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三十三章 奔
  • 第三十三章 奔

    作品:《匹夫的逆袭

        刘汉东顾不得礼貌,一把将郑佳一的手机抢过来,屏幕上的公交车残骸正是青石高科生产的电动大巴,近江公交线路使用这种电车的不多,而南北高架路正是520的运行线路。.org

        仿佛一记重拳击中了心脏,刘汉东瞬间窒息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你怎么了?”郑佳一担心的看着他。

        刘汉东站了起来,动作太大,椅子被带倒下,轰隆一声,音乐餐厅里的顾客都为之侧目。

        他将手机丢在桌子上,拔腿就走,甚至来不及和郑佳一打声招呼,出了餐厅,先给马凌打电话,对方关机,顿时一身冷汗,刘汉东四下张望,这个时间正是交通繁忙期,根本打不到出租车,他快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打电话,手都在发抖。

        郑佳一匆忙结了帐跟出来,却不见了刘汉东的身影,举目眺望,只见他已经走出很远,越走越快,竟然奔跑起来。

        刘汉东预感到出事的可能是马凌,他给所有人打电话都打不通,心急火燎,方寸大乱,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必须马上赶到现场!

        郑佳一在餐厅门口招手打车,一辆载着客人的出租车停在面前,司机探头问:“美女,去哪儿?”

        这是想搭载顺路客的出租车,郑佳一二话不说拉开车门坐进去,掏出二百元钱给乘客:“不好意思,您可以把车让给我么?”

        近江出租车起步价才十一元,绕全城跑一圈也用不了二百,乘客当然满心欢喜,拿了钱下车,郑佳一系上安全带道:“师傅,快追前面那个跑步的人。”

        “怎么,抓小偷还是逮老公。”司机不合时宜的耍着贫嘴。

        “别废话,追上去。”郑佳一刷的抽出一张红色大钞票。

        司机一踩油门,桑塔纳窜了出去,在三百米外截住了刘汉东。

        “上车!”郑佳一喊道。

        车还没停稳,刘汉东就钻进了车里,急切道:“上南北高架路!”

        司机说:“还真上不去,交通台刚才广播了,一辆520路在南北高架上失火了,听说伤亡挺严重的,现在高架路上全堵死了,只许下,不许上。”

        郑佳一发觉刘汉东在颤抖,轻轻抓住了他的手表示安慰,她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刘汉东的女朋友很可能就在出事的公交车上。

        刘汉东抽出了自己的手,对司机说:“到最近的高架入口就行,开快点。”

        司机车技不错,左冲右突见缝插针,把车开到了距离出事地点最近的一个高架入口,这里果然堵成了长龙,车辆上不去,下不来,刘汉东跳下车一沿着路边跑上了高架桥,郑佳一付给司机二百元钱,也跟了过来。

        刘汉东跑上桥,远远就看到冲天的黑烟,无数汽车排成长龙,驾驶员都下了车张望着,空气中充满焦糊味,隐隐有消防车和警车的警报声传来。

        刘汉东继续奔跑,不停地拨打着马凌的手机,希望是自己搞错了,手机依然关机,再给家里打,没人接,距离出事地点越近,他的心跳的越厉害,嗓子眼发干,仿佛堵着一团东西。

        终于跑到了出事地点,公交车烧的只剩下残骸,玻璃全碎了,看不出油漆颜色,轮胎烧没了,只剩下铁轮毂,车上依然坐着乘客,已经被烧的白骨森森。

        刘汉东奔到驾驶席附近张望,没人,他稍微松了一口气,司机的逃生机会相对比较大,兴许马凌吉人天相。

        交警在现场维持秩序,消防车喷洒着泡沫,地上湿漉漉的,应急车道上停着救护车,重伤员已经送走,现在拉的是轻伤者,至于死者,暂时还顾不上他们。

        刘汉东抓了一个交警询问情况,可是交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现场实在太混乱了,大家只顾着救人。

        “司机呢,司机在哪里?”刘汉东急切的问道。

        “不知道,你去医院打听一下吧。”老交警很同情刘汉东,拍拍他的肩膀,“小伙子别着急,急也没用。”

        刘汉东确实急了,以至于方寸大乱,甚至没问具体是哪个医院就继续拔腿狂奔。

        ……

        近江市政府,刘飞正在主持市政府常务工作会议,忽然秘书走了进来,低声说了几句。

        刘飞立刻宣布休会,匆匆而去,领导们顿时窃窃私语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能让刘市长中止会议?

