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二章 信任
  • 第五十二章 信任

    作品:《匹夫的逆袭

        “我cāo”阚万林骂了一声,迅速关门,对方一只脚别进门里,同时枪响了,枪声震耳yu聋,硝烟味瞬间弥漫楼道和房间,几十颗细小的弹丸轻而易举的穿透两层薄铁皮做成的防盗门,打在阚万林身上。.org

        刘汉东眼睁睁看着阚万林飞起来落到自己身后,大门被踹开,随着五连发套筒拉动的声音,红sè的塑料弹壳带着热度蹦出来落在地上,第二枪又响了。

        朱玲玲傻乎乎站在客厅zhong yāng,跟枪靶子没什么区别,马伟纵身一跃,第二发霰弹打在他身上,顿时血溅当场。

        哗啦,又是拉动套筒的声音,两个穿藏青sèjing服的人走了进来,脸上蒙着黑头套,看不到表情,但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没打算留活口。

        杀手够狠,动作够快,但他们没料到一点,刘汉东带枪了。

        接到阚万林的电话后,刘汉东就把枪别在后腰上了,他反应能力和出枪的速度都很快,只是上膛和开保险需要半秒钟的时间,这短短半秒钟,就耽误了大事。

        刘汉东用的是一把西北毒贩子自造的冲锋手枪,粗劣无比,但可以全自动连发,为了防止枪口上跳,他把枪横过来扫shè,二十发子弹瞬间打光,就听到人倒地的声音,他知道打中了。

        来不及换弹匣,刘汉东抽出脚踝上插着的77式手枪,拔枪的时候单手扣动扳机护圈上膛,冲出门去,两个假jing察已经不见了踪影,地上也没有血迹,正探头张望,下面一枪打来,子弹在墙上轰起一片狼藉,墙皮乱飞,差点迷了眼睛。

        刘汉东看也不看,伸手朝楼梯下面开了两枪,然后贴着墙追下去,他用的是小手枪,对方是杀伤力巨大的五连发霰弹枪,一轰一大片,下楼追击很容易中招,不过对方似乎受了伤,匆匆开了两枪吓阻他,没刻意打埋伏。

        追出单元门,只见一辆黑sè奔驰suv疾驰而去,车牌拆掉了,刘汉东举枪瞄准,将枪里的子弹打完为止。

        返身上楼,朱玲玲正慌着马伟胸前的伤口,霰弹造成的血口子如同蜂窝一般,根本堵不住,一旁阚万林也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刘汉东刚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听到楼道里急促的脚步声,拔枪在手,看到胡朋带着几个jing察走进来,满脸惊愕:“咋回事,动枪了?”

        “快救人!”刘汉东说。

        jing察们七手八脚将马伟和阚万林抬下楼,搬上车,拉响jing笛向最近的医院驶去。

        马伟受伤很重,脸变得惨白无比,眼皮沉重,血流的满车厢都是,刘汉东急切道:“快点,再快点。”

        “东哥,让我和jing察说话。”马伟说道。

        “省点力气。”刘汉东急坏了。

        胡朋俯下身子道:“我是刑侦支队的副支队长,你可以和我说。”

        马伟断断续续说了几句话,嘴里冒出血沫来,肺部被打穿了,呼吸都困难。

        “好了,我知道了,你……”胡朋没说完,就看到马伟不再动弹,两眼依然睁着。

        试了试他的鼻息,已经没了。

        “再快点!”胡朋吼道。

        马伟被抬上手术台的时候已经没了心跳脉搏和呼吸,医生还是做了心脏起搏,注shè肾上腺素,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抢救了五分钟,宣告伤者死亡。

        相比之下,阚万林就幸运多了,打中他的那发霰弹穿透防盗门的时候丧失了大部分动能,杀伤力减弱,别看血淋淋的挺吓人,其实没伤到内脏,死不了。

        刘汉东懊丧万分,好不容易设圈套把马伟引来,眼瞅着案子就能真相大白,没想到被人截胡,生生在自己眼皮底下把马伟给灭口了!

        他眼角瞥见了胡朋,这家伙两道眉毛拧着,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对头,马伟回来的事情只有他知道,肯定是胡朋这边走漏了消息。

        “胡支队,聊两句。”刘汉东朝楼梯口使了个眼sè。

        医院楼层高,上下都适用电梯,楼梯是防火通道,没人经过,胡朋进了楼道,刚把烟摸出来,刘汉东的手枪就顶上了他的脑袋。

        “你这几个意思?”胡朋很镇定。

        “我还问你呢,你几个意思,马伟回来的事儿就他妈你知道,你还没到,杀手就上门了,你给我一个合理的答案,不然我让你下去陪马伟!”刘汉东恶狠狠将枪口往胡朋脑门上戳了戳。

        “冷静点,我没走漏消息,你要相信我。”胡朋继续劝说。

        “说,你收了黑森林多少黑钱!”刘汉东杀气腾腾,眼神起了变化,马伟被灭口对他的打击很大,他本来就不是有耐心的人,这回是真急眼了。

        胡朋也急了:“我cāo,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我是沈局的人,又不是他们那一头的,给我钱我也不能要啊!”

