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七章 活捉朱小强
  • 第二十七章 活捉朱小强

    作品:《匹夫的逆袭

        戈培尔的千古名句从朱小强嘴里说出来让阮小川不禁莞尔,作为宣传口的一名干部,祖师爷的教导自然是牢记于心的,可是朝夏青石身上泼脏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仔细想想,应该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嘴的感觉。.org

        有枣没枣打一杆吧,反正成本没多少,阮小川这样想,他打量一下朱小强,这伙计挺落魄的。

        “需要我提供什么帮助么?”阮小川道。

        朱小强推开面前的空碗,招呼道:“老板,再来一份炒饭,一份馄饨。”摸了摸肚皮,感叹道:“比工地的饭好吃,我需要一间有网络的房子,一台电脑,一条红梅,还有一箱泡面,足以。”

        阮小川心里一酸,多好的同志啊,“好吧,我可以提供,每天再赞助你二十元伙食费,干出成绩来,我给你推荐工作。”

        朱小强大喜,服务员端着炒饭和馄饨过来的时候,他还挤眉弄眼冲人家对暗号:“一曲忠诚的赞歌。”

        事不宜迟,吃完饭之后,阮小川立刻带朱小强找地方安顿,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出租屋,就帮他包了一个网吧单间,有大沙发可以睡觉,饮食直接叫外卖即可,比住出租屋更方便。

        朱小强无比亢奋,连夜工作,百度了几乎所有关于青石高科和夏青石本人的新闻,连十年前的访谈都一字不落的看了,身经百战的朱小强已经充分掌握了“构陷”的技能,别说是构陷一个去世的人了,就是欢蹦乱跳的人,面对铺天盖地而来的“质疑”也会手忙脚乱,无从自证。

        “我们不禁要问,夏青石如何完成从大学教师到亿万富翁的华丽转身?”朱小强以这样一句话作为文章的结尾,文中多处质疑夏青石官商勾结,运作境外资本,空手套白狼,窃取国家资产,偷逃税款,对夏青石本人的学历、论文、研究成果也大加质疑,认为他是官员出身,不学无术,成果都是窃取来的,论文是代笔的,夏本人绝不是什么科技精英,商业天才,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掮客,诈骗犯,小偷,帝国主义代理人!

        文章暂时没有发布,因为要通过上级的审查,阮小川从邮箱中提取了文章,浏览一遍,冷汗都下来了,这种文章自己不是写不出,而是不敢写,通篇都是捕风捉影,随意捏造,这简直就是造谣中伤,血口喷人啊,也就是朱小强这种混不下去的**丝才有如此魄力。

        到底是发还是不发,阮小川也拿不定主意,他拿着打印出来的文章去找分管副秘书长请示,副秘书长看了文章,表情很古怪,问他:“你写的?”

        “不是,是以前跟我干的一个网评员写的。”阮小川硬着头皮道,面孔有些发烫。

        “哦,也不是不能发,试试吧。”副秘书长用两根手指捏着打印纸丢回去,仿佛捏着的是擦屁股纸。

        网吧里,朱小强得到阮小川确认的回复,立刻抖擞精神,用自己的主ID,国士无双陈子锟在微博上发了一个长篇大论,并且@了许多七字党同道,对于痛打卖国贼这种英雄壮举,同道们乐此不疲,纷纷转发评论。

        朱小强没钱请水军,但他自己就是水军,他有一个小本子,上面记录着几百个马甲密码,一个个的登陆,评论转发,甚至站在夏青石立场上故意左右互搏,引发关注,他彻夜不眠,红梅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眼睛熬得通红,却亢奋无比。

        只有坐在电脑前,朱小强才觉得自己活得像个人,像个斗士。

        ……

        单凭朱小强一个人是无法制造出轩然大波的,刘市长的宣传团队悄悄跟进,不少媒体网站刊登转载了朱小强炮制的雄文,青石高科的商业竞争对手们也嗅到了血腥味,加入到围剿之中。

        一时间,夏青石的负面消息满天飞,青石高科一夜之间从民族的骄傲变成了帝国主义的走狗,这激起了安馨的愤怒,她指示律师报案,起诉造谣者。

        ,报案的任务交给了和公安口熟悉的刘汉东,按照正规程序,刘汉东先到辖区派出所立案,再转交网警部门侦破,青石高科的能量也是很大的,派出所不敢怠慢,以最快速度立案,可是接下来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再无消息了。

        刘汉东找到徐功铁寻求帮助,徐功铁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公安局领导众多,经侦、宣传、网监是一位副局长负责的,插不进手。

        “这里面水很深,你小心别把自己陷进去。”徐功铁好心劝说,“几百亿的遗产争夺,那是要见血的。”

        刘汉东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可自己已然是青石系的主要成员,托孤重臣,想抽身而出也不可能了。

        战斗还在继续,青石高科掌握的舆论力量并不亚于对方,刘飞的智囊团只能控制住近江乃至江东的媒体,还没大到一手遮天的地步,网络上酣战数日,胜负渐分,谁在胡搅蛮缠,无中生有,只要稍微有思考能力的人都会一目了然。

        阮小川有了危机感,觉得愧对领导信任,怎么找了朱小强这样一个猪队友,正在想办法亡羊补牢之际,一个电话把他召到了刘飞面前。

        刘市长非常和蔼,将平板电脑推到了阮小川面前:“这文章是你写的?”

