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五章 中间人
  • 第五十五章 中间人

    作品:《匹夫的逆袭

        抓捕小组以标准cqb战斗队形突入八楼,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走廊里寂静无人,装修堪比五星级酒店,这是黑森林娱乐集团有限公司的行政楼层,黑林的办公室就设在这里。.org

        胡朋指了指挂总裁牌子的大红门,两名刑jing冲上去,分立大门两侧,轻轻握住了门把手,其余人等藏在防弹钢盾后面,屏住呼吸,打开枪支保险随时准备shè击。

        三二一!随着胡朋的手势,刑jing推开了门,突击手端着微冲闯了进去,厉声喝道:“不许动!”

        大班台后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国字脸,刀刻斧削一般硬朗的线条,双目炯炯有神,他就是黑森林的老板,黑林。

        两支枪指着黑林,其余人等搜查了套间内的卧室和浴室,没有其他人,也没有暗藏的武器。

        “黑林,你被逮捕了。”胡朋拿出逮捕令。

        “胡支队,可能有些误会,不过我会配合的。”黑林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嚣张跋扈,反而相当低调,他从大班台后面站了起来,身高比黑森差了很多,只有一米七五左右,也不是很健硕,但身上那股江湖大佬的气场是怎么也掩盖不住的。

        “给我留个面子好不好?”黑林微笑着伸出双手,“拿个毛巾什么的,把手铐遮起来。”

        胡朋一摆手,刑jing给黑林戴上手铐,盖上一条毛巾。

        大厅内的战斗进行的差不多了,打手们被一网打尽,统统抓走,黑林也被抓捕小组从防火梯押了下去,带上一辆轮式装甲车,直接送往市局。

        胡朋终于松了一口气,行动比预想的顺利,有惊无险,黑林束手就擒,回望车厢,黑林夹在两名特jing之中,神sè依旧从容,还主动打招呼:“胡支队,给支烟抽可以么?”

        “给他。”胡朋说。

        刑jing点了一支烟递给黑林,黑林接了抽了两口,点头致谢:“谢谢,等事情平息了,我请客。”

        “你觉得,你还有机会请客么?”胡朋忍不住讥讽道。

        黑林嘴角浮起笑意:“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为什么没机会请客?”

        胡朋说:“你做的亏心事还少么?”

        黑林说:“混到我这个层次,打打杀杀的事情肯定沾了一些,但那些都是过去,在东北老家刚起步的时候,现在我已经洗白了,不做违法的事情,更别提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胡朋冷笑:“这么说,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抓你了?”

        黑林说:“知道,网上不都传开了么,说我是520案的幕后黑手,我寻思这要跑了,那就是黄泥掉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所以我本来打算出国考察的,专机都预备好了,硬是没走,留下来等你们的,只是没想到你们没打电话传唤我,而是整这么大动静,呵呵,有点小题大做了。”

        胡朋暗道不好,这么秘密的事情,怎么网上就传开了,肯定是刘汉东这小子泄密了,为了给jing方施加压力,不惜把尚在侦破过程中的案件曝光,回头一定得狠狠收拾他!

        装甲车中途开进一处洗车场,黑林被押下来彻底搜身,确认没有追踪器后送进另一辆厢式货车,在两辆民用牌照轿车的护送下,押往平川市郊的打黑基地,那是沈弘毅的自留地,不像近江市局这样鱼龙混杂,容易被人做手脚,如果黑林在押期间突发疾病身亡,那大家可就被动了。

        黑林归案,参战干jing大受鼓舞,石国平打算一鼓作气也黑森林夜总会查封,可是突击搜查之后,居然没有任何违法情况,没有私藏枪支弹药,没有容留卖yinpiáo娼,也没有贩卖毒品的证据,黑森林滑不留手,根本抓不到把柄。

        唯一能拿来说事的是黑森林豢养的这帮打手,全被抓进巡特jing支队,挨个过堂审问,一审才知道,这帮货全是外围马仔,和黑森林没有劳工合同关系,名义上只是住在黑森林客房部的住客,甚至上网查证,连追逃的通缉犯都没有,最多办他们一个妨碍公务的罪名,拘留而已。

        打黑基地,黑林被带进一间审讯室,没窗户,台灯是红sè的,桌子形状是不规则的,一切布置旨在摧毁嫌疑犯的心理防线,不过这些对黑林来说都是小儿科,他微笑着对胡朋说:“胡支队,弄这些没意思的,我以前被北朝鲜的边防军抓过,什么场面都见过。”

