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四十六章 真正的卖国贼
  • 第四十六章 真正的卖国贼

    作品:《匹夫的逆袭

        听了女婿的慷慨陈词,徐新和冷哼一声,拍着桌子怒骂道:“三十一条生命,被你拿来做文章,你还有理了是吧,我看你是昏了头!”

        刘飞耷拉着脑袋接受批评,他知道岳父越是发飙,自己越是安全。.org

        “你看看你就任以来干的那些事,你演戏演给谁看的?你当这些领导干部都是傻子?我看你才是傻子,大家看你在台上演独角戏,不想拆穿你而已,那种粗暴简单的工作作风,是县委书记,甚至乡长村长的做派,你刘飞什么身份?你是省会城市的市长,党的副省级干部,你成天住在朱雀饭店是什么意思?市政府大楼不够你扑腾的?你占尽新闻版面,出尽风头,你把市委曹书记往哪里摆?近江市委市政府是一盘棋,曹斌才是班长,你眼里还有没有组织,有没有团结二字!”

        徐新和暴风骤雨一顿痛骂,站在外面偷听的徐娇娇心惊胆寒,却不敢推门进去。

        刘飞一直低着头,认真反思的样子,等徐新和骂完了,转身就走。

        “你干什么去?”徐新和质问道。

        “我去找纪委书记交代问题。”刘飞的手放在门把手上却并不拉,等待岳父发话。

        “纪委的同志也要休息,你晚上就不要打扰他们了,明天去省纪委交代你的问题,就这样,去吧。”徐新和戴上眼镜,拿起了文件。

        刘飞如释重负,出了门,徐娇娇凑过来低声问:“怎么样,过关了么?”

        “爸这一关暂时过去了,组织上那一关还不好说。”刘飞觉得后背凉嗖嗖的,刚才竟然出了一身冷汗。

        徐娇娇等了一会儿,又去敲门,徐新和正在和纪委书记打电话,让她过五分钟再进来。

        五分钟后,徐娇娇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刘小飞。

        “上大学的事情是吧,小飞,你是什么想法,和爷爷说说。”徐新和看到孙子,心情就好多了。

        刘小飞把腰杆一挺:“我服从组织安排。”

        徐新和被外孙子逗笑了:“哈哈哈,不愧是我们徐家的后代,比你那个不成器的爸爸强,也比你妈强,爷爷觉得,你先上北清大学比较好,上完本科可以再去留学,欧美的名校随便你挑,只要能考进去,学费爷爷出。”

        刘小飞说:“我保证考进北清大学。”

        徐娇娇撇着嘴说:“爸,你别听小飞吹牛,他的学习成绩可不咋地,别说北清大学了,江大都够呛。”

        徐新和说:“尽力去考,考不上再想办法。”

        今晚的家庭聚餐很成功,所谓考大学不过是个谈话的由头而已,刘小飞上什么大学,徐娇娇早就安排好了,哪怕考零分一样能上。

        ……

        次日,刘飞去省纪委交代问题,坦承电池箱爆炸是身边工作人员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做的,目的是阻止青石高科被外资控制,影响近江的发展乃至国家能源战略的安全。

        “青石高科是一家民营高科技能源企业,主要经营业务是高能电池,众所周知,我国是石油进口大国,中东产油地区被美国掌控,石油远洋运输的必经之路也都在美国以及其爪牙控制下,如何利用新型电池技术,把煤电水电储存起来,关系到国家战略层面的大方针,控制青石高科,就能把电池新技术掌握在国家手里……”刘飞侃侃而谈,引经据典,并且做了自我批评,说自己对身边工作人员疏于教育,没有抓好思想工作,他们无组织无纪律,擅自行动,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我要承担领导责任,我愿意接受组织的一切处理。”刘飞坦然道。

        这件事被低调处理,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真相,刘飞做了深刻检讨和反省,因为他的出发点是好的,所以组织从轻发落,没有给予任何党纪处分。

        但是从深层次来说,刘飞的履历上不免留下污点,对将来的发展不利。

        网络上的舆论还在继续,中央媒体跟踪报道,铺天盖地的新闻、访谈、帖子让刘飞乃至近江市政府非常被动,以前精心营造的亲民形象一下减分不少。

        更窝心的事情还在后面,冯庸在美国操盘打压青石高科的股票,边打边吸,本来一切顺利,可是忽然遭遇强大的买盘,巨量资金涌入,完全招架不住,冯庸慌了神,以为青石高科发动了反击,可是仔细查究,和自己打对台的竟然是高盛!

