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四章 调查
  • 第三十四章 调查

    作品:《匹夫的逆袭

        “去墓地。.org”安馨说。

        佘小青立刻安排车辆,冒雨送安馨前往夏青石的墓园,青色的花岗岩墓碑被雨水冲刷的一尘不染,安馨打着一柄黑伞站在目前久久不语。

        安馨站了许久,终于回到车里,对佘小青说:“两件事,立刻对市政府进行公关,我们的技术人员一定要参与事故调查,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查明真相,召开记者发布会,第二,调集所有资金护盘,一定有人趁机打压我们的股票,恶意收购。”

        “是!”佘小青面色严峻,立即着手安排。

        “刘汉东在哪里?他和公安口比较熟悉,让他出面去交涉比较好。”安馨补充了一句。

        佘小青点点头,拨打刘汉东的手机,响了许久才有人接。

        “刘儿,公司出事了,一辆电车起火爆燃,你赶紧过来,帮着处理一下。”

        “我有事,过不去。”刘汉东声音低沉,直接挂了电话。

        “这家伙,关键时刻掉链子,气死我了。”佘小青道,忽然捂住嘴,“不会吧,那辆520是刘汉东女朋友开的。”

        安馨也惊得坐直了身子:“确认一下。”

        ……

        刘汉东还在满世界寻找马凌,事故发生后,官方立刻启动了紧急预案,伤员被就近送往医院免费抢救,因为烧伤病人身上的证件手机大都烧毁,身份核实成了一大难题,医院只能照单全收,不问姓名给伤员编上号码便于救治。

        郑佳一还是追上了刘汉东,两人在医大附院找了一圈,依然没找到马凌,打听了一下,据说烧伤专科医院收治的病人最多,于是赶到那里寻找。

        烧伤医院平时门可罗雀,今天却拥挤不堪,烧伤病人的抢救需要大量人力进行皮肤创面清理,清理完了再涂敷药膏,缠上绷带纱布防止感染,呼吸道灼伤的病人插氧气管,更严重的要进高压氧舱,到处都在忙碌,根本没人接待刘汉东,更没人知道公交车的司机是哪位。

        刘汉东匆匆前行,忽然停下脚步,扭头看去,隔着病房玻璃,一个缠成木乃伊的伤员躺在床上,脸上带着氧气面罩,只剩下一双眼睛暴露在外。

        这双眼睛刘汉东太熟悉了,是马凌。

        马凌也认出了刘汉东,眼睛眨了眨,似乎想动,但连抬起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毫无疑问,全身重度烧伤,虽然不是最坏结局,但也超过了刘汉东的承受能力,他推门进屋,被护士推了出来:“你不能进!”

        “她是我老婆。”刘汉东嚷道。

        “你妈也不行,烧伤病人最怕感染,谁都来认两眼,还得了!”护士极其负责,硬是将刘汉东拦在门口。

        “找到了么?”郑佳一走过来,往里面张望。

        马凌看到了郑佳一和刘汉东站在一起,闭上了眼睛,再不睁开。

        护士砰的关上了门。

        刘汉东没勇气推门进去,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对马凌解释什么,自己心理确实已经出轨,好在没有进一步的行动,现在止步还来得及。

        手机又响了,还是佘小青打来的,刘汉东接了:“我家里有事,没空。”

        “刘汉东,马凌是不是在520上,找到她没有?没事吧?”是安馨的声音。

        “找到了,全身烧伤,具体情况还不知道。”刘汉东边说边往医生办公室走。

        “是这样,电车残骸被公安局拉走检测了,我担心有人做手脚,造假打击青石高科的股价,电车绝对不会爆燃,这一点我百分百确信,你必须带着咱们的技术人员赶过去,无论是拍照还是录像,总之,我要真相!”

        “明白了!”刘汉东挂了电话,走进医生办公室,询问医生马凌的情况。

        “哦,你说那间屋的伤员啊,确实是个年轻女同志,来的时候衣服都烧完了,头发眉毛也燎干净了,属于重度烧伤,我们已经初步处理过了。”医生拿起医疗记录本看了看说。

        “她是我媳妇,怀孕两个月了。”刘汉东口干舌燥,“孩子能不能保住?”