        胡朋知道,对手狡猾而顽强,审讯将会异常艰苦。

        ……

        刘汉东并没有关注抓捕黑林的行动,他知道胡朋不会让自己失望,他现在关心的是如何扳倒刘飞集团中的另一个重要人士,望东区委书记严致中。

        北河县下河乡,刘汉东的路虎车行驶在坑洼不平的乡间土路上,他和宋双一起来探访去年在高架桥上自杀未遂的讨欠款包工头张福满,地址显示张家在下河乡鹿头村二组十号,可是这栋农村小别墅的主人却不姓张。

        “张家搬走了,房子抵账了。”新房主指着远处一间破瓦房说,“他们一家人住那儿。”

        破瓦房里住着一家三口,老太太带着俩孙女,听说宋双是城里来的记者,老太太抹起了眼泪,说儿子冤枉。

        “县里把他抓去了,说是非法上访,关在监牢里一年多了,见也不让见,儿媳妇丢下俩孩子去南方了,我一个老婆子拉扯俩孩子,咋过啊。”

        宋双看看俩女孩,面黄肌瘦,可怜巴巴,心有不忍,掏出钱包,发现里面有几张钞票,剩下的都是卡,于是碰了碰刘汉东的胳膊,干咳一声。

        刘汉东从兜里掏出一叠钞票递给宋双,他本意是让宋双意思一下,给个千把块钱就行,可宋双是实诚人,居然把整整一叠上万块都塞在了小女孩的兜里。

        “可不敢要!”老太婆急忙推辞,宋双把钱推回去:“张老板的案子我是知道的,他人品好,宁可卖房子卖车也不拖欠工人工资,我佩服他,这些钱留给孩子上学用。”

        说完,宋双叹口气,拉着刘汉东走了。

        刚走出十几步,老太婆喊道:“大姐,等等,我有东西给你们看。”

        宋双停步扭头,只见老太婆返身回屋,在床底下扒了一通,拿出一个羊皮封面的小本子,献宝一样递过来,“这是我儿子留下的东西,说是遇到好人才能拿出来。”

        小本子上密密麻麻记录了很多重要资料,包括行贿的时间,数目,人员,以及工程施工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水泥标号不对,钢筋规格不符,甚至由此造成的隐患都写的清清楚楚。

        宋双喜出望外,这是扳倒严致中的杀手锏啊!

        ……

        回到电视台,宋双将张福满的小本子拍照、复印,一份寄往纪委,一份上网公布,矛头直指望东区委书记严致中。

        区委宣传部下面设有网络舆情办公室,常年有专人专注网络上针对望东区以及区委区zhèng fu领导的负面消息,宋双发布帖子不久,就被望东区舆情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盯上了。

        区委书记办公室,严致中正在伏案工作,敲门声传来,他威严应道:“进来。”

        区宣传部副部长小赵走了进来,将打印的材料轻轻放在严书记案头,严致中拿起来瞄了两眼,重重摔下去:“这是污蔑中伤,这是造谣抹黑,报案,让公安部门介入,一定要严厉打击!”

        小赵说:“严书记,这个爆料人身份比较特殊,是电视台的一个记者,她父亲是前省公安厅厅长宋剑锋……”

        严致中平息了怒火,重新拿起材料来阅读,这份爆料其实并不新鲜,同样的东西去年就送到了纪委,不过被压了下来,如今在网络上重见,说明情况比较复杂,比较严峻。

        “这个又猛又萌的双儿……”严致中皱起眉头,他年龄大,很看不惯这种哗众取宠的网名。

        “叫宋双,年纪不大,可能是被人利用了。”小赵说,“我了解了一下,市zhèng fu新闻办公室副主任凌子杰和宋双关系比较好,严书记是不是可以通过凌子杰给她带个话,沟通一下什么的。”

        严致中点点头:“有道理,帮我约一下凌子杰。”

        望东区委书记虽然级别不高,但县官不如现管,权柄在手俨然一方诸侯,严书记召见,凌子杰立刻颠颠赶来,一番寒暄后,严致中委婉表达了托凌子杰做中间人的意思,凌子杰没有犹豫,满口答应下来。

        “需要哪方面的支持和配合,尽管开口,望东区的经济发展正在紧要关头,我实在没jing力分神啊。”严致中热情的和凌子杰握手道别。

        “严书记客气了,我尽力去办,办不好提头来见。”凌子杰话说的很满,因为他有这个自信。

        回到家里,凌子杰立刻给朱芃芃打电话,让她约宋双吃饭。

        “怎么,还忘不了她啊?”朱芃芃酸溜溜地说,她和凌子杰现在是恋人关系,自然要吃醋。

        “哪儿的话,严致中托我办点事,需要和宋双见个面,就这么简单,宝贝别生气,回头给你买好吃的,嗯,我也爱你,么么哒。”凌子杰挂了电话,摩拳擦掌,摆平这件事,以后就搭上了严致中的线,飞黄腾达指ri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