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五十一章 黑手
  • 第五十一章 黑手

    作品:《匹夫的逆袭

        阚万林说:“就算他打电话回来,也是暂时安全,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你还是劝他自首吧。.org”

        朱玲玲说:“万林哥,你又不是不知道马伟的脾气,我哪儿管得了他,平时我说他两句他就打人,也就是我怀上孩子之后才不打我的。”

        阚万林说:“马伟脾气虽然暴点,还是爱你的,就算为孩子着想,你也得劝他自首,孩子不能有个杀人犯的爹啊。”

        朱玲玲说:“他不是爱我,是爱孩子,我早不想和他过了。”

        谁都能听得出,这是气话,朱玲玲和马伟青梅竹马,相恋多年,肚里又有了他的骨肉,还共同贷款买了房子,早已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想分也分不开了。

        刘汉东把朱玲玲送回家,看着她在微信圈子发了消息,说自己被车撞了,早产,小孩在保温箱里放着,每天费用上千,还在网上搜了一张早产婴儿的图片配上。

        微信发完,大眼瞪小眼,等着马伟打电话来,左等右等也不来,微信圈子是一种被动联系方式,必须对方查看手机才能发现, 估计两三天内才能有回信。

        朱玲玲说:“东哥,只要他打电话来,我一定把上家的名字问出来,你就放心好了。”

        事到如今也只能相信她了,刘汉东和阚万林下楼离开,观察了一下小区的保安情况,这是个新开发的住宅小区,没有居委会,没有治安积极分子,只有几个无jing打采的保安员。

        “万林,这边交给你了,多盯着点。”刘汉东说。

        “放心吧,绝对办的妥妥的。”阚万林拍着胸脯说,他的豪言壮语刘汉东并不太相信,毕竟蹲坑是个专业活儿,需要极大的耐心和时间,阚万林忙得很,哪有时间在这儿耗着。

        ……

        三天过去了,马伟依然没给朱玲玲打电话,也没在微信上联系,这下朱玲玲知道害怕了,把阚万林找来哭诉,说马伟八成是让人灭口了,以后咋过啊,坐在床上鼻子一把泪一把的, 一口一个万林哥。

        阚万林愁的直挠头,心说你现在知道马伟不靠谱了,早干什么去了,我混得再差也不能接这个盘啊,收个孕妇当媳妇,还不被人家笑话死。

        这是他的心理活动,表面上却热情的很,下厨帮朱玲玲做饭,正忙的不可开交,忽然听到大门响,有人用钥匙开门,他还以为是朱玲玲她妈回来了,从厨房里探头出来想招呼一声,却看到大门外站着的是马伟。

        马伟剃头了,马尾长辫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干净利落的寸头,整个人黑瘦无比,穿着休闲服和运动鞋,背一个双肩包,风尘仆仆的样子。

        门前摆着阚万林的皮鞋,马伟先看见的鞋,后看见的人,阚万林系着围裙,手里端着碗,正搅鸡蛋呢,脸上的笑容还没散去。

        马伟的表情非常复杂,死死瞪着阚万林,回手将防盗门锁死,问道:“你在我家干啥呢?”

        阚万林心砰砰跳,冲卧室喊道:“玲玲,马伟回来了。”

        朱玲玲从床上蹦起来冲到门口,看见马伟站在客厅里,眼泪顿时下来了。

        马伟打量着朱玲玲的肚子,脸上yin晴不定,冷冷道:“咋回事,今天不说清楚,谁也别想走。”

        朱玲玲说:“我不是有意骗你的,你老实告诉我,凌姐的车是你放火烧的不?”

        马伟咬牙切齿:“死娘们,敢yin我!”转身就去开门,阚万林大喊一声:“马伟!”趁他回头,将手中一碗鸡蛋泼过去,马伟被糊了一脸黄的白的,伸手去揩,被阚万林一个虎扑按在了地上。

        两人本来就有仇怨,后来经刘汉东调解才化敌为友,不过阚万林觊觎朱玲玲的事儿让马伟老大的不痛快,心里一直疙疙瘩瘩的,这回索xing撕开脸来干了。

        论实力,马伟和阚万林半斤八两,都是街头混战练出来的好手,不过马伟舟车劳顿,心虚不安,一番颤抖,被阚万林占了上风,骑在身上噼里啪啦一阵猛打,马伟居然休克了。

        阚万林翻身下来,擦一把脸上的血,对哆哆嗦嗦的朱玲玲说:“愣着干啥,打电话啊。”

        “给给给,给谁打电话?”朱玲玲慌神了。

        “还能给谁,给东哥打。”阚万林四下张望,“家里有绳么?”

        二十分钟后,刘汉东赶到了朱玲玲家,马伟已经被捆在了暖气片上,嘴也堵上了,正拼死的挣扎着,眼神凶狠无比,不过看到刘汉东出现,狠劲一下就泄了。

        阚万林蹲在一边清点着马伟包里的东西,换洗衣物,车票,现钞,还有一把匕首。

        刘汉东弯下腰,把马伟嘴里的抹布抽了出来。

        马伟眼帘低垂,不敢和刘汉东对视。

        刘汉东点了一支烟塞在他嘴里,朱玲玲搬了张凳子过来,怯生生道:“东哥,你坐。”

        马伟抬头狠狠瞪了朱玲玲一眼:“**的,吃里扒外坑我!”

