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九章 浣溪的消息
  • 第三十九章 浣溪的消息

    作品:《匹夫的逆袭

        安馨的话让刘汉东灰心丧气,青石高科在这样一个毫无攻击精神的女总裁领导下,就如同母羊带领的羊群,哪怕人多势众,资金占优,也斗不过配合默契,没有底线的三匹恶狼。.org

        刘汉东黯然离去,回医院照顾马凌去了。

        入夜,纳斯达克开盘了,近江市政府的信息发布会和公司离职技术人员的爆料直接导致投资者恐慌,大肆抛售青石高科的股票,同时一些掌握了大量筹码的神秘背景的投资公司也在疯狂砸盘,股价一泄如注,势不可挡。

        安馨手上可用资金不多,无力承接巨大的抛盘,只能眼睁睁看着股价被砸低,又被人悄悄吸纳,继而继续砸低,一夜之间,青石高科市值缩水20%。

        青石高科的防御战拉开了帷幕,公关团队连夜制作了电池组安全测试视频,用火烧、锤砸,电击等方式都无法使电池箱爆炸,更从技术层面分析了电池的安全性,退一万步说,即便爆炸,也不会引起火灾,况且警方已经从死者身上提取到了汽油燃烧过的残留物,证明这不是产品瑕疵导致的事故,而是一场蓄意的纵火,不过效果不是很理想。

        他们近江市电视台,宋双坐在自己的小隔间里啪啪的在笔记本电脑上打着字,信息发布会之后,她处于半停职状态,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的事,网上那些力挺青石高科的重量级帖子,很多都是她发的。

        “双儿,电话,二号分机。”同事喊道。

        宋双有些纳闷,联系都是用手机,谁还打电视台固定电话啊,跑过去接了,听筒里传出带磁性的男声:“宋双,你好,我是凌子杰。”

        “……哦,你好,有事么?”宋双本想把电话挂了,可是觉得那样很没风度,还是硬着头皮聊下去。

        “有时间么,聊聊吧。”

        “不好意思,我很忙。”

        “明明在忙里偷闲,上班时间发帖,我都看见了。”

        宋双警觉起来:“你在哪里?”

        “我和你们主任在一起。”凌子杰难掩笑意。

        宋双抬头一看,远处主任办公室百叶窗内,凌子杰扒着窗户正看向自己,另一只手拿着手机。

        “无聊!”宋双挂了电话。

        凌子杰从主任屋里出来,自顾自走到宋双身边,拉了张椅子坐下,笑道:“怎么,还生我的气?当时的情况你也知道,身为官方发言人,其实我掌握的信息不多,只是照本宣科而已,站在那个位置,我也只能那样回应,希望你谅解。”

        宋双不是小心眼的女孩,相反,她非常大气开朗,凌子杰态度诚恳,说的也是事实,她便不再生气:“好吧,我理解。”

        “谢谢。”凌子杰很识趣,并未纠缠下去,扫了一眼宋双的电脑屏幕,起身道别,“我还有事,先走了,对了,有时间约朱芃芃出来坐坐,很久没见了。”

        “好。”宋双点点头。

        凌子杰给宋双留了张名片,下楼去了。

        宋双走到窗前,看凌子杰从停车场开出一辆青石高科生产的电动轿车,呼啸而去,520路惨祸发生后,电车几乎全部停驶,凌子杰还敢开电车,说明他在信息发布会上确实是言不由衷的。

        恰巧朱芃芃打电话来,问宋双晚上去哪里吃饭。

        “随便,凌子杰回来了,还当上市政府新闻办的发言人,你知道么?”宋双问道。

        朱芃芃笑了:“当然知道,他竞聘发言人的时候还想托我家的关系走后门呢,怕面试被人顶了,其实他多虑了,以他的口才和应变能力,没人能比得过他,怎么,他找你去了?”

        宋双忽然有种很惆怅的感觉,想当年凌子杰多么意义风发的青年,出身名校,国际大专辩论赛最佳辩手,实习期就写下《失足妇女生态调查报告》这种有深度的文章,这样的人应该进入国际一流的新闻机构,游走在世界热点地区,而不是屈居在近江这样的内地城市,做一个庸庸碌碌的喉舌,。

        “是啊,他到电视台来办事,顺便找我了,还说有机会和咱们一起坐坐。”

        “那好啊,就今晚吧,让他请客,嘻嘻。”朱芃芃笑道。

        挂了电话,宋双又给刘汉东打了一个,问他最新进展。

        刘汉东在公安局守着,刑侦支队已经将520路火灾立案调查,死者身上明显带有汽油焚烧痕迹,纵火案的可能性极大,警方如不立案就是失职,谁也担不起责任。

        沈弘毅钦点爱将徐功铁负责侦办此案,具体工作由刑侦支队负责,警方破案的杀手锏就是监控,520路全程都在各种摄像头监控之下,几乎没有死角,现在的任务就是调集人手,一桢一桢的回放监控录像,任何细节都不能放过,这是一个费时费力的浩大工程,短期内不会见效。