        铁三角一直用高盛收购青石高科作为幌子忽悠国内民众,喊了那么久的狼来了,结果狼真的来了。

        国内东窗事发,资金吃紧,冯庸手头的这点钱欺负青石高科可以,和高盛这样的资本大鳄对战就是自找没趣,眼瞅着股价一步步拉高,收购青石高科的想法成了泡影,冯庸终于明白,自己一切花招,尽在高盛的监控之下,忙和了这么久,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冯庸抛出去的筹码如同泥牛入海,连个音儿都听不到,他可急眼了,目的没达到,还损失巨量股票和交易成本,这个单谁来买?

        正当他手足无措之时,高盛方面的人登门拜访了,要和他商量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价格,把冯庸手上的青石高科股票接过来。

        冯庸做不了主,给刘飞和姚广打电话,三兄弟召开网络电话会议商量对策。

        “把股票转让给高盛,可以赚一亿五。”冯庸说。

        “人民币?”姚广抽着烟,脚翘在桌子上,他随时都是这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美金。”冯庸说,“去掉手续费和各种打点成本,咱们哥仨还能每人分三千万。”

        刘飞略有犹豫:“这样一来,青石高科就被高盛彻底控股了,也就说,将来中国电动车市场的半壁江山,就是高盛的了。”

        冯庸嗤之以鼻:“老大,你演清官还真入戏了啊,高盛不高盛的,关咱们屁事啊,钱到手才是真的。”

        姚广也说:“对啊,青石高科在近江,就算变成外资企业,也要交税的,还是你的成绩,反正老百姓都是傻逼,忽悠他们说是夏家卖国,把股份低价转给高盛的。”

        刘飞说:“好吧,那就这么办,对了,黑子那边情况怎么样?”

        姚广说:“有些麻烦,这回黑子的公职怕是保不住了,最好的结果是缓刑处理。”

        冯庸讥讽道:“老二,你整天吹牛逼说京城的事儿没有摆不平的,怎么这回怂了?”

        姚广怒道:“操,老郑家打了招呼,我有什么办法。”

        冯庸说:“你不是军方的人么,踏平六扇门跟玩一样,退一万步说,你救不了黑子,还不能把刘汉东料理了么,你连他都怕么?”

        姚广说:“你以为刘汉东是一般人?他爷爷和罗克功的父亲当年是上下级,现在又搭上郑杰夫的线,眼瞅着当上门女婿的节奏,我还敢动他?我吃饱撑着了才动他。”

        刘飞听的心里隐隐一疼。

        姚广转而又对刘飞说:“老大,我也没招了,收拾刘汉东,还得靠你。”

        刘飞说:“刘汉东的事情,可以缓缓,眼下最要紧的是保护好自己,据说告我黑状的举报信已经塞满了纪委的信箱,这个不必担心,要注意的网上的舆论,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把影响消除掉。”

        姚广愁眉苦脸道:“雇佣水军洗地已经不行了,删帖也无济于事,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

        刘飞灵机一动道:“老二,你不是和娱乐圈的朋友很熟么,不妨如此这般……”

        姚广一拍大腿:“老大,我这辈子就服你,你丫真是太智慧了!”

        刘飞说:“少拍马屁,赶紧去做,胖子你负责股票的事情,把价格往上提一提,至少加五千万美金。”

        网络视频会议结束,姚广立刻按照刘飞的吩咐去办,功夫不负有心人,短短几天内就被他抓到了某著名女星出轨的秘密,姚广派遣训练有素的特工进行跟踪拍摄,当夜就将照片、视频传上了网。

        一时间,全国轰动,网络上更是再无其他新闻,谁还在乎520惨祸,谁还在乎青石高科电池的质量,谁还在乎什么汉奸买办高盛华尔街,网民们铺天盖地的点蜡烛,说“再不相信爱情了。”

        意外躺枪的是汪峰,正准备发布新专辑的当口,又被挤下了头条……

        纽约长岛,冯庸和高盛的人通完电话,对方答应了他加码五千万的要求,冯庸心情大好,打算去曼哈顿看歌剧,窗外绿树繁花,一辆红色的庞蒂亚克火鸟跑车静静停在那里,这是冯庸的最爱,1976年款的老货,但发动机依然磅礴有力,镀铬件闪亮耀眼,复古仪表盘彰显贵族尊荣。

        冯庸的表妹嘻嘻哈哈跑过来:“胖哥哥,今天我开车好不好?”

        “行。”冯庸把钥匙丢过去,“丫头,小心点,别给我刮花了。”

        表妹嬉笑道:“刮花了让我爸爸给你买辆新的。”拿着钥匙跑开了。

        冯庸抬起腕子看看限量款的积家手表,整理一下礼服领子,向汽车走去,表妹坐在车里拧钥匙发动,忽然冯庸觉得哪里不对劲。

        庞蒂亚克火鸟在他面前变成了一个橙红色的大火球,气浪和汽车碎片扑面而来,将冯庸震飞,一块锋利的铁皮嗖嗖的旋转着,齐膝将冯庸的小腿切断。

        一只血淋淋的手臂打在冯庸脸上,是表妹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