        “啪”的一声,刘汉东甩手给马伟一记耳光,把刚吸了一口的烟都给抽飞了。

        “你还有脸说别人,你害死多少人你知道不?我弄死你都脏了自己的手,万林,拿汽油来,今天我让他尝尝被火烧的滋味。”刘汉东喝道。

        阚万林说:“汽油车里有,我下去抽。”

        朱玲玲噗通跪下了,她肚子大,跪的很艰难,涕泪横流乞求道:“东哥,求求你,求求你,饶了他吧。”

        刘汉东固然恨极马伟,但也知道这小子只是执行者,幕后黑手另有其人,他看了看朱玲玲,叹口气,重新点了两支烟,一支塞给马伟,一支自己抽。

        “马伟,你烧死半车人,把马凌害的毁容,流产,我就不多废话了,给你两条路,一,老实招供,我送你归案,当你是自首,以后玲玲和孩子,我照顾;二,你替你的老板保守秘密,我把你浇上汽油点了,给520上的人报仇,你选吧。”

        马伟闷头吧嗒吧嗒抽烟,抽了一半,吐了,吸了吸鼻子说:“东哥,我对不起你,我那天确实没看清是凌姐开车,不然我说啥不会在那辆车上下手。”

        刘汉东yin沉着脸道:“继续说,谁让你干的?”

        “上面,来头很大。”马伟说道,“那次出租车司机打群架,是淮江出租的经理安排我干的,不是打死了人么,卞旭刚给了我十万块让我跑路,说他来善后,不会有事,我就跑去了南边避风,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把我叫回来,说介绍我干一件大事,就我最合适,事成之后给我一百万,我寻思反正杀了人,也不在乎多杀几个,就答应了……我万没想到,他给我的是定时炸弹啊……”

        说到这里,马伟情绪激动起来,“我是混蛋,可我也有良心,事发之后,我一直就没睡过安生觉,一闭眼那些冤魂就来找我,我烂命一条死就死了,我怕我媳妇孩子遭报应啊。”

        “所以你听说玲玲早产,就赶回来了,你不怕jing察抓你么?”刘汉东质问。

        “我怕,可我更怕这辈子见不到自己的孩子,我文化不高,可也看过报纸,看过电视,那么大的案子,他们肯定要灭口。”马伟咽了口唾沫,眼神中的狠戾消失不见,变成了恐惧。

        “事发之后,他们给了我五十万,还欠五十万,让我去拿,我没敢去,怕的就是灭口。”

        “他们到底是谁,卞旭刚么?”刘汉东不耐烦起来。

        “不是,和大老板比,卞旭刚就是个马仔……安排我烧公交车的,是黑森林的人。”

        这是刘汉东想要的答案,其实真相他早就知道,现在需要的只是证据而已,刘飞身为市领导,很多事情不方便出面,而黑森林就是为他干脏活的第三只手,找到了马伟,就能斩断这只手,进而能把刘飞拉下马!

        “具体是什么人你记得么?”刘汉东隐隐有些兴奋,距离成功虽然只近了一小步,但这一小步却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我死都记得他长什么样。”马伟信誓旦旦道,“黑胖子,起码一米八八,二百多斤,东北口音,戴金链子和佛珠,手上一串蜜蜡, 下巴上留小胡子。”

        刘汉东看了看阚万林,他开黑车的朋友多,消息灵通的很。

        “黑森林是东北人开的,都这德行。”阚万林说。

        “那好,我现在送你去自首,你还有啥说的么?”刘汉东道。

        马伟摇摇头:“没啥说的,这段ri子我过的比死都难熬,我愿意给他们抵命,东哥我没脸求你,可是玲玲她……”

        刘汉东没说话,朱玲玲捂着脸在哭。

        马伟忽然跪下了,面朝阚万林:“万林,我进去可能就出不来了,玲玲和孩子就拜托你了,我给你磕头了。”

        他被捆着不能作出磕头的大动作,只是虚点了几下,眼圈通红,嘴唇哆嗦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哭出来。

        阚万林看看刘汉东,后者点点头,于是他上前将马伟身上的绑绳解开了。

        马伟没反抗,也没跑,和朱玲玲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刘汉东起身去给胡朋打电话,说马伟找到了,他是回来自首的。

        “在家等着,我马上带人过去。”胡朋匆匆撂了电话。

        墙上的挂钟啪啪的走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阚万林时不时抬头,感叹怎么过的这么慢,明明觉得过了好大一会儿,才五分钟。

        防盗门被敲响了,很有节奏的三下。

        “开门,jing察。”

        阚万林赶紧跑过去开门,刘汉东忽然觉得不对,那声音不是胡朋的,而且带一股东北大碴子味儿。

        “等等!”他断然喊道,可是已经晚了,阚万林打开了防盗门,摘下了防盗链,大门被粗暴的撞开,面对他们的是黑洞洞的五连发枪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