        刘汉东和刑侦支队的胡朋很熟,警察们也都认识他,也知道“最美女司机”是他老婆,所以很关照刘汉东,盒饭都帮他多订一份。

        “刘总,要不调到我们刑警队来吧。”胡朋半开玩笑道,他是沈弘毅圈子里的人,知道刘汉东的秘密身份。

        “让我当支队长就来。”刘汉东笑答,其实他知道光靠监控视频查案,如同大海捞针,很难找到疑犯,最切实可行的办法就是从刘飞的狗腿子们身上入手,可这话不能说,说了反而会打草惊蛇。

        手机响了,刘汉东去走廊接电话,是宋双打来探听消息的电话,问他有何进展,要不要晚上和凌子杰一起吃个饭,顺便了解一下市政府方面的情况。

        “不去,我怕我会忍不住揍他。”刘汉东说,“电视上那副吊样就欠扁。”

        “他也是为了工作,我相信他还是有良知的。”宋双辩解道。

        “那好吧,到时候通知我。”刘汉东不会放弃任何搜集信息的机会。

        晚上,四人相聚淮江边的音乐餐厅,刘汉东是最后一个到的,他疲惫而憔悴,还没坐下就道歉:“不好意思,刚从医院回来,事情一大堆。”

        凌子杰很关切的问道:“你爱人的伤势怎么样了?”

        刘汉东说:“比预想的要好些,比她严重的大有人在,那些伤员才真的是生不如死,耳朵鼻子都烧掉了,眼睛也瞎了,脸光秃秃的像个肉球。”

        宋双和朱芃芃都低下了头,不忍心听。

        “唉,真是天灾**。”凌子杰扼腕叹息,“为了社会的稳定,官方把责任推给青石高科,这是不科学,也是不负责的,如果电池设计有瑕疵,那肯定不会是个案,这点常识居然没人知道,我怀疑有黑幕。”

        刘汉东不由得上下打量凌子杰,这小子不是官方发言人么,怎么这样说话。

        凌子杰说:“别这样看我,我智商不低,这些事情自己可以思考,咱们是共同经历过风雨的朋友,否则我也不会这样说,刘汉东,事到如今,你有什么打算?”

        刘汉东想了想说:“我能有什么打算,想报仇也找不到人,我只希望政府和公交公司能多给一些赔偿,马凌这个伤起码要好几年才能治好,期间还不能上班,我的事业也遇到了瓶颈,总之是不顺。”

        这个话题太沉重,大家都下意识的不想多谈,刘汉东举起水杯:“不好意思,今天就不喝酒了,祝大家生活一帆风顺吧。”

        凌子杰说声谢谢,四人碰了杯,开始谈这几年的经历。

        “我毕业后去了香港,在报社和电视台都工作过,连狗仔队都干过,后来发觉这个职业不是很适合我,怎么都突破不了,于是进了广东一家电视台,再后来近江这边面向全国竞聘新闻发言人,我就报考了,没想到真成了,能和老朋友们在一个城市生活,也挺好的。”凌子杰想起往事,不禁唏嘘。

        朱芃芃问:“那你现在是什么编制?什么级别?”

        凌子杰道:“现在是市政府新闻办副主任,副处级新闻发言人,不过行政编紧缺,目前还属于事业编制。”

        刘汉东心里一动,凌子杰在香港混过,又是新闻界的,应该知道江东高考状元蓝浣溪吧。

        他还没张口,宋双就问了:“凌子杰,你和浣溪有联系么?就是那个我们救过的女孩,在发廊工作的,你还辅导过她英语呢,记得么。”

        凌子杰道:“当然记得,在香港我还约她吃过饭,这丫头变化很大,粤语说的相当流利,穿着打扮乃至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了,我几乎不敢认她。”

        “有她的联系方式么?”宋双问。

        “留过推特账号,不过我忘了。”凌子杰满脸遗憾,“后来听香港城市大学的朋友说,浣溪作为交换生去了哥伦比亚大学,或许对她来说,忘记过去梦魇般的一切,重新开始新的人生是最重要的,记忆太悲惨,就像心底的毒瘤……”

        大家都沉默不语,刘汉东深深理解为什么浣溪去香港多年杳无音讯,她需要涅槃,需要忘却,需要崭新的人生。

        音乐餐厅里响起了李宗盛和林忆莲的歌声:“……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