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二十章 托孤
  • 第二十章 托孤

    作品:《匹夫的逆袭

        “知道了。.org”刘飞淡淡道,挂上了电话,夏青石身患绝症,死只是时间问题,重要的是自己如何从夏青石之死上获取最大利益,青石高科的继承人是谁至关重要,舒帆未满十八岁,安馨作为现任首席执行官,加上和夏的特殊关系,最有可能执掌青石集团。

        刘飞成家很早,大学毕业之后就和当时还是市委书记之女的徐娇娇结婚了,次年就生下刘小飞,结婚早对于仕途中人是一件好事,会让人觉得更有责任感,更加稳重可靠,但长期一把手工作让夫妻两人聚少离多,感情日渐淡薄,刘飞在外面有很多女人,刘市长喜欢强势、美丽,有才华有思想的女人,喜欢征服她们的感觉,安馨只是其中一段小小的插曲,而且这段插曲没有终结,只是戛然而止。

        “征服安馨,就是征服青石高科。”刘飞暗暗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他拍拍手,召集了自己的幕僚团队,到小会议室里开会制定紧急预案,应对夏青石之死。

        刘飞的幕僚班子都是他亲自选拔的各界精英,几乎全是名校毕业,硕士以上学历,当然也有不拘一格降人才从民间招募来的草根人才,他们精通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科技、法律等领域,从某种意义来说,他们就是刘飞的大脑,当然刘市长也没亏待他们,起步就是正科级行政编制,其中不少人已经是副处、正处级别。

        “青石高科作为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高科技新能源企业,在近江市的GDP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同时还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被称之为近江市的工业龙头,而且发展势头越来越好,前途不可限量,如果这样一家企业迁到外市,将对近江税收造成极大的损失,现在这个趋势越来越明显,你们要做的就是如何把青石高科留在近江,并且要发展壮大,为近江的经济腾飞贡献力量。”刘飞说完,环视众人,眼神中充满期许。

        男女幕僚们都穿白衬衣黑西裤,衬衣袖子高高卷起,端着咖啡杯听刘飞讲话,他们年轻有活力,他们做事不拘一格,他们充满闯劲,他们不是一帮循规蹈矩兢兢业业的公务员,他们是一群狼!

        讨论热烈的展开,刘飞聚精会神的听着大家的踊跃发言,一个庞大而精密的计划慢慢形成了轮廓。

        ……

        欧洲花园,庆丰地产公司,几辆汽车突然杀到,从车上下来一群检察官和警察,径直涌入地产公司,前台不敢阻拦,眼睁睁看着他们闯进来,公司职员想阻拦,被粗暴的推开,为首的警官亮出证件说:“把你们负责人叫来。”

        办公室人员赶紧给刘汉东打电话,可是刘汉东正在交通学院开会,手机没在身边,怎么打都没人接,这边警察进了财务部,抱走了所有账本,电脑硬盘也给摘了,将所有人驱出公司,大门上贴了封条。

        等刘汉东赶到的时候,公司已经被查封了,售楼大厅一帮销售员不知所措,台账和合同都被收走了,她们没法再卖房了。

        刘汉东气急败坏,问手下人:“凭什么查封我们?”

        “说是涉黑……”手下人答道。

        刘汉东气坏了,庆丰地产规规矩矩,怎么就涉黑了,他立刻给徐功铁打电话,老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公检法办案都是相对独立的,就算是公安内部也不会互相干涉办案,他答应帮忙打听一下。

        当天晚上,徐功铁给刘汉东打电话,说案子是经侦支队和市检察院联手办的,涉及到世峰集团王氏兄弟。

        刘汉东恍然大悟,庆丰地产有一部分股权被王世煌强占,自己一直没抽出精力去办这件事,本以为公安机关会查个水落石出,把这件事当做王世煌的罪行之一,把他强取豪夺的股份退回来,没想到居然把庆丰地产给牵扯了进去。

        徐功铁说:“你不要冲动,我协调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王氏兄弟涉黑案和龙开江案一样,是市政法委牵头办的专案,公检法联合成立的专案组,具体办案地点我都不知道,等等看吧,别把自己牵连进去。”

        刘汉东不信邪,次日一早找到经侦支队,自报家门说是庆丰地产的总经理,结果当场就被人扣了,没给上铐子,就是请到一间屋里仔细盘问和王世煌之间的关系。

        “我揍过王世煌,这事儿全近江都知道,你们没听说,就在欧洲花园门口,当着几百号人的面,把他吓得当场尿裤子。”刘汉东点起一支烟说道。

        经侦支队的警官详细记录了王世煌强取豪夺庆丰地产股份的经过,最后对刘汉东说,笔录会交给专案组,事实真相我们一定会查清楚的,你先回去等通知吧。

        刘汉东满怀希望的回去了,安抚公司员工,说案子马上就能结束,公司一两天内就能恢复正常。

        可是没等他把这件事处理完,又有突发事件临头。

        刘汉东接到佘小青的电话,让他立刻赶到公司总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半小时后刘汉东抵达青石高科总裁办,佘小青早已等在门口,面色非常严峻,见他匆匆而来,也不说话,打开门请他进去。

