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匹夫的逆袭 > 第十九章 婚期
  • 第十九章 婚期

    作品:《匹夫的逆袭

        这是一把巴士车钥匙,钥匙串上连着一枚钻戒,流光溢彩,马凌不像一般女孩那样喜欢钻石珠宝,也不清楚价钱行市,但有一点她很明白,钻戒的价格绝对比不上这辆巴士。.org

        马凌这个气啊,有这个钱不如买别的了,买辆巴士给自己开,这不是脑子进水了么,下意识的就想一个侧踹过去把刘汉东踢飞,可是忽然发现很多手机在对着自己拍呢,于是甜甜一笑,解下钻戒戴上,在众人的欢呼中和刘汉东深情相拥,两手却偷偷猛掐刘汉东腰里的肉。

        “这车多少钱买的?”马凌咬耳朵问他。

        “没花钱,青石高科赠送给公交公司的,我借花献佛。”刘汉东吃疼,赶紧招供。

        “这还差不多。”马凌松了手,两人默契的秀着恩爱,等大家拍够了,乘客们也上了车,这辆崭新的电动公交车装备齐全,摄像头,刷卡机,零钱箱,甚至车牌也是特制的,是专用的电动车号段,尾号正好是520。

        刘汉东陪马凌上车,坐在驾驶席上,中控仪表宛如科幻世界,全液晶屏显,多功能方向盘,运动型真皮座椅,包裹性极佳,坐上去视野极佳。

        “这车野得很,试试。”刘汉东怂恿道。

        马凌回望乘客们,车上都是些附近的中专生,老坐马司机的车了,知道她舒马赫的威名,一个个抓紧扶手,满脸期待。

        “踩油门轻点,这是电动的,和柴油机不……”刘汉东话没说完,就一个跟头摔倒了,电动大巴提速极快,声音又安静,安全没有预兆。

        刘汉东在大家善意的笑声中爬起来,坐下紧抓扶手,不敢乱动了,就看马凌双手握着方向盘左冲右突,频频超车,五月下旬的天气已经很热,电动车强劲的动力竟然丝毫不影响空调的效果,小冷风嗖嗖的,就一个字,爽。

        ……

        花火派出所,马国庆坐在办公室里,正发愁怎么和同事们开口说女儿结婚的事情,他今年就要退休了,一辈子立过功负过伤,履历几乎完美,临了找个罪犯做女婿,虽说情有可原,心里总是疙疙瘩瘩,想来想去,干脆喜宴不邀请同事们参加了。

        鬼使神差的,马国庆打开电脑,想查查刘汉东的缓刑期还有多久,缓刑犯人归当地派出所监管,电脑里有档案,可是打开档案出问题了,竟然没有刘汉东的名字。

        马国庆糊涂了,这是怎么回事,刘汉东的能耐这么大,黑进公安内网了?再一查,震惊了,刘汉东的案子居然改判了!缓刑取消,无罪开释,现在是清清白白自由身。

        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告诉我,马国庆有些郁闷,转念一想还是很开心,替女儿高兴,替刘汉东高兴。

        正好所长胡铁军走进来,马国庆道:“胡所,我公休假还有几天?”

        胡铁军道:“这得问教导员,你家里有事?”

        “嗯,闺女老大不小,该结婚了。”

        “日子定了么?假期好说,你也快退休了,到时候给教导员说一声,多安排两天,需要帮忙么,尽管开口别客气。”

        傍晚下班后,马国庆来到盐务街上的省委家属大院,王玉兰正领着一帮老娘们跳舞呢,声音开的老大,震耳欲聋的,看到自家老公来了,王玉兰眼皮都不眨,继续在最炫民族风的节拍下扭腰送胯。

        马国庆无奈的摇摇头,自家老婆自从搬到省委家属大院当保姆,俨然成了高干家属,还领着一帮真正的高干家属跳广场舞,拉帮结派,风光无限,在家里气焰更加嚣张,自己根本管不了。

        来到潘奶奶家,马国庆道明来意,两位老人都很高兴,大孙子终于要结婚了,这是大喜事。

        “唉,两个孩子也是,未婚先孕,本来还想等汉东事业稳定一些再办呢,现在只能提前了。”马国庆唉声叹气,其实心里也美滋滋的,终于要抱外孙子了,能不高兴么。

        刘骁勇说:“把孩子们都叫来,晚上一起吃个饭,把日子定下来,玉兰,把我柜子里的茅台拿出来,再炒几个菜。”

