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三章监护人之战
  • 第二十三章监护人之战

    作品:《匹夫的逆袭

        夏白石打得什么主意,安馨岂能不知道,她当场回绝:“不用你们费心了,我会照顾好小帆的。.org”

        安馨心情不好,话语生硬,廖碧池横她一眼,阴阳怪气道:“老夏家的人还没死绝呢,轮不到外姓人插手。”

        “就是,你嫂子直性子人,说话难听,你别往心里去,但是道理还是这个道理,我是小帆的亲大伯,她爸妈都不在了,近江也没别的亲人,我不管她谁管她,这孩子命苦啊。”夏白石说着,擦拭了一下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

        安馨一时语塞,从法律上来说,夏白石确实是舒帆的合法监护人,自己跟了夏青石多年,但始终没有一个合法的名分,名不正言不顺,怎么和人家争。

        这难不倒安馨,她毕竟是执掌上市集团公司的总裁,见多识广手段无数,而夏白石只是一个游手好闲的富家翁而已,再说以夏青石的未雨绸缪,肯定早有准备,不会把偌大的家业交给曾经谋害过女儿的大哥。

        “小帆就快满十八岁了,她可以独立自主,不需要任何人照顾。”安馨冷冰冰道,“时候不早了,家里没准备饭。”

        这就是下逐客令了,夏白石讪笑一声坐了起来:“那先这样,监护人的事情改日再议。”

        撵走了不速之客,安馨陷入沉思,夏青石家庭情况比较特殊,父母早亡,妻子家里也没什么人了,舒帆就是唯一法定继承人,这一点毫无疑问,夏青石的遗嘱里也写的很清楚,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夏青石唯一没算到的就是自己的寿命,他在舒帆满十八岁之前去世,就遗留了一个监护人的问题,如果夏白石把监护人权力抢到手,就占据了青石高科的大部分股份,如果再有外力帮助,后果不堪设想。

        安馨给集团高层分别打了电话,商定明天召开董事会,商议股份移交事宜。

        ……

        刘汉东惦记着庆丰地产被查封的事情,回国后就去经侦支队了解情况,可是这案子已经移交打黑基地,如泥牛入海,连打探消息的门路都找不到,他也曾找到徐功铁请求帮助,可是徐功铁面有难色,说自己买了欧洲花园的廉价房子,已经被局纪委谈过话了,打黑案子是市里抓的,自己也说不上话。

        真是飞来横祸,刘汉东虽然气恼,但也无计可施,庆丰地产售楼处大门上贴着封条,昔日火爆拥挤,今天却冷清无比,人生就是这么操蛋,刘汉东蹲在售楼处门口抽着烟,望着天,恨得咬牙切齿。

        忽然一辆黑色凌志轿车驶来,车窗降下,露出宣东慧的面孔,她表情有些紧张,喊了一声刘汉东就不说话了。

        刘汉东注意到驾车的汉子胳膊上有纹身,大墨镜下是一张带刀疤的脸,顿时警觉起来,宣东慧被人挟持了。

        他猜错了,宣东慧并没有被挟持,她下了车,后面跟着一个夹着公文包的中年人,西装革履却难掩农民本色,他向刘汉东伸出手:“你好,我叫商裕民,小商村村委会外事办的。”

        刘汉东和他握握手,静待他后文。

        商裕民开门见山:“商玉成是我大哥的儿子,他在南朝鲜出了点事,我们初步了解了情况,责任全在玉成,现在事情比较麻烦,可能还要上法庭,所以我想请宣小姐和刘先生帮个忙。”说着递上烟来。

        “谢谢,不会。”刘汉东丢下手中烟蒂,将商裕民的软中华推了回去。

        商裕民呵呵一笑:“说起来我们还得好好感谢刘先生,要不是你下手快,玉成那小子不知道闯出多大祸哩,玉成他爸预备了点礼物让我转交给您,一点心意。”

        一个装月饼的铁皮盒子递到了面前,刘汉东狐疑的接过,掂了掂,沉甸甸的,打开盖子一看,我靠,小商村的人出手就是阔绰,全是崭新的现钞。

        “这可使不得。”刘汉东赶紧往回推,伸手不打笑脸人,商裕民这事儿办的地道,不仗势欺人,反而送上厚礼,好言请求,再说商玉成确实是喝多了酒瞎胡闹,不是真的劫机,能帮的也就帮了。

        “钱不能收,只要不违法,我一定帮忙。”刘汉东道。

        “行,刘先生是痛快人。”商裕民也不矫情,把装满现金的盒子收了起来,递上一张名片,“留个电话,方便联系,如果需要出庭作证,不管是在中国还是韩国,来往路费,酒店住宿一切花销,我们全部负责,不要刘先生作伪证,实话实说就行。”

        “没问题。”刘汉东和商裕民再次握手。

        “那啥,你们忙,我先走。”商裕民把宣东慧留下,自己上车离去。

        凌志开远了,宣东慧长叹一声:“停飞了,这事儿闹得挺大,搞不好真要上法庭作证。”

        刘汉东道:“他们没威胁你什么吧?”