        安馨正在和夏青石进行视频通话,屏幕上的夏青石形容枯槁,躺在病床上,插着氧气管,说话断断续续,声音微弱。

        刘汉东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夏总在进行托孤了,他已经病入膏肓,没多少时间了。

        安馨招手让刘汉东站过来,一起面对夏青石。

        “小帆年纪小,你们好好照顾她,我可能回不去了,安馨……”夏青石的目光转向安馨,怜爱中带着期待,“公司就托付给你了,我的理想你替我实现吧。”

        安馨强忍着泪水:“不,你的理想你自己实现,我给你当助手。”

        夏青石温柔的笑了:“傻丫头,你不能做一辈子助手啊。”

        接着他转向了刘汉东:“汉东,保护好舒帆,当她是你的妹妹一样。”

        刘汉东郑重道:“我发誓一定保护好舒帆,谁也伤害不到她。”

        夏青石说:“再过半小时,我就要上手术台了,其实我心里清楚,以目前的医疗技术能暂时缓解病情还行,真正痊愈是不可能的,或许我下不了手术台,这些话就当做遗言吧。”

        “青石,坚持住,我们需要你。”安馨泪眼婆娑,声音哽咽。

        夏青石说:“好了,我累了,我想休息了。”

        视频中断了。

        安馨沉默了好一会,双肩微微颤抖,似乎在无声哭泣,等她平静下来,脸上已经没了泪痕。

        “刘汉东,你有护照么?”

        “没办。”

        “马上去办,办加急的,小青,护照办下来之后你帮他预约美国领事馆的签证面谈。”

        “好的。”

        “算了,时间来不及了,你现在就去订机票,要最快的飞洛杉矶的机票,咱们两人先过去。”安馨显然有心神不定,夏青石病危让她方寸大乱。

        “我能做些什么?”刘汉东问道。

        “目前你帮不上什么。”安馨说。

        ……

        美国,田纳西州孟菲斯,卫理大学公会医院,夏青石即将进入手术室进行最后一搏,医生说他的身体情况已经不允许手术,很有可能会在麻醉中死去,但夏青石执意如此,医生只好尊重他的选择。

        在手术通知单上签字的是舒帆,她已经十七岁了,懂得自己将要面对什么,她握着夏青石的手说:“爸爸加油,你一定能战胜病魔。”可是眼泪却啪啪的落下。

        夏青石抬起手帮女儿抹去泪水:“孩子,相信爸爸,爸爸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舒帆用力的点点头,医务人员推起病床,走在长长的走廊里,舒帆孤零零跟在后面,手术室冰冷的大门关上前,她看到父亲伸手做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舒帆坐立不安,默默祈祷,终于,天色微明之际,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门开了,穿着绿色罩衣的医生疲惫的走出来,解开口罩,对舒帆摇摇头:“sorry。”

        “不会的,不会的。”舒帆摇着头,倒退几步,不愿意接受事实。

        夏青石的遗体被推了出来,蒙着白布,舒帆发疯一样扑过去,掀开床单保住父亲还温热的躯体:“爸爸,你说过不会离开我的。”

        医务人员上前劝阻,谁也没料到这个看似柔弱的中国女孩身上蕴藏了这么大的力量,几个人都拉不住她。

        “爸爸,你醒醒!”舒帆嘶喊着,忽然身子一晃,晕厥过去,直接被送入了抢救室。

        夏青石的遗体进入电梯,送进了医院太平间。

        院方给安馨打了越洋电话,通知她夏青石的死讯,但这时安馨已经在飞往美国的航班上,接不到电话。

        ……

        朱雀饭店,刘飞案头的红色电话机欢快的鸣响,刘市长一把抓起听筒:“胖子,有什么消息?”

        “当然是好消息,夏青石挂了!”冯庸说完,发出一阵桀桀的怪笑。

        “夏青石竟然死了。”刘飞不禁黯然,“其实我很敬佩这个人,他的死,对国家是一大损失。”

        “得了,我的老大,你就别猫哭耗子了,你不是惦记他的女人么,现在好办了,女人归你,财产咱们三兄弟分,当然吃相不能太难看,得找个白手套什么的操作一下。”冯庸笑道。

        “等等,死讯确切么?”刘飞问道。

        冯庸不无得意道:“千真万确,我通过医院的内线得到的第一手情报,我敢说青石高科的人都没咱们知道的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