉东没开自己的路虎车,借了金樽的一辆奥迪a6,载着安馨和舒帆出发了。

        六步亭风景优美,群山环抱,郁郁葱葱,jing神卫生康复中心就设在山间,远离主干道和村落,路上也没什么车辆,不过医院里面倒是停了不少汽车。

        jing神病院和大家想象中的疯人院并不一样,看起来和普通医院差不多,没有铁丝网和铁栅栏,而是几座崭新的大楼,分门诊部和住院部,门卫保安也很客气,热情的帮他们指挥倒车,还给指明了门诊大楼的方向。

        今天有专家医生坐诊,等候看病的人还不少,一个个病人在家属的陪伴下,看起来和普通人没啥两样,听他们之间的交谈,病情各不相同,有产后抑郁症的少妇,有得了网瘾沉迷于游戏的学生,有工作压力大导致强迫症的白领,还有一个正襟危坐不和别人交谈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就像是领导干部,估计也是得了抑郁症偷偷来看病的。

        终于轮到舒帆进去就诊了,安馨陪她进去,刘汉东在门口等着,就听安馨说:“医生,这孩子早恋……”

        刘汉东差点笑出来,偷眼观察周边,走廊里除了病人和家属,没有医务人员,于是开始四处溜达,手中的皮包开了个小洞,摄像机藏在里面拍摄着地形,将所有科室的牌子拍了下来。

        他从一楼溜达到了五楼,终于有人拦阻:“师傅,找谁?这里是行政楼层。”

        “哦,我找洗手间。”刘汉东说,行政楼层有办公室、会计室、档案室,机房,党委等机构,一览无遗。

        刘汉东来到洗手间,从包里掏出袖珍望远镜,这是他从佘小青桌上顺来的,淘宝买的便宜货,本来是预备用在演唱会上看明星的,现在被用来观察住院部。

        住院部和门诊部之间隔着一道墙,要进去必须经过门岗,这里面才是jing神病院的核心所在,刘汉东视力不错,加上玩具望远镜的辅助,可以看到草地上有病人在散步,这些人千奇百怪,眼神呆滞,行动迟缓,从外型上来说就不是正常人,难道赵铁柱就隐藏在他们中间?

        再看他们的病房,窗户上焊着铁棂子,一间大屋里有十几张床,护士也都是彪悍的中年大妈。

        手机震动,舒帆发来微信,看完病了,该走了。

        刘汉东匆匆下楼,和安馨舒帆会合,三人上了汽车,舒帆才说:“好险,那个医生太热情了,非要让我住院不可,还说条件很好,有带洗手间的单间,有wifi,能上网,可以带手机和电脑,总之只要钱到位,和宾馆没什么差别。”

        “那么,家属探视zi you,病人进出zi you么?”刘汉东很好奇。

        “只要不是那种危及社会的武疯子,其他病人和正常医院的病人一样,可以在规定时间探视,病人也可以请假外出,当然这些规章制度未必遵守的很严格,总之医院生意不是太好,千方百计留回头客。”

        “这么说,住在这里,又隐蔽又zi you,一般人想都想不到。”刘汉东自言自语道。

        “你们究竟在干什么?”安馨问道。

        “没什么。”刘汉东和舒帆异口同声道。

        ……

        晚上十一点,刘汉东再次驾车来到六步亭,这回他把小刀也带来了,两人都穿着黑衣服,运动鞋,带着各种工具,车停在附近山窝里。

        “叔,要干大买卖么?”小刀摩拳擦掌。

        “干毛!你小子怎么一会儿喊哥,一会儿喊叔。”刘汉东朝他头上拍了一下。

        小刀呲牙一笑:“人多的时候喊哥,私下里喊叔,要不我辈分太低了。”

        刘汉东说:“真有你的,这回你还是负责开门,剩下的活儿我来。”

        月黑风高,时间差不多了,两人下车,没打手电,深一脚浅一脚走向jing神病院,医院的安保设施很差,连电子围栏也没有,围墙上的摄像头形同虚设,后面根本没有电线连着,刘汉东朝手心吐口唾沫准备爬墙,就看到小刀如同壁虎一般蹭蹭上去了,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刘汉东后退两步,助跑跃起抓住墙头,也翻了过去,jing神病院内空荡荡的,连门卫室的灯光都是熄灭的,夜里根本没人到这里来,值班人员也都就寝了。

        门诊楼的楼门是锁死的,凭小刀的本事打开很容易,可是生锈的铁闸门拉开声音太大,会惊动别人,所以小刀选择爬墙,他沿着楼的拐角,徒手攀爬,只用了几秒就翻进了二楼窗户,将绳索垂下,刘汉东也爬了上去。

        上到五楼,小刀投开了档案室的大门,刘汉东戴上塑胶手套进去搜索,他用嘴叼着微型手电,电筒前头蒙着红布,以免亮光外泄。

        首先搜索的是病人档案,按照字母检索,很快找到了赵铁柱的病历资料,此人因jing神分裂去年入院,中间出院一次,又再次入院,目前住在住院部康复科503室。

        刘汉东将档案复位,悄悄出去,原路返回,再探住院部。

        所谓的康复科就是舒帆说的高级病房,单人居住,有洗手间和电视机,两人费了一番工夫潜入了住院部大楼,蹑手蹑脚来到康复科503病房,门口挂着病人的名牌和照片。

        赵铁柱的名字上面是一张五寸照片,照片上的人赫然是詹子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