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六十一章 购并八尺修车铺
  • 第六十一章 购并八尺修车铺

    作品:《匹夫的逆袭

        夜总会这种地方发生冲突是很常见的事儿,来这儿消费的都是有面子的人,脾气大,谁也不服谁,一个眼神都能干起来,李抗本来就是嚣张跋扈的纨绔黑二代,惹是生非的本领一等一,只不过以前有李随风帮他擦屁股,现在没有了。.org

        这事儿不用刘汉东出手,崔正浩也站着没动,从进包间的那一刻起,他就时刻站在刘汉东身畔,双手交叉放在裤裆前,一副职业保镖的做派,老大没发话,他是不会出手的,因为他一出手,必定见血。

        火雷拎着酒瓶子站起来了,他也算道上新晋的大哥级人物了,放出名号料想对方好歹给点面子,哪知道对方喝大了,谁的面子也不给,非要揍李抗不可,双方言语激烈起来,脸红脖子粗,眼瞅就要动手。

        小姐们一个个饶有兴趣的看着热闹,吴兴发苦笑着对刘汉东说:“东哥你看,这孩子就是这么不省心,现在的年轻人,都是火药脾气,一点就着,要不你出个面?”

        刘汉东一摆手,崔正浩上去了,他一米七的身高,干巴巴的一点也不魁梧,现在的年轻人吃得好,都是一米八几的个头,人高马大膘肥体壮,再加上喝了点酒,或许还溜了冰,亢奋无比,劲头十足,根本不把崔正浩放在眼里。

        十几秒钟后他们就后悔了,崔正浩出手太毒了,直接踢裆,两脚下去,两家伙就蹲在地上不动了。

        崔正浩撩起褂子,拔出手枪,哗啦一声拉了枪栓,包间里惊呼一片,小姐们全都吓傻了,这是什么节奏,当场就要爆头么?

        果不其然,崔正浩推弹上膛,面无表情,很随意的顶住一颗脑袋,这就要扣扳机。

        “小崔。”刘汉东及时叫停,“这地毯很难洗的,别难为人家打扫卫生的阿姨。”

        崔正浩扣住扳机,将击锤放回一半,收枪走人,半句废话也没有。

        火雷神气活现:“cāo,东哥面前撒野,找死是不,还不给我滚!”

        俩小子捂着肚子跌跌撞撞走了,李抗的脸sè在灯光下飘忽不定,愣了片刻,还是端了一杯酒过来,毕恭毕敬对刘汉东说:“东叔,我敬你。”

        刘汉东接了酒杯,一饮而尽。

        吴兴发递过话筒:“东哥,唱歌,给你点的,《好汉歌》。”

        刘汉东笑笑,接了话筒吼起来,一曲唱完,李抗在吴兴发的示意下献上啤酒,大力吹捧,小姐们也都鼓掌叫好,大家开怀畅饮,除了严守岗位的崔正浩。

        不知不觉已经深更半夜,吴兴发提议换地方接着玩,刘汉东说不用了,改天再说,老吴也就作罢,拿出手包要付小姐的台费,刘汉东说哪能你请,我安排,火雷很有眼sè的递上一沓钱,刘汉东给每个小姐发了一千元台费,又多给了佳佳二百。

        李抗早已按捺不住,刚才喝酒的时候他还溜了点冰,现在劲头上来急着散冰,搂着怀里小妞急不可耐就出去了。

        吴兴发暧昧一笑,说:“东哥看中了,这里就有房间。”

        佳佳小鸟依人般揽住了刘汉东的胳膊。

        “不用了,回家睡觉。”刘汉东说,那边火雷也和服务员结清了款项,包间费加上酒水果盘什么的,今夜花销一万多。

        吴兴发喝大了,在黑森林开房间休息,刘汉东等人下楼,进电梯的时候,忽然见佳佳跑过来,伸手挡了一下电梯门,让她进来了。

        “谢谢东哥。”佳佳小脸绯红。

        出了大门,刘汉东说:“你自己打个车回学校。”

        佳佳却不愿走,yu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刘汉东皱起眉头。

        “东哥,今天闹事那几个人,我以前见过,和李抗是一起的。”佳佳说。

        刘汉东心中一震,怪不得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原来这是一出戏啊,可是吴兴发和李抗弄这一出到底为了什么?

        化敌为友这种事儿并不鲜见,此前王世峰的女儿王海宁就和自己化干戈为玉帛,李抗和王海宁很类似,都是骄奢跋扈的黑二代,都在打黑行动中失去了万贯家财,不过王海宁知耻后勇,白手起家,现在已经是敢于刺刀见红,争夺土方生意的后起之秀,而李抗则毫无廉耻的领取仇家的工资,在黑森林挂名上班,吸毒贩毒,醉生梦死,对这样的人,必须保持jing惕。

        刘汉东向佳佳伸出了手:“上车。”

        佳佳笑了,吐了吐舌头拉着刘汉东的手上了路虎,火雷醉醺醺也爬上来,崔正浩没喝酒,负责开车,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钟,刘汉东眼睛微微眯着,思考着吴兴发和李抗的yin谋,这俩货设计自己,到底图的是什么?