        刘汉东神情略有缓和,“那你怎么解释,我打过你的电话后,杀手就上门了。”

        胡朋掏出烟来点燃,深深吸了一口,说:“可能是我的手机被监听了。”

        “哦?”刘汉东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你是刑侦副支队长,什么人连你的手机都敢监听。”

        胡朋自嘲的笑笑:“副支队长怎么了,在上头眼里狗屁不是,说办就办,我接到你的电话后,连手底下人都没告诉去哪儿,去干什么,直接带人开车过来的,所以弟兄们是不会走漏消息的,去除不可能的因素,剩下的就是最有可能xing的了,我是案件负责人,他们对我实行监听也是成立的。”

        刘汉东收了枪:“不好意思了。”

        胡朋一摆手:“我不怪你,换我也得急眼,刚才马伟在车上对我说了,指使他在520路上安放定时炸弹的是黑林,介绍人是卞旭刚,这案子基本上已经清楚了,只是……没有足够的证据把他们钉死。”

        刘汉东眼珠一转,计上心头,附耳对胡朋言语了几句。

        一小时后,一群人抬着担架上了救护车,随行有一个医生,一个护士,两名便衣jing察,救护车拉着jing笛出了医院,向市区方向驶去。

        刚才情况紧急,马伟和阚万林被就近送往望东区医院,这儿医疗设施不如医大附院齐全,伤员伤势稳定后转院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已经是深夜时分,救护车行驶在高架快速路上,前后都没有车,速度达到了一百公里,忽然前面出现一辆打着双闪的面包车,斜着横在路上,有人挥舞着荧光棒示意停车。

        救护车减慢了速度,但并没停车,此时后方又出现了一辆皮卡,速度奇快,从侧后方撞击救护车,救护车失去控制在空荡荡的道路上蛇形前进了一段距离,撞在前面面包车中部,气囊弹开,司机生死未卜。

        皮卡上跳下四个蒙面男子,手里拎着枪,快速包抄过来,三人举枪瞄准,一人拉开了救护车的后门。

        救护车里摆着担架,挂着吊瓶,医生护士和随行jing察都躲在了黑sè的防弹盾牌后面,担架上的人连被子都没掀开就开了火。

        子弹穿透被子,棉絮漫天飞舞,车外的杀手们猝不及防,被打得人仰马翻,乔装打扮的医生护士也举枪shè击,刑jing们平时工作太忙,没时间练枪法,这么近距离内手枪也打不准,xing命交关也顾不得那么多,先把子弹打光再说。

        驾驶室里的司机也拔枪shè击,将面包车前拿荧光棒的家伙一枪撂倒。

        四个杀手全都中枪倒地,担架上的“伤员”掀开被子跳起来,竟然是刑侦支队副支队长胡朋,他这回是真豁出去了,穿了件防弹背心冒充马伟,要知道马伟可是灭口对象,这么做九死一生,也正是这个举动获取了刘汉东的信任。

        胡朋拿的是一支79微冲,shè速极高,穿透力很强,20发子弹瞬间扫完,他快速换了弹匣,跳下车将丢在地上的枪踢开,瞄准躺在地上的杀手。

        jing察们都下了车,将局面控制住,高架路后方jing灯闪烁,支援的特jing杀到了。

        忽然皮卡车疯狂启动,原来车里还藏着一个人。

        “快追!”胡朋大喊道,一个点shè打过去,皮糙肉厚的皮卡车厢屁事没有。

        jing察们正要上车,救护车吭哧吭哧发动起来,后门还没关上就呼啸而去,和皮卡并排行驶,两车互相撞击,擦出一长串火花。

        还是开救护车的司机技高一筹,死死压住皮卡,前方就是岔道口,中间是坚实的水泥墩子,皮卡猛打方向盘避让,车辆侧翻滑出,撞击在高架路护栏上,轰隆一声巨响,整段水泥护栏被撞开,皮卡栽倒了桥下。

        救护车停下了,刘汉东从车里跳出来,走到桥边向下望去,皮卡摔成了废铁,开车的八成是挂了,好在车没像电影里面那样爆炸。

        断开的水泥护栏茬口上,细细的钢筋仿佛在嘲笑谁。

        刘汉东回到了枪战现场,胡朋笑眯眯给他甩了支烟:“搞定,老子的电话确实被监听了,这回非得弄一批人进去不可。”

        特jing将躺在地上的杀手提起来铐走,这些货sè都穿不挂标志的jing用作训服,戴反恐头套,穿防弹衣,用的是两支五连发,一支手枪,还有一支杀伤力巨大的五六式冲锋枪。

        “妈的,好悬,差点就交代了。”胡朋心有余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