        “不可能。”医生摇头,“烧伤病人需要使用大量抗生素,孕妇平时感冒发烧都不敢吃药的。”不待刘汉东反应,拿着听诊器又出去了。

        刘汉东给马国庆打了电话,说马凌烧伤在医院抢救,让他马上过来,马国庆到底是老公安了,并没有惊慌失措,说自己马上赶到,让女婿给王玉兰打个电话。

        “你有事就先走。”郑佳一道,“我在这里陪着。”

        刘汉东苦笑:“你就别添乱了。”

        郑佳一严肃的看着他:“相信我,不会给你帮倒忙的。”

        “好吧。”刘汉东选择相信,如果是一般公事,他肯定不会抛下马凌去加班,可是查清楚520路爆燃的真相也是他的目的,和破案一样,事件发生后七十小时是黄金期,必须争分夺秒。

        阚万林已经接到电话开车来到医院门口,刘汉东上车让他开去公安局,来到公安局门口,青石高科派出的技术人员也已经到了,正在和警方交涉。

        负责重大突发事件的警令部主任徐功铁接待了他们,可是老徐也不掌握大巴残骸的具体位置,他连续打了几个电话,才知道残骸被运往市郊报废车辆处理厂。

        “你们过去吧,我这就打电话让鉴证部门的同事一起去。”徐功铁说道,发生这么大的事儿,公安部门肯定要不遗余力的调查,尽快召开记者发布会,尽力平息社会不安定因素。

        市局法医鉴证中心的主任宋欣欣已经处于待命状态,她带领四名警官提着工具箱匆匆赶到楼下上车,会同刘汉东他们连夜前往南郊的报废车辆处理厂。

        报废车辆处理厂位于荒郊野外,大铁门紧闭,警察们来到门口敲门,大铁门上的小窗口打开,露出一张冷冰冰的面孔:“干什么的?”

        “市局的,有任务,把门打开。”鉴证中心的警官亮出了证件。

        “等下。”小窗关上了,院子里传来犬吠和脚步声,过了一会,小窗再度打开,那人生硬无比道:“你们不能进来,这案子是市里抓的。”

        宋欣欣分开众人上前,加重语气道:“我是市局鉴证中心主任宋欣欣,奉命前来调查公交车爆燃事件,你是哪个单位的?你领导是谁?”

        那人说:“不许进就是不许进,你管我是什么单位的。”

        刘汉东一腔怒火,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揪住那人头发往外拽,把一颗脑袋拽出了小窗户,厉喝道:“他妈的,开门!”

        门开了,里面黑洞洞的,刘汉东松了手,正要往里走,一团阴影袭来,他猝不及防被捣中了腹部,疼的佝偻下来,紧跟着一脚踢在他身上,把刘汉东踢翻在地。

        “住手!”宋欣欣愤怒无比,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刘汉东。

        殴打刘汉东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穿便装,拿一根橡皮棍,他冲宋欣欣笑笑,没说话。

        一队荷枪实弹的士兵站在门内,面孔隐藏在棒球帽檐的阴影下,沙色T恤下是紧绷的肌肉,战术手套,多功能携行具,腿部快拔枪套,狼棕色战术裤,沙漠靴,胸前三点战术枪带上挂着的是MP5冲锋枪,枪口有意无意对着门外众人。

        雨还在下,这些士兵的衣服被淋湿,却纹丝不动。

        大铁门关上了,宋欣欣瞥见了那辆520残骸,居然就这样露天放着,雨水把所有痕迹都冲刷干净,想提取证物都难了。

        她当即给沈弘毅打电话,却一直占线,再给徐功铁打电话:“徐主任,武警支队的反恐小队把守着报废车辆处理厂,不让我们进去。”

        徐功铁很惊讶:“武警支队也介入了?我马上协调。”

        这一协调,时间就长了,宋欣欣等人守在车里苦等没有消息,刘汉东也回到了自己车里,给安馨打了电话:“情况不对,有人控制了车辆残骸,连警方鉴证专家都不让进。”

        “见机行事吧。”安馨挂了电话。

        刘汉东苦笑,怎么见机行事,对方如果是社会混混,自己就敢开车撞进去,可是人家是一支反恐小分队,冲进去不是找死么。

        又有车来,一辆橙色雨燕的灯柱冲破雨雾,刘汉东心里一动,难道是宋双。

        来的真是宋双,但她不是以近江电视台实习记者的身份来的,而是以自媒体的身份来收集第一手材料

        宋双把车停到刘汉东车旁,钻过来打听消息,刘汉东告诉她车辆残骸被不明身份的人控制,警方都进不去,宋双不信邪,说我再去敲门,他们敢打我,我就曝光他们。

        正说着,宋欣欣降下车窗道:“刘汉东,带着你的人撤吧,上面来电话说这事儿不让咱们过问了,国家安监总局的人接管了。”

        刘汉东说好,让阚万林发动汽车,宋双忽闪着大眼睛:“难道就这么走了?”

        “不然呢?”刘汉东冷笑,揉着自己的肋部,刚才被踹了一脚,还在隐隐作疼。

        几辆车离开了报废车辆处理厂,开出去几百米,在一片小树林后停下,刘汉东走到宋欣欣车旁问道:“宋法医,我要进去,需要给你带点什么?”

        宋欣欣沉吟片刻:“等下,我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