        马国庆忙道:“玉兰锻炼身体呢,我来吧。”说着进了厨房,预备做菜,刚把菜洗了,切了,王玉兰回来了,说做啥菜啊,打电话叫外卖。

        一小时后,刘汉东和马凌回来了,一家人欢聚一堂,边吃边商量婚期,本来国庆节是最佳时间,可马凌的肚子不等人,必须提前,查了黄历之后,初步定在八月份。

        “八月会不会太显啊?”马凌忧心忡忡,偷偷又掐了一把刘汉东。

        “不会,你个子大,不显,你妈我当年怀你的时候,六个月都看不出。”王玉兰道。

        八月太热,不适合穿婚纱,但现在只能将就了,刘汉东正要打电话把喜讯告诉妈妈和贺叔,忽然有人敲门,他过去趴在猫眼上一看,站在外面的竟然是拖着行李箱的郑佳一。

        打开门,郑佳一看到客厅里坐满人,桌上摆着盛宴,不由笑道:“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佳一来了,赶紧坐,汉东把行李拿屋里去,凌儿,去拿一副招呼。”王玉兰热情洋溢,她知道郑佳一的爸爸是大领导,人家是货真价实的公主。

        饭菜还没怎么大动,郑佳一也不客气,落座之后,王玉兰一张快嘴就把结婚的事儿说了。

        “哦,那要恭喜你们了,可惜八月我不在国内,不然一定要来喝一杯喜酒的。”郑佳一端起酒杯,“预祝你们百年好合吧。”

        马凌落落大方,以水代酒,说声谢谢。

        刘汉东实诚,咣咣干了一杯白的。

        郑佳一来了,不自觉的就喧宾夺主,王玉兰很热心的问她住几天,需不需要买点近江土特产带回去,给国外的同事们尝尝。

        “没什么同事了,我辞职了。”郑佳一淡淡道。

        王玉兰大惊:“为啥辞职啊,这么好的工作,年薪几百万吧,说不干就不干了?”

        郑佳一耸耸肩:“工作太累,失去了生活的本质,又有什么意义,再说我本来就隔几年尝试一个新工作,辞职是计划内的事情。”

        王玉兰扼腕叹息:“可惜了,要摊以前能接班的时候多好,让孩子接着干,肥水不流外人田。”

        马凌打断她:“妈~~”意思是别丢人了。

        王玉兰不理她,继续道:“那辞职了住哪儿,住家里吧,空房间有的是。”

        郑佳一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正好可以照顾奶奶。”

        饭后,王玉兰帮着把郑佳一的房间收拾了一遍,这间卧室还保留着郑佳一初中时候的陈设布置,丝毫未变。

        家里来了客人,刘汉东和马凌就提前告辞了,回去的路上,马凌说:“郑大小姐看你的眼神不对头哦。”

        刘汉东义正词严:“别乱说,人家什么身份能看上我?”

        马凌手又掐过来:“好啊,你心里盼着呢。”

        ……

        刘飞终于松了一口气,姚广通过特殊渠道获得消息,那个中情局前特工萨利姆已经出境,他不是来对付铁三角的,虚惊一场,不过未雨绸缪总是好的,为了照顾刘飞的家人,姚广还安排了一个得利人手前来近江,这个人名叫王海。

        王海是北京人,在东北长大,以前干截访工作,因为出了事故打死了人,没法继续在北京待下去,只好到近江发展,有姚广的大力推荐,刘飞让他专门负责保护妻儿,没有正式编制,算是刘市长家里的工作人员。

        徐娇娇对王海很满意,这家伙三十来岁,白白胖胖,一口地道的京片子,会来事儿,会整景儿,朋友多,酒量好,满肚子的黄段子,有这种人陪在身边,不寂寞。

        市政府的财政危机愈发严重,每天早上一睁眼,刘飞就要背负一亿三千万的债务,房地产业不景气,从龙开江那里弄来的江北新城入住率极低,新的几个地块全都流拍,正在刘市长心急如焚之际,一个不好的消息传来,青石高科准备将生产基地迁到江北去。

        刘飞当即前往青石高科面见安馨,自从上次事件后,这是两人第二次公开见面,安馨面容憔悴,不再有当初容光魅力。

        女人果然是需要爱情滋润的,刘飞黯然神伤,他认为在这场“误会”中,安馨才是最大的受伤者。

        刘市长提出挽留青石高科,并且说小商村集团可以提供免费的工业基地,以及大量高素质工人,市里也会出台一些减免税费的政策。

        安馨一句话就把他顶回去了,南泰工业园是国家级工业基地,税收政策更加优厚,更加不缺乏高素质工人,近江毕竟是省城,寸土寸金,发展空间不大,以后近江的园区主要做为科研基地和试验场地,生产基地要逐步搬迁。

        刘飞铩羽而归,坐在办公室里沉思着,他认识江北的市长周文,周文的年纪比自己还要小两岁,同属中组部特殊关注的后备干部,两人早就开始暗中较劲了,刘飞怀疑青石搬迁之事和周文很有关系。

        “黑子,你来一下。”刘飞按铃将黑森叫了进来,直言不讳让他查一下周文的底子。

        黑森面无表情:“老板,我是特种兵出身,干这个不擅长。”

        刘飞正考虑找谁办这件事合适,冯庸的电话来了。

        “老大,我在美国呢,大好消息,夏青石病重住院,丫快翘辫子了。”冯胖子的声音隔着太平洋都散发着抑制不住的兴奋。