        宣东慧道:“没有,商家的人还是挺讲道理的,商玉成是商永贵的孙子,商为民的儿子,为了这位商家太子爷不坐牢,为了他们小商村的脸面,商家花再多钱也愿意。”

        刘汉东点点头,关于小商村集团他听说过一些,这就是个巨型的乡镇企业,温泉镇的地头蛇,但没什么雄心壮志,只满足于在本乡本土发展,出了镇子都不好使,和龙开江,王世峰等人的性质完全不同,商家是地主土豪,但和黑社会不挂钩。

        “宣东慧,我不大明白,商玉成对你那么痴心,人也长得不差,你怎么就不答应他呢?”刘汉东奇道。

        宣东慧苦笑:“刘汉东,在你眼中我就这么市侩么,不错,商玉成是典型的金龟婿,可是我不想和没有共同语言的人生活在一起,这也有错么?”

        刘汉东察觉自己说话太直接,赶紧道歉:“对不起,我说话没过脑子。”

        宣东慧幽幽道:“算了,我知道你不是有心的,你把我当自己人才说的这么直接,我年龄也不小了,算剩女了,在航空公司工作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人没见过,纸醉金迷锦衣玉食对我没诱惑了,我只想找个真心相爱,有共同语言的人,一起看日出日落……”

        刘汉东不敢接茬了,宣东慧别是始终忘不了哥吧。

        ……

        尚风尚水别墅,夏家,除了夏白石,青石高科董事会成员基本到齐了,大家先给夏青石上香,默哀,然后在安馨的主持下召开了董事会,这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将前任董事长名下的股份转移到继承人舒帆名下。

        安馨出示了夏青石的遗嘱,这是一份在美国立的遗嘱,有公证员签字,美国没有政府办的公证处,公证员都是自然人,但遗嘱的效力是可以保障的,在座的董事们传阅了遗嘱原件,纷纷点头。

        青石高科是民营企业,夏青石个人名下的股份占据绝对优势,遗产由他女儿继承,顺理成章,天经地义,谁也说不出不字,董事会通过之后,就可以在工商局变更注册,舒帆即将成为青石高科最大的股东,但她年龄太小不能行使职权,董事长由安馨暂代,大家一致举手通过。

        会议即将结束之际,夏白石带着几个人闯了进来,大伯一改昨日和颜悦色,声色俱厉道:“趁我不在,想抢我侄女的家产,门都没有!”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安馨早有准备,抱起膀子眯起眼,如同保护幼崽的母狼:“夏先生,董事会召开是通知你的,你不但迟到还信口雌黄,你想干什么!”

        夏白石不理她,走到会议桌尽头,拿起烟灰缸敲着桌子:“我弟弟拼命奋斗了这么多年,才有了青石高科,作为大哥,我们兄弟心意相通,我知道他心中最重要的有两个,一是公司,而是女儿,现在青石不在了,我们要继承他的遗愿,把青石高科做大做强,照顾好小帆,减轻她失去父亲的悲伤,小帆还在读书,心智也不成熟,需要一个长辈做监护人,我是她亲大伯,这个指责当仁不让。”

        董事们窃窃私语起来,夏白石说的嘴响,不过是争夺遗产控制权而已,舒帆未满十八岁,谁是她的监护人,谁就掌控了青石高科。

        “夏先生,监护人不是你说当就能当的,更不是董事会上决定的事情。”安馨嘲讽道,这个脑满肠肥不学无术的胖子想争家产,门都没有。

        夏白石一拍桌子:“对,监护人不是你我说了算的,根据我国民法通则规定,监护人有争议的,由当地居委会指定,安馨你不是和我争监护人权么,我把居委会的同志请来了,让他们说!”

        原来夏白石带来的几个人是尚风尚水别墅所在温泉镇社区居委会的领导同志们,其中一个娘们自我介绍说是居委会的副主任,然后拿出一份盖着红章的文件,清清嗓子念起来。

        “……经居委会研究,决定由舒帆的伯父夏白石作为监护人,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以及一切合法权益在未成年之前,由监护人监督和保护……”

        夏白石得意洋洋,他今天志在必得,当然他仰仗的绝非居委会一纸文书,而是背后强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