        “快,去出事地点!”刘飞坐进了奥迪车,习惯性的往后座上一靠,捏着鼻梁叹气:“多事之秋啊。”

        警卫处的两辆宝马摩托车拉响了凄厉的警笛在前面开道,奥迪车紧随其后,疾驰在道路上,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秘书探过身子道:“老板,沈局长电话。”

        刘飞接过手机:“弘毅,我已经知道了,正在路上,你的任务是尽快恢复交通顺畅,维护社会稳定,千万不能出二次事故。”

        打完这个电话,陆续又有电话进来,刘飞一一作出指示,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员,医院不许以任何理由拒接伤员,费用市政府先承担,总之一句话,救人要紧。

        刘市长的专车很快抵达事发现场,与此同时电视台的实况转播车也到了高架桥上面,摄影师扛着机器,全程跟在刘飞身后拍摄。

        刘飞看到现场惨状,忍不住泪流满面,掏出手帕擦拭着泪水,这一幕被摄影机捕捉下来,也被在场的群众用手机记录下来。

        一个被烈火烧焦了衣服的伤员无助的蹲在路上,因为他伤的比较轻,救援人员还没来得及照顾,刘飞看见了他,脱下西装丢给秘书,冲一个消防员喊道:“搭把手。”两人合力将伤员搀扶上了救护车。

        刘飞宣传团队的工作人员举着长枪短炮啪啪啪猛拍一通,无死角全方位忠实记录这感人的片段。

        火势已经熄灭,在交警部门的全力疏导下,拥堵的车辆被清空,高架桥上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警车,消防车,救护车,还有十几具蒙着白布的焦尸。

        公安局、交通局、公交公司的负责人全来了,刘飞召开现场会,他直接问沈弘毅:“刑警和鉴证来了么?车辆突然起火的原因一定要迅速查明,第一时间向我报告。”

        然后对公交公司经理说:“同型号的公交车,要立刻全面停运检查,这车是生产厂家是哪个?叫他们的人过来检修。”

        经理说:“这是青石高科的电动大巴,公司一共二十一台, 已经全部停运检修。”

        刘飞赞许的点点头:“亡羊补牢,犹未为晚,目前我们要全力抢救伤员,查明事故原因,积极做好死者,伤者的善后工作。”

        刘市长接着成立了事故应急处理小组,亲任小组长,具体工作由公安局和交通局的一把手负责。

        随即,刘飞马不停蹄赶往医院探望伤员,他刚走,近江市委市政府的其他主要领导也都赶到了现场,纷纷高度重视,纷纷当即作出批示,纷纷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伤员,全力查明事故原因,积极做好善后工作,高架桥上停满了黑色奥迪车,穿着白衬衫和笔挺黑西裤的领导们皱着眉,倒背着手,如丧考批一般。

        近江烧伤专科医院,一下涌入大批重度烧伤病人,超过了医院的承受能力,所有休班医生都被召回,该下班的医护人员也临时加班,救治伤员。

        刘市长步履沉重的走进医院,没有前呼后拥的幕僚,没有众星捧月的粉丝,只有一架普通的摄影机默默记录着市长对百姓的关心之情。

        陪同探望的医院领导介绍说:“我们院已经动员所有力量进行救治,不过人员和病床都有限,治疗烧伤,陆军医院的水平也很好。”

        刘飞点点头:“已经送来的要全力抢救,你们实在处理不了的,派专车专人护送转院,有什么困难尽管提,市委市政府会帮你们解决。”

        医院领导当即表态:“全力以赴,在所不辞。”

        刘飞隔着玻璃看了看伤者,烧伤患者非常可怕,身上的皮肤大片脱落,烧的不成人形,而且极度痛苦,生不如死。

        “该用杜冷丁的就用,尽量减轻伤员的痛苦。”刘飞再下指示,“所有费用市财政先垫付,保险公司跟进,索赔事宜也要提上日程,交善后组处理。”

        秘书轻声道:“青石高科的技术人员已经抵达现场,提出把车辆残骸拉回去调查。”

        刘飞面色一变:“不行,车辆残骸不能交给他们,事故原因还不明,青石高科方面要避嫌。”

        烧伤病人极度痛苦,还存在感染的风险,所以刘飞并没有进入抢救室,而是让人将鲜花放在了走廊里,他匆匆结束探望,返回朱雀饭店,连饭都顾不上吃,再次召开安全检查会议,部署医疗与善后,会上强调贯彻执行省委徐书记的重要批示,要求各单位举一反三,吸取教训,全市范围内展开安全生产大检查,坚决不让有安全隐患的车辆上路。

        “一定要树立一批先进的个人和集体,进行表彰和宣传。”会后刘飞对宣传部门的负责人这样交代。

        与此同时,江东省范围内也开展了紧急安全调度会,所有青石电动大巴停止运行,江北市的采购计划也紧急叫停。

        青石高科总裁办,安馨望着窗外的乌云滚滚,轻轻叹了口气,佘小青端着咖啡走进来:“安总,电车起火,肯定不是我们的原因。”

        安馨说:“这一点我当然确信无疑,我担心的是,几个小时后纳斯达克开盘,我们的股价会暴跌。”

        佘小青说:“那就调集资金护盘呗。”

        密集的雨点突然间落下来,在玻璃上砸出一朵朵水花,安馨接过咖啡杯双手捧着,她感觉有些冷,她在想,如果夏青石还活着,一定有办法力挽狂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