        忽然一只小手悄悄伸过来,在刘汉东掌心挠了挠,佳佳的小脸凑过来,吹气如兰:“哥,待会上哪去?”

        刘汉东毫不怜香惜玉的将她推开,吩咐崔正浩:“去医院。”

        佳佳咬着嘴唇,差点哭出来。

        刘汉东叼了一支烟,浑身摸不着打火机,佳佳拿出自己的女士打火机凑过来帮他点燃。

        “你怎么不在金樽做了?”刘汉东问。

        “场子做久了就得换,客人喜欢新鲜感。”佳佳说,“我平时不出台的。”

        刘汉东知道这妞儿想抱上自己的大粗腿,可这种供人散冰的毒妹,不知道染了多少病,倒贴也不能要啊。

        前面jing灯闪烁,交jing和特jing联合执勤查酒驾,路虎很配合的靠边停下,刘汉东降下车窗,冲走过来的特jing招呼道:“半夜还不消停啊。”

        特jing认识刘汉东,答道:“任务重,没办法,配合一下。”

        崔正浩冲酒jing检测仪吹了一下,丝毫没有酒jing。

        “麻烦下车。”特jing说,“例行公事,不好意思了。”

        刘汉东心跳开始加速,假如吴兴发想暗害自己,在车上放一包冰毒,这回不就栽了么,小崔是黑户,身上还别着枪,这货一急眼,打死几个jing察,事儿就大了。

        好在jing察真的是例行公事而已,几个小时前发生一起绑架案,来往车辆都要检查一下,看看车里乘客,检查一下后备箱没藏人就放行了。

        一场虚惊,不过也给刘汉东提了个醒,要严加防范吴兴发给自己下套。

        前面就是医大附院,刘汉东在这里下车,让崔正浩把火雷和佳佳送回家。

        路虎车掉头离去,火雷趁着酒劲伸手去摸佳佳,被一巴掌拍了回来。

        “cāo,还卖味。”火雷扑过去乱摸乱亲,忽然嗷的一嗓子,舌头被咬了,他口齿不清的骂道:“想死啊你!我今天非得干死你!”说着就要脱裤子。

        崔正浩一个急刹车停下,差点把火雷撞到风挡玻璃上,他爬起来要找崔正浩算账,小崔丝毫不怵,下车脱衣服,露出一身jing瘦肉。

        火雷练过跆拳道和散打,在市级比赛上得过冠军,虽然酒sè毒品掏空了身子,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自以为能轻松放倒小崔,结果刚摆出架势,就被崔正浩一记劈腿砸在肩膀上,当场人就塌下去了。

        “起来!”崔正浩道。

        火雷晃晃悠悠爬起来,崔正浩又是一招侧踹,将他踢的倒退了七八米,一屁股坐在垃圾堆里。

        佳佳见势不妙,拎起小包溜了。

        火雷酒醒了一半,挑起大拇指:“cāo,服了!比东哥还厉害,我服气!”

        ……

        两人打架的时候,刘汉东已经蹑手蹑脚进了烧伤科病房,走廊里静悄悄的,液晶钟表显示两点半,护士站值班护士正在打瞌睡,病房里静悄悄的,推门进去,只见马凌床边的躺椅上居然睡着舒帆。

        马凌受伤,生活不能自理,家里又没请保姆,全靠王玉兰、水芹还有刘汉东轮流照顾,没想到今晚来陪夜的竟然是舒帆。

        刘汉东没叫醒她,脱下衣服想给她盖上,没想到舒帆忽然睁开了眼睛,一骨碌爬了起来。

        “怎么不睡了?要不我送你回家。”刘汉东压低声音说,马凌打了镇静剂睡着了,邻床的小女孩和她爸爸也在睡觉,病房里鸦雀无声。

        “有事和你说。”舒帆坐了起来,和刘汉东一起来到走廊里。

        “说。”刘汉东道。

        “我做了一个计划书,没带来,就讲给你听。”舒帆踌躇满志,“我想先从最基本的做起,我们不是叫电动车配件经营部么,不妨拿下一个代理权,做地区专卖,为电动车提供电池以旧换新业务。”

        刘汉东哭笑不得,不过转念一想,舒帆这丫头可比安馨、佘小青靠谱多了,一点也不好高骛远,想的都是踏踏实实的业务。

        舒帆接着说:“做大之后,我们就代理电动车的销售,做4s店,相信以安阿姨的人脉,是可以做到的,等有了第一桶金,就搞研发,聘请专业人才,发明充电更便捷,能量更高的电池。”

        刘汉东点点头:“好,我赞成,你有没有具体的计划,比如租哪里的门面房,请几个雇工什么的?”

        舒帆说:“我想好了,明天去洽谈,购并一家企业。”

        刘汉东大惊,到底是虎父无犬女,舒帆都开始筹划购并案了。

        “那么,你准备购并哪一家企业。”

        “嗯,铁渣街南头,有个修电动车的陈八尺,我想把他的铺子购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