        阮小川搭眼一看,不正是朱小强炮制的那篇雄文么,他顿时脸红了,正要推卸责任,承认失误,就听刘飞说:“写得好!文字虽然稚嫩了一些,也缺乏有力证据,但感情朴素自然,充满了爱国者的情怀。”

        “呵呵,刘市长过奖了,这是我组织有关人员写的,时间仓促,也没有渠道收集资料,写的不够好,让您见笑了。”阮小川豁然开朗,看来自己这步棋走对了。

        刘飞站起来踱了几步:“现在的时代,是网络的时代,掌握网络,就掌握了民心,掌握了民心,就天下无敌,民心是什么?不是那些所谓的精英白领公知,而是普罗大众,工农兵学商,这才是我们的基本盘,小川,你明白么?”

        阮小川就觉得胸中燃起一团火,他是聪明人,刘飞的话焉能不明白,和青石系斗法,要扬长避短,打爱国牌,感情牌,把普通老百姓忽悠进去就行。

        “刘市长,我明白!”阮小川摩拳擦掌,干劲十足。

        刘飞挥挥手:“你先回去吧,加油干。”

        网吧包间里,朱小强正狼吞虎咽吃着外卖河粉,眼睛一秒不停盯着屏幕,他在网吧已经住了一星期,这几天除了上厕所就没出过门,天气渐热,身上都发臭了,已经撸多了导致前列腺炎,尿不净滴在裤子上,离近了一股骚味,眼角糊满眼屎,牙缝里贴着韭菜。

        门开了,外面的人显然没料到屋里的气味这么熏人,没有立刻进来,朱小强还以为是阮小川来给自己送伙食费,头也不回道:“进来吧,看我怎么和人掐架的,我一人单挑他们一群。”

        一双大手按在了朱小强肩膀上,有些不对劲,似乎不是阮小川,回头一看,朱小强笑的有些勉强:“东哥,怎么是你?”

        来的正是昔日铁渣街出租屋老邻居刘汉东,当年舒帆被绑架一案闹得满城风雨,朱小强也算是亲历者之一,他当然知道刘汉东和青石高科之间的关系,也知道刘汉东是为何而来。

        朱小强只有在电脑后面才是个斗士,当战场转移到现实中来的时候,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懦夫,刘汉东确认了屏幕上的文字,把他一把揪了起来,朱小强语无伦次,结结巴巴,全无网上舌战群儒的机智潇洒。

        刘汉东是通过网络地址定位的方式抓到朱小强的,既然网监不管,那就自己出手,他没半句废话,掐着朱小强的脖子押着他出去,网管迎面而来,面带惧色,侧身贴着走廊不敢阻拦这个凶神恶煞的汉子。

        “我替他爸爸管教他,这熊孩子网瘾太大了。”刘汉东将一叠钞票拍在网管胸前,扬长而去。

        朱小强跌跌撞撞出了网吧后门,门上的摄像头已经坏了,巷口尽头停着一辆面包车,车窗贴着深色膜,看不到里面,一阵恐惧袭上心头,青石高科家大业大,想搞死个把人实在太简单了,刘汉东是什么角色,朱小强更是心知肚明,他一定是来灭口的,兴许装进麻袋丢进淮江,兴许灌进水泥桩子里,反正这回是死定了,一股热流涌出,朱小强尿了。

        面包车并没有开往荒郊野外或者空旷冷清的地下室,而是开到了四季酒店,两个大汉夹着朱小强进了电梯,直上十八楼,空荡荡的走廊铺着地毯,走上去毫无声息,朱小强心中七上八下,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刘汉东紧随其后,一行人进了套房,先将朱小强身上的钱包手机搜出来,然后把他丢进了浴室。

        “操,你多久没洗澡了,都臭了。”刘汉东关上了门。

        朱小强惊惶万分,扫视周围,浴室比一般住宅的客厅都要大,心形按摩浴缸,水龙头都是镀金的,毛巾洁白,摆着各种高档洗漱用品,连洗发液都是爱马仕的,躺在浴缸里可以鸟瞰淮江风景,这可